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男權新世界?專訪南韓選後的「女性家族部」攻防戰

2022/03/18 The Glocal

南韓總統選舉在3月9日落幕。新總統尹錫悅當選前曾提出要廢除「女性家族部」——此單...
南韓總統選舉在3月9日落幕。新總統尹錫悅當選前曾提出要廢除「女性家族部」——此單位為南韓政府架構上唯一以性別視角理順政事的機關,為制定政策促進性別平等、提升女性權益等——因此,尹錫悅此次當選被視為是男權的復辟,在南韓掀起另一波性別之戰。本文作者為此特別專訪兩位南韓性別工作者Jimin 和 Yoojin ,試圖了解「女性家族部」在選後的攻防問題,以及「女性家族部」真的有可能會被廢除嗎? 圖/路透社

文/陳希彤 (香港國際問題研究所研究員)

南韓總統大選的結果令人詫異,筆者前一晚就寢前以為共同民主黨的李在明將會勝出,誰知天一亮就有新事,國民力量的尹錫悅以相差僅僅少於 1% 的得票率勝出。筆者就今次大選越洋訪問了兩位韓國女性朋友,她們都是我在英國讀書時認識的好友,分別是 Jimin 和 Yoojin,分享她們眼中這次韓國大選。

Jimin 和 Yoojin 二人目前都從事婦女工作,分別關心婦女權益,以及影視行業中的性別平等。從我四年前認識她們,她們已經是堅定的女性主義者,亦一直支持國內的婦女運動。大選結果公佈當日我傳訊息給 Jimin 邀約這次訪問,她傳來的字是「很沮喪」。訪問當日,Yoojin 見到筆者就立即說 :

「我很憤怒。」

一開始筆者先處理了一個好奇的問題:此次選票差距僅少於1%(雙方票差24萬7,077票),為何李在明陣營沒有要求重新點票?原來在南韓的選舉中從沒有試過重點選票,另外就是這次選舉有極大量的廢票(30萬7,542張),廢票數量甚至超過雙方票差。因此回想幾日前的選舉日,她們都深深嘆了一口氣。

Yoojin 表示,她一直在李在明和正義黨的沈相奵之間思考,沈相奵甚至是她的第一人選。不過最後關頭,她決定投給李在明,因為要阻止最壞的發生,而且她相信有不少人都有如此想法。問及她們身邊的同儕,Yoojin 坦承身邊有不少朋友將選票投了給尹錫悅,可能是因為支持他的經濟政綱,包括房地產及房價議題,不過她自己認為尹錫悅的政綱也不是經濟解藥。而Jimin 的朋友當中也有人投票給尹錫悅,主要是因為其外交議題,尤其對中美的外交取態。

Jimin 和 Yoojin 二人目前都從事婦女工作,分別關心婦女權益,以及影視...
Jimin 和 Yoojin 二人目前都從事婦女工作,分別關心婦女權益,以及影視行業中的性別平等,是堅定的女性主義者,亦一直支持國內的婦女運動。大選結果公佈當日,當作者傳訊息給 Jimin 邀約訪問之際,她傳來的字是「很沮喪」。圖非當事人。 圖/路透社

南韓選前的總統候選人分別是代表進步派執政黨的1號李在明、代表保守派在野黨的2號尹...
南韓選前的總統候選人分別是代表進步派執政黨的1號李在明、代表保守派在野黨的2號尹錫悅,以及 Yoojin 所支持正義黨的3號沈相奵。 圖/美聯社

這次選舉被稱為最厭女的選舉,尤其是為 2017 年全球 MeToo 運動及 2020 年 N 號房事件之後的選舉,性別議題成為了是次選舉工程中一大的議題。問及二人如何看尹錫悅的選舉工程,尤其筆者發現尹錫悅陣營就性別議題已經多次轉彎?聽畢問題,她們一同笑出來:「真尷尬啊...。」

Yoojin 表示尹錫悅陣營對很多議題都沒有誠意,他的立場搖擺,純粹只為吸納選票,尤其游離選民。他在一開始招攬幾位女性學者進入團隊,到後來更表示要廢除女性家族部 (Ministry of Gender Equality & Family),真是難以說服民眾他有心力。

例如,今年一月,尹錫悅僅僅在社交平台上發佈一句「廢除女性家族部」,在不用做任何解釋的情況下,他就成功引起討論,爭取到男性選民的支持。這現象或許也和「女性家族部」在韓文的語境裡有關。「女性家族部」的英文翻譯為「性別平等及家族部」,但韓語的直接翻譯卻是「女性家族部」;而光是將字眼聚焦在「女性」,長期下來,就容易被誤會且被詮釋成只為女性爭取權益。但為大多數人所忽略的是,女性主義的真正定義在於追求性別平等、破除性別定型,讓人人都可以活得自在。

