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莫斯科IS-K恐攻案Q&A(二):俄羅斯與中亞極端組織的恩怨?

2024/03/29 轉角說

莫斯科IS-K恐攻案發生在俄羅斯大選之後,讓普丁政府顏面盡失,俄羅斯與中亞極端組...
莫斯科IS-K恐攻案發生在俄羅斯大選之後,讓普丁政府顏面盡失,俄羅斯與中亞極端組織的恩怨也浮上檯面。 圖/美聯社

▌接續上篇:〈莫斯科IS-K恐攻案Q&A(一):伊斯蘭國為何針對俄羅斯?〉

文/王穎芝

俄羅斯莫斯科的克洛庫斯音樂廳(Crocus City Hall)22日晚間驚傳槍擊案,造成至少133人死亡。恐怖組織伊斯蘭國(IS)官方媒體阿瑪格通訊社(Amaq Agency)宣稱犯案。美國情資單位也指出攻擊者是IS在中亞的分支「伊斯蘭國呼羅珊省」(ISKP/IS-K)。

然而俄國總統普丁堅稱,烏克蘭策畫或者涉入此次恐攻,反而對IS隻字未提。俄羅斯官方認為,是西方國家、烏克蘭跟塔吉克移民共同策畫了這場攻擊,為的就是挑動俄羅斯境內民族衝突,親政府媒體也強力推動這種說法。為何普丁有此說法?伊斯蘭國中亞分支又有何理由要攻擊俄羅斯?中亞與俄烏戰爭有何關聯?本文將以Q&A模式快速梳理莫斯科恐攻案的相關疑雲。

▌請收聽下方連結:

Q:中亞現在有什麼恐怖組織?

中亞目前有許多穆斯林極端組織,其中很多與蓋達、IS有結盟。比較有名的是「獨一與聖戰營」(Katibat al-Tawhid wal Jihad,KTJ)、「伊斯蘭聖戰聯盟」(Islamic Jihad Union, IJU),還有「布哈里宣教者營」(Katibat Imam al-Bukhari,KIB)等等。他們大部分都是遜尼派穆斯林,奉行薩拉菲主義,也就是極端保守的伊斯蘭原教旨主義。

薩拉菲主義的極端組織不但抗拒西方價值觀、排斥異教徒,對自己教派以外的其他穆斯林還比對外人更殘忍,所以 IS-K 過去的攻擊對象多是中亞或伊朗的什葉派族群,或是曾與美軍合作的阿富汗人等等,也會攻擊塔利班政權。

Q:中亞穆斯林為什麼仇恨俄羅斯?

俄羅斯幅員很大,但經濟發展很不均衡,仍然是西部的莫斯科、聖彼得堡等大都市發展較好。在俄羅斯國內包括車臣、印古什等穆斯林為主的區域,經濟上都是最落後的地區,還有前蘇聯的烏茲別克、塔吉克、吉爾吉斯人,很常為了賺錢謀生到俄羅斯大城市工作。俄羅斯也有給予前蘇聯盟國的公民免簽優惠,所以去俄羅斯是很容易的事。

有相關研究檢視那些跟IS、塔利班、蓋達組織扯上關連的中亞極端分子,發現他們很多人都曾在俄羅斯當過移工。而這些中亞的穆斯林移工或移民,在俄羅斯都市內會受到主要來自三個層面的多重壓迫:

一是貧窮,因為他們多數來自較貧困的國家或地區,離鄉背井到大都市工作;

二是種族,中亞民族屬於突厥民族、韃靼人等少數民族,就算擁有俄羅斯國籍,也會受到斯拉夫本位的民族主義所歧視;

