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土耳其雙城記:伊斯坦堡與安卡拉的「國都情結」

2019/04/03 陳琬喻

土耳其地方大選落幕,執政黨雙雙失去安卡拉與伊斯坦堡兩大城市。圖為伊斯坦堡中選會總...
土耳其地方大選落幕,執政黨雙雙失去安卡拉與伊斯坦堡兩大城市。圖為伊斯坦堡中選會總部大樓外,被拒馬與軍車層層包圍的驗票行動。 圖/法新社

在剛結束的土耳其地方大選中,土耳其執政黨「正義與發展黨」(AKP)在安卡拉(Ankara)首次嘗到敗選滋味。除了首都外,反對黨「共和人民黨」(CHP)也以極微小的差距拿下伊斯坦堡,執政黨15年來首次輸掉這兩大城市。

作為土耳其最大的兩座城市,安卡拉與伊斯坦堡之於國家的政經與文化舉足輕重,不過這兩大城市,彼此之間卻長期有著微妙的「雙城情結」。

拿破崙曾說:「如果世界是一個國家,那麽首都就會是伊斯坦堡。」雖然在上個世紀,伊斯坦堡卸下一直以來的首都光環,但到現在它仍散發著大城魅力,吸引全世界的人前來探索。也因為如此,對土耳其不熟悉的人時常誤以為伊斯坦堡是土耳其的首都,但早在1923年建國之初,土耳其的首都就已遷到位於安納托利亞的安卡拉。

2016年政變當晚,當軍方坦克車開上安卡拉市中心,封鎖博斯普魯斯海峽大橋的交通,並試圖控制阿塔圖克國際機場時,厄多安也是隨後前往坐鎮伊斯坦堡。在土耳其歷史上,伊斯坦堡是鄂圖曼土耳其的首都,文化與歷史悠久。那又是在什麼樣的歷史背景下,讓凱末爾(即阿塔圖克)將新土耳其共和國的首都定在安卡拉呢?

安卡拉與伊斯坦堡,彼此之間卻長期有著微妙的「雙城情結」。伊斯坦堡是鄂圖曼土耳其的...
安卡拉與伊斯坦堡,彼此之間卻長期有著微妙的「雙城情結」。伊斯坦堡是鄂圖曼土耳其的首都,文化與歷史悠久,那又是在什麼樣的歷史背景下,讓凱末爾(即阿塔圖克)將首都定在安卡拉呢?圖為安卡拉投票所內的阿塔圖克像。 圖/路透社

▌首都論戰:安卡拉派 VS 伊斯坦堡派

土耳其遷首都的故事,要從一次世界大戰鄂圖曼土耳其戰敗後說起。當時,西方勢力入侵鄂圖曼土耳其,許多國土遭到佔領,伊斯坦堡也落入協約國手中。凱末爾在一戰結束後發起獨立戰爭,並成功取得勝利。

凱末爾計劃建立一個新的土耳其共和國,擺脫過去鄂圖曼土耳其的陰影。1920年,「土耳其大國民議會」(TBMM)在安卡拉成立;1922年11月時鄂圖曼土耳其末代蘇丹遭到驅逐出境,此時的土耳其的首都名義上雖然是伊斯坦堡,但實際上的決策中心已經變成安卡拉。

1923年1月時,凱末爾在一場演講提到,「環境條件會影響一個人的想法。」他表示:一個住在安卡拉的人會是一種想法,住在伊斯坦堡的人會是另一種想法,住在巴黎的人又會是完全不一樣的想法。凱末爾這番言論,為接下來遷移首都一事拉開序幕。

「一個住在安卡拉的人會是一種想法,住在伊斯坦堡的人會是另一種想法,住在巴黎的人又...
「一個住在安卡拉的人會是一種想法,住在伊斯坦堡的人會是另一種想法,住在巴黎的人又會是完全不一樣的想法。」凱末爾這番言論,為接下來遷移首都一事拉開序幕。圖為1923年,阿塔圖克與妻子、幕僚在土耳其東南大城阿達納。 圖/維基共享

社會上對於首都應該維持伊斯坦堡或是改成安卡拉,開始出現討論的聲音。同年3月,挺伊斯坦堡派與挺安卡拉派兩方人馬開始藉由報紙發起「筆戰」。到了7月,土耳其與協約國簽訂清楚界定土耳其領土範圍的《洛桑條約》後,新土耳其共和國的首都應該落座於哪?更成為各界討論的焦點。

伊斯坦堡派表示,也許安卡拉在戰爭時期是一個適合的首都地點,但在和平時期,已開發的伊斯坦堡更適合成為一個國家的首都,甚至在報紙專欄中表示:「腦袋一樣的話,地點換去哪裡都沒有差。」批評凱末爾政權想要用換首都來改變國家的做法。

