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阿拉伯之犬:穆斯林與狗,中東的「厭犬」迷思

2018/02/13 張鎮宏

你喜歡狗嗎? 圖/作者提供
你喜歡狗嗎? 圖/作者提供

你喜歡狗嗎?枯坐編輯台的日子,總充滿著各種莫名與離題。像前陣子討論春節專題時,編輯七號就直衝我問:「你在中東有沒有看過柴犬註1?」

我沒看過。先別提犬種的原生地,無論在突尼西亞生活還是敘利亞旅行,我甚至沒在街上看見過「狗」;阿拉伯語的單字表上,更常見的動物是雞(دجاج)、貓(قط)與駱駝(جمل),就算偶爾在閒聊中提及狗(كلب),也總得到類似的回應:

阿拉伯人不喜歡狗,因為穆斯林眼中,狗是『不潔』的存在。

真的嗎?這樣的說法,是謠言扭曲,還是有所根據?難道中東真的沒有狗?阿拉伯人,又真的不喜歡「毛小孩」嗎?

「阿拉伯人不喜歡狗,因為穆斯林眼中,狗是『不潔』的存在。」這樣的說法,是謠言扭曲...
「阿拉伯人不喜歡狗,因為穆斯林眼中,狗是『不潔』的存在。」這樣的說法,是謠言扭曲,還是有所根據? 圖/維基共享

▌中東狗?世界上最古老的獵手

沒親眼看到,並不代表狗的足跡不存在。

在中東,名犬的血脈並不罕見,像是伴隨摩西曠野牧羊、見證猶太民族千年興衰的迦南犬;王公貴族爭相飼養,甚至連明朝皇帝都寵愛的薩路基獵犬;或者是以速度聞名,被稱為「阿拉伯大灰狗」的北非斯魯吉獵犬,都是極具區域代表性的古老犬種。

早在9,000年前的新石器時代,活動於阿拉伯半島的人類,就已掌握了「馴狗」甚至「縱狗狩獵」的複雜技術。2017年,牛津大學與沙烏地阿拉伯政府的聯合考古團隊,就在沙國北方出土了一批9,000年歷史的沙漠石壁畫——這些古老的壁畫,顯示當時人類已學會操縱狗群參與圍獵,還紀錄了獵犬的訓練過程,甚至出現了在目前已知資料中、人類所使用的第一條「狗繩」。

在成功馴犬之後,人與狗之間的關係,迅速緊密了起來。從埃及、巴勒斯坦到兩河流域,狗因看守牲畜、參與狩獵,而成為遊牧部落的重要成員。就算是位處邊陲的阿拉伯半島,許多「蒙昧時期」(伊斯蘭之前)的阿拉伯部落詩歌,往往也會以狗入詩,敘述壯士狩獵的豪邁故事。

儘管作為工具犬,狗與人類的互動日漸密集,但隨著都市文明的擴張,加入人類的狗,在中東的閃族文化中,卻逐漸走向「黑色形象」。無論是猶太教的《希伯來聖經》與《塔木德》,或是阿拉伯諺語,狗的「忠誠」意象,也被翻轉成為「貪婪」、「骯髒」甚至是「邪惡」的負面標籤。

發生了什麼事?

2017年,牛津大學與沙烏地阿拉伯政府的聯合考古團隊,就在沙國北方出土了一批9,...
2017年,牛津大學與沙烏地阿拉伯政府的聯合考古團隊,就在沙國北方出土了一批9,000年歷史的沙漠石壁畫——這些古老的壁畫,顯示當時的人類已學會操縱狗群(應該是迦南犬)參與圍獵,還紀錄了獵犬的訓練過程,甚至出現了在目前已知資料中、人類所使用的第一條「狗繩」。 圖/《人類學考古期刊》

▌癩皮狗?瘟神的詛咒

狗招誰惹誰了嗎?閃族文化不喜歡狗,其原因包括地理氣候、狗食腐雜食的習性,但最重要的原因,仍是城市崛起之後,稠密人口對於「狂犬病」的恐懼。

透過唾液傳染的狂犬病,流行病跡遍及整個歐亞大陸。其病徵一開始只是疲倦、冷熱失調,但之後會快速地出現幻覺、焦慮、猛烈抽搐、口吐白沫,然後死亡。從出現症狀到死亡之間,狂犬病的病程僅有7到10日;就算現代醫學如此進步,發病後的致死率仍接近百分之百,也無怪古代人會對這種「不治急症」深以為懼。

此外,犬隻感染狂犬病後,多會出現「類似瘋狂」的攻擊性行為,中樞神經受損後也容易出現害怕水聲、無法喝水的「恐水症狀」。但在多旱少雨、尊敬水源的中東文化裡,這類的恐水病症,往往被解釋成「邪靈附體」——因為狗是惡魔的載具,受惡魔奪走靈魂的人與畜,才會對具淨化作用的水,感到無比恐懼。

