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黛安娜王妃與BBC倫理危機:謊言、背叛與向王冠宣戰的25年專訪怨靈

2020/11/20 轉角說

「這段婚姻裡,有我們三個人...太擠了。」 圖/美聯社
「這段婚姻裡,有我們三個人...太擠了。」 圖/美聯社

「這段婚姻裡,有我們三個人...太擠了。」以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為主角的王室影集《王冠》,最近在串流平台上轟動播出了眾所期待的故事第四季,除了女王本人的魅力與無奈糾葛外,本季登場的兩大歷史人物柴契爾夫人黛安娜王妃,更是把系列作節節推向了精彩高峰。但在影劇場外的現實,過去幾個星期來,英國的媒體標竿《BBC》卻因一起與黛妃的「關鍵往事」——也就是那場在1995年11月20日播出,英國電視史上最令人瞠目結舌的震撼專訪——而陷入一場驚動王室高層與首相官邸「趁亂插手」的新聞危機,除了迫使《BBC》公開道歉,更要在25年後第二度重啟究責調查。

《BBC》陷入的陳年爭議,主要是被黛安娜王妃的弟弟斯賓塞伯爵(Charles Spences)公開控訴:《BBC》新聞調查報導的王牌節目〈廣角鏡〉(Panorama),在1995年時以假收據、假資料與假新聞來「設局誘騙自己的信任」,藉此鼓動伯爵親自說服姊姊公開接受〈廣角鏡〉的爆炸性專訪。

斯賓塞伯爵所提到的爭議內容,是1995年11月5日〈廣角鏡〉記者巴席爾(Martin Bashir)以「臥底身分」潛入肯辛頓宮與黛安娜王妃的秘密專訪。

當時,黛安娜與王儲查爾斯已經分居3年,兩人關係不僅極度緊張,查爾斯王子「對妻不忠」的謠傳,更已由查爾斯本人在1994年《ITV》專訪中親口證實,但外界對於王儲夫婦的感情狀態仍是霧裡看花——直到直言不諱的黛安娜,在這場接近「暴走」等級的專訪中,才以排山倒海的威猛力道,嚴重地重創了英國王室與查爾斯王子的形象與威信,並直接加速兩夫婦的離婚結局。

1981的斯賓塞姐弟——左為姐姐黛安娜,右為弟弟查爾斯。 圖/路透社
1981的斯賓塞姐弟——左為姐姐黛安娜,右為弟弟查爾斯。 圖/路透社

根據《BBC》後來公開的歷史資料,在94年查爾斯親口坦承「自己確實有婚外情」後,英國各大媒體就拚了命地想要取得黛安娜的「對造」專訪。由於整件事情攸關王位繼承權,又逢英國90年代八卦新聞的流行高峰,因此就連《BBC》的王牌調查報導節目〈廣角鏡〉,也都無所不用其極地想要取得關鍵獨家。

由於當時黛安娜的身心狀況已接近崩潰,英國王室又有重重管制的採訪程序,因此各大媒體搶新聞之餘卻也不得其門而入。直到當時只有32歲的年輕《BBC》記者巴席爾,透過管道疏通了黛安娜的身邊親信,這才終於秘密取得了這歷史性的專訪機會。

〈廣角鏡〉的編輯本部事後坦承:由於黛安娜王妃的專訪「過度敏感」,對談的題目設定又直白地衝擊王室內部問題,為了避免走漏風聲被截胡獨家、甚至讓王室內廷提前得知消息出手鎮壓新聞,直到節目播出之前編採團隊裡只有零星幾人知道內情,新聞部甚至下達封口令,不讓時任《BBC》的董事長赫西公爵(Marmaduke Hussey)知情:

「赫西董事長本人和威爾斯親王要好,夫人又是女王的貴族寢室女官,成為保密破口的風險太高了!」

於是,1995年11月5日,巴席爾與攝影師偽裝成預約上門的音響推銷員,默默地帶著裝備潛入肯辛頓宮,就這樣一對一地與黛安娜王妃展開了改變英國史的「世紀專訪」。

1995年11月5日,巴席爾帶著裝備潛入肯辛頓宮,就這樣一對一地與黛安娜王妃展開...
1995年11月5日,巴席爾帶著裝備潛入肯辛頓宮,就這樣一對一地與黛安娜王妃展開了改變英國史的「世紀專訪」。 圖/美聯社

這部獨家訪問,一直到兩個星期後才於1995年11月20日於《BBC一台》全國放送,但《BBC》高層與白金漢宮一直到放送前的72小時,才知道黛妃秘密接受專訪。然而黛安娜究竟說了什麼?公播內容又提到哪些「要命問答」,節目單位卻是硬是扛住了高層壓力,拒絕提前審查、要讓所有人「收看節目才知道」。

「各家媒體的編輯台,一開始都準備在同步筆記要出快報...但開播幾分鐘後所有人都停止動筆——大家全都捂住了嘴巴,真的是物理上的瞠目結舌。」當年的〈廣角鏡〉編輯惠特(Steve Hewlett)如此回憶:

「所有人都不可置信...當場大家都不能信任自己的耳朵,『要死了!她剛剛真的全盤爆出一切!』」

《BBC》當晚的節目收視率創下新高,全英國估算有2,300萬人(當時總人口的40%)守在電視機前看完了這場歷史專訪——事後志得意滿的《BBC》新聞部更以「世紀最重要的獨家」、「英國版的『請問總統先生』(水門案後,弗羅斯特1977年對尼克森的關鍵專訪)」,來形容這回新聞的空前成就。當年默默無名的採訪記者巴席爾,也自此成為英國新聞圈的專訪王牌。

但同時,黛安娜與英國王室的決裂,卻也自此不可挽回,直到兩年後黛安娜命喪巴黎,決裂醜聞的痕跡至今都無法磨滅。

1981年兩人訂婚。 圖/路透社
1981年兩人訂婚。 圖/路透社

與長年主打揭弊調查〈廣角鏡〉的風格不大相同,當年的黛安娜專訪從頭到尾都圍繞著「王室婚姻」此一主題。巴席爾事前雖然有給黛安娜「基本訪綱」,但長達一個小時的問答設定卻都是現場即興,也因此在沒有王妃幕僚、沒有王室新聞官、沒有編輯台高層的介入下,黛妃幾乎毫無遮蔽的坦白了那些我們「日後才知道」的事情——像是黛妃毫無保留地表示自己曾罹患產後憂鬱症,持續苦於神經性飲食失調,並因此出現自我傷害四肢的自殘行為,「但我的丈夫並不在意,也無暇關心。」

專訪內容中,威爾斯王妃首次選擇正面對決,公開把「黛安娜-查爾斯-卡蜜拉」的三角關係坦承布告,更留下了經典名言:

「這段婚姻裡,有我們三個人...確實顯得太過擁擠。」

這段對於英國王儲的不忠指控,日後成為了整部專訪最為人所知的關鍵時刻,「負心漢查爾斯」的形象也因此廣植人心;但事實上,當時的〈廣角鏡〉專訪花了非常多的篇幅來一一「審問」黛安娜在分居前後,以王儲之妻的身份婚外情交往的歷代情人。此一作法雖然讓黛安娜有機會「自清發生了什麼事」,但殘酷的拷問題目其實也讓所有涉事者——包括黛安娜本人以及當時還小的威廉王子——極度為難。

巴席爾與黛安娜之所以選擇「球來就打」,首度坦承與自己的馬術教練、皇家近衛騎兵團的詹姆斯.休威特上尉(James Hewitt)的不倫戀情,並直白地回應了1992年震驚英國社會的「鹹濕寶貝門醜聞竊聽案」(Squidgygate),主要的目的是為了奪回自我解釋的話語權,並殺球反擊從90年代開始就沒完沒了的「威爾斯戰爭」。