不過要不要廢除女性家族部, Jimin 認為這很可能是尹錫悅所屬政黨的意思。

圖為尹錫悅與安哲秀謝票。原同為總統候選人的安哲秀在3月初宣布退選,並且與尹錫悅達...
圖為尹錫悅與安哲秀謝票。原同為總統候選人的安哲秀在3月初宣布退選,並且與尹錫悅達成協議合併,希望透過合作贏得選舉。 圖/歐新社

Yoojin 提出了一個例子,就是尹錫悅在大選兩日前跟華盛頓郵報的書面訪問,被問及他本人是不是一個女性主義者,原文由《華盛頓郵報》翻譯如下 :

「我認為女性主義可用很多不同的方式來詮釋 … 女性主義是一種人道主義,去承認性別歧視和不平等為現實,並以運動來糾正這些現實。從此意義上,我認為自己是一個女性主義者。」

誰知,他的回應被發現跟前一個星期對手李在明在選舉論壇中所說的接近相周。而有趣的是,國民力量隨即表示尹錫悅從未發表過這樣的言論。不過負責的《華盛頓郵報》記者亦跟著公開尹錫悅交出的書面回應,正是上述翻譯的韓文原版。

Yoojin 表示,這件事真的太諷刺了,即使參選人未必需要承認自己是女性主義者,但出爾反爾、急於否認也太可笑。這件事也代表了「女性主義」-——單是這個字眼 -——在南韓就已經是一個無人敢碰的燙手山芋,而且仍然停留在「女性主義即厭男」的思考。

圖為2月中旬,對本次選舉惡鬥大感失望的性別平權運動團體在首爾示威。 圖/美聯社 ...
圖為2月中旬,對本次選舉惡鬥大感失望的性別平權運動團體在首爾示威。 圖/美聯社

這次大選,年輕選民人口被視為必爭之地,而當中「2代女」(20 世代的女性)成為焦點。Yoojin 是真正的「2代女」,她在選舉前一天去了李在明的選舉活動,熱衷政治議題的她表示: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多的年輕女性在一場政治活動中出現。雖然上面提及很多令她感到失望的事,但她形容這次選舉是 「輸掉的戰役,但沒有失敗的戰事」,因為年輕女性被很多政客認為不關心政事,但這一次她們都走出來投票,正正打臉這種論述,反映出年輕女性 :

「我們關心,而且我們重要。」(we care and we matter)

Jimin 引述了當地一個研究,指出「2代女」在選舉時傾向選擇一個可以支持少數、支持反歧視的政治人物,是眾多年齡層中最多的。然而 Jimin 提到一位 Yoojin 也認識的女性共同朋友,原來都把票投了給尹錫悅,Jimin 幽幽地說,「可能是因為她的菁英背景吧。」她們估計,來自菁英階層的女性都有可能因為相對優越的人生際遇及機會,對性別平等的意識沒那麼敏銳,以致「性別議題」不是她們投票的首要考慮。

選舉塵埃落定,尹錫悅已經開始準備上任的交接,而其中他的政綱中表示要廢除女性家族部,「因為女性都已經很平等。」 事實上,Jimin 和Yoojin 兩位的工作單位都是由女性家族部所支持成立,所以二人一聽到筆者的問題,又深深嘆了一口氣,因為一旦女性家族部被廢除,她們的工作都有機會不保。

她們表示,女性家族部是南韓政府架構上唯一以性別視角理順政事的機關,而且由 2001 年成立以來,雖然佔用的國家預算少之又少 (0.2%),但處理的問題多而又多。其中 Jimin 提到,女性家族部為單親家庭做了很實質的工作。例如在去年,女性家族部提出法案,擴大「家庭」在南韓法律的定義,保障未婚或者單親父母及小孩的權利,以及支援單親家庭兒童撫養費用。不過這種相對進步的舉措,卻難免成為保守陣營的攻擊對象。

「我們關心,而且我們重要。」過去,南韓年輕女性被很多政客認為不關心政事,但這一次...
「我們關心,而且我們重要。」過去,南韓年輕女性被很多政客認為不關心政事,但這一次她們都走出來投票,正正打臉這種論述。 圖/美聯社

由於尹錫悅在選舉期間信誓旦旦表明會廢除女性家族部,Yoojin 在他勝出之後瀏覽當地反女性主義的論壇,發現每一個留言都在慶祝尹錫悅當選,同時也要求他一定要完成競選承諾。然而,要廢除女性家族部如此容易嗎?看來未必。

