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瘟疫滅了皮草王國(上)丹麥「全境殺貂令」的荒謬自爆?

2020/11/13 轉角說

防疫撲殺後的集體掩埋。 圖/美聯社
防疫撲殺後的集體掩埋。 圖/美聯社

「才7天,丹麥的皮草產業鏈就被整線抄家...徹底全滅了?!」

全球第一大的「皮草王國」丹麥,因在皮草養殖場的水貂體內,發現新型冠狀病毒的「突變病例」,而於11月初下達了全國緊急撲殺命令,要求全丹麥的皮草業者在最短時間內「消滅全境1,700萬頭養殖水貂」,以阻止皮草養殖場成為又一個華南海鮮市場、讓丹麥失陷淪為「歐洲新武漢」。

然而這道急如風火的「格殺令」,不僅引發丹麥皮草鏈的極大反彈,國際防疫圈也對丹麥所稱的「突變資料」大感疑慮;過程中,手忙腳亂的撲殺行動更接連出包,引發社會恐慌;更誇張的是,丹麥在野黨、農團、與法律圈隨後更驚駭地發現:丹麥總理所下達的全境撲殺令,根本沒有「法源依據」——換句話說,整起行動竟是徹頭徹尾的「非法命令」。

被發現全境撲殺令是非法狀態後,丹麥政府與主導行動的農糧漁牧部先是尷尬道歉:「喔!原來沒有法源依據的部分啊?抱歉抱歉」但丹麥政府幾近惡搞、甚至涉嫌隱瞞說謊的離譜發展,不僅引爆了極為強烈的政治風暴;危機處理過程中,中央政府「一下通殺...一下不殺」的顛三倒四,更以各種混亂政策自爆防疫破口,除了引發更難收拾的信任問題與感染危機,丹麥引以為豪——全球第一,但也同時是動保運動眼中釘的——皮草產業,更是在短短7天內確認了整組毀滅、幾乎不可能重建的完蛋結局。

直到11月13日為止,丹麥仍在「沒有法源依據」的詭異狀態下,迄今進行著水貂撲殺任務。本文則試圖整理並解答以下三大問題:丹麥的水貂產業,發生了什麼事?丹麥政府的全境撲殺令,造成怎樣的毀滅性結果?以及丹麥皮草產業的瞬間灰飛煙滅,對於動保團體的「反皮草運動」而言,又為什麼不見得是一件令人開心的事?

直到11月13日為止,丹麥仍繼續在「沒有法源依據」的詭異狀態下,迄今進行著水貂撲...
直到11月13日為止,丹麥仍繼續在「沒有法源依據」的詭異狀態下,迄今進行著水貂撲殺任務。 圖/法新社

▌前情說明:丹麥全世界最頂尖先進的「皮草王國」?

主攻奢侈服飾的「皮草產業」,是過去數十年間,全球最具道德爭議的養殖商品。之中,主要的反皮草控訴,主要在於傳統取皮過程的不人道手法,會給動物帶來極大痛苦;同時在現代織品技術的進步下,動物皮毛已不再具備日常取暖的衣著實用性,只為「奢侈精品」需求而存在又涉嫌虐待動物的皮草產業,因此才顯得不合時宜,而成為動保團體全球圍剿的「不義產業」。

「會說皮草養殖殘忍的人,絕大多數都沒有真正踏進、認識過這個現代產業!」然而類似的控訴,卻不被丹麥的水貂養殖業與皮草家工業者所接受。根據皮草公會、丹麥政府與養殖業者的說法:現代的皮草產業,早已是高度技術且人道友善的菁英產業,他們能理解使用皮草是「個人風格的選擇」,但絕不能接受虐待動物、殘殺動物的「不實指控」。

例如說網路流傳的「活剝貂皮」就絕對不可能在丹麥的養殖場出現——因為除了現實法規絕不允許,無意義的暴力造成的痛苦掙扎,不僅會破壞皮草品質,更會提高員工的受傷風險;更何況每年度收成季節,動輒上百萬頭水貂的取皮數量,只能以二氧化碳「人道宰殺」的方式集體處理,並由機械加工鍊專業取皮,

「農忙時節,根本不可能有人有餘力『一頭一頭活剝虐殺』。」

根據丹麥公視《丹麥廣播公司》(DR)的解釋:丹麥的皮草產業,長期以來都是「全球第一」。除了產量總數、經濟規模都是全球龍頭,丹麥「養殖水貂」的皮草產品,更以毛層短淨、皮層柔軟的超高品質聞名——因此,每年丹麥貂皮的出口產值,不僅高達10億歐元(新台幣330億),憑藉本國皮草起家的「哥本哈根皮草」(Kopenhagen Fur)拍賣中心,更是全球皮草經濟與流行設計的「絕對心臟」。