1980年,卡蜜拉與還沒結婚的黛安娜。當時黛安娜才剛與查爾斯在交往,卡蜜拉夫則是...
1980年,卡蜜拉與還沒結婚的黛安娜。當時黛安娜才剛與查爾斯在交往,卡蜜拉夫則是威爾斯親王的「老朋友」,因此兩人才必須認識——如同黛妃事後的說法,「我當時必須認識他們,因為我才是剛打入圈子裡的局外人。」 圖/歐新社

所謂的「威爾斯戰爭」指的是1990~1992年間——黛安娜與查爾斯決裂之後、分居之前——「威爾斯親王大戰威爾斯王妃」的醜聞烏賊戰。根據雙方的事後透露與懷疑,他們彼此都認為這是對方為了推卸婚姻破裂的輿論壓力,所以才會在分手前放任公關幕僚團呼揭瘡疤,以醜聞爆料來貶低對方的公眾形象。

糾纏黛安娜的「鹹濕寶貝門醜聞竊聽案」是發生在1989年除夕夜,婚姻狀態進入破局倒數、但仍得與王族成員共度新年的黛安娜,從王室宅邸桑德令罕府撥電話給「男性閨蜜」酒商繼承人詹姆斯.吉貝(James Gilbey),內容除了各種曖昧調情外,更包含了黛安娜對於王族一等親的各種抱怨。

然而相關通聯錄音,卻被民間的「火腿族」無線電愛好者給截聽(報方說法是吉貝用的「大哥大手機」訊號被意外截錄,但黛安娜與其他業界人士都高度懷疑黛安娜寢宮根本一直遭到監聽,是王室內廷為了保住王儲的公眾形象,才故意放出錄音來攻擊黛安娜的聲望),並以高價賣給右翼八卦小報《太陽報》,而於1990年1月高調見報——不過相關醜聞當時雖沒延續太久,一直到兩年後的夏天,加碼的爆料才「故意重返焦點」。

1992年8月,英國王室陷入極為嚴重形象災難——8月20日,早已鬧得不可開交的約克公爵夫婦(女王次子,後來被扯入性侵幼女醜聞的安德魯王子),被狗仔隊拍到「約克公爵夫人與美籍情夫在沙灘度假舔腳趾」的醜聞照片。極度難堪的狀況一時一發不可收拾,誰知3天後,《太陽報》卻又取得黛安娜前年鹹濕寶貝門的加碼錄音,正面起底了黛妃與吉貝的「敗德婚外情」。

《太陽報》以鋪天蓋地的轟炸來攻擊黛妃,但親友團的眼中,這分明像是王室內廷「圍魏救趙」給安德魯脫險的冷飯熱炒。於是3個月後,另一份監聽錄音帶——也就是針對威爾斯親王的「卡蜜拉門」(Camilagate)——也就以更誇張的情節曝光在左翼的《每日鏡報》。

1992年11月,黛安娜與查爾斯在南韓的訪問中,醜聞連發的兩人關係已進入最後破裂...
1992年11月,黛安娜與查爾斯在南韓的訪問中,醜聞連發的兩人關係已進入最後破裂點。幾天之後,讓威爾斯親王顏面掃地的卡蜜拉門爆發。 圖/路透社

「喔!老天...我(查爾斯王子)好想成為你(卡蜜拉)的衛生棉條!」

1992年11月,由於情趣特殊的對話內容被曝光,查爾斯的醜聞也被稱為「衛生棉條門事件」。儘管事件內容都只是口無遮攔的閨房之樂,但震撼於王儲講出這種話的英國輿論,卻也認真地痛罵並質疑:「威爾斯親王這種德行...是否不似人君?」

儘管卡蜜拉門事件始終查不到「誰是爆料者」,八卦的王室評論者們卻多認為這是「黛妃犀利人妻的設局報復」。不過也因為王室感情醜聞的連續技重創,再也受不了的女王、時任首相梅杰(John Major)與王室內廷,才終於同意協調威爾斯妻王夫婦,於1992年12月9日正式「分居」——從此以後,兩人各玩各的,直到1995年的黛妃專訪為止。

