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伊斯坦堡誰勝利?土耳其地方大選,厄多安「25年來第一敗」

2019/04/01 轉角24小時

主政16年未嚐一敗的總統厄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在3...
主政16年未嚐一敗的總統厄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在3月31日地方總選舉,終於遭遇重挫。圖為在野CHP總部。 圖/歐新社

【2019.4.01 土耳其

伊斯坦堡誰勝利?土耳其地方大選,厄多安「25年來第一敗」

「厄多安的『選戰不敗』神話終於破滅?」3月31日,土耳其舉辦了5年一度的地方總選舉,主政16年未嚐一敗的總統厄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終於遭遇重挫。由於里拉匯率危機與糧食價格飆漲,厄多安與其執政的「正義與發展黨」(AKP)不僅在12座主要都會區中輸掉了7個大城,AKP甚至連執政25年的鐵票區——土耳其首都,安卡拉——都被在野黨翻盤。然而當各地選舉結果紛紛出爐之際,全國第一大城、同時也是厄多安從政的起家大本營——伊斯坦堡——朝野得票差距竟只有0.05%。儘管雙方目前各自宣稱「勝選」,但土耳其媒體的計票更新卻全面停擺,中選會的即時記票系統也崩潰下線,種種不安定的訊息於是引發輿論緊張,甚至懷疑起「政府作票」的陰謀可能性。

▌延伸閱讀:〈從害命都更,到炒房泡沫?土耳其的「鬼屋危機」

根據土耳其中選會在4月1日清晨的最後更新:土耳其2019年地方選舉的總投票率,達到了84.52%。在全國5,700萬張票中,執政的AKP雖然拿下了44.42%的總得票數,並於各地議會、鄉村地區大幅領先;但在都會區卻選情卻遭遇「變天」,在人口最密集的12個大型城適中,就有7城敗選,其中更包括了政治心臟——土耳其首都,安卡拉。

以政治保守聞名的安卡拉,自從1994年開始,就由AKP系統擔任市長至今(包括幾個整併而來的伊斯蘭主義政黨:福利黨、美德黨...等);在本回選舉中,由執政黨推出的前都市計畫與環保部部長歐澤哈瑟克(Mehmet Özhaseki),卻以3.84%的得票差距,敗給了在野陣營「共和人民黨」(CHP)所推出的律師參選人雅瓦斯(Mansur Yavaş)。

主打世俗主義的「共和人民黨」,是由土耳其共和國之父——凱末爾.阿塔圖克(Mustafa Kemal Atatürk)——所創立,在國內CHP長年主打世俗主義,亦以「凱末爾主義的繼承者」自居。但由於過去的CHP傾向威權主義,數次執政期間引發的經濟危機也讓民心對其有所懷疑。因此在2002年AKP執政之後,CHP也一直尷尬地居於「萬年在野」的位置。

《路透社》、《金融時報》與《半島電視台》都認為,雖然身為國家首都,但位於安納托利亞高原內陸的安卡拉,無論是政治傾向或社會價值,長期以來都顯得較為保守;本回之所以會以3.84%的差距「變天」,不僅震撼了AKP在此25年來的統治地位,更反映了都會中產階級對於厄多安政府無力於扭轉經濟危機的不耐與懷疑。

除了安卡拉的敗選之外,另一關鍵選區——伊斯坦堡——選情狀況更是離譜膠著。在土耳其,伊斯坦堡不僅是國家古都,更是影響政治、文化與經濟大權的「全國第一大城」。現任土耳其總統厄多安,過去的從政第一站,就是在1994年地方大選拿下了伊斯坦堡,並以伊斯坦堡市長的身分迅速累積民望與實力,進而說服了都市中產階級與自由派商界倒向了AKP陣營,為日後AKP長達16年的主政,鋪平了通往權力的道路。

伊斯坦堡不僅地位極重,對於厄多安本人來說,更是「選戰不敗神話」的發跡大本營。因此在本回大選之前,已知大環境對己不利的AKP,也特別徵召了前土耳其總理葉德仁(Binali Yıldırım)出陣,企圖以懸殊的政壇聲量,壓倒CHP提出的中生代候選人伊瑪莫盧(Ekrem İmamoğlu)。

然而3月31日的投票結果,其得票結果卻遠不如AKP所料,除了安卡拉早早「失陷」,AKP就連伊斯坦堡的選情也岌岌可危——根據根據土耳其官媒《安納托魯通訊社》(AA)與《土耳其廣播電視公司》(TRT)的最後更新,在開票率達99.01%的狀態下,「AKP的葉德仁只以0.05%的優勢領先CHP的伊瑪莫盧。」