雖然狂犬病不一定總是由狗所傳染,但由於人和狗的互動,比起蝙蝠、狐狸更為密切。加上不同動物身上的病毒株,症狀與殺傷力也有所不同,因此數量龐大又與人類雜居的犬類,才會被視為狂犬病的「頭號罪犯」。

在城市文明興起後,都市居民不再需要狗來協助放牧與狩獵,食腐吃屎、隨地便溺、又容易「中邪」攻擊人類、傳染疾病的犬隻,於是成為了社會鄙嫌的目標動物,大規模撲殺、禁止居民飼養餵食的政策,更是不時發生。

有趣的是,儘管都市文化為狗標上了負面標籤,信仰與社會指導亦禁止人們「無端養狗」,但卻都強調狩獵、農牧用的「工具犬」不在此限。因此,愛狗與厭狗的立場,也逐漸以城鄉分野,築成了愛恨相對的邊界。

犬隻感染狂犬病後,多會出現「類似瘋狂」的攻擊性行為。圖為13世紀,阿巴斯朝的插畫...
犬隻感染狂犬病後,多會出現「類似瘋狂」的攻擊性行為。圖為13世紀,阿巴斯朝的插畫,敘述「瘋狗咬人」。 圖/維基共享

▌清真狗?穆斯林的「厭狗」迷思

一般說法認為,阿拉伯人對狗的態度,是因為伊斯蘭「教導」的影響;但事實上,伊斯蘭的出現,並不直接影響狗與人類的互動關係。

在伊斯蘭之前,阿拉伯半島的多神信仰,時盛活體獻祭。將動物開腸剖肚、只為掏出活跳跳內臟的「犧牲」相當常見,狗亦是常見的活祭品;但在伊斯蘭之後,殘忍的儀式全被禁止(清真屠宰,以最快速度結束動物生命後,確定動物死去才能處理肉體),狗也被訂為「不得食用」的動物之一。

但除此之外,伊斯蘭信仰對於「狗」的規範,仍沿襲中東傳統的矛盾立場:一方面強調狗作為疾病載體的威脅,另一方面卻又尊重、特例化「獵犬」與「工作犬」,在牧民與農村文化中的夥伴地位。

因此,傳統上穆斯林雖不可無故畜狗或買賣,但獵犬的養殖、訓練、交易,卻都例外。甚至連獵犬狩獵要如何符合「清真規範」,伊斯蘭教法都有明確指導——像是獵手必須指定目標、口念清真言後,再縱狗打獵;若獵犬抓到目標以外的獵物,或不待指示撕咬,獵物就等同於「腐肉」,穆斯林不得使用。

現代研究認為,伊斯蘭信仰的根本經典——《古蘭經》——強調「真主為你們創造了大地上的一切事物」,各種生物皆有職責、一切皆是阿拉為人類所準備,因此作為平等萬物之一,狗便不可能是「邪惡」、「汙穢」的象徵。

《古蘭經》只有三處內容提到了「狗」,著墨都不多,敘述也偏中性、不具針對性;然而在權威次一級、由後人編撰整理的先知穆罕默德言行錄——《聖訓》——卻記載了大量對於狗的負面故事,內容諸如譴責狗在清真寺便溺是瀆神、狗飲食不淨且毫無節操,少數紀錄甚至還有穆罕默德下令在麥地那「屠盡全城之狗」,或聲稱「黑狗是惡魔,是眾犬最為邪惡者」等激烈敘述。

少數紀錄甚至還有穆罕默德下令在麥地那「屠盡全城之狗」,或聲稱「黑狗是惡魔,是眾犬...
少數紀錄甚至還有穆罕默德下令在麥地那「屠盡全城之狗」,或聲稱「黑狗是惡魔,是眾犬最為邪惡者」等激烈敘述。 圖/維基共享

不過《聖訓》常見的問題,是「第三者轉述」的失真與矛盾,所以在某些篇章裡,先知會明白地說出「狗是骯髒的」,或引述「天使吉卜利勒(加百列)因為屋裡有狗,而暫停對穆罕默德的啟示,因此先知下令屠盡諸犬」;但在另一些故事裡,穆罕默德卻又循循善誘,鼓勵穆斯林善待流浪狗。

其中一個故事,先知便如此述說:

一名罪人在荒漠中逃亡。過程中,他走到一座水井,井旁有一條口渴將死、但又喝不到水的野狗。這名罪人於是打井汲水,用鞋子盛水餵狗解渴——此刻,真主即赦免了他犯下的所有前罪,因為他遵從指引,悲憫行善。