在與巴席爾的世紀專訪中,黛安娜特別解釋了自己與查爾斯在1992年分居前後的感情細節,但她同時也明顯憤怒地表示:

「王室與內廷自此之後就聯手封殺我!他們抹黑我是精神病、不穩定,然後無所不用其極地想讓我的聲音消失...但現在我已經長大了,我決定要和『他們』戰鬥到底!」

黛妃對巴席爾表示:雖然分居之後,黛安娜仍要履行王室成員義務,並在重大時刻與眾王族同台現身;但實際上,無論是公開活動、外訪安排或者是王室資源,黛妃都明顯感受到「內廷試圖把我封印在肯辛頓宮裡...因為過去沒有分居的王妃,他們都不知道要拿我怎麼辦。」

1999年1月,查爾斯終於「公開曬愛」與卡蜜拉的戀情,相關公關行動其實早從黛妃逝...
1999年1月,查爾斯終於「公開曬愛」與卡蜜拉的戀情,相關公關行動其實早從黛妃逝世幾個月後就已經展開,但卻遭到英國輿論的強烈反彈。直到99年1月,兩人以慶祝卡蜜拉姊姊的生日為機會,在倫敦麗池酒店的派對上,故意於媒體記者前以情侶姿態現身。但直到2005年,兩人才終於結婚了。 圖/路透社

黛安娜的發言等同於和內廷宣戰,但更尖銳的問答還在後面,因為代表國家廣播公司《BBC》的巴席爾,竟然直問了禁忌的題目:

你認為查爾斯王子,有機會成為國王嗎?...你認為他會想要當上國王嗎?在你們夫婦的婚姻搞出那麼多醜聞後,你是否也同意應該跳過威爾斯親王的繼承順位,讓你們的大兒子—威廉王子—直接登上王位嗎?」

就現實處境來說,巴席爾的問題不僅只是尖銳,更是懷抱著對於受訪者們的強烈惡意;但於客觀討論下,這些問題也確實是當代英國輿論亟欲想要知道評價與答案的社會質疑。

「我不知道他最終能不能成為國王,沒人說得準。但成為君王的壓力非常令人窒息...因為我很清楚威爾斯親王的個性,萬人之上的王冠大位,必定會帶給他極大的束縛...」黛安娜說:

「...但我不知道他有沒有這個條件,能克服並適應成這樣的重壓大任。」

「所以當威廉王子長大成人後,比起現在的威爾斯親王,你是否更希望由威廉王子來繼承女王的王冠呢?」巴席爾追問。「我希望我的丈夫能找到內心的平靜,唯有這樣他才能如願其他事情,但...是的。」

1995年5月,英國慶祝二戰歐戰勝利50周年,儘管夫婦已經分居但仍必須在重大國事...
1995年5月,英國慶祝二戰歐戰勝利50周年,儘管夫婦已經分居但仍必須在重大國事場合同台出席。 圖/路透社

挑戰內廷、質疑王族風格,並直接針對英國王儲——以髮妻的身分——公開表達繼承王位的不信任票,黛安娜當年「魚死網破」的賭命一搏,確實對2,300萬英國觀眾起到了關鍵性的作用。原本〈廣角鏡〉的採訪團隊還很擔心訪問會讓黛妃本人身敗名裂,沒想到節目放送後的全英民調竟然有「超過9成的民意同情、理解並力挺黛安娜的立場處境」。

透過爭議專訪,黛妃的凡人痛苦與處境反而引發了英國社會的高度同情,「人民的王妃」的正面形象反而越發堅定。極為強大的不信任與厭惡感,反而直接撼動了以女王、王儲為首的王室威信。於是在訪問過後沒多久,女王伊莉莎白二世就發出正式的書面通知,「強烈建議威爾斯親王夫婦...盡速完成離婚手續。」

黛安娜與查爾斯最終在1996年8月正式離婚,此後的黛安娜反而得到「解放」,積極投入於國際慈善與個人新生活。直到1997年8月31日,被狗仔隊飛車追逐而喪命在巴黎的隧道車禍裡。

不過為什麼1995年的〈廣角鏡〉專訪,會在25年後冷飯熱炒、重新成為英國輿論的風波焦點?出面譴責《BBC》是間接害死自己親姊的斯賓塞伯爵,爭執的理由與證據,又指的是什麼事?