第三個壓迫來源就是宗教文化,俄羅斯主要文化,無論是東正教或共產黨的無神論,跟伊斯蘭教本身的意識形態都是不相容的。

綜上所述,這些極端份子很有可能是在俄羅斯都市遭遇到不公平對待,而後導致思想激化,而且在大都市更有機會接觸到極端組織的招攬,進而變成恐怖份子。

這些也讓人想起在2014年到2017年左右,是歐美國家遭遇最多恐攻的時期、也是大量外籍人士加入IS的時候。當時亦有研究指出,外籍IS成員多半也是受壓迫的社會邊緣人,他們通常因為身為移民後代,經濟地位很低、遭受右派人士跟政策歧視,還要面對文化上的摩擦,因此較容易被來自同樣宗教的極端思想吸引。

由此來看,俄羅斯之於中亞穆斯林,跟歐美國家之於穆斯林移民的角色幾乎是相同的。而且俄羅斯政府作為極權國家,壓迫手段又更加嚴密跟殘忍,成為仇恨跟攻擊的目標也不能說意外。

俄羅斯境內有上千萬中亞裔移民,但他們經常遭受歧視和排擠。圖為正在上俄語課的中亞裔...
俄羅斯境內有上千萬中亞裔移民,但他們經常遭受歧視和排擠。圖為正在上俄語課的中亞裔人士。 圖/美聯社

Q:為什麼在這個時機點發動攻擊?

過去幾年來,中亞極端組織的活躍度其實一直在上升,例如今年1月初伊朗有一起爆炸案發生在被美軍殺死的蘇萊曼尼將軍悼念儀式上,造成90多人死亡。後來證實是ISKP犯案,兇手也是塔吉克人。因此可以發現ISKP其實一直在成長,企圖越搞越大,只是之前作案區域都在伊朗、阿富汗跟中亞地區,比較沒有引起國際社會關注。(延伸閱讀:《忌日血腥攻擊:伊朗蘇萊曼尼將軍悼念日大爆炸,至少84死284傷》)

再者,極端組織的行動很可能是受到2022年俄羅斯的徵兵令催化。自從俄烏戰爭以來,很多不想當兵的俄羅斯公民都逃到國外,俄羅斯就把招募重心放到中亞來的移民,或較貧困的穆斯林地區,這可能引發人民不滿。

中亞人會加入俄羅斯軍隊有3種原因,第一種是本來就有俄羅斯國籍;第二種是他可能被關在俄羅斯監獄,用入伍的契約交換自由;第三就是為了錢加入私人公司變成傭兵。俄羅斯政府也說,只要願意幫俄羅斯打仗的人都可以快速獲得公民身份,反過來說,不想當兵的就會被剝奪公民權。因此對於俄羅斯的穆斯林公民而言,他們也面對該不該入伍的抉擇,一方面不想為了跟自己無關的戰爭送死,一方面又迫於經濟跟政治壓力不得不去。《日經新聞》去年8月報導,光是2016到2023年7月之間就有近56萬塔吉克人獲得俄國公民身分。

此外,俄羅斯在戰爭下民族主義情緒高漲,早已對穆斯林或少數民族很不友善,這一波徵兵也把很多本身就帶有極端思想的人逼出國外,流向中亞跟中東,就有可能投靠極端組織。

第三點則是,IS-K能犯下這麼大的攻擊案,有人認為這證明俄羅斯因為俄烏戰爭分身乏術,在維安上愈來愈吃力。不過更受關注的問題是,普丁才剛贏得大選,這場攻擊卻暴露他在國內的支持度很不穩定,因為普丁硬要把恐攻跟烏克蘭跟西方連結起來,以確保戰爭繼續打下去的正當性,這些可能會讓人民感覺很模糊,很沒說服力。

莫斯科IS-K恐攻案,被逮捕的主嫌都是塔吉克人。圖為主嫌之一接受預審。 圖/美聯...
莫斯科IS-K恐攻案,被逮捕的主嫌都是塔吉克人。圖為主嫌之一接受預審。 圖/美聯社

Q:俄烏戰爭也讓中亞國家很煩惱?