然而這樣的「皮草榮景」,卻在2020年11月因一場極度混亂的「疫情撲殺令」而全軍覆沒——沒有人想得到丹麥引以為豪的水貂養殖業,竟會在短短7天內被「徹底毀滅」。

「農忙時節,根本不可能有人有餘力『一頭一頭活剝虐殺』。」圖為丹麥養殖場的取皮過程...
「農忙時節,根本不可能有人有餘力『一頭一頭活剝虐殺』。」圖為丹麥養殖場的取皮過程,牧人會把水貂趕入桶子裡,藉著灌入安樂死氣體,在最短時間內完成人道宰殺,但此一過程需要專業經驗,因此這回由農業部官員、軍警人力幫忙的大規模撲殺行動,才會不斷出現「還活著的水貂,從掩埋場的屍堆中跑出來逃竄」的驚駭狀況。 圖/歐新社

▌不科學的丹麥殺貂?「全境撲殺令」的始末為什麼

丹麥的水貂撲殺令,在國際外媒與本地媒體之間,存在著巧妙的資訊落差——在國外,外媒的報導大多針對「COVID-19在水貂身上的『病毒突變』」,並沒有足夠的科學證據能證明會否「危及研發中的疫苗效力」,因此貿然的全境殺貂,確實不夠「科學客觀」。

但在丹麥國內,針對水貂染疫討論重點並不在於疫苗、或者是病毒突變,而是水貂養殖場的大規模感染擴散,確實無法被有效控制——然而這段「已知過程」卻接近半年,丹麥政府卻始終拿不出有效的決策方法。除了撲殺指示完全不合法、不透明,亂七八糟的行動目的與任務手段,不僅戳爆了更大的公衛破口,更是逼迫善意配合防疫的養殖業者走入生活絕境。

丹麥的水貂感染武漢肺炎通報,最早始於2020年6月北日德蘭大區。由於當時在荷蘭境內已出現水貂大規模感染,並確認「畜傳人」的疫情通報。因此依循畜牧防疫程序,丹麥政府與養殖業者也隨即動手,將病例方圓7.8公里內的所有養殖水貂全面撲殺。

「0號水貂病例」的出現,讓作為皮草龍頭的丹麥大為緊張。因為在荷蘭、西班牙與美國的疫情通報中,各地都發現了「養殖水貂感染特別快速而嚴重」,雖然相關狀況並沒有引爆水貂的大規模重症或死亡,但卻出現了「人傳畜-畜傳人」的交叉感染狀況——更直白的說,被感染的水貂養殖場就像是「病毒銀行」,動物宿主本身問題不大,但卻會經由養殖場不斷感染有接觸的人類,進而讓整個丹麥社會持續暴露在大規模的感染風險裡。

一開始,由於防疫反應神速,北日德蘭的水貂疫情並沒有明顯擴散。因此,主責皮草業防疫的丹麥農糧漁牧部大臣——延森(Mogens Jensen)——也在各方折衷斡旋下,於7月份暫停了撲殺政策:各地水貂養殖場必須加強消毒,出入人員也需要裝保護並自主管理,

「只要能滿足『人員安全』與『病毒不出養殖場』的防疫條件,就算水貂染上武漢肺炎,也暫時不需要撲殺。」

「只要能滿足『人員安全』與『病毒不出養殖場』的防疫條件,就算水貂染上武漢肺炎,也...
「只要能滿足『人員安全』與『病毒不出養殖場』的防疫條件,就算水貂染上武漢肺炎,也暫時不需要撲殺。」圖為被人道宰殺的水貂,被送往剝皮廠的路上。 圖/法新社

▌事情急轉直下...從「防疫不撲殺」到「病毒突變」

延森的防疫邏輯雖然看起來有點不可思議,但放在夏天時的疫情狀況,卻是頗為現實且合理。因為歐洲疫情在2020年夏季一度短暫緩解,而且丹麥的皮草養殖季節,本來就有定期的「收成宰殺季」。

一般水貂養殖是以「一年周期」為取皮循環。每年年初,繁殖用的「種貂」會生產新一代的小貂,然後經過春夏季的成長,在秋天開始養毛分級,之後從11月開始依每年的生長狀態開始「宰殺取皮」。常態而言,丹麥全境通常會維持有1,200~1,500萬頭的養殖水貂,但只有200~250萬頭會用於繁殖配種才活過取皮季。