如果要廢除女性家族部,必先經過國會大關。雖然政黨輪替在這次選舉的確實現,但國民力量作為新的執政黨未必可以容易施政,皆因如今喪失執政權的共同民主黨仍在國會 300 席中,佔了過半的 172 席,而國民力量本身在國會則只有 106 席,看來尹錫悅的執政也未必能順遂。這種國會的制衡機制,加上這次女性的高投票率,也讓 Jimin、Yoojin 二人稍有信心,可以減低廢除女性家族部的機會。

談及女性,這次選舉有一位女性讓人耳目一新——朴志玹。大學公民記者朴志玹在 2019年與另一位大學友人揭發有一班人在通訊軟體 Telegram 的群組散播偷拍影片,亦即是後來的「N號房事件」。朴志玹在今年一月加入共同民主黨,擔任李在明陣營的數位性犯罪根絕委員會委員長及女性委員會副委員長。

對於 Jimin 及 Yoojin 而言,朴志玹的參與非常關鍵。共同民主黨在近年身陷不少性醜聞,包括轟動一時的有 2018 年前忠清南道知事、亦被視為黨內明日之星的安熙正性侵犯秘書,以及前首爾市長朴元淳 2020 年被控性侵犯秘書之後輕生身亡。但不少人最後仍選擇支持李在明,就她們二人的觀察,都是因為相信朴志玹。

朴志玹以往因「N號房事件」接受訪問時都沒有露面,但這一次願意在李在明陣營露面,可見她真的覺得如何推動改革這件事很重要,雖然 Jimin 及 Yoojin 都認為這一切都來得有點太遲。而朴志玹的例子也正好說明,這場選舉中看似不太有關聯的「年輕」及「性別」兩個議題,交織得密不可分。

敗選之後,朴志玹以視訊連線進行檢討會。 圖/歐新社
敗選之後,朴志玹以視訊連線進行檢討會。 圖/歐新社

討論至此,就難以避開南韓總統的根本問題。南韓總統只可擔任一屆,不能連任。而多年來歷任總統卸任接近每位都身陷醜聞,特別是關乎利益輸送。單一任期制其實讓政策不能長久持續好好發展,再好的政策都得用時間來實驗及推動,但很多時候下一任政府會因為各種利益考量與民意風向等因素,而推翻上一任政府的工作。

此外,南韓總統權力集中、政商之間關係密切,不少政治人物都要有企業來支持,而當他們登上最高權力的時候,這些裙帶關係就會被帶進權力核心。而因為只有一屆時間,執政黨基本上在上任不久後就差不多預備下一屆選舉,自然政治就跟著選舉周期來跑,只要當下的政策議題不夠選舉叫座力,就被拋諸腦後。

總結這場選舉,以及想望南韓未來五年的日子,二人都未敢樂觀,尤其她們過往幾年在自己的工作上推動了不少女性倡議項目,例如在南韓電影界中推動反性騷擾教育,她們都擔心這一切的成果將會在未來五年內後退或被推翻。

其中最重要的例子之一就是墮胎禁令。南韓憲法法院於 2019 年裁定執行近 66 年的墮胎禁令違憲。目前,其中的一些立法工作仍未完成,Yoojin 擔心尹錫悅政府將會提出極不合理的要求,例如要求女性只可以在八週前墮胎,但很多婦女在這個時候根本不知道、沒察覺自己有孕在身。

2019年,南韓憲法法院裁定執行近 66 年的墮胎禁令違憲。 圖/路透社
2019年,南韓憲法法院裁定執行近 66 年的墮胎禁令違憲。 圖/路透社

在首爾的南韓聖公會大學,設立的性別中立廁所。 圖/歐新社
在首爾的南韓聖公會大學,設立的性別中立廁所。 圖/歐新社

2020年1月,南韓跨性別軍人卞熙秀(圖)接受性別重置手術,希望申請以女性身份在...
2020年1月,南韓跨性別軍人卞熙秀(圖)接受性別重置手術,希望申請以女性身份在軍中服役,不過卻被南韓軍方以「身心障礙」為由強制退伍。2020年1月,她在記者會上公開出櫃,並表示會向軍方提出申訴,希望透過法律管道爭取權益。不過卞熙秀最終被發現在2021年10月在住處輕生身亡,引發南韓社會憤怒,要求重視性少數者的權益。 圖/美聯社

不幸地是,這場選舉成功挑起了性別的對立。不過兩位都認為,性別議題只是剛好成為焦點,今日大眾關心性別議題,但選舉一過就忘記了。然而當中女性亦要背負很多不明不白的指控,如尹錫悅陣營曾經向 BBC 表示,南韓男性要服 18 個月兵役令他們比女性吃虧、在工作發展上也不及女性, Jimin 形容這是實在難看的「獵巫」的行為——透過將南韓長久以來的社會問題,歸咎於沒法參與社會重大決定的女性。但這種根深蒂固的不堪、甚至敵視,並不能期望用一屆政府就能解決。