1997年黛妃國葬,送行者由右至左分別為威爾斯親王、哈利王子、威廉王子,與黛安娜...
1997年黛妃國葬,送行者由右至左分別為威爾斯親王、哈利王子、威廉王子,與黛安娜的弟弟斯賓塞伯爵。 圖/路透社

「巴席爾與〈廣角鏡〉是用騙的!他們詐騙引誘黛安娜現身專訪。」

與黛安娜生前曾經親密的弟弟斯賓塞伯爵如此譴責。今年11月初,斯賓塞伯爵也在「廣角鏡訪問25周年紀念日」時,透過社群網路憤怒地指控巴席爾當時的「不道德記者行為」。斯賓塞伯爵表示:當時透過管道出現的巴席爾,向自己展示了一系列的「偽造文件」,內容包括假的銀行對帳單、假的合約書,並以此作為證據,說謊欺騙斯賓塞伯爵「王室早已買通了黛安娜王妃的隨侍團隊...王室一直在監聽與監視黛安娜王妃...黛安娜身邊的臥底已經掌握了她婚外情的資料」,並暗示黛安娜如果不把握主動發聲,王室必定會搞死她、使王妃身敗名裂。

比黛安娜小3歲的斯賓塞伯爵,是黛妃生前最親的家人。在97年的黛妃喪禮上,也是由他代表誦讀那份當著全英國的面批評王室與媒體「欺負吾姊」的悲憤悼詞。之後,斯賓塞伯爵就一直對王室於媒體抱持著高度敵意,並時不時以黛妃弟弟的名義,對王室的陳腐保守表達不滿攻擊。

起初斯賓塞伯爵的發言,並沒有引發太多的關注——一方面是黛妃已經死了23年;二方面英國正苦於疫情失控的舉國災難;三方面是因為斯賓塞伯爵每次的悲憤發言,都像是刷存在感的老調重彈;四方是因為類似的指控,《BBC》在1996年就已完成新聞倫理調查報告,並以「查無不法」的無罪結果拍板定案。

後來成為王牌新聞人的巴席爾。 圖/美聯社
後來成為王牌新聞人的巴席爾。 圖/美聯社

巴席爾要求《BBC》美術編輯偽造資料作為採訪道具的故事,最早是在1995年由內部舉發。但當時的調查結果卻認為:

「巴席爾的行為意圖雖然『極不道德』,但這些偽造資料最後似乎沒有派上用場...根據調查團所找到的黛妃應答筆記,黛安娜本人並不知道這些『假帳單』的存在,並相當樂意與主動地希望藉由專訪表明自身立場;換句話說,巴席爾最初的心態雖不可取,但沒有證據能證明巴席爾團隊的詐騙與專訪安排有關。」

但根據斯賓塞伯爵今年出示的證據與說法,巴席爾用於詐騙自己信任的資料,文件數量的規模並不只有《BBC》在1996年找到的那幾份。就偽造文書的數量與意圖來講,「我高度懷疑《BBC》當年的調查是在包庇犯罪!...我要求《BBC》公開道歉懺悔,重啟調查追究巴席爾等騙徒的倫理責任,並捐出所有音這份專訪而獲利的金錢給黛妃的慈善基金會。」