比較殘忍地說,養殖場的水貂橫豎得死,但丹麥農業部的邏輯就像是「逆.防疫泡泡」——只要阻止水貂身上的病毒跨出養殖場,並拖過年底的取皮季節(牧場的繁殖數量可以此調配),那麼皮草業的病毒問題,就不會影響到人類社會,是經濟與防疫兩相顧全的政策。

該政策在7月份推行,起初狀況都很順利,養殖場不再驗出染疫通報,各地也都沒有傳出人畜疫情。誰知到了9月1日,各地突然開始警報大作,先是北日德蘭大區開始出現「養殖場員工與水貂一齊染疫」的通報。之後國立醫研機構的「丹麥國家血清研究所」(SSI)更確認了養殖產的染疫水貂體內已出現了「病毒突變種」,且同樣的病毒已傳到養殖場附近的一名染疫男童體內。

病毒的突變,在自然界中是再正常不過的例行循環;就丹麥的通報狀況來說,變異的病毒也沒有出現顯著的特殊症狀、或特別難纏的人畜傷害力。但負責研究病毒與研發本土疫苗的SSI,之所以份外緊張,是因為從9月1日的突變確認後,北日德蘭的水貂染疫數量竟直線增加,畜傳人後再傳人的感染病例也已出現——更糟糕的是,養殖場疫情急遽擴散的這段期間,丹麥的疫調專家與養殖業者,都已經隔離接觸,但「變異株」與水貂新疫情,卻仍繼續「跳島式」地感染擴散:

「養殖場的『防疫泡泡』已經破滅了...但沒人知道做錯了什麼?破口又在哪裡?」

「水貂養殖場的『防疫泡泡』已經破滅了...但沒人知道做錯了什麼?破口又在哪裡?」...
「水貂養殖場的『防疫泡泡』已經破滅了...但沒人知道做錯了什麼?破口又在哪裡?」圖為水貂剝皮前的開口處理。 圖/法新社

▌水貂必須死...以及突如其來的「全境撲殺令」

「丹麥水貂的疫情已經失控!養殖場員工的感染風險與新增病例,比在醫護人員遭遇的威脅還要嚴重。」

2020年10月1日,隨著各地養殖場的疫情爆炸,農業大臣延森也隨同SSI召開了聯合記者會。發表過程中,SSI不斷強調病毒變異的威脅性,會中的延森也宣布「撲殺行動再起」,要在最短時間內消滅北日德蘭疫區裡,超過100萬頭的染疫水貂。誰知相關政策卻還不足夠。

10月13日,SSI的研究團隊首度對外公開證實:根據初步研究,水貂養殖場內的變異病毒,已出現了「減低疫苗效果」的不利狀況:

「如果放任病毒在水貂體內繼續變異下去...我們發展中的武肺疫苗,有可能會因此『無效化』!」

SSI的說法,很快就引起了丹麥政府的高度緊張——但特別需要注意的是,這裡所指的疫苗,是SSI自主研發中的丹麥版本土疫苗;同時,當下SSI的說法是「有可能」讓疫苗無效化,但確切的科學實驗結果、證據,SSI都還沒完成研究,也沒有同步通報給WHO或其他相關的國際組織。因此直到今天,突變病毒究竟有可怕?丹麥以外地區,仍多持懷疑態度。

於是在跨部會協調兩周後,2020年11月4日,丹麥首相佛瑞德里克森(Mette Frederiksen)突然下達指示,認可農業大臣延森的建議:「徹底撲殺丹麥全國的『所有水貂』。」

圖為分離皮肉的離心機處理。 圖/美聯社
圖為分離皮肉的離心機處理。 圖/美聯社

▌故意法盲?不分青紅皂白的爭議撲殺實錄

在首相的授權撲殺下,出現最多「人類感染突異病毒」的北日德蘭大區,被緊急下令「出入封鎖」;主導任務的農業部,也緊急向國防部借用軍隊協助撲殺。一時間,雷厲風行的命令開始全速前進,但荒謬的問題卻自失控爆發。

佛瑞德里克森政府的「全境撲殺令」,讓許多貂農極為錯愕:一來,是因為丹麥的現行動物疾病防治法規,只規定「疫區方圓7.8公里」為強制撲殺區,但新頒布的全境撲殺令中,無論水貂有沒有驗出病毒?養殖場離疫區多遠?牧區的「防疫泡泡」是否有效?當局的指示都是格殺勿論——儘管「超出法律的撲殺指示」根本沒有法源依據,屬於違法行為。