俄羅斯徵兵對中亞國家其實造成非常大的困擾,哈薩克、烏茲別克跟吉爾吉斯近幾年一直在防範國民從事傭兵活動,哈薩克在2020年就曾針對跑去烏東當傭兵的國民判刑,俄烏戰爭開打之後去當傭兵的情形當然更嚴重。不管支持哪一國,當傭兵在這三個國家都是犯法的。

中亞政府認為,這些人會拿錢為了別的國家打仗,他們的忠誠度難免令人質疑,而這些擁有作戰能力的人,回來之後也會成為國家安全的不定時炸彈;即使不談安全疑慮,不想當兵的俄羅斯穆斯林公民也不斷湧進中亞,造成當地海關跟外交部很大的負擔,都加劇了區域不安。

一般可能會以為中亞國家都是前蘇聯成員,應該會無條件支持俄羅斯,但其實並非如此。中亞國家也努力在俄羅斯、中國跟其他西方國家的夾縫間求生。例如中亞五國從來沒有承認俄羅斯在烏克蘭佔領區的主權,還會禁止國民跑去烏東活動。畢竟中亞國家有很豐富的礦產資源,他們看到烏克蘭被入侵,也會害怕是不是下一個被侵略的就是自己。

不過受限於地緣政治跟經濟條件,中亞五國也不可能打壞跟俄羅斯的關係,甚至獨裁強人在政治上都還要依賴普丁,所以只能選擇盡可能保持曖昧不清。

Q:為何兇手很多是塔吉克人?

中亞各國當中,目前恐怖活動最活躍的就是塔吉克。塔吉克是中亞最獨裁、最腐敗的國家,法治程度相當低落,總統拉赫蒙(Emomali Rahmon)從1992年執政到現在,對政敵也是極盡打壓,被迫害的異議人士也很容易被極端組織徵召。

另外,塔吉克跟塔利班水火不容,所以2022年塔利班重新掌權之後,阿富汗當地的恐怖組織又經歷了一波大洗牌,ISKP 就趁機招募那些逃跑的人,主要是塔吉克跟烏茲別克人。塔吉克人是阿富汗第二大族群,在蘇聯撤出阿富汗之後,著名的軍閥北方聯盟馬蘇德就是塔吉克族勢力。關於塔吉克跟塔利班的恩怨,可以參考轉角專欄作者孫超群在2021年寫的《世界唯一的「反塔利班」之國?塔吉克獨裁者與阿富汗變天之戰》

現在,塔吉克跟烏茲別克成為中亞恐怖組織的大本營,招募中亞成員的網路平台大部分使用塔吉克語或烏茲別克語,這次莫斯科恐攻抓到的主嫌也都是塔吉克人,因此未來應該還會看到不少跟塔吉克有關的國際新聞。

中亞國家與俄羅斯的關係曖昧不清,既需互相依賴又要防範。圖中由左至右為塔吉克總統拉...
中亞國家與俄羅斯的關係曖昧不清,既需互相依賴又要防範。圖中由左至右為塔吉克總統拉赫蒙、俄羅斯總統普丁與吉爾吉斯總統扎帕羅夫。 圖/路透社

Q:恐攻對俄羅斯國內的影響?

這場恐攻最直接的影響,俄羅斯國內已經對中亞移民掀起強大的不信任感,俄羅斯境內至少有1,050萬的中亞移民,大部分都是在做重勞力工作,建設工人、服務業等等。如前面提到,他們本來就因為少數民族的身分與宗教受到歧視。

恐攻案發生之後,針對中亞民族的仇恨行為也立刻加劇,俄羅斯軍警也在強力掃蕩這些移民,到處逮捕可疑人士,酷刑逼供的傳聞至少有30件以上。塔吉克大使館還為此發布警告,希望在俄羅斯的塔吉克公民沒事不要上街。

整個情況跟歐美幾年前的狀況真的很像,恐攻案會加深社會恐懼,又近一步導致族群更加分裂,國家也趁機提升暴力的控制手段,情況非常令人憂心。

Q:中亞恐怖組織對國際社會的影響?