斯賓塞伯爵的憤怒,剛好正逢影集《王冠》第四季的公播前夕,一時之間各方小報討論,也一度引發了各方的好奇,但整體而言並沒有人真的在意。

不料,9月份甫被任命升官的《BBC》新任總幹事提姆.戴維(Tim Davie)卻主動「公開道歉」,除了承諾公開調查外,更在11月18日任命退休的英格蘭大法官戴森勛爵(Lord Dyson)重新展開第二次倫理調查團,要以6個月的時間再一次去追究25年前的「採訪詐騙案」。

由於被控涉案的巴席爾,目前正染上了武漢肺炎,除了病況嚴重外,自己也出現心臟問題的併發症。因此在重啟的風波中,有口無言的巴席爾,並無力對外有所回應。

 圖/《王冠》劇照
圖/《王冠》劇照

戴維的公開道歉與重啟調查承諾,對《BBC》新聞部與〈廣角鏡〉的現任團隊而言,都有種「啞巴吃黃蓮」的不痛快感。新聞基層與部分輿論並不理解戴維為何要特別找這個25年前的陳年舊案麻煩;其中另一部分意見也質疑,特別關切斯賓塞伯爵的「客訴」,而打電話來施壓的唐寧街10號與首相強森(Boris Johnson)。

「戴維不就新官上任三把火?要奉保守黨之命來修理《BBC》新聞部,趁亂來個下馬威!」

質疑派意見認為,戴維一直以來都是保守黨的忠誠黨員,雖然任職《BBC》行銷部門多年,但他卻也與保守黨——特別是那些認為「《BBC》新聞部被左派、留歐派長期滲透」的黨內脫歐鷹派——有所呼應。因此在就職前後,戴維也一直與首相官邸前後呼應,要以2022年到期的《BBC》電視執照審查案為要脅,對各級部門的主持人、記者與員工,進行「政治中立的再教育規範」。

由於在當前的調查設定中,戴維不僅只要追究巴席爾的倫理責任,就連歷代的編輯、96年的倫理審查報告,都要一併檢討究責。因此預計會處理的問題與規模並不只限於〈廣角鏡〉,更可能觸及工黨時代的歷任《BBC》總幹事長。

相關的調查啟動,就此搞得聲勢浩大。就連當年專訪的其中一個旁觀事主——「劍橋公爵」威廉王子——都透過聲明,公開表態「希望能透過重新調查,讓真相水落石出」。但所謂的「真相」究竟指的是什麼?外界卻也有多重解釋。

新聞基層與部分輿論並不理解戴維為何要特別找這個25年前的陳年舊案麻煩;其中另一部...
新聞基層與部分輿論並不理解戴維為何要特別找這個25年前的陳年舊案麻煩;其中另一部分意見也質疑,特別關切斯賓塞伯爵的「客訴」,而打電話來施壓的唐寧街10號與首相強森(Boris Johnson)。 圖/路透社

像是《衛報》的王室專欄,就對於斯賓塞伯爵的炒冷飯,與唐寧街10號為了整肅《BBC》的見縫插針感到不以為然。其論點以長期服侍戴妃的王室忠僕管家——伯雷爾(Paul Burrell)——的回憶錄說法為依據,認為斯賓塞伯爵根本也是「生前凌遲黛妃的小人之一」。

根據伯雷爾的說法,黛安娜與弟弟的關係雖然曾經很親,但在黛妃情緒狀況最低落的時刻,斯賓塞伯爵根本也沒有給予心靈支持;相反地,在黛妃96年離婚後,斯賓塞伯爵還殘酷地拒絕黛妃「搬回娘家宅邸靜養」的請求,「因為你會把狗仔和警察都引回來,破壞『我們』的平靜生活。」

除此之外,在96年4月,黛妃還曾向伯雷爾哭訴親弟寄過來的一份絕交信,內容不僅痛罵黛安娜只會給人找麻煩,更極為殘酷地要她「有神經病就該去看醫生,祝你早日康復啦!」種種過分的言行,根本不是後來戴妃死後「溫柔弟弟要為親姊復仇」的虛偽形象。

