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厄多安的空中槍騎兵:土耳其如何成就了「無人機強權」?

2021/08/03 Flak聊軍事

 圖/亞塞拜然國防部
圖/亞塞拜然國防部

今年4月1日,亞塞拜然總統阿利耶夫在總統府頒發卡拉巴赫(Karabakh)勳章給土耳其拜卡(Baykar)公司的首席技術長:塞爾丘克.拜拉克塔(Selchuk Bayraktar),並給他更多無人機訂單。

卡拉巴赫勳章是2020年慶祝收復納卡地區,完成統一大業而創立的勳章,頒發給納卡戰爭有功的人員。而拜卡公司的無人機可說是亞塞拜然贏得納卡戰爭的關鍵,塞爾丘克自然居功厥偉。事實上,塞爾丘克已經是土耳其的風雲人物,因為他不但讓阿利耶夫贏得納卡戰爭,也是土耳其總統厄多安建立近東霸業的功臣之一。

塞爾丘克的父親:伊斯梅爾.拜拉克塔(Özdemir Bayraktar)是拜卡公司(Baykar)的創辦人,該公司原本的業務是汽車與引擎零件的製造,在土耳其經濟起飛時期藉由替代進口零件而賺取不少財富,並成為頗具規模的國產企業。該公司在2004年對無人機業務發生興趣,而塞爾丘克正在麻省理工攻讀碩士並研究無人機控制的先進技術,他在2007年回國擔任拜卡公司的技術長。

拜卡公司在2005年推出第一架無人機:拜拉克塔-迷你(Bayraktar Mini)——這也是土耳其第一種自製無人機。該機是手擲起飛的小型無人機,與美國陸軍的營級無人機:RQ-20美洲獅(Puma)同級,但拜拉克塔-迷你的特色是飛行高度可達3,000呎,較美洲獅高出許多而能適應土耳其的山區地形。在塞爾丘克.拜拉克塔的親自展示下,這款無人機贏得土耳其陸軍的19套訂單,每套包含4架無人機與2套攜帶式控制站,主要配發於防衛南部山區的營級單位。

亞塞拜然總統阿利耶夫在總統府頒發卡拉巴赫勳章給拜卡公司技術長塞爾丘克.拜拉克塔,...
亞塞拜然總統阿利耶夫在總統府頒發卡拉巴赫勳章給拜卡公司技術長塞爾丘克.拜拉克塔,表彰其TB2武裝無人機在納卡戰爭的貢獻。 圖/亞塞拜然總統府

土耳其陸軍在2008年開始操作拜拉克塔-迷你型無人機,由於土耳其的主要威脅來自東...
土耳其陸軍在2008年開始操作拜拉克塔-迷你型無人機,由於土耳其的主要威脅來自東南山區,該無人機特別強調高海拔飛行性能,貼近客戶需求是拜卡公司的成功要素之一。 圖/拜卡公司

▌土耳其對無人機的重視

土耳其籌建軍用無人機的歷史相當早,1996年就向美國通用原子公司採購6架蚋750(Gnat 750)——RQ-1掠奪者(Predator)的前身——中空長航時(MALE)無人機,也是該型機唯一個外銷客戶。當時反恐戰爭尚未開打,美國只有中情局把蚋750用在東歐地區,監控華約部隊在冷戰後的軍事部署。但土耳其已看到無人機在反游擊作戰的潛力,將蚋750部署在東南山區偵察庫德族游擊隊的活動。

由於美國對外銷無人機的限制比較多,報價也比較高,土耳其在2005年以1.5億美金向以色列飛機工業(IAI)與埃爾比特系統(Elbit)公司採購了10架「蒼鷺式」(HERON)中空長航時無人機,但要求整合本國製造的光電系統、地面衛星控制站以及無線影像接收站,以建立起無人機產業的基礎能量。

但由於國產光電系統過重,蒼鷺需加大馬力才能達到3萬呎高度的性能需求,機身的修改造成計畫延遲,以土雙方都指控對方應對衍生的問題負責。

雪上加霜的是,以色列在2010年的自由加薩救援船隊「藍色馬爾馬拉號」衝突中(土耳其NGO為了突破以色列對巴勒斯坦頒布的「海禁令」,試圖開船「搶灘運補」加薩走廊),於公海上派出特種部隊登船突襲,卻在衝突中殺害了10名土耳其國民,這不僅導致土耳其召回駐以大使,以色列也一度撤回了蒼鷺計畫的支援人員。

「藍色馬爾馬拉號」事件嚴重地破壞了以土聯盟的默契,土耳其也指控以色列在事後拒絕提供維修零件,甚至在電子系統動手腳。種種打擊也使土耳其切斷與以色列的軍事合作,踏上無人機的自主發展之路。

