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死後真相怎麼追?朴元淳性醜聞...南韓包庇狼爪的共犯們

2020/07/22 楊虔豪

首爾市長朴元淳留下了涉嫌性騷擾職員的待解遺案,但真相該怎麼追?22日,代表控訴人...
首爾市長朴元淳留下了涉嫌性騷擾職員的待解遺案,但真相該怎麼追?22日,代表控訴人的女性與法律團體,召開了第2次記者會。左圖為律師公布的朴元淳傳送騷擾訊息、右圖為朴元淳曾經公開在自己Twitter上的內衣照。 圖/歐新社(左)、朴元淳Twitter(右)

▌前情提要:〈控訴死去的首爾市長:「幫妳呼呼?」受害秘書痛苦的性騷擾證詞〉

已故的南韓首爾市長朴元淳涉嫌性騷擾職員的風波,發生已滿12天。受限刑法規定,事件嫌疑人若死亡,則全案自動終結,但為讓受害人討回公道,如何徹底調查案件經過,成為當下的嚴峻課題。

首爾市廳於7月15日表示,將由女性團體、人權與法律等外部專家加入,和市廳組成「民官共同調查團」來釐清案件。事實上,首爾市廳已向協助控訴人的女性與法律團體,發送了4次公文,邀請一同加入調查團,這些團體在22日召開第2次記者會,斷然拒絕市廳的提議。

「首爾市本身作為此案的責任主體,自己不能成為調查者。若由首爾市來組成調查團,構造上就會讓成為調查對象的公務員,很難明明白白地將事實供出。」韓國性暴力相談所所長李美京在記者會上說道。

代表控訴者的團體,22日在記者會上,斷然拒絕了市廳組成「民官共同調查團」的提議。...
代表控訴者的團體,22日在記者會上,斷然拒絕了市廳組成「民官共同調查團」的提議。 圖/記者楊虔豪

李所長認為,朴市長性騷擾疑雲中,被害人向上級反映,問題卻被忽略,多位高層可能知情不報,市廳儼然成為共犯結構,因而由市廳主持調查,就會有「球員兼裁判」的爭議。她表示:「支援被害者的團體與法律代理人的立場是,始於首爾市長所發生之事件,不該自行調查,而應由外部的國家機關介入。」

警方調查雖然持續,卻因已無公訴權,搜查何時會中斷?沒人知道。這起政府機關發生的性暴力事件,已脫離結構與脈絡,變成只能限縮到透過被害人與加害人的1對1司法程序才能解決(但實際上目前並不可能),這和目前社會面對性暴力問題的解決能力並不相符。

李所長如此說道。

警方調查也碰到難關,原本取得朴前市長家人同意,要對其持有的3支手機展開鑑識調查,在程序上也正式向法院申請通聯紀錄調閱令,更計畫對首爾市廳展開扣押搜索,卻先後遭法院以「強制搜索之必要性不足」與「扣押搜索之必要性不足」為由駁回,讓事件釐清碰到絆腳石。

朴市長涉嫌性騷擾一案,如今真相追尋陷入泥淖。 圖/歐新社
朴市長涉嫌性騷擾一案,如今真相追尋陷入泥淖。 圖/歐新社

韓國性暴力相談所所長李美京主張:朴市長性騷擾疑雲中,被害人曾向上級反映,問題卻被...
韓國性暴力相談所所長李美京主張:朴市長性騷擾疑雲中,被害人曾向上級反映,問題卻被忽略,多位高層可能知情不報,市廳儼然成為共犯結構,因而由市廳主持調查,就會有「球員兼裁判」的爭議。 圖/記者楊虔豪

協助控訴者的團體認為,國家人權委員會應當在此案中扮演更大的角色,因此將向人權委員會陳情並要求介入,展開更全面的真相調查。

而儘管刑法上規定,若嫌疑人死亡案件即自動終結,但為控訴人辯護的律師金在蓮表示,當控訴人向包括上級在內的其他市廳公務員反映性騷擾問題,卻未被正視,這些人可能涉及包庇或協助犯罪。

「法律定義上,『助犯』指的是直接或間接地,讓加害人的犯行更容易施展。不只是具威脅與物理性才叫助犯,無形或在精神上,讓加害人得以強化決定施展犯行的幫助行為,也適用其中。」金律師說道。