而就在大選之後的一星期 (3月15日),Jimin 來信表示尹錫悅再次表明會履行競選承諾廢除女性家族部。有一說尹錫悅政府可能將其改名或者重組,雖看似較為柔和的手段,卻也是對女性或不同性別人士,甚至社會邊緣社群的漠視。

另一值得關注的也是,尹錫悅政府可能也想同時廢除女性在國會的議席配額制,按其說法是:議員應是選賢,而非因為性別。此番說法不無道理,因為在許多相對成熟與平等的民主社會,也開始出現類似呼聲。不過在南韓社會裡,女性參政是否不再是異數、且現在呼籲廢除的動機為何、時機又是否合適,這一切都仍需再觀察判斷。

由第一天認識 Jimin 及 Yoojin,我們已經談及很多作為女性的困難,尤其她們身處南韓——這個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 國家中性別最不平等的國家。筆者一直非常欣賞她們,她們無論在日常生活還是在國家大事上,都是勇於發聲,敢於表達的人。從第一日認識她們至今已經四年,的確看見有不少改變,但是要走的路,還是很長很遠。

 圖/路透社
圖/路透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選總統的厭男與仇女?南韓大選空前極端「性別惡戰」

軍中虐死或殺人?南韓「真男人」背後的部隊霸凌地獄

3cm手勢的獵巫(上):一張超商海報引爆的「南韓男女仇恨戰」?

3cm手勢的獵巫(下):仇男南韓仇女「鏡像攻擊」有效嗎?

The Glocal

以國際研究回應時局,以學術角度思考出路。香港國際問題研究所(GSI)為你帶來世界不同國際關係學者的研究及分析。相關研究及評論載於GSI的網上資訊平台「The Glocal」

作者文章

2022年5月14 日,懷孕7個月的女子在華盛頓最高法院外參加示威抗議。
 圖...

墮胎權沒被遺忘:美國期中選舉後,反性別暴力倡議者的第一手觀察

2022/11/22
加拿大政府著手實踐改變與原住民關係的政策,從醫療及安全入手,希望減少原住民和其他...

金錢和道歉不能解決問題:加拿大該如何完成原民轉型正義?

2022/10/31
緬甸政變已經一年半,當初被視為可以與軍方調停的東協,如今在各種軟硬兼施的方式下,...

誰管得了失控緬甸?東協「黑白臉」的衝突策略

2022/08/23
塔利班閃電奪取喀布爾政權已經一年?一年過後,到底阿富汗有多大變化?20年後再次掌...

阿富汗變天一年後(上)塔利班無解的血鬥輪迴?

2022/08/16
當初塔利班上台,大家都關注阿富汗的人權未來何去何從?塔利班曾答應恢復女性接受全面...

阿富汗變天一年後(下)塔利班騙殺國際的女性與安全承諾

2022/08/16
「戰爭開打,印尼國民美食Indomie漲價、民眾上街抗議...」印尼總統佐科威在...

印尼「泡麵調解員」?烏俄戰爭的Indomie通膨壓力

2022/08/03

最新文章

戴墨鏡學生接起擴音器發言「勇敢為自由奮鬥的人們,原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圖/記...

首爾「白紙運動」現場:中國留學生在封控衝擊後的思想轉變

2022/12/01
左為烏克蘭一處靶場內,放置普丁肖像當靶;右為北溪2號天然氣管道9月被炸,導致天然...

北溪管道炸毀之謎:追蹤俄國金雞母與歐洲「能源算計」

2022/11/30
左上:北京四通橋抗議標語;左下:貴州死亡大巴;中:烏魯木齊大火;右上:呼和浩特焊...

點燃白紙的「共感之痛」:中國清零封控一年的防疫亂象事件簿

2022/11/29
一名不願具名的抗爭者告訴《轉角國際》,在這之前不少人對中國還抱有很大的幻想,但疫...

專訪北京亮馬橋的白紙抗爭者:壓抑多年的表達衝動,終於得到了釋放

2022/11/29
公正黨主席、前副首相安華(Anwar Ibrahim)11月24日獲得任命、接任...

馬來西亞大選落幕:安華出任首相...最激烈選戰的前線觀察記

2022/11/24
馬來西亞選舉即將在11月19日舉行,如今部分選區已經開始發生水患。今屆在水患憂慮...

水患憂慮下的投票:2022馬來西亞全國大選...要選什麼?

2022/11/17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