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納粹與他們的產地(中):猶太不倒,奧地利不好?

2018/11/28 黃哲翰

1929年的金融風暴,讓奧地利人剛抓到手的希望又瞬間破滅。圖為1930年代,奧地...
1929年的金融風暴,讓奧地利人剛抓到手的希望又瞬間破滅。圖為1930年代,奧地利軍隊發放窮人物資。 圖/奧地利國立圖書館

從1919年到1929年,奧地利的政局就已在社民黨(SDAP,代表工人階級的改革派)與基社黨(CSP,代表小市民、農民、教會、資本家的保守派)的激烈惡鬥中每況愈下。雙方陣營從互相污衊抹黑的浮誇宣傳,發展成側翼勢力兩極化的局面,乃至於各擁軍隊互相鬥毆,並且頻繁發生政治暗殺事件。

1929年的金融風暴則讓這一切都變得不可收拾。奧地利農產掉了3成,工業生產衰退4成,貿易出口減少5成,總體失業率超過20%,青年失業率更達到45%。

政治風向頓時失衡向右傾倒:人們把經濟衰退歸咎於工資、工時、社會福利等左派政策(事實是:奧地利的產業體質不良,在技術與管理上皆嚴重落後,且資本家再投資的意願低落);資本家抱怨工人薪資太高所以企業賺不了錢(事實是:奧地利的薪資水準在當時歐洲屬於後段班,以1930年為例,若英國的薪資水準為100,德國為73,奧地利則只有48);多數人則期待撙節開支,實施經濟戒嚴法,由危機內閣來專斷獨行——然後還要嚴懲猶太人。

經濟大蕭條,都是猶太人的錯?奧地利政治風向頓時失衡向右傾倒。 圖/維基共享
經濟大蕭條,都是猶太人的錯?奧地利政治風向頓時失衡向右傾倒。 圖/維基共享

▌都是猶太人的錯?奧地利右翼起飛

猶太人?是的。因為人們將危機歸咎於猶太銀行家炒作金融。但事實上,奧地利金融業是親基社黨人士的天下。且在這場金融危機爆發的前幾年,奧地利早就陷入全民炒股和外匯投機的瘋狂。當時的新聞就曾這樣報導:電梯少爺、年輕女傭、寡婦、中學生、寄宿學校的女孩們......所有人都被一頭熱沖昏了頭。

此外,猶太人也必須為那些不倫不類的左派改革政策負責。因為人們認為,社民黨就是被猶太人所滲透把持的「猶太布爾什維克」;換句話說,猶太人既是資本主義吸血家、同時又是圖謀破壞傳統基督教社會的社會主義革命者——猶太好忙。

事實上,奧地利社會此時對猶太人的反感確實激增,但真正的觸媒既不是資本主義、也不是社會主義,而是來自東歐與俄羅斯的猶太難民潮。以維也納為例:1867年登記的猶太居民只有2,617人,但到了1910年猶太居民已暴增至175,294人。這是因為奧匈帝國各地的民族建國運動也同時迫害當地少數族群,讓許多猶太人逃到首都維也納尋求庇護。此後,一戰期間的民族仇殺、俄國共產革命,猶太人也都成為被清算的目標,並大量逃進作為西方門戶的奧地利。

奧地利社會此時對猶太人的反感確實激增,但真正的觸媒既不是資本主義、也不是社會主義...
奧地利社會此時對猶太人的反感確實激增,但真正的觸媒既不是資本主義、也不是社會主義,而是來自東歐與俄羅斯的猶太難民潮。圖為1904年,於今日波蘭的比亞維斯托克(Białystok),遭受迫害的猶太人。 圖/維基共享

於是,奧地利人對猶太難民湧入的反感,在時機成熟時,便結合舊怨,轉化成左右通吃的政治污衊。而這種「超越左右」、「跨意識型態」的仇恨,剛好就是非典型幹話政黨——納粹——的菜。奧地利納粹在1930年代初,得票率從原本的1~3%,大幅成長至15~20%。

1930年代初,奧地利群眾的政治風向是,對高分貝的對立修辭疲軟、對民主悲觀,反政治、只想拚經濟。這種「非政治」的具體實踐,則是一面透過反猶來創造共同敵人、聚集民氣,一面淘空民主、建立威權政治。

民氣這時候站在基社黨與大德意志主義者這邊,兩者合組內閣,打壓社民黨。而社民黨在面對經濟危機時,也失了方寸:作為反對黨,竟只能向危機內閣的專權妥協、並附和各種親資方的撙節政策。這讓基層黨員大為失望,乃至於出現退黨潮。社民黨自此大失血,此後節節敗退,無法再與右翼抗衡。