蚋750(上)與後來的MQ-9死神。 圖/美國國防部
蚋750(上)與後來的MQ-9死神。 圖/美國國防部

以色列空軍基地,牆上的彩繪即是以製的「蒼鷺」無人機。 圖/美聯社
以色列空軍基地,牆上的彩繪即是以製的「蒼鷺」無人機。 圖/美聯社

強襲空降,登上藍色馬爾馬拉號的以色列特種部隊。 圖/法新社
強襲空降,登上藍色馬爾馬拉號的以色列特種部隊。 圖/法新社

▌國產無人機的興起

在蒼鷺無人機交付後沒多久,土耳其的老牌航太公司:土耳其航太工業(TAI)就在2010年公開了「安卡」(Anka)式無人機。安卡式也是中空長航時型式,但體型與馬力較蒼鷺稍大而能承受國產光電系統的重量。土耳其也在2012年發布了「土耳其無人機系統發展藍圖」宣示其發展完整無人機產業的決心。

土耳其也在2010年使用以色列製蒼鷺機執行庫德族的偵察任務,並在2011年遇上庫德族的大規模攻擊行動。但蒼鷺無人機雖能從空中拍攝到敵軍行動,其影像卻無法即時提供給指揮單位,啽被尷尬形容為「只能事後蒐證」,在攻擊行動的當下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地面部隊遭受攻擊。

與此同時,美國的MQ-1掠奪者與MQ-9「死神」(Reaper)兩種武裝無人機卻已殺遍中東各大反恐戰場——利用機上的掛載地獄火飛彈,武裝無人機能在偵察到高威脅目標的同時就進行擊殺——土耳其軍方認為這正是他們需要的快速反應能力。

而這就是拜卡公司異軍突起的機會,該公司在2007年得到合約,能夠研發並展示能夠全自動起降的TB1型(Taktik Blok,戰術構型之意)實驗無人機,這讓軍方下單採購12架TB2。TB2的外型與蒼鷺機類似,但體型只有後者的一半,因此需改用加拿大L3Harris Wescam公司生產的光電系統,利用其較輕的重量使飛行高度維持27,000呎的水準。

TB2在2015年成功投擲了土耳其自製的智慧微型彈械(MAM,Mini Akıllı Mühimmat),成為土耳其第一種武裝無人機。MAM不具動力,純靠中高度投擲的位能滑翔攻擊目標。體型較小的MAM-C具有8公里的最大射程;較大的MAM-L則可利用GPS導引系統將射程延長到14公里。

蒼鷺雖然看得到敵軍,但無法即時把資訊回傳給後方部隊,看得到打不到的尷尬狀況,也讓...
蒼鷺雖然看得到敵軍,但無法即時把資訊回傳給後方部隊,看得到打不到的尷尬狀況,也讓土耳其軍方決定取得更快速的反應武力。圖為土耳其軍隊,正準備在伊拉克北部山區對庫德工人黨(PKK)發動越境打擊。 圖/美聯社

拜卡公司主要的無人機陣容:起家的迷你型(前),難得出鏡的TB1實驗機(後中),戰...
拜卡公司主要的無人機陣容:起家的迷你型(前),難得出鏡的TB1實驗機(後中),戰功彪炳的TB2(後左),以及未來之星的阿肯哲(後右)。 圖/拜卡公司

威名遠播的TB2。 圖/歐新社
威名遠播的TB2。 圖/歐新社

▌無人機打造的霸業

在TB2問世後,拜卡公司立刻得到土耳其政府的重用,有以下幾個原因:

  • 中東局勢在美軍剷除伊拉克海珊政權後逐漸陷入混亂,國家邊界逐漸模糊,非國家武裝團體興起,這讓土耳其擔心境內與境外庫德族游擊隊串連,欲主動介入中東衝突。武裝無人機沒有飛行員被俘的風險,加上TB2較小而成本較低,成為境外作戰的理想武器。
  • 2016年,土耳其軍方對伊斯蘭化的厄多安政權發動政變,這讓厄多安對空軍高度不信任,開除了300多名飛行員,空軍實力大傷;相較之下,拜拉克塔家族是虔誠的伊斯蘭家庭,無人機更是絕對忠誠,因此無人機大軍就成為厄多安政權制衡,甚至取代空軍部分任務的重要力量。

2016年,厄多安總統將最年輕的女兒:蘇梅耶(Sümeyye Erdoğan)嫁給塞爾丘克,對拜拉克塔家族的重視可見一斑。而塞爾丘克與拜卡公司也沒讓厄多安失望,其TB2服役後就立刻與安卡機一同支援對抗庫德族的反游擊戰爭,其無線資料鍊允許無人機在土耳其東南方90公里外的伊拉克坎迪爾(Kandil)山脈巡邏,監控庫德族大本營的活動,並透過高效率的通信流程引導空軍與陸軍對庫德族部隊進行打擊。

