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南韓拋棄的「變性軍人」(上):如何打破軍隊的跨性別仇恨?

2020/02/04 楊虔豪

南韓首見的現役軍人「跨性別」案例,被卞熙秀扛起。至最後一刻,他仍盼望,軍方能做出...
南韓首見的現役軍人「跨性別」案例,被卞熙秀扛起。至最後一刻,他仍盼望,軍方能做出劃時代判決,讓自己成為首位順利轉換性別的士兵。圖為南韓陸軍的女兵,非當事人。 圖/南韓國防部

▌前篇:〈南韓軍中的「變性戰士」(下):強迫退伍!跨性別就是身障?〉

「我在首都醫院接受精神科診療與心理諮詢,聽到院方跟我說:『別將心中負擔越積越多,要積極解決才會對改善我的狀態有所幫助。』結果我終於對自己持續壓抑已久的內心,給予認同,並下定決心要領受性別變更的過程。」1月22日,南韓陸軍下士卞熙秀(音譯)自行召開記者會,神情緊張並哽咽地說道。

這天,對22歲的卞熙秀而言,是五味雜陳的日子。一來是他完全沒戴口罩,直接公開容貌,訴說自己已在去年底赴泰國接受變性手術的事實,他本人表示如釋重負。但二來,在提出希望繼續以「女性身分」服役後,現身記者會的前幾小時,他被軍方以「摘除睪丸」為由,判定「身心障礙」,而遭強制除役。

「撇開我的性傾向,我想要向每個人展示,自己能成為一位守護國家的優秀軍人,請給我機會!」卞熙秀在記者會最後高聲說道。言下之意,是在強調,軍方及輿論應檢視的,不應是性別主體性的變換問題,而是個人能力與忠誠度,來決定是否適合繼續待在軍隊工作。

「撇開我的性傾向,我想要向每個人展示,自己能成為一位守護國家的優秀軍人,請給我機...
「撇開我的性傾向,我想要向每個人展示,自己能成為一位守護國家的優秀軍人,請給我機會!」圖為記者會上的卞熙秀。 圖/美聯社

「想再和您確認一次,把您本人面容照片與名字都報導出來,真的沒關係嗎?」在採訪現場,擔心公開基本資訊,可能會當事人帶來更多不便與困擾的南韓同業,向卞熙秀詢問道。事實上,已有多家韓媒現場直播卞熙秀的記者會,而在YouTube上,網友們的攻擊性的留言,已在轉播頁面上傾瀉而出。

但卞熙秀回應:「不要緊的,我會留到結束的,我會戰到回歸陸軍的那天為止!」

南韓首見的現役軍人「跨性別」案例,被卞熙秀扛起。至最後一刻,他仍盼望,軍方能做出劃時代判決,讓自己成為首位順利轉換性別的士兵。但事與願違,他已決定長期作戰,為自己討回公道;當下要突破的,不只是軍中法規與強烈性別刻板印象問題,還有整個社會對性少數者的不友善氛圍。

卞熙秀已決定長期作戰,為自己討回公道;當下要突破的,不只是軍中法規與強烈性別刻板...
卞熙秀已決定長期作戰,為自己討回公道;當下要突破的,不只是軍中法規與強烈性別刻板印象問題,還有整個社會對性少數者的不友善氛圍。圖為南韓軍隊,非當事人。 圖/美聯社

不過當下,讓卞熙秀甚感欣慰的,是當最初的生理性別與自身定位不同,而導致心理衝突和煎熬,甚至處於茫然的時刻,部隊長官與醫官願意給予傾聽、包容和建言,甚至最後鼓勵「做自己」,這成為讓卞熙秀在明知往後處境艱難的情況下、最後仍做出重大決斷的動力。

「在軍隊生活,起初沒想出櫃,反而到1年前為止,都認為(中間服完義務役)退伍後,先接受手術,再以女兵身分重新入伍就好。但憂鬱症漸趨嚴重,我甚至住進首都醫院非公開(隔離)病房。負責的護士軍官跟我說,公開自己性向可能會有幫助,我聽了後,就下決心要和所屬部隊出櫃。」卞熙秀說道。

在軍醫院接受心理諮詢後,去年8月,卞熙秀就向部隊公開認定自身是女性,同時想轉換性別的想法。

「負責的護士軍官跟我說,公開自己性向可能會有幫助,我聽了後,就下決心要和所屬部隊...
「負責的護士軍官跟我說,公開自己性向可能會有幫助,我聽了後,就下決心要和所屬部隊出櫃。」卞熙秀說道。圖為南韓軍隊,非當事人。 圖/南韓國防部

事實上,出櫃後,部隊就有權力向上級呈報卞熙秀適格與否,要求召開審議,討論是否適合繼續服役,但從大隊長到旅團長,雖知可能有風險,卻都肯定卞熙秀在部隊內的優秀表現,因此全未討論適格問題,反而核准他以出國旅行名義接受變性手術,回國後也向上級軍團及陸軍本部陳情,讓卞能繼續服役。

亦即,在卞熙秀接受變性手術前後,南韓陸軍從下到上皆知情,但為何在所屬部隊都表贊同與支持、軍方也有餘暇能做好應對準備的情況下,最後仍在卞熙秀的消息於媒體上曝光後,緊急決定除役?成為外界難以理解之處。

