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納粹與他們的產地(下):1938武統「德意志東疆」

2018/11/29 黃哲翰

變成法西斯就不怕納粹了?圖為奧地利強人多爾夫斯。 圖/維基共享
變成法西斯就不怕納粹了?圖為奧地利強人多爾夫斯。 圖/維基共享

負責接下希特勒各種發球的首位對手,是基社黨多爾夫斯(Engelbert Dollfuß)。他出身農村,原為農業部長,任內處理農業減產的棘手問題得宜,因而聲望卓著,於1932年起擔任總理。

面對希特勒與奧地利納粹的內外夾攻,多爾夫斯採取的策略是:對外,向義大利法西斯獨裁者墨索里尼靠攏,先讓奧地利變成義大利的附庸國,利用德義兩國對南提洛(Südtirol)問題的矛盾,在國際夾縫求生存;對內,則接受墨索里尼的軍援與控制,將奧地利轉變為法西斯獨裁,同時鎮壓住納粹、又能徹底消滅「蘇粹」(Sozi,意指社民黨人)。

這位人送渾號「毫米梅特涅」(Millimetternich)——身高約153公分——的多爾夫斯,其陰損的大招,著實把阿道夫的玻璃心給氣炸了。

號稱「毫米梅特涅」的多爾夫斯,曾是希特勒的眼中釘。因此在他死後,奧地利納粹也曾拼...
號稱「毫米梅特涅」的多爾夫斯,曾是希特勒的眼中釘。因此在他死後,奧地利納粹也曾拼貼合成假照(左),讓身高175公分的希特勒用「父親視角」來俯瞰153公分的多爾夫斯,以作為「大德意志」的宣傳。 圖/德國國家檔案局

▌多爾夫斯:奧地利的獨裁者

多爾夫斯成為奧地利法西斯獨裁者的過程,也可以被視為一場和希特勒賽跑的過程。1933年3月,多爾夫斯逮到了機會,終止國會運作。

當時,多爾夫斯有一項不甚重要的提案,以一票之差被否決,然而這關鍵一票卻引發爭議——因為有一位社民黨議員表決時跑去上廁所,讓同僚代為投票,故被基社黨抓住程序問題死纏爛打,要重新表決。

社民黨籍的國會議長倫納(Karl Renner)負氣之下,使出殺手鐧:辭掉議長之職,走下主席台參與表決(因為主席不能投票)。基社黨籍的副議長依法自動接任議長——現在社民黨就多一票了。惱火之下,新議長也依樣畫葫蘆,換大德意志黨人接任議長。最後這位也秒辭議長,以致於鬧成沒有人要當國會議長的僵局。

於是,多爾夫斯順勢把手一招,烙警察進來,把所有議員通通架回家去:沒人要當議長那就無限期休會了。奧地利第一共和的民主政治,就在這場突如其來如兒戲般的鬧劇中,荒腔走板地躺進棺材。接著,社民黨走體制程序打行政訴訟,多爾夫斯索性也把法院給關了。

多爾夫斯(左)順勢把手一招,烙警察進來,把所有議員通通架回家去...然後奧地利就...
多爾夫斯(左)順勢把手一招,烙警察進來,把所有議員通通架回家去...然後奧地利就成為法西斯國家了。 圖/美聯社

就這樣,奧地利進入法西斯(或說:「模仿法西斯」)的時代。基社黨、護家軍、以及大德意志諸黨等右翼勢力,被多爾夫斯整合成「祖國陣線」(Vaterländische Front),實施一黨專政,各種典章制度和政治符號都模仿墨索里尼的法西斯。但其政治意識型態為政教合一,要將奧地利改造為實現「上帝之城」的「等級制國家」(Ständestaat)。