這則《聖訓》廣為人知,並在中世紀——伊斯蘭的黃金時期——得到了極大的實踐。像是法國哲學家蒙田,就曾敘述16世紀的伊斯坦堡,鄂圖曼人的清真寺會撥公款成立「動物醫院」,除了診療一般工作用的牛羊驢馬外,受傷的貓狗亦是獸醫們義診的對象。

當時的歐洲人認為「砸資源在牲畜身上,是不可思議的浪費」。但除了都市的防疫用途、病學研究外,當時的伊斯蘭教法亦規定:穆斯林不得虐待、棄養獵犬,若牠因年老、染病、傷殘而衰弱「無用」,飼主也應投入時間、金錢與心意,「無論牠能否工作,都應一視同仁,悉心照顧。」

「一名罪人在荒漠中逃亡。過程中,他走到一座水井,井旁有一條口渴將死、但又喝不到水...
「一名罪人在荒漠中逃亡。過程中,他走到一座水井,井旁有一條口渴將死、但又喝不到水的野狗。這名罪人於是打井汲水,用鞋子盛水餵狗解渴——此刻,真主即赦免了他犯下的所有前罪,因為他遵從指引,悲憫行善。」 圖/大英圖書館

▌土豪狗?石油經濟下的棄養弊病

隨著穆斯林國家的逐漸衰弱,中東也成了歐洲列強宰割的地盤。但在不同文化、權力的衝突之下,穆斯林對狗的態度,也逐漸受到影響。像是19世紀的英國東方學者、《一千零一夜》的譯者愛德華・連恩(Edward Lane),就曾對1820年代的埃及如此描述:

...穆斯林愛護動物的美德,在短短幾年內消失殆盡;歐洲人所及之處,虐畜、詐欺與敗德行為,無不擴散。

百年時間內,人類對於狂犬病的防治與瞭解已有長足進步,病犬已不再是「邪靈載具」,但都市工商文明的發展,亦汰除了獵犬之於農牧狩獵的職責。此外,過去相對「落後」的歐洲社會,也逐漸興起養狗為「寵物」的風潮。

工作犬與陪伴犬的角色轉換,連帶成為了穆斯林「文明衝突」的一部分。飼養寵物狗的新興階級逐漸崛起,甚至成為某種「進步」的挑釁象徵;但保守的教法派別,卻極力譴責「寵物」的洋概念。信仰經典中尊重動物的條目被縮小,汙穢之狗該殺、該死的爭議宣傳,則被頻繁放送。

飼養寵物狗的新興階級逐漸崛起。圖為阿布達比的年度「狩獵博覽會」,圖中的狗即是當前...
飼養寵物狗的新興階級逐漸崛起。圖為阿布達比的年度「狩獵博覽會」,圖中的狗即是當前流行於海灣諸國的「薩路基獵犬」,它們正在展場內走秀、等待拍賣。 圖/法新社

圖為摩洛哥撲殺都市流浪犬的過程。 圖/法新社
圖為摩洛哥撲殺都市流浪犬的過程。 圖/法新社

愛狗與厭狗的潮流並起,在阿拉伯國家或穆斯林世界都掀起了相當爭議。其中,因石油經濟而致富的海灣諸國,更是中東世界的「犬類先鋒」。

在高速致富之後,為了鞏固財富權力,海灣的阿拉伯諸國也亟欲打造屬於在地的「國族神話」。於是,各國紛紛推廣起了部族傳統與貝督因文化,而狗作為「獵犬」的身份,也重新獲得阿拉伯人的尊重。像是阿拉伯半島的薩路基獵犬,就作為格雷伊獵犬(歐美現代賽狗的主流犬種)的本土替代品,而成為了王子之間流行的「豪門賽犬」。眾人結合阿拉伯傳統狩獵的名目與歐洲的動物競技,竟也以「沙漠文化祭」為名,發展起了鉅額商機的阿拉伯賽狗與名犬競賽。

此外,在石油經濟下,極為依賴國際勞動市場提供高端人才的的海灣國家,近年來也為了消化鉅額油元,不約而同地發展金融業、觀光業與運輸產業,並以優渥薪資吸引大批外籍白領前來掏金。而這些數量龐大、文化不一的海外人士,也為海灣地區帶進了蓬勃發展的寵物商機。

但油元銅臭帶來的「消費文化」,以及外籍勞力來來去去的轉運港特性,卻讓寵物棄、流浪犬問題,成為海灣社會的尷尬困擾。每當夏天外籍勞工的年約屆滿之際,紛紛回鄉的外國人,往往也把寵物隨意拋棄——有的被鎖在宿舍活活餓死,有的被扔到沙漠曝曬倒斃——之中,收容單位雖以貓狗為大宗,但也不時收到獅、虎、豹等大型猛獸。只不過比起動物園一定肯處理的「珍禽」、或文化上更易安置的貓,海灣棄養狗的夾縫遭遇,就顯得極為悲涼。