伊斯坦堡派也從實際面分析,如果將首都遷至安卡拉,政府需要投資一筆為數不小的金額在建設城市上,這對於一個剛打完仗的國家來說,是一項不必要的開銷;安卡拉派則認為,就地理位置來說,伊斯坦堡已經不適合作為土耳其共和國的首都,它距離西方國家的位置太近,戰略位置不佳。

除此之外,伊斯坦堡早就喪失首都功能,如今是以安卡拉代表的凱末爾勢力,將伊斯坦堡從西方列強手中救回,伊斯坦堡當然得隸屬於安卡拉之下。有趣的是,在兩方爭論不休時,駐伊斯坦堡的外國使節人員匿名向報紙表示,他們雖然無權干預首都的位置,但伊斯坦堡是伊斯蘭世界與商業的中心,應該有資格繼續成為土耳其的首都。

伊斯坦堡派表示,也許安卡拉在戰爭時期是一個適合的首都地點,但在和平時期,已開發的...
伊斯坦堡派表示,也許安卡拉在戰爭時期是一個適合的首都地點,但在和平時期,已開發的伊斯坦堡更適合成為一個國家的首都。圖為1919年,在君士坦丁堡(今伊斯坦堡)的土耳其民眾抗議英法軍隊占領。 圖/維基共享

▌新都新氣象?告別古老的鄂圖曼土耳其

在各界高度的討論聲中,協約國於1923年10月6號撤出伊斯坦堡,土耳其軍隊進駐後,對於首都位置一事也需要盡快決定。然而,土耳其的新領導人凱末爾,一直以來都偏向選擇安卡拉作為首都,儘管他的親信勞費特(Refet Paşa)反對遷都。

勞費特曾表示,伊斯坦堡不論是在城市建設基礎或是其他方面,都比安卡拉還適合當國家的首都。勞費特在提及「首都」一字時,使用了源自波斯語的古土耳其語「Payitaht」,而不是現代土耳其語的「Başkent」。對此,凱末爾表示,正是因為使用「Payitaht」與「Başkent」的兩種人太不同了,使用「Payitaht」的人還停留在舊時代,所以才需要透過法律來宣布,讓「Payitaht」一詞不會在新土耳其共和國中被使用。

言下之意,清楚表達了安卡拉作為新首都不僅只是戰略考量,更是要從老舊的鄂圖曼土耳其中走出來,成立一個更新且更現代的土耳其共和國。1923年10月9號,當時的土耳其外交部長伊斯魅特(İsmet Paşa)將新首都的法案呈交土耳其大國民議會,並在同年10月13號通過,安卡拉遂正式成為土耳其共和國的首都。

1923年,土耳其軍隊重返接管伊斯坦堡,首都位置一事也需要盡快決定。而土耳其的新...
1923年,土耳其軍隊重返接管伊斯坦堡,首都位置一事也需要盡快決定。而土耳其的新領導人凱末爾,一直以來都偏向選擇安卡拉作為首都。 圖/維基共享

綜合當時的情勢,安卡拉獲選為首都有四大原因:首先,在戰略位置上,伊斯坦堡距離西方國家太近,位於土耳其中部的安卡拉,不但距離鄰國都有緩衝距離,而且與土耳其的邊疆省份都比較近,有利未來的平衡發展;第二,安卡拉有鐵路經過,物資運送上較為方便;第三,在獨立戰爭時,安卡拉地區的人民相當踴躍地支持凱末爾的行動,對凱末爾來說,安卡拉可以做為榜樣,激起全國各地一致向外的決心;第四,安卡拉從未被外國勢力佔領過,某方面反映出土耳其的民族自尊心。

安卡拉被選為首都後,政府馬上著手進行一連串的都市建設,從市內交通網、供水系統、照明系統到電信設備,各方面地打造安卡拉成為一個首都城市該有的樣子。到二次大戰結束時,土耳其政府在安卡拉投入相當多資金,所有政府部門都遷移至安卡拉,也吸引很多人民前來安卡拉尋找機會。

安卡拉城市人口成長迅速,從1923年的2萬多人成長到現今的550萬人。雖然在人口數上來說,伊斯坦堡擁有2,000萬人口,比起安卡拉來說是一個更大的都會區;但安卡拉人口的成長速度,卻是其他土耳其大城市的兩倍。

安卡拉被選為首都後,政府馬上著手進行一連串的都市建設,從市內交通網、供水系統、照...
安卡拉被選為首都後,政府馬上著手進行一連串的都市建設,從市內交通網、供水系統、照明系統到電信設備,各方面地打造安卡拉成為一個首都城市該有的樣子。圖為1923年,還不算上是個開發成熟的城市安卡拉。 圖/維基共享