二來,是因為丹麥的皮草養殖,目前正已進入「取皮季節」,突如其來的撲殺令不僅讓所有農家的年度收入化為烏有;「一頭不剩」的格殺命令,也一刀斬地把養殖戶預留配種的「繁殖種貂」全部殺盡。

「殺光了...就全沒了。」全面撲殺的意思,等同於直接給丹麥皮草業——全球第一的皮草龍頭——宣布「集體死刑」。但更糟糕的問題還在後面,因為丹麥皮草公會與在野的自由黨,在研究國家紓困與補償問題時,很快地就發現:因為全面撲殺令沒有法源依據,因此無法申請紓困補償。

「沒有法律規定,請問政府是憑什麼強制剝奪農民的財產?」非法撲殺的程序瑕疵被揭發,宣布命令的丹麥首相佛瑞德里克森,隨即把問題推回給農業大臣延森。延森又再拖延了幾天,直到11月7日才坦承:

「對噎!我們沒有注意到『依法無據』這個問題。」

▎下篇接續:瘟疫滅了皮草王國(下)丹麥人不賣染疫貂皮?

「殺光了...就全沒了。」全面撲殺的意思,等同於直接給丹麥皮草業——全球第一的皮...
「殺光了...就全沒了。」全面撲殺的意思,等同於直接給丹麥皮草業——全球第一的皮草龍頭——宣布「集體死刑」。 圖/美聯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瘟疫殲滅了皮草王國(下)丹麥人不賣染疫貂皮?

轉角說

轉角國際編輯台:「在國際新聞之後,讀懂新聞;世界趨勢之前,掌握趨勢。」

作者文章

莫斯科克洛庫斯音樂廳22日遭恐怖攻擊,圖為大火燒過的音樂廳內部。 圖/美聯社

莫斯科IS-K恐攻案Q&A(一):伊斯蘭國為何針對俄羅斯?

2024/03/29
莫斯科IS-K恐攻案發生在俄羅斯大選之後,讓普丁政府顏面盡失,俄羅斯與中亞極端組...

莫斯科IS-K恐攻案Q&A(二):俄羅斯與中亞極端組織的恩怨?

2024/03/29
黃惠貞的建議,是家長和孩子一起閱讀描寫納粹相關的書籍,一起去理解納粹的行為,「那...

如果青少年愛上希特勒?高中教師的教育現場觀察

2024/03/08
製圖/現流冊店

講座後記/飛機上的救命學:羽田機場日航事故的調查與啟示

2024/03/07
以色列極端正統猶太教徒「哈雷迪」3日上街抗議徵兵制。圖為以色列女兵強制驅離哈雷迪...

寧可入監,不要入伍?加薩戰爭下,以色列極端正統猶太教徒的從軍爭議

2024/03/06
現役美國空軍布許奈爾在以色列大使館前自焚,表示不願再支持以色列「種族滅絕」。圖為...

國家與個人信念的衝突難題:美軍自焚抗議事件,軍人身分的認同矛盾

2024/02/27

最新文章

圖為海山樓一景。海山樓為香港著名景點,這幢彷彿由積木砌成的大廈呈現香港緊密而狹窄...

香港新移民在《但願人長久》的追尋:哪裡得到理解,哪裡就是家

2024/04/12
以南韓濟州島人口計算,平均每6人就有1人屬4.3事件受難方。
 圖/歐新社  

不能遺忘的面容(下):南韓政府的濟州轉型正義,足夠了嗎?

2024/04/11
濟州4.3和平基金會利用AI技術和口述記憶,嘗試還原濟州4.3事件犧牲者金秉柱(...

不能遺忘的面容(上):濟州四三事件,AI修復重現的歷史受難者

2024/04/10
傳統又自負的同儕拒絕給予友善的支持,將是邱吉爾生命的寫照。左為1881年。7歲的...

憤怒的雄獅,孤單的童年:邱吉爾的頑皮少年成長記

2024/04/10
對於沒去過澳洲的人,印象可能是一個打工賺錢或度假旅行的勝地。圖為雪梨地標——雪梨...

澳洲是天堂、戰爭打不過去?本地人的生活挑戰與戰爭風險

2024/04/09
2018年龐佩奧國務卿任內訪北京,會晤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中國外交部長王毅等人。...

對中國絕不讓步:美國前國務卿龐佩奧的中國交手回憶錄

2024/04/03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