過去,像是科威特、杜拜等政府,曾以撲殺作為流浪狗處理的頭號政策;但在國際動保輿論的譴責與國家形象的顧慮之下,各國也逐漸轉換策略,甚至打起「出口流浪狗給歐美認養」的主意。

「養肥你的狗,回頭牠就想吃了你!」9世紀的阿拉伯學者賈希茲(Al-Jahiz),曾在他的《動物之書》中如此寫下。但在疾病迷思逐漸破解的今天,人與陪伴動物之間的關係,先知穆罕默德所說的井水、罪人與流浪犬故事,或許才是更被記在心中的真誠教誨。

眾人結合阿拉伯傳統狩獵的名目與歐洲的動物競技,竟也以「沙漠文化祭」為名,發展起了...
眾人結合阿拉伯傳統狩獵的名目與歐洲的動物競技,竟也以「沙漠文化祭」為名,發展起了鉅額商機的阿拉伯賽狗與名犬競賽。 圖/法新社

▌備註

註1:

與柴犬的淵源,參見〈重磅廣播 – 39 出來面對!轉角國際2週年.編輯問答QA〉

註2:

雖然不是阿拉伯人,但南亞穆斯林國家——巴基斯坦的軍人前總統穆夏拉夫,曾在全國直播中左攏右抱他的兩隻寵物狗,以挑釁反對自己的宗教保守團體;之後,他還在自己的回憶錄裡大談「愛狗經」,並刻意公開自己的第一條狗,狗名竟叫「威士忌」。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延伸閱讀

小狗與獵犬:歐洲藝術中的人犬千年情

張鎮宏

台北、突尼斯、英國東北;政治大學阿拉伯語系、英國杜倫大學國關所中東組;現為鍵盤筆耕者,也是這個網站的編輯。

作者文章

死去的哈紹吉反成為了「抗暴烈士」,這會否給先前遭清洗壓制的王室復古派「反撲」的機...

沙烏地領事館分屍的記者?哈紹吉「被消失」事件

2018/10/17
在今年的俄羅斯,五屆金球獎得主梅西與C羅早早回家;19歲的「追風少年」姆巴佩(K...

量產姆巴佩?法國國家足球學院的光與影

2018/07/14
阿根廷比賽期間,牢房裡外是聽得到戰況的...但在受難者之間,該不該為國家隊喝采,...

阿根廷的冠軍瘡疤(下):黑牢裡的「愛國決賽」

2018/06/15
「當年用白色恐怖灌溉的勝利,究竟算不算『榮耀』?整個社會在轉型正義的過程中,又該...

阿根廷的冠軍瘡疤(上):世界盃交換的「骯髒戰爭」

2018/06/15
讓《VOGUE》滿頭包的爭議專題...。 圖/《Vogue Arabia》201...

沙烏地的公主們:浮華宮廷的「血色童話」

2018/06/07
追逐夢想應當是每一個孩子的權利,但還原真人真事的小說《別說你害怕》,說的則是另一...

《別說你害怕》:32秒16,索馬利亞的追夢200米

2018/05/11

最新文章

南韓團體防彈少年團近年來在全球人氣高漲,常被粉絲稱為走向國際的「世界彈」。圖為今...

重磅廣播/ 從徵用工到防彈少年團:日本與南韓的歷史遺恨

2018/11/16
《我的爺奶同學》進行了一場社會實驗,讓3、4歲幼兒和70、80歲的爺爺奶奶一起當...

《我的爺奶同學》:英國「老幼共托」的長照實驗

2018/11/16
《東京黑洞》由山田孝之(右)主演,以穿越劇方式重現那個黑市、美軍慰安婦、政經黑幕...

《東京黑洞》:飢餓與屈辱,戰後日本的亡國活地獄

2018/11/14
最近在美國紐約華人聚集的社區——法拉盛——卻發生了一件駭人聽聞的「月子中心刺嬰案...

紐約「月嫂刺嬰案」:美國月子中心的血淚過勞

2018/11/12
《波希米亞狂想曲》(Bohemian Rhapsody)專輯的皇后合唱團。 圖/...

重磅廣播/波希米亞狂想曲:永恆經典的皇后合唱團

2018/11/09
1938年的「水晶之夜」(Kristallnacht),德國街市上的猶太商店慘遭...

德國的「命運之日」:改變歷史的11.09魔咒

2018/11/09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