一夜沒睡的CHP候選人伊瑪莫盧(Ekrem İmamoğlu)。 圖/法新社
一夜沒睡的CHP候選人伊瑪莫盧(Ekrem İmamoğlu)。 圖/法新社

當安卡拉變天的消息傳出之後,伊瑪莫盧的票數也越追越近,並於3月31日午夜前夕接近「黃金交叉」;但此時《AA》與《TRT》的開票轉播卻全面停滯,直到4月1日上午7點為止,幾大官媒的伊斯坦堡開票狀態都停留在「AKP領先0.05%」。

《AA》與《TRT》的計票「暫停」後,土耳其中選會的官方計票網站也突然「崩潰下線」。一時之間,葉德仁與伊瑪莫盧「雙雙自行宣布當選」,但計票系統的一夜停滯,卻沒有人搞得清楚「伊斯坦堡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由於雙方的票數過於接近,計票系統又「詭異故障」,不確定的大選結果因此讓土耳其上下都陷入了政治緊張。土耳其媒體表示,4月1日清晨,葉德仁陣營曾緊急會晤土耳其司法部與內政部「瞭解情勢」,伊城各地更是連夜掛起了AKP預先做好的「勝選謝票大看板」;而CHP陣營的伊瑪莫盧更是一夜未眠、連開了5場公開記者會,除了主動質疑「土耳其政府或在操弄選票」之外,伊瑪莫盧也公布了CHP在各地票所的監票回報,聲稱自己早已完成黃金交叉、「以2萬9,000票的差距,逆轉當選成為了伊斯坦堡市長!」

「我們可以接受敗選、可以接受失敗...但我們絕不能接受民主遭受『黑手操弄』!」在1日清晨的第五次記者會上,伊瑪莫盧如此鼓動著CHP的支持者們不要放棄;與此同時,略顯沮喪的土耳其總統惡多安,也於前夜在安卡拉的全國總部發言暗示:「就算輸掉了伊斯坦堡,AKP全國得票仍然過半...我們的壓倒優勢沒變、我們沒有輸!」

假如伊斯坦堡也告「變天」,那麼土耳其的前三大都會區——伊斯坦堡、安卡拉、伊茲米爾——都將由在野的CHP拿下。但其中,僅有伊茲米爾長期支持CHP,伊斯坦堡、安卡拉都是AKP系統執政整整25年但卻被掀翻票倉的關鍵地區。

《金融時報》表示,地方選舉的挫敗雖然「摧毀了厄多安的『不敗神話』」,但短期而言並不容易影響其執政權力。因為透過2017年的修憲改革,甫於2018年重新當選總統的厄多安,其總統任期將到2023年為止。之後還可連選連任一次,最高執政期限將到2028年為止。

不過報導也認為,厄多安政權長期以來都慣常於透過「大型都會工程」來分配經濟資源、甚至藉此建立起以總統本人為主的「裙帶資本主義」。因此在丟掉三大都會區後,AKP的綁樁工程很可能進一步遭受挑戰,對於長期執政的派系統合,或許也會讓厄多安的統治提前遭遇到「崩潰裂痕」。

略顯沮喪的厄多安。 圖/美聯社
略顯沮喪的厄多安。 圖/美聯社

CHP支持者搖旗。 圖/歐新社
CHP支持者搖旗。 圖/歐新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Erdoğan ‘the invincible’ faces tough elections test

Erdoğan ‘the invincible’ faces tough elections test

SABAH - Güncel Haberler - Son Dakika ve En Son Haberler

TÜRKİYE GENELİ | SEÇİM 2019

Erdogan’s ruling AKP cedes control of Ankara

Erdogan bloc 'loses Ankara'; Imamoglu says he won Istanbul polls

最新文章

柏林市政府18日宣布:最遲自2020年起,柏林房租將凍漲5年。 圖/法新社

瘋狂房租急踩剎車?柏林2020「房租凍漲5年」

2019/06/19
白宮目前已接受了夏納翰的辭呈,並指定現任陸軍部長埃斯伯(Mark Esper)接...

五角大廈倫理劇:陳年家暴風波曝光,美國準國防部長下台

2019/06/19
圖為今年6月13日由極地科學家歐森(Steffen M. Olsen)攝影,格陵...

鏡頭背後/雪橇狗「末日水上飄」?格陵蘭的破紀錄大融冰

2019/06/18
如何改善醫療資源的分配、或使鄉村地區得到完善醫療服務,乃至於改善現今正連惡化的醫...

治不好就殺醫生?印度80萬醫生「反醫療暴力」大罷工

2019/06/18
圖為正在搶修電網的工人。阿根廷能源部表示,截至16日入夜為止,阿根廷、烏拉圭的復...

南美大停電:阿根廷電網不明原因崩潰,三國4,800萬人斷電

2019/06/17
「馬上歸隊,不撤回不撤退!」17日上午,「香港眾志」秘書長刑滿獲釋,出獄後接受媒...

200萬人上街後:黃之鋒出獄,香港「三罷」持續反送中?

2019/06/17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