奧地利的反猶主義為「非政治」性格的民眾創造了共同敵人、聚集民氣,一面淘空民主、建...
奧地利的反猶主義為「非政治」性格的民眾創造了共同敵人、聚集民氣,一面淘空民主、建立威權政治。圖為1924年上映的電影《無猶太人之城》(Die Stadt ohne Juden),照片中的角色,刻劃了三對分別代表猶太同性戀者、富商、難民的刻板印象,諷刺奧地利當時的反猶風氣。 圖/維基共享

▌架空中央的地方「武裝鄉民團」

然而,奧地利此時的威權政治,並不是在右翼專政後便一夕生成的。它先要經過一個至為關鍵的階段:運用體制外的暴力,打破民主共和國對暴力的壟斷、並且癱瘓國家機器。

事實上,從1920年代末期,奧地利就已出現常態性的體制外暴力:右翼陣營的極端軍事側翼「護家軍」、以及社民黨所控制的「共和防衛聯盟」

「共和防衛聯盟」是社民黨為收編激進共產主義者、戰後無職的退伍軍人、以及長期失業勞工,所建立的組織,旨在將左翼極端勢力納入控制,避免發生共產革命。它由社民黨直接指揮,人數約在3~4萬人。

與此相反地,「護家軍」則是由奧地利各地方農民自衛隊所集結而成,政治態度極為保守而武勇剽悍。其中派系林立,甚至有互相排擠敵視者。人數約在6~7萬人。他們成員多與基社黨關係密切,但維持獨立地位,名義上不受基社黨控制——甚至參與選舉、與基社黨競爭右翼選票。

奧地利此時的威權政治,並不是在右翼專政後便一夕生成的。圖為基社黨籍的總理多爾夫斯...
奧地利此時的威權政治,並不是在右翼專政後便一夕生成的。圖為基社黨籍的總理多爾夫斯(中),其後的布條上寫著「奧地利高於一切」(Österreich Über Alles)。 圖/奧地利國立圖書館

互鬥的雙方原本在氣勢上互不相讓,並且大抵都受到社民黨和基社黨的節制。然而均勢與節制的局面,隨後就被打破,並且急轉直下。

1930年代開始,失業率長期居高不下,右翼政府的撙節政策大砍失業救濟,約只有一半的失業者能得到救助。這讓社會開始解離,大量失業人口返鄉,由地方和家庭負擔救濟。而家庭則主要由女性作主——當時女性負擔的家計收入,是男性的兩倍以上。被奪走一切、尊嚴盡失的失業男性,則多半游手好閒,在逞兇鬥狠的政治鬥毆中來找回尊嚴。此時社會戾氣四起,加入各地的護家軍練拳頭,就成為這些失業男人的人生第二春。

與此相反地,「共和防衛聯盟」的成員受到失業潮嚴重衝擊,社民黨中央又屢屢節制、下令禁止衝突鬥毆,使他們士氣低落,成員逐漸散去。

自此,護家軍的勢力高漲,壓制了社民黨,同時也蓋過了基社黨。基社黨不但無力節制,還經常在政策上受到武鬥派的綁架,原本黨內較溫和的共和派因而逐漸退出舞台。而奧地利共和國政府,也已在實質上失去對暴力的壟斷,其軍權被護家軍所架空——或更確切地說,被派系林立的大大小小鄉民武裝團所架空。

1930年代,奧地利共和國政府在實質上失去對暴力的壟斷,其軍權被護家軍所架空——...
1930年代,奧地利共和國政府在實質上失去對暴力的壟斷,其軍權被護家軍所架空——或更確切地說,被派系林立的大大小小鄉民武裝團所架空。圖為1934年,奧地利兩黨惡鬥後引發的內戰。 圖/截自奧地利公視歷史影像

▌希特勒「德奧一統」的前奏練習曲

此時離共和崩潰、迎接一位奧地利獨裁者上台,就差一步了。這對多數早就厭倦政治的奧地利人而言,已然無關痛癢,畢竟人生短短幾個秋,不醉不罷休。而對於社民黨及其群眾來說,則是可以預見、但不得不悲觀地投降的惡夢。然而,卻有一位奧地利人正傾盡全力,要阻止這樣的發展——阿道夫.希特勒

希特勒無法容忍奧地利轉向獨裁——更正確地說是,轉向不受納粹掌握的獨裁。

希特勒早已讓自己的影響力逐漸深入奧地利。參與聯合內閣的大德意志諸黨與納粹本就是近親,前者的政治勢力此時或被納粹收編、或成為盟友,許多倡議德奧合併的非政府組織也都被納粹滲透。

此外,希特勒也進行外交打壓,在國際上孤立奧地利,並時時文攻武嚇,要脅奧地利執政者起用納粹黨人或納粹代理人擔任關鍵職務。檯面下,希特勒更命納粹黨員頻繁發動恐攻和暗殺,製造騷亂、以期顛覆奧地利政府。