伯雷爾不滿地認為,斯賓塞伯爵就是「消費黛妃的偽君子之一」,「如果姊姊對他如此重要,為何生前要對她如此殘酷?」但諷刺的是,伯雷爾在黛妃死後也是開始上節目、出版黛妃相關回憶錄,種種說法的曝光消息,亦也也同樣是消費黛妃。

但就像黛安娜在那場關鍵專訪說所說的一樣:

「在歷經多年的王室婚姻後,我終於明白自己只是一個待價而沽的昂貴商品——我很暢銷?然後所有人都想把你當搖錢樹,榨取你來發大財。」

「在歷經多年的王室婚姻後,我終於明白自己只是一個待價而沽的昂貴商品。」 圖/《廣...
「在歷經多年的王室婚姻後,我終於明白自己只是一個待價而沽的昂貴商品。」 圖/《廣角鏡》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不只是狗仔?英國「皇室記者」亦敵亦友的職業門道,R for Royal Correspondent

英王,查爾斯三世:God Save THE King

哈利梅根之亂的宮廷啟示:英國「皇室贊助人」的雙面刃,R for Royal patron

轉角說

轉角國際編輯台:「在國際新聞之後,讀懂新聞;世界趨勢之前,掌握趨勢。」

作者文章

今年6月,英超曼聯的新星足球員拉什福德(Marcus Rashford)在網路上...

英國百年「營養午餐」大戰:拉什福德的130萬挨餓學童便當

2020/11/20
「在歷經多年的王室婚姻後,我終於明白自己只是一個待價而沽的昂貴商品。」 圖/《廣...

黛安娜王妃與BBC倫理危機:謊言、背叛與向王冠宣戰的25年專訪怨靈

2020/11/20
「對噎!我們沒有注意到『依法無據』這個問題。」
 圖/法新社

瘟疫滅了皮草王國(下)丹麥人不賣染疫貂皮?

2020/11/14
防疫撲殺後的集體掩埋。 圖/美聯社

瘟疫滅了皮草王國(上)丹麥「全境殺貂令」的荒謬自爆?

2020/11/13
9月,中國一起女兒替母親追查身世的「千里尋親記」在社群網路上引起討論。河南輝縣出...

沒有名字的女人:中國布依族千里尋親記,團圓故事背後的人口拐賣案

2020/11/13
在通俗文化再現中,下水道也成為幽暗骯髒、對抗上方「文明」的神秘象徵,許多大眾文化...

屎尿匯集的「地下良心」?《世界是垂直的》下水道社會學

2020/11/13

最新文章

© 尹雯慧 位於大吉嶺的藏人難民自助中心,紡毛線部門只剩下三位奶奶,偌大的空間顯...

編織流亡藏人的孤寂歲月:遺落塵世的大吉嶺難民自助中心

2020/11/23
今年6月,英超曼聯的新星足球員拉什福德(Marcus Rashford)在網路上...

英國百年「營養午餐」大戰:拉什福德的130萬挨餓學童便當

2020/11/20
「七一城市森林花園」位於中國四川省成都市的新都區,整個社區建築群一共有8棟、每棟...

《明日田園城市》:空想烏托邦?超越時代的都市規劃先聲

2020/11/20
「在歷經多年的王室婚姻後,我終於明白自己只是一個待價而沽的昂貴商品。」 圖/《廣...

黛安娜王妃與BBC倫理危機:謊言、背叛與向王冠宣戰的25年專訪怨靈

2020/11/20
「我們即將迎來人類史上最速疫苗研發紀錄、開啟傳染病防治的新篇章?」做為疫苗開發的...

搶快狂賀「人類勝利」?疫苗捷報的救命硬拚...還能出什麼問題

2020/11/18
「對噎!我們沒有注意到『依法無據』這個問題。」
 圖/法新社

瘟疫滅了皮草王國(下)丹麥人不賣染疫貂皮?

2020/11/14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