法西斯成立的同時,也嚴法禁絕社民黨和納粹。潛入地下的社民黨人因而絕望地在1934年2月發動武裝起義,但隨即被血腥鎮壓。這場內戰,以社民黨的完全毀滅告終,也成為當今奧地利兩大黨——奧地利人民黨(ÖVP,戰後基社黨改組)與奧地利社民黨(SPÖ)——支持群眾間的歷史芥蒂與傷痛。

多爾夫斯以對社民黨的勝利結束第一回合,接著就換希特勒出手了——他永久結束了多爾夫斯的回合。

多爾夫斯以對社民黨的勝利結束第一回合...然後他就死掉了。圖為多爾夫斯被刺殺後的...
多爾夫斯以對社民黨的勝利結束第一回合...然後他就死掉了。圖為多爾夫斯被刺殺後的檔案照。 圖/維基共享

▌強國人不當嗎?文攻武嚇的統一前夕

希特勒於1934年7月中至威尼斯與墨索里尼首次會面,就奧地利問題會商。兩人進行了長時間密談——用德語。墨索里尼的德語程度並不太好,但礙於面子沒叫翻譯官,希特勒則操著他的奇葩腔一瀉千里,整場會談幾乎變成希特勒的個人脫口秀。然後希特勒就自顧自地以為把事情喬好了。

隨即在同月25日,希特勒臨時授意奧地利納粹發動政變,圍了總理府。希特勒的盤算是:軟禁多爾夫斯,逼其下台,同時控制住局面,扶植親納粹政權,也一併解決德義之間的矛盾。但實際情況卻是,納粹黨內部聯絡一團混亂,維也納納粹衝鋒隊的人馬先是被洩密,隨後急忙矇著上陣,結果直接把多爾夫斯給一槍斃命。同時也沒和後援協調好,政變者很快都被逮捕,整個局面迅速被祖國陣線控制住。

墨索里尼聞訊大為震驚:不是說好不碰奧地利?火速下令義大利軍隊壓向義奧邊境,準備介入奧地利政局。

希特勒的計畫全方面地搞砸了,但他顯然不在意,第一時間得知多爾夫斯意外死了,他爽了一整天:此刻他正在拜羅伊特音樂節(Bayreuther Festspiele)聽他的華格納,真是爽上加爽。但隨後得知墨索里尼的軍隊已壓境,則又變臉暴怒:怎麼跟說好的不一樣!

第一時間得知多爾夫斯意外死了,希特勒爽了一整天:此刻他正在「拜羅伊特音樂節」聽他...
第一時間得知多爾夫斯意外死了,希特勒爽了一整天:此刻他正在「拜羅伊特音樂節」聽他的華格納,真是爽上加爽。圖為1934年拜羅伊特音樂節上,希特勒(右)與齊格飛.華格納(華格納之子,死於1930年)的英籍遺孀溫尼弗雷德(Winifred Wagner,同時也是希特勒的仰慕者)。 圖/德國聯邦檔案館

這就是希特勒的領導風格:元首只做一貫戲劇性的表演:發飆、奔放、奇想天開,下面的人感動震服,但除此之外就是一頭霧水,只好各憑直覺和創意。而希特勒自己就像個情緒煉金師,把眾人的情緒激起來後丟鍋胡攪,看看最後能變出什麼結果。這種無政府式的暴躁混亂風格,決定了納粹日後無底線的恐怖基調。

義大利介入後,希特勒控制奧地利的計畫暫時受挫。多爾夫斯的繼任者舒施尼希(Kurt Schuschnigg)繼續推進法西斯路線,聯義抗德,但情勢已讓奧地利不得不逐漸向德國妥協。

由於義大利在1935年10月入侵衣索匹亞,被國際聯盟施以貿易制裁,只能回頭求助於德國,奧地利於是成為德義利益交換的犧牲者。除了失去了義大利這座靠山外,奧地利的輿情也已大為轉變,對德奧合併的呼聲再度高漲。