希特勒無法容忍奧地利轉向獨裁——更正確地說是,轉向不受納粹掌握的獨裁。圖為193...
希特勒無法容忍奧地利轉向獨裁——更正確地說是,轉向不受納粹掌握的獨裁。圖為1933年,開始掌權的希特勒。 圖/維基共享

除此之外,希特勒還祭出一絕來對付奧地利:戰後的奧地利由於經濟委靡,轉而利用文化資產(例如薩爾茲堡音樂節)與好山好水來發展觀光,觀光業因而成為奧地利經濟的一大支柱,其中遊客又以德國人佔大宗。希特勒於1933年上任不久,便發動所謂的「千元馬克封鎖」(die 1000-Mark-Sperre),讓要前往奧地利觀光的德國人都得先繳1000馬克的費用。

此招一出,奧地利的德國觀光客從60%驟減到10%,德國也拒不出席所有奧地利主辦的國際文化交流活動。這下德客不來了,奧地利怎麼辦?奧地利當然只好開發別國客源:1934年薩爾茲堡音樂節成功吸引了大量國際觀光客,1935年後總體旅客人數又逐漸回升。

直到1936年,奧地利受迫向德國讓步,希特勒才解除此一封鎖。但隨後來的多是納粹相關人員,並且私下流傳名單,只推薦前往奧地利親納粹的旅館商家——德客回來了,但這回搞成了「一條龍」。

▌本文為《奧地利建國百年》專題企劃,系列連載中...

歡迎!歡迎!熱烈歡迎!1936年希特勒終於解除對奧地利的觀光封鎖,但隨後來的多是...
歡迎!歡迎!熱烈歡迎!1936年希特勒終於解除對奧地利的觀光封鎖,但隨後來的多是納粹相關人員。圖為1938年,奧地利的「德意志妹仔盟」(Bund Deutscher Mädel,Mädel為德文中「女孩」的方言)迎接納粹進軍。 圖/美聯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延伸閱讀

奧地利「建國百年」的華麗與衰亡

納粹與他們的產地(下):1938武統「德意志東疆」

納粹與他們的產地(上):希特勒的魯蛇覺醒

黃哲翰

興趣使然的寫作者,各種題材都想寫寫看。先前住在德國曼海姆,現居奧地利維也納。

作者文章

希特勒在維也納,人海中每個人都莫名其妙集體感染了強國優越感。 圖/美聯社

納粹與他們的產地(下):1938武統「德意志東疆」

2018/11/29
奧地利的反猶主義為「非政治」性格的民眾創造了共同敵人、聚集民氣,一面淘空民主、建...

納粹與他們的產地(中):猶太不倒,奧地利不好?

2018/11/28
「我的奮鬥」的實情,即是徹底埋葬「我自己」的奮鬥。這種堅壁清野的自我欺瞞,讓原本...

納粹與他們的產地(上):希特勒的魯蛇覺醒

2018/11/27
1927年,護家軍與共和防衛聯盟間火拼,其後工人陣營激起20萬人在維也納集結示威...

紅色維也納(下):直通法西斯的「紅黑惡鬥」

2018/11/07
奧地利人的這種「臣民性格」帶有根深蒂固的「非政治」傾向。鉅變之下,走在大街上,逆...

紅色維也納(上):第一共和甩不掉的「臣民性格」

2018/11/07
膠著的戰爭狀態讓帝國政經體質和族群問題的沉痾一夕之間都猛爆惡化。圖為描繪1916...

奧地利的華麗衰亡(下):「德奧一家親」的敗戰幻影

2018/10/25

最新文章

The Glocal © 尹子軒香港《The Glocal 全球政經評論》,試圖...

【人物誌】尹子軒:The Glocal,在香港撐出一片「國際觀」

2018/12/08
2019年是文藝復興大師達文西逝世500周年紀念,擁有鎮館之寶《蒙娜麗莎》的法國...

重磅廣播/達文西逝世500周年:法國羅浮宮與義大利的特展爭奪戰

2018/12/07
1941年的「耶德瓦布內猶太大屠殺」,最常被引用來批評〈猶太大屠殺史實糾正法案〉...

殺死你的猶太《鄰人》:「受害者」波蘭也曾反猶大屠殺?

2018/12/07
前進遠東!俄羅斯幾個世紀以來,一直試圖發展遠東。圖為西伯利亞大鐵路的遠東路段。 ...

戰鬥民族向東進擊!俄羅斯「遠東拓荒」的百年難題

2018/12/06
植入式醫療器材正面臨全面崩壞?國際調查記者聯盟(ICIJ)在25日發表《植入物檔...

重磅廣播/ 醫療安全崩壞中?人體「植入物」瑕疵風暴

2018/12/01
希特勒在維也納,人海中每個人都莫名其妙集體感染了強國優越感。 圖/美聯社

納粹與他們的產地(下):1938武統「德意志東疆」

2018/11/29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