聯合國安理會的調查顯示,ISKP的勢力範圍一直在擴張,不只在中亞或俄羅斯策劃攻擊。他們的資金來源也有很多來自美國跟歐洲,而且是以數百萬美元的加密貨幣在支付,規模相當驚人,極有可能也能攻擊更多其他國家。

中亞極端份子對俄羅斯的恨意跟威脅是真實存在的,未來可能造成更大的動亂。俄烏戰爭只是其中一個相關的戰場,但不是核心重點。如果普丁跟俄羅斯繼續逞強,小看中亞極端組織的威脅,對俄羅斯的反恐行動、乃至全球的安全局勢恐怕是一點幫助都沒有。

莫斯科IS-K恐攻案凸顯中亞極端組織的威脅性正在擴大,中亞、俄羅斯之外的世界各國...
莫斯科IS-K恐攻案凸顯中亞極端組織的威脅性正在擴大,中亞、俄羅斯之外的世界各國也不可掉以輕心。 圖/路透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世界唯一的「反塔利班」之國?塔吉克獨裁者與阿富汗變天之戰

去你的蘇聯夢?烏俄戰爭一年,中亞國家加速擺脫「俄勢力」

轉角說

轉角國際編輯台:「在國際新聞之後,讀懂新聞;世界趨勢之前,掌握趨勢。」

作者文章

莫斯科克洛庫斯音樂廳22日遭恐怖攻擊,圖為大火燒過的音樂廳內部。 圖/美聯社

莫斯科IS-K恐攻案Q&A(一):伊斯蘭國為何針對俄羅斯?

2024/03/29
莫斯科IS-K恐攻案發生在俄羅斯大選之後,讓普丁政府顏面盡失,俄羅斯與中亞極端組...

莫斯科IS-K恐攻案Q&A(二):俄羅斯與中亞極端組織的恩怨?

2024/03/29
黃惠貞的建議,是家長和孩子一起閱讀描寫納粹相關的書籍,一起去理解納粹的行為,「那...

如果青少年愛上希特勒?高中教師的教育現場觀察

2024/03/08
製圖/現流冊店

講座後記/飛機上的救命學:羽田機場日航事故的調查與啟示

2024/03/07
以色列極端正統猶太教徒「哈雷迪」3日上街抗議徵兵制。圖為以色列女兵強制驅離哈雷迪...

寧可入監,不要入伍?加薩戰爭下,以色列極端正統猶太教徒的從軍爭議

2024/03/06
現役美國空軍布許奈爾在以色列大使館前自焚,表示不願再支持以色列「種族滅絕」。圖為...

國家與個人信念的衝突難題:美軍自焚抗議事件,軍人身分的認同矛盾

2024/02/27

最新文章

這回南韓國會選舉,李在明所領軍的進步派共同民主黨(簡稱民主黨),囊括了300席的...

南韓選後觀察:跛腳的尹錫悅 vs. 大勝卻官司纏身的進步派領袖們

2024/04/12
製圖/楊虔豪

南韓國會選舉:執政黨為何慘敗?尹錫悅惹怒民怨的多重風暴

2024/04/11
英國歷史上,國會議會曾經允許將藐視國會者關在國會鐘塔裡,但上次發生已是1880年...

「做事」與「作秀」至少擇一:英美國會調查權的制度與省思

2024/04/09
曾出版《二十一世紀資本論》、《資本與意識形態》等熱銷名著的經濟學家皮凱提,與漫畫...

導讀《資本與意識形態》漫畫版:穿越200年家族致富故事,讀懂經濟學議題

2024/04/08
馬航MH370失蹤十年,馬國官方的種種行徑令外界難以信任。 圖/美聯社

馬航MH370失聯10年:航空史最大謎團與官僚怠惰的荒謬事紀

2024/04/03
伊斯坦堡街頭的厄多安橫幅。厄多安選前曾聲稱,2024年土耳其地方選舉將是他參與的...

解讀土耳其地方選舉:反對派大勝,扳倒強人厄多安的契機來臨?

2024/04/03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