安卡拉城市人口成長迅速,從1923年的2萬多人成長到現今的550萬人,但還是不比...
安卡拉城市人口成長迅速,從1923年的2萬多人成長到現今的550萬人,但還是不比伊斯坦堡的2,000萬人口。圖為安卡拉的凱莫爾陵寢。 圖/美聯社

▌安卡拉的城市與市民性格

然而如今,安卡拉幾乎只是作為政治中心,伊斯坦堡仍是土耳其的經濟中心,橫跨歐亞的優越地理位置與密集的人口,是首都安卡拉所遠遠不及的。土耳其政府也因此更加投資這座城市,在許多對外宣傳的場合上,土耳其外交大使也都會提及伊斯坦堡在地理環境上的優勢,希望藉此吸引外資進駐。

在歷史遺跡上,伊斯坦堡也因為其悠久的城市歷史而比安卡拉擁有更多古蹟資源,例如藍色清真寺聖索菲亞大教堂地下皇宮與鄂圖曼王朝的托普卡帕宮多瑪帕切宮等等,每天吸引上萬名觀光客,創造可觀的觀光收入。伊斯坦堡的人口組成也相當多元,在土耳其人普遍的認知上,如果想去大城市尋找機會,首選並不是首都,而是經濟重心的伊斯坦堡。

城市性格與形象方面,與夜生活多采多姿、休閒娛樂活動眾多的伊斯坦堡相比,安卡拉就顯得稍微呆板,甚至有點無趣,觀光資源也不如伊斯坦堡,甚至沒有像靠愛琴海的伊茲米爾(İzmir)或是靠地中海的安塔莉亞(Antalya)擁有美麗的自然景觀——唯一為人所知的,就是凱末爾陵寢,以及每年國慶日時的慶祝活動。

如今,安卡拉幾乎只是作為政治中心,伊斯坦堡仍是土耳其的經濟中心,橫跨歐亞的優越地...
如今,安卡拉幾乎只是作為政治中心,伊斯坦堡仍是土耳其的經濟中心,橫跨歐亞的優越地理位置與密集的人口,是首都安卡拉所遠遠不及的。圖為伊斯坦堡,拍美照的遊客。 圖/法新社

「原來是熱衷於衛兵交接的朋友們啊...(誤)」比起夜生活多采多姿、休閒娛樂活動眾...
「原來是熱衷於衛兵交接的朋友們啊...(誤)」比起夜生活多采多姿、休閒娛樂活動眾多的伊斯坦堡,安卡拉顯得稍微呆板,甚至有點無趣,觀光資源唯一為人所知的,就是凱末爾陵寢,以及每年國慶日時的慶祝活動。 圖/美聯社

因為設有許多政府機關,安卡拉整座城市給人的感覺較為嚴肅。對其他城市的土耳其人來說,安卡拉人也與這座城市一樣,給人距離感。土耳其人普遍認為,靠海城市的居民性格上較為熱情,內陸或是氣候寒冷的地區居民性格較為冷漠。這種觀念其實與土耳其觀光城市都在西南部靠海地區有關,觀光業發達的城市對外來文化的接受程度也相對較高。

而雖然安卡拉內有許多大學,在人口組成上算是年輕城市,但許多外地年輕人在學業完成後,依然不會在安卡拉留下來,因為比起家鄉,安卡拉的就業機會不見得比較多。但儘管安卡拉人看伊斯坦堡人,覺得他們似乎生活更有趣一點,卻也不覺得政府有把伊斯坦堡經營好。交通問題、房租貴、城市壅擠還加上許多敘利亞移民...,甚至有安卡拉人說過:一想到下班要擠渡船從歐洲回亞洲的家就心很累。安卡拉人還是頗為享受安卡拉無趣、冷靜的小確幸。

而對於土耳其總統厄多安來說,安卡拉就像是一座「樣品屋城市」。在這座意識形態相對保守傳統的城市,許多地方都可以看到他本人與人民站在一起的照片,展示著他執政至今的政績,不但是為了打造土耳其政府的形象,更是為他個人打廣告。

對厄多安來說,安卡拉就像是一座「樣品屋城市」。許多地方都可以看到他本人與人民站在...
對厄多安來說,安卡拉就像是一座「樣品屋城市」。許多地方都可以看到他本人與人民站在一起的照片,展示著他執政至今的政績,不但是為了打造土耳其政府的形象,更是為他個人打廣告。圖為出席安卡拉「歐亞仙境」(Wonderland Eurasia)的厄多安。 圖/路透社

安卡拉市民曾經也相當支持AKP,AKP黨籍的哥克切克(Melih Gökçek)自1994年來,就擔任安卡拉市長至2017年,在2017年自動請辭後才由同屬AKP的土納(Mustafa Tuna)接棒。安卡拉一直以來都給予厄多安強力的支持。