擁有武裝的TB2更在2018年於伊拉克境內擊殺了庫德族高層,系統化的「偵察-打擊」流程使庫德族再也無法於東南山區進行大部隊行動。

在2015年土耳其軍方政變中,一度被自家F-16戰鬥機(上)「空中追殺」的厄多安...
在2015年土耳其軍方政變中,一度被自家F-16戰鬥機(上)「空中追殺」的厄多安,至今仍持續在肅清空軍的不忠誠飛官,這雖然重創了土軍的空官實力,卻也不意鋪平了TB2(下)大殺四方的主力崛起。 圖/土耳其國防部

2016年,厄多安嫁女兒。 圖/美聯社
2016年,厄多安嫁女兒。 圖/美聯社

▌土耳其的無人機戰爭

在利比亞內戰中,土耳其支持聯合國承認的利比亞民族團結政府(GNA),並提供了20架TB2無人機。敵對的利比亞國民軍(LNA)則得到埃及、阿聯…等國支持,由阿聯向中國採購「翼龍二型」武裝無人機作為援助,這也成為了「人類史上的首場無人機戰爭」。

由於翼龍二型的體型較大、航程較遠、載彈較多,甚至有衛星資料鍊可以跨地平線作戰,將政府軍打得抬不起頭,甚至曾經長途奔襲,將多架土耳其無人機炸毀在機場上。

在翼龍機助威下,國民軍節節進逼,威脅到的黎波里首都。土耳其為挽救政府軍的命運,在2020年1月動用傳統部隊,部署多套現代防空系統保護機場,甚至用美製派里級巡防艦從海上發射標準一型飛彈擊落了缺乏自衛電戰能力的翼龍二型。

5月底土軍則發動一場防空制壓行動:動用空中與地面的電戰兵力,掩護無人機摧毀了10輛鎧甲防空車,挫敗了國民軍的攻勢,使雙方開始討論停火,最終於10月達成協議。

在利比亞內戰中,起初威風凜凜的「翼龍二」。 圖/路透社
在利比亞內戰中,起初威風凜凜的「翼龍二」。 圖/路透社

惹火土耳其後,被擊落摧毀的「翼龍二」。 圖/利比亞政府軍
惹火土耳其後,被擊落摧毀的「翼龍二」。 圖/利比亞政府軍

同樣在2020年初,土耳其一支步兵營在敘利亞境內遭到空襲,這讓厄多安發動名為「春日盾牌」(Spring Shield)的報復行動。行動主角是TB2與安卡-S,後者是安卡機的量產版,也具有攻擊能力,但由於偵察與通信系統較TB2完整,且價格較高,主要仍應負責偵察任務。

土耳其宣稱在5天內摧毀了151輛戰車、86座砲兵陣地、上百輛裝甲車與卡車…等大量軍事目標,分析家形容:

「如果使用傳統反戰車武器,得花上『好幾個月』才能摧毀這麼多目標。」

但由於俄羅斯提供敘利亞大量現代防空武器,也宣稱擊落了6架土耳其無人機。最後由俄羅斯與土耳其簽署協議來結束這場行動。

受土耳其無人機優勢撐腰,勉強扳回一成的利比亞政府軍。 圖/路透社
受土耳其無人機優勢撐腰,勉強扳回一成的利比亞政府軍。 圖/路透社

2020年下半年的納卡戰爭更成為TB2無人機的顛峰之作。

亞塞拜然原本是以色列無人機的忠實客戶,但在2020年中突然宣布向土耳其採購數量不明的TB2無人機,隨即發動了納卡戰爭。由於轉折太快,一般相信是由土耳其人員帶著裝備與中東作戰經驗,直接一條龍式為亞塞拜然操控無人機進行「作戰服務」。

雖然亞美尼亞也有少量先進防空武器,甚至之前也有對抗無人機的經驗,但大部分防空武器都相當老舊,作戰戰術也相當落伍,完全不是土耳其結合無人機與電戰之先進戰術的對手,幾乎一開戰就被打得潰不成軍。

亞塞拜然的以製自殺無人機也創下不少戰功,但大部分戰果仍屬於TB2無人機,原因是TB2一次出動能發射4枚導引武器攻擊4個目標,大幅提升獵殺目標的速度與效益。無人機鋪天蓋地的攻勢壓制了亞美尼亞陸軍的行動,使亞塞拜然軍隊可以長驅直入,包圍納卡地區並贏得了勝利。

 圖/亞塞拜然國防部
圖/亞塞拜然國防部

在3架原型機相繼試飛後,阿肯哲的第一架量產型在今年五月試飛。其較大的體型在未來可...
在3架原型機相繼試飛後,阿肯哲的第一架量產型在今年五月試飛。其較大的體型在未來可與TB系列無人機形成「高-低配」,使拜卡公司的無人機陣容更加完整。 圖/拜卡公司