此前,卞熙秀正準備向法院申請更換性別,軍方卻急著召開審議委員會,討論卞的適格問題,南韓國家人權委員會也罕見地公開向軍方勸告:應待法院程序處理結束後,再行討論。

然而,陸軍卻仍執意按原計畫開會,顯示在軍方基層主管接受卞熙秀「特例」並向上呈報的同時,原先對卞想變性、甚至之後接受手術等進展都知情的高層,可能在內部一番拉扯衝突後,拘泥於性別刻板原則,或是擔心會產生連鎖效應,而決定迅速做出反撲。

軍方高層可能是在內部一番拉扯衝突後,拘泥於性別刻板原則,或是擔心會產生連鎖效應,...
軍方高層可能是在內部一番拉扯衝突後,拘泥於性別刻板原則,或是擔心會產生連鎖效應,而決定迅速做出反撲。圖為南韓軍隊,非當事人。 圖/南韓國防部

對此,卞熙秀透露:「就我所知,原本軍方是會做出我仍『適格』(服役)的回應,只是最後單就我『接受過(摘除性器官)手術』這一事實為由,仍要我離開軍隊…我認為軍隊本身就缺乏對性少數者的關照,連到2018年,海軍內部都還出現搜查同性戀的事件,我想我的案例也是(軍隊歧視性少數者的)延伸。」

「我知道,軍方還沒做好準備,去接受包括我在內的變性軍人,但我鍾愛的軍隊,現在正朝尊重人權的方向在進步。」卞熙秀說道。

他表示,在被授予軍職的幾年前,南韓軍隊內都還嚴格禁止使用智慧型手機,基層軍人甚至犯點小錯,就可能被關禁閉;如今,軍隊已開放智慧型手機,禁閉制度也正式在去年10月廢除。

這些進展,都讓卞熙秀認知到原本高壓的軍隊,正在產生變化。他也希望藉此趨勢,迫使保守的軍隊,更進一步面對性別認同問題。

——▌接續下篇〈南韓拋棄的「變性軍人」(下):守衛國家的「健全」門檻?〉

卞熙秀認知到,原本高壓的軍隊正在產生變化。他也希望藉此趨勢,迫使保守的軍隊,更進...
卞熙秀認知到,原本高壓的軍隊正在產生變化。他也希望藉此趨勢,迫使保守的軍隊,更進一步面對性別認同問題。圖為南韓軍隊,非當事人。 圖/南韓國防部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南韓拋棄的「變性軍人」(下):守衛國家的「健全」門檻?

南韓軍中的「變性戰士」(下):強迫退伍!跨性別就是身障?

南韓軍中的「變性戰士」(上):現役軍人能不能接受跨性別手術?

楊虔豪

定居首爾過著採訪與寫稿生活的駐韓獨立記者。畢業於成功大學政治系,總是被誤認為是韓國學生,實際上是土生土長的台灣人。目前經營韓半島新聞平台,並將南北韓報導與評論供應給BBC中文網、公視、端傳媒等華文媒體。▎FB:韓半島新聞平台

作者文章

「讓朴總統坐牢的人」代表國民力量角逐總統,取代朴總統的人,卻反過來成為赦免她的人...

總統開恩衝擊效應?「特赦朴槿惠」的南韓大選賽局

2021/12/28
全斗煥自軍隊內建立幫派起家,到發動政變並血腥鎮壓反對派,使他成為南韓史上最「惡名...

全斗煥的死前一擊:欺騙轉型正義的南韓「最後獨裁者」

2021/11/24
「南韓民主先生,還是接班獨裁的血腥紳士?」南韓民主化後的首任民選總統盧泰愚,於2...

親切的南韓獨裁者傳人:盧泰愚「民主軍頭」的血腥與榮光

2021/10/26
「難道非放李在鎔不可嗎?」南韓也有意見認為,這突顯三星過度依賴李在鎔的決策。圖左...

南韓政經界的無敵三星?李在鎔「護國神出獄」財閥復辟

2021/08/19
雖然仇女言論叫囂著 「既然是女性主義者的話,那就自動把金牌繳回,年金也沒收吧!」...

短髮女就是仇男?南韓厭女仇恨圍攻的「奧運金牌射手」

2021/08/04
南韓世越號沉沒事故發生於2014年4月16日,世越號從仁川港駛往濟州島途中因事故...

在世越號傷口上「都更」?南韓首爾光化門紀念空間之爭

2021/07/29

最新文章

馬來西亞在2021年4月披露部分老師對穆斯林女學生進行「月經檢查」,引發社會熱議...

不可能買不起衛生棉:大馬疫情下的「月經貧窮」何解?

2022/01/25
圖左為越戰美軍從直升機上被擊落的士兵、圖右為一行禪師。 圖/美聯社、梅村禪修中心

越戰燒殺的心田:一行禪師與被救贖的「地獄大兵」

2022/01/24
圖為2011倫敦大暴動。 圖/美聯社

無用的最經典「英國紅色電話亭」 , P for Phone Box

2022/01/21
1945年,奧斯威辛集中營被蘇聯紅軍解放後,紅軍軍醫在體檢一名集中營的奧地利猶太...

你踩著誰的屍體活下來?奧斯威辛集中營的「滅頂與生還」

2022/01/18
德蕾莎修女創辦的仁愛傳教修女會在2021年底突然遭印度政府的針對,拒絕換發更新修...

德蕾莎修女是壞人嗎?印度政府封殺「仁愛傳教修女會」風暴

2022/01/14
江歌案在2017年日本宣判,殺害江歌的兇手陳世峰判刑20年。但事件卻在中國掀起另...

你逃命害死了我女兒?中國留學生「江歌命案」的非常母親風暴

2022/01/13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