她指出:「爭論點就在於,性騷擾案是否存在『助犯』,相關人士明知嫌疑人對被害人的性騷擾犯罪事實,是否還讓犯行能更輕易施行。」

「法律定義上...不只是具威脅與物理性才叫助犯,無形或在精神上,讓加害人得以強化...
「法律定義上...不只是具威脅與物理性才叫助犯,無形或在精神上,讓加害人得以強化決定施展犯行的幫助行為,也適用其中。」金律師說道。 圖/記者楊虔豪

這名控訴者指出,在自己調離單位、而朴市長仍傳送穿著內衣的照片給她後,她曾向人事主管反應,得到答案卻是:

我們會讓妳30年公務員生活,更舒服輕鬆度過,妳就回到秘書的崗位吧。市長是不知道(這涉及性騷擾)才這樣做的啦,也是因為妳長得漂亮才這樣嘛。妳就直接去取得市長的人事批准吧。

控訴人還指出,自己在市廳擔任秘書的工作經驗中,還出現許多性別不友善的情景,包括在市長運動完洗澡時,得負責將私人內衣拿去給市長,並負責將市長穿過的衣物裝好後寄回市長官邸;市長在寢室睡午覺時,須由女性秘書來叫醒市長,才不會「讓市長不開心」。

而每當有人要市長批准公文、或有國會議員造訪市長室,這些人都會上下打量女秘書,或說出:「來選選這裡秘書的臉(誰最漂亮)」等具性騷擾的發言。測量血壓時,朴市長還說過:

由她來量,我血壓都會變高,數字紀錄都不好。

「由她來量,我血壓都會變高,數字紀錄都不好。」控訴者再指出,自己在市廳擔任秘書的...
「由她來量,我血壓都會變高,數字紀錄都不好。」控訴者再指出,自己在市廳擔任秘書的期間,還出現許多性別不友善的狀況。圖為朴元淳測量血壓的資料照片。 圖/歐新社

另外,內定將上任的南韓新警察廳長金昌龍,於7月18日表示:「(首爾地方警察廳)在7月8日下午4點半受理報案後,(中央)警察廳在當晚也收到報告,接著也呈報至青瓦台國政狀況室。」

儘管呈報程序,是基於總統的秘書室訓令,但因涉案人為具高度權限、本身又是法律人出身的首爾市長,若包括警方與政府最高機關皆知情,就可能先行介入阻撓辦案。負責為控訴者辯護的金律師指出:「這樣的規定內容,對承受高級公務人員性暴力、原本該要報案的被害人來說,會是相當憂慮的。」

和上回一樣,這次記者會上訟訴人也撰寫信件,現場請人代為公開朗誦。她表示:「這起事件,讓我在意識到問題前,花費了許多時間;揭發問題前,花費更久的時間。我作為被害人,想得到保護,希望在搜查過程中、在法庭上能發聲,難道這過程結束了嗎?」控訴人說道:

我將繼續等待。我希望經過毫無偏見且合法合理的程序來釐清真相,對非事件本質的問題,請勿模糊焦點,拜託請專注於目前被公開出來的事實,感謝大家。

「我作為被害人,想得到保護,希望在搜查過程中、在法庭上能發聲,難道這過程結束了嗎...
「我作為被害人,想得到保護,希望在搜查過程中、在法庭上能發聲,難道這過程結束了嗎?」」 圖/韓國女性熱線官網

首爾市廳是否為包庇市長的共犯結構?是否適合組織調查團?引發女性與法律團體的質疑。...
首爾市廳是否為包庇市長的共犯結構?是否適合組織調查團?引發女性與法律團體的質疑。圖為首爾市廳發言人黃仁植。 圖/歐新社

而在早上記者會後,首爾市廳也於下午公開回應,由於支援被害人的團體,拒絕參與共同調查團,現實上調查團要組成運作非常困難。市廳發言人黃仁植表示:「我們對此表示遺憾。若被害人透過向國家人權委員會陳情的方式,來委託調查,首爾市廳也將積極予以合作。」