▌土耳其無人機的未來

TB2在納卡戰爭的成功卻引來西方國家的不滿,認為它利用西方技術助長了區域衝突,例如提供導航元件的Garmin與提供光電系統的L3Harris Wescam公司都宣布不再提供產品給拜卡公司的武裝無人機。然而,土耳其航電工業在發展多年後已非吳下阿蒙,阿森納(Aselan)公司在2020年底就宣布新一代光電系統即將量產,重量大幅減輕,並開始安裝到TB2無人機上進行測試。

在快速累積作戰經驗後,各方客戶可說是捧著銀子向土耳其採購無人機。例如烏克蘭就採購更多的TB2,並提議用自身的引擎工業與土耳其合製武器,這些軍火交易不但賺取外匯,也擴大土耳其在國際舞台的影響力,尤其在中東與近東地區可說是舉足輕重的一方霸主。

拜卡公司也沒有以現有成果而自滿,在2019年推出更大型的雙引擎無人機:阿肯哲(Akıncı),由於動力與體型加大,其飛行高度達到5萬呎而進入到高空長航時(HALE)的範疇,並有8個掛點可以掛載最多近3,000磅重的彈藥。

而在今年年初,由於美國片面終止F-35的合約,土耳其索性打算把新造的安納多魯號(Anadolu)號兩棲突擊艦改裝為無人機母艦,最多可攜帶10架拜卡公司的下一代無人機:TB-3——如果成功,很可能成為世上第一艘大型無人機母艦。

在拜卡公司的大膽創新與土耳其官方支持下,可想見塞爾丘克.拜拉克塔的無人機在可見未來還能蓬勃發展,維持其在軍用無人機市場的一線廠商地位。

 圖/拜卡公司
圖/拜卡公司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高加索「無人機大戰」:無情擊潰亞美尼亞的新.機戰未來?

AI武器未來戰(上):「殺手機器人」的禁令謬誤?

AI武器未來戰(下):「無人機」的新世界大戰?

Flak聊軍事

現代軍事歷史與科技研究者,《全球防衛雜誌》專欄作者,不定時於「Flak聊軍事」臉書專頁對軍事新聞與動態發表評論。

作者文章

圖/亞塞拜然國防部

厄多安的空中槍騎兵:土耳其如何成就了「無人機強權」?

2021/08/03
「20年來的爭議與野心將轉換成一段皇家海軍能夠聚焦成果的時代。」 圖/英國皇家海...

日不落海軍重返亞洲?英國「伊莉莎白女王號」印太新佈局

2021/05/18
美國海軍對抗中俄、重奪優勢的行動已經醞釀多年,除了構築理論基礎外,也進行了演習驗...

他們絕不能通過:美軍阻止中國海權反超的「五步戰略殺」

2021/02/04
在雷根時代的前期,美國海軍的裝備與卡特時代沒有太大差別,但僅僅是戰略態度的轉變,...

從海上擊敗蘇聯?雷根海權論...敗部復活的冷戰「攻勢大艦隊」

2021/01/18
停靠香港的中國海軍航空母艦「遼寧號」。 圖/路透社

挑戰美國海權的兩代紅軍:中國會踏上蘇聯海軍的「撞牆覆轍」嗎?

2020/12/30
1980年4月美軍特種部隊為了援救美國駐伊朗大使館人質危機,而冒險出動、但卻遇上...

美國軍事與軟腳總統:拜登會淪為下一個「卡特總統」嗎?

2020/12/22

最新文章

自2020年11月開打的衣索比亞-提格雷內戰至今有了新的局勢變化,從衣索比亞國防...

一億國民的內戰仇殺:衣索比亞「提格雷戰爭」逆襲...怎麼了?

2021/09/20
中國的龐大和迫近,教許多東南亞人喘不過氣,美國的問題則是反過來,與東南亞有所謂的...

中美爭霸的「殘酷距離」:兩強相遇東南亞的矛盾競賽?

2021/09/17
河野太郎堪稱自民黨內的「異端兒」——行事作風有別於過往保守派的政治家,雖顯得突兀...

進擊的河野太郎:問鼎日本首相的「政治異端兒」?

2021/09/16
面對抹去中村哲壁畫的質疑,塔利班政府官員向日本記者表示,「塔利班非常敬重中村醫師...

中村哲的大叔遺志:阿富汗淪陷後的NGO與「一水希望」

2021/09/14
當年911的恐攻震撼,雖然嚴重破壞了以世貿為地標的曼哈頓金融區,但以重建、保險賠...

世貿雙塔倒下後:911恐攻後的「紐約都更療傷」成功嗎?

2021/09/13
2006年自民黨總裁選前夕,森派(現:細田派)的安倍(左),與河野派(現:麻生派...

豬排飯與獻金:日本派閥政治?左右首相命運的密室巨怪

2021/09/10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