輿情如此的原因是:德國納粹上台後,全力發展軍工業,準備對外侵略。在大量軍事預算的心臟電擊下,硬是激起了德國的經濟榮景,頓時走出1929年後的低靡,失業率也從原本的22%猛降到6%。關於德國「大國崛起」的新聞報導加上納粹「強國」的宣傳轟炸,讓政治冷感、只想拚經濟的奧地利人艷羨不已。這時候,在奧地利納粹的內應策動下,又有越來越多群眾熱切擁抱大德意志帝國了。

關於德國「大國崛起」的新聞報導加上納粹「強國」的宣傳轟炸,讓政治冷感、只想拚經濟...
關於德國「大國崛起」的新聞報導加上納粹「強國」的宣傳轟炸,讓政治冷感、只想拚經濟的奧地利人艷羨不已。圖為1936年版的「強國」奧運。 圖/美聯社

1936年,德國納粹高層人物辦公室掛的德意志帝國全圖,就逕自劃去了東南一隅的「奧地利」國名。希特勒已稱奧地利人為「我的子民」,對奧地利領導人也不叫「總理」而只稱「先生」。然而這也和事實相去不遠了:舒施尼希的政權正快速被納粹滲透淘空。同年11月,希特勒邀舒施尼希赴貝希特斯加登會商,精心布置了一場鴻門宴。阿道夫火力全開的恫嚇表演都還沒開始,舒施尼希就已先驚得向隨從表示,後悔沒帶個精神科醫師同行。

1938年初,舒施尼希做出最後的抵抗,準備在3月13日發動統獨公投,策動民意爭取英法陣營支持奧地利維持獨立——但在外交孤立又曖昧搖擺多年後,這時才想靠向同盟國陣營,為時已晚。希特勒發出最後通牒:

你敢公投,我就武統。

同時,奧地利各地納粹也發動大批群眾示威暴動、幾近政變。

「你敢公投,我就武統——認同德意志的奧地利鄉親也不會原諒你的!」 圖/美聯社
「你敢公投,我就武統——認同德意志的奧地利鄉親也不會原諒你的!」 圖/美聯社

▌元首來了!一夕消失的國家「奧地利」

孤立無援的舒施尼希只能屈服,在3月11日宣布取消公投,並且辭職下台。他的下台宣言以這樣一句話作結:

天佑奧地利。(Gott schütze Österreich.)

現在你不公投了,那我呢?當然就閃電武統——就在隔天,納粹國防軍快速開進奧地利,往東長驅直入維也納。奧地利全軍放棄抵抗。

「元首來了!」奧地利鄉民們陷入狂熱,奔走爭看納粹進軍。原本對政治冷感、對統獨持觀望態度的多數人,此時也跟著「德奧一家親」、伸手行起納粹禮。人們擠在道旁、爬上樹、在窗台上歡呼......,教堂鐘聲大震,人海中每個人都莫名其妙集體感染了強國優越感。

希特勒在維也納,人海中每個人都莫名其妙集體感染了強國優越感。 圖/美聯社
希特勒在維也納,人海中每個人都莫名其妙集體感染了強國優越感。 圖/美聯社

希特勒終於在多年之後重返他的維也納、這個對他而言「人生中最重要的學校」(die gründlichste Schule meines Lebens)、這個他眼中的「珍珠」(Diese Stadt ist in meinen Augen eine Perle!)。

1938年3月15日,希特勒在維也納英雄廣場前的霍夫堡新皇宮(Neue Burg),精心排演了一場激越壯闊的演講。面向廣場的皇宮大陽台前,誇耀地展示著各式軍儀,布置著傳統打扮的維也納少女、以及數以千計的熱情群眾演員:他們整齊地塞滿了廣場,爬上了周遭屋頂,有的還被攀掛在皇宮窗台上行元首禮。

阿道夫必定想起了年少在帝都維也納看戲時的幻想,而從現在起,整個帝都開始上演他的巴洛克戲劇。

拉開序幕的是一場場「擦洗派對」(Reibpartien):終於成為強國人的維也納市民歡欣鼓舞地把猶太人推上街頭,強迫他們趴在地上,擦洗日前舒施尼希公投留下的宣傳標語——他們把「分裂祖國」的帳算在猶太人頭上,要猶太人把街上所有「奧地利」的字樣通通抹掉。

透過羞辱猶太人,「奧地利」(Österreich)的國格與名字一夕消失。現在它被稱作「德意志東疆」(Deutsche Ostmark)——一個充滿古味的稱呼,一個只有在關於中世紀騎士的戲劇中才會聽到的名稱。

▌本文為《奧地利建國百年》專題企劃,系列連載中...