但在這次地方選舉中,執政黨首次輸掉安卡拉,這對執政黨來說是一項很大的警訊。除了安卡拉外,反對黨(CHP)也險勝拿下伊斯坦堡。AKP16年來首次輸掉兩大城市,不少人認為與近期土耳其物價高漲所引起的民怨——尤其是大城市中的中產階級——有關。

選舉結束後,安卡拉恢復以往的平靜。一位在安卡拉土生土長的年輕計程車司機告訴我,他對選舉結果感到無比興奮,他認為土耳其接下來將會愈來愈好,甚至要我不要離開土耳其,一同見證土耳其接下來的改變。

過去幾年來,政府對於安卡拉的建設不多,加上2016年時飽受恐攻威脅,整座城市給人原地踏步的感覺。現在,人民期待著新上任的安卡拉市長可以為安卡拉帶來不同氣象——不僅僅只是名義上的首都,更是成為土耳其實質的政治經濟中心。

留下來見證土耳其的改變?AKP輸掉安卡拉後,一位年輕的計程車司機市民告訴我,他對...
留下來見證土耳其的改變?AKP輸掉安卡拉後,一位年輕的計程車司機市民告訴我,他對選舉結果感到無比興奮,土耳其會愈來愈好。圖為CHP勝選後,大批支持者跑到安卡拉的阿塔圖克陵寢,向「創黨老祖宗」報告光復雙城的好消息。 圖/路透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博斯普魯斯海峽分流計畫:傾國豪賭的「伊斯坦堡大運河」

賠命打造世界最大機場?「伊斯坦堡新機場」的施工黑幕

永遠的阿塔圖克:逝世80年後,土耳其如何看待「國父」

陳琬喻

政大土文系畢業,目前在土耳其Gazi大學攻讀國際關係碩士。歡迎對土耳其感興趣的人,來《玩美土耳其》 看看。

作者文章

因為維吾爾族問題而失去一個購買力強大的貿易夥伴,對厄多安政府來說是相當不明智的行...

血不濃於人民幣?土耳其微妙的「維吾爾無力感」

2019/08/14
厄多安、巴巴江、居爾與達悟特奧盧,都是AKP元老級的重要人物。2001年AKP創...

背刺黨主席?土耳其「AKP三巨頭」的脫黨崩解危機

2019/07/31
土耳其網路上興起一波抵制風潮,要求將「變態作者」繩之以法,以維護土耳其善良的社會...

戀童癖小說有罪嗎?土耳其舉國圍剿的《翡翠公寓》

2019/07/08
土耳其23日舉行了第一大城伊斯坦堡的「第二次市長大選」。代表反對陣營的「共和人民...

伊斯坦堡的選舉重來:土耳其選民反彈的「厄多安二連敗」

2019/06/24
「土耳其的民主選舉,要變成一場玩笑嗎?」圖為5月6日,「選舉無效」確認當天,伊斯...

土耳其的輸不起:伊斯坦堡市長選舉,憑什麼「取消重來」?

2019/05/08
如今,安卡拉幾乎只是作為政治中心,伊斯坦堡仍是土耳其的經濟中心,橫跨歐亞的優越地...

土耳其雙城記:伊斯坦堡與安卡拉的「國都情結」

2019/04/03

最新文章

英國團體「反抗滅絕」(Extinction Rebellion)的示威者,17日...

重磅廣播/佔領地鐵擋上班:「反抗滅絕」東倫敦的氣候抗爭爭議

2019/10/19
伊勢神宮被稱為「日本人的心靈原鄉」,在日本有著「日本人一生必去一次伊勢神宮」的說...

探訪日本心靈原鄉:伊勢神宮的千年「常若」物語

2019/10/18
行經長野的北陸新幹線,卻因千曲川的氾濫慘遭水淹,附近路段至今仍無法恢復通車,而且...

北陸新幹線「浸水災難」 :廢車之外,日本搶救鐵道的應急策略

2019/10/15
戰爭與貧窮的城市歷史,該如何再造重生?圖為南韓龍山區的「解放村」(Haebang...

重磅廣播/城市再生的典範?南韓「解放村」與清溪川工程

2019/10/12
妖怪本來就是民俗的產物。由左至右分別為:葛飾北齋〈こはだ小平〉與〈提灯お化けのお...

《蔡桑說怪》:黃昏時刻易撞鬼?日本妖怪民俗的靈界怪談

2019/10/10
因為東德政治局發言人夏波夫斯基(Schabowski)在記者會上一句「美麗的錯誤...

統一尚未成功:柏林圍牆倒下30年,一個西德家庭的東德記憶

2019/10/10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