值得注意的是,早先包括首爾市廳與執政的共同民主黨,都以「控訴被害的職員」來稱呼主張遭性騷擾的秘書,引發外界批評。

律師出身的共同民主黨最高委員金海英在會議上指出:「現在被害者已透過女性團體與法律代理人,將報案事實具體陳述出來。」認定應以「被害人」取代「控訴被害人」,並公開道歉。黨內隨後決定統一採用這個稱呼,首爾市廳也予以跟進。

朴前市長的性騷擾風波,如今被控「球員兼裁判」的首爾市共同調查團,在女性團體杯葛下,已經確定「組不成」;國家人權委員會往後將如何主導釐清真相,將持續牽動南韓 #MeToo 運動走向。

自殺,不能解決難題;求助,才是最好的路。求救請打1995 ( 要救救我 )

被控「球員兼裁判」的首爾市共同調查團,在女性團體杯葛下,已經確定「組不成」。往後...
被控「球員兼裁判」的首爾市共同調查團,在女性團體杯葛下,已經確定「組不成」。往後真相如何釐清?首爾市廳與執政的共同民主黨,如今遭遇莫大的輿論批判壓力。 圖/美聯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追究首爾市長性醜聞(上):朴元淳曾支援的南韓女權鬥士...怎麼說?

追究首爾市長性醜聞(下):喪期不談真相?南韓進步派的自爆應對

控訴死去的首爾市長:「幫妳呼呼?」受害秘書痛苦的性騷擾證詞

楊虔豪

定居首爾過著採訪與寫稿生活的駐韓獨立記者。畢業於成功大學政治系,總是被誤認為是韓國學生,實際上是土生土長的台灣人。目前經營韓半島新聞平台,並將南北韓報導與評論供應給BBC中文網、公視、端傳媒等華文媒體。▎FB:韓半島新聞平台

作者文章

南韓電影《美麗青年全泰壹》為全泰壹的傳記電影,紀念22歲的全泰壹在1970年11...

南韓狂躁與衝突之都:「政治叛民」如何翻轉首爾?

2022/04/15
想要有合理的「窩」究竟應該要多難? 圖/電影《寄生上流》

南韓打房失敗啟示錄:首爾與他的無殼絕望世代

2022/03/24
最終結果來看,2代男確實近6成倒向尹錫悅,2代女則是近6成選擇支持李在明。同年齡...

南韓總統選後談:進步派「0.7%輸掉青瓦台」的敗北結構?

2022/03/10
含淚投票,還會是2022年南韓總統大選的選民回應嗎? 圖/法新社

選總統的厭男與仇女?南韓大選空前極端「性別惡戰」

2022/03/07
南韓疫情即將衝破每日10萬人染疫的門檻,但20天後就要舉行總統大選決定「青瓦台的...

青瓦台主人的百萬張「染疫選票」?南韓放生式防疫與選戰倒數

2022/02/17
南韓兩大總統候選人妻子皆爆醜聞,讓大選演變為陣營間「互丟糞便」的僵持戰,也讓南韓...

南韓「惹人厭」的大選:妻子醜聞左右的國家未來?

2022/02/09

最新文章

2022年2月24日,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波蘭右翼政府向逃離戰亂的烏克蘭難民伸援手...

同為難民,兩種命運:為何波蘭只接納烏克蘭難民?

2022/05/18
4月23日的知床觀光船事故,是近年來日本最慘重的船難事故。截至5月12日,海保小...

無人應答的SOS:日本「知床觀光船事故」人禍為何發生?

2022/05/12
根據國際法,不論是南北韓的特務們、或是遭綁架者,本來都應該在戰爭狀態結束後各自返...

南北諜報家家酒?遣返「北韓間諜」的韓國人道難關

2022/05/11
小馬可仕與薩拉以及他們背後所屬的家族就會因此一加一等於或大於二嗎? 圖/小馬可仕...

我們不是「威權笨蛋」?菲律賓選後撕裂的民主對話

2022/05/10
馬克宏雖然贏得大選、順利連任,但民粹主義陰魂不散,加上國內經濟與通膨危機的隱憂,...

法國選後難題:「失敗的馬克宏」能救通膨危機嗎?

2022/05/09
若小馬可仕(左圖)贏得了選舉,菲律賓歷史上 9 年的黑暗戒嚴時期與人權壓迫紀錄,...

重返恐怖政治的可能?菲律賓「威權復辟」選情Q&A

2022/05/06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