透過羞辱猶太人,「奧地利」(Österreich)的國格與名字一夕消失。現在它被...
透過羞辱猶太人,「奧地利」(Österreich)的國格與名字一夕消失。現在它被稱作「德意志東疆」(Deutsche Ostmark)。圖為凱旋返國報告統一大業完成的希特勒與眾納粹。 圖/德國聯邦檔案局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延伸閱讀

奧地利「建國百年」的華麗與衰亡

納粹與他們的產地(上):希特勒的魯蛇覺醒

納粹與他們的產地(中):猶太不倒,奧地利不好?

黃哲翰

興趣使然的寫作者,各種題材都想寫寫看。先前住在德國曼海姆,現居奧地利維也納。

作者文章

希特勒在維也納,人海中每個人都莫名其妙集體感染了強國優越感。 圖/美聯社

納粹與他們的產地(下):1938武統「德意志東疆」

2018/11/29
奧地利的反猶主義為「非政治」性格的民眾創造了共同敵人、聚集民氣,一面淘空民主、建...

納粹與他們的產地(中):猶太不倒,奧地利不好?

2018/11/28
「我的奮鬥」的實情,即是徹底埋葬「我自己」的奮鬥。這種堅壁清野的自我欺瞞,讓原本...

納粹與他們的產地(上):希特勒的魯蛇覺醒

2018/11/27
1927年,護家軍與共和防衛聯盟間火拼,其後工人陣營激起20萬人在維也納集結示威...

紅色維也納(下):直通法西斯的「紅黑惡鬥」

2018/11/07
奧地利人的這種「臣民性格」帶有根深蒂固的「非政治」傾向。鉅變之下,走在大街上,逆...

紅色維也納(上):第一共和甩不掉的「臣民性格」

2018/11/07
膠著的戰爭狀態讓帝國政經體質和族群問題的沉痾一夕之間都猛爆惡化。圖為描繪1916...

奧地利的華麗衰亡(下):「德奧一家親」的敗戰幻影

2018/10/25

最新文章

The Glocal © 尹子軒香港《The Glocal 全球政經評論》,試圖...

【人物誌】尹子軒:The Glocal,在香港撐出一片「國際觀」

2018/12/08
2019年是文藝復興大師達文西逝世500周年紀念,擁有鎮館之寶《蒙娜麗莎》的法國...

重磅廣播/達文西逝世500周年:法國羅浮宮與義大利的特展爭奪戰

2018/12/07
1941年的「耶德瓦布內猶太大屠殺」,最常被引用來批評〈猶太大屠殺史實糾正法案〉...

殺死你的猶太《鄰人》:「受害者」波蘭也曾反猶大屠殺?

2018/12/07
前進遠東!俄羅斯幾個世紀以來,一直試圖發展遠東。圖為西伯利亞大鐵路的遠東路段。 ...

戰鬥民族向東進擊!俄羅斯「遠東拓荒」的百年難題

2018/12/06
植入式醫療器材正面臨全面崩壞?國際調查記者聯盟(ICIJ)在25日發表《植入物檔...

重磅廣播/ 醫療安全崩壞中?人體「植入物」瑕疵風暴

2018/12/01
希特勒在維也納,人海中每個人都莫名其妙集體感染了強國優越感。 圖/美聯社

納粹與他們的產地(下):1938武統「德意志東疆」

2018/11/29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