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被遺忘的報導:沙烏地分屍了記者哈紹吉,後來呢?

2018/12/28 轉角說

到頭來,哈紹吉是不是「白死一場」?這場駭人聽聞的謀殺血案,真的那麼容易就被世界遺...
到頭來,哈紹吉是不是「白死一場」?這場駭人聽聞的謀殺血案,真的那麼容易就被世界遺忘了嗎? 圖/美聯社

▌回顧

事件:沙烏地領事館分屍的記者?哈紹吉「被消失」事件

日期:2018年10月2日

地點:沙烏地阿拉伯,土耳其,美國

你殺得了記者,卻殺不死新聞?

2018年10月2日,59歲的沙烏地異議記者、《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賈邁.哈紹吉(Jamal Khashoggi)——在沙烏地駐土耳其的伊斯坦堡總領事館「人間蒸發」。17天後,原先一概否認的沙烏地政府,終於坦承「哈紹吉確實是被殺死在外館」,兇手是幾名失控的沙國特工,哈紹吉的遺體則遭到分屍棄置。離譜且無比駭人的情節,嚇傻了整個世界。

但哈紹吉究竟是怎麼死的?在他死後的3個月,捲入了美國、土耳其、沙烏地阿拉伯的國際鬥爭,依舊鬧得不可開交;然而各路的真相調查與犯罪究責,卻不約而同地陷入了停滯——11名被捕的沙烏地特工有5人遭求處死刑,但被控為幕後主謀的「沙烏地太子」穆罕默德王子(Mohammad bin Salman,慣用簡稱MBS),卻依舊大權在握。

那麼到頭來,哈紹吉是不是「白死一場」?他的家人與未婚妻又該怎麼辦?這場駭人聽聞的謀殺血案,真的那麼容易就被世界遺忘了嗎?

「你殺得了記者,卻殺不死新聞?」圖為2018年《時代雜誌》年度風雲人物特刊〈	守...
「你殺得了記者,卻殺不死新聞?」圖為2018年《時代雜誌》年度風雲人物特刊〈 守衛真相的衛士們〉,圖左至右為遇害的哈紹吉、在緬甸被捕的記者瓦龍(Wa Lone)和覺梭(Kyaw Soe Oo),菲律賓Rappler的CEO瑪麗亞.雷薩,以及遭遇槍擊的馬里蘭州安納波利斯《首府新聞報》。 圖/《時代雜誌》

▌「鋸子的摩擦聲音」:當輿論開始對血腥疲乏

你必須同我們一起回沙烏地。」
「你們不能這樣做!領事館面有人在等我。」
「...(扭打聲)...」
「我不能呼吸!我不能呼吸!我不能呼吸!」
「...(尖叫聲)...」
「...(哀號聲)...」
「...(喘氣聲)...」
「...(鋸子的摩擦聲)...」
「要怎麼砍我知啦!」
「...(劈砍聲)...」
「你要不就把耳機給戴上,要不就和我一樣,把音樂放大聲一點」
「和你老闆說,事情辦好了,搞定了!」

「...(鋸子的摩擦聲)...」圖為白宮前,裝扮成MBS的抗議者。 圖/路透社
「...(鋸子的摩擦聲)...」圖為白宮前,裝扮成MBS的抗議者。 圖/路透社

上述的「對白」,來自於土耳其檢調所取得的事件錄音。在哈紹吉案中,這份來路不明、疑似是土國情報單位對沙國外館的非法監聽,是全案至今,唯一能證明哈紹吉身死的關鍵證據。然而在過去的3個月裡,土國檢方一方面自稱「偵查不公開」拒絕對外正面說明證據來源;一方面卻又將錄音帶私下透漏給官媒或親政府媒體。像是《CNN》、《華盛頓郵報》等外媒,也僅能在新聞熱度過後,透過CIA與參議院外交委員會的「線人」,才得以參閱錄音逐字稿。

土耳其的新聞操作,一開始確實以聳動而血腥的情節,煽起了國際輿論對哈紹吉案的關注熱度。但隨著時間的過去,土耳其檢警始終無法找到被害者的遺骸,所有的指控與證據,僅止於「哈紹吉在使館裡被分屍」。儘管官方不斷釋出假設,認為哈紹吉的屍塊很可能遭到強酸溶解?甚至焚屍成灰?但在缺乏事證進度的狀態下,循著血跡走的新聞版面,也逐漸因原地打轉而感到疲乏。

除了監聽爭議,哈紹吉案的實質調查,至今也是一團爛帳。兩大事主——土耳其和沙烏地阿拉伯——各自主張擁有調查主權,但彼此的司法溝通,卻是各種推拖閃躲、互扯後腿。

兩大事主——土耳其和沙烏地阿拉伯——各自主張擁有調查主權,但彼此的司法溝通,卻是...
兩大事主——土耳其和沙烏地阿拉伯——各自主張擁有調查主權,但彼此的司法溝通,卻是各種推拖閃躲、互扯後腿。圖為沙烏地領事館外,土耳其檢方的蒐證小組。 圖/路透社

▌一本正經地裝忙:土耳其、沙烏地、聯合國的推拖閃躲

沙烏地方面聲稱已「控制了所有犯罪嫌疑人」,並主張「哈紹吉是沙烏地公民,在沙烏地外館內——也就是沙烏地領土上——遭到沙烏地特工『失手殺害』」,因此全案的司法主權,應完全由沙烏地本國自行「審慎處理」。

但咬住錄音證據的土耳其政府則認為,沙烏地外館作為凶殺案的第一現場,其駐館人員與特工知法犯法、毫不尊重在地法律,甚至有干涉土國內政之嫌,「此行為嚴重違反《維也納外交關係公約》在先,因此全案不適用外交豁免。」因此死抓把柄的土耳其總統厄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反而大力要求沙烏地:若有緝凶誠意,就該把18個被捕的沙烏地特工,全引渡到土耳其調查。

「沙烏地司法部只是做做樣子,根本沒有配合緝凶、挖掘真相的打算!」土耳其檢方不斷抱怨,儘管在官方說法中,沙烏地總是大方地邀請土國「可以到利雅德的監獄參與調查」,但現實中就連11名沙烏地特工的身份、資料、審訊供詞,沙國司法部全都扣住保密。因此從10月底開始,土耳其官方也改變策略,積極向美國、俄羅斯、英國、法國與德國提供物證資料,甚至高聲疾呼「讓聯合國來發起真相調查」。

所以聯合國的反應如何呢?

我們很樂意受邀,但....土耳其從沒向聯合國提出過正式調查的邀請。

「我們很樂意受邀,但....土耳其從沒向聯合國提出過正式調查的邀請。」圖為向執政...
「我們很樂意受邀,但....土耳其從沒向聯合國提出過正式調查的邀請。」圖為向執政黨黨團報告哈紹吉案的土耳其總統厄多安。 圖/路透社

▌川普、MBS、厄多安:誰是國際「偽君子」?

土耳其不斷高調大喊「國際調查」,但檯面下卻毫無動作,這虛晃一招的「說說人」姿態,也引起國際人權團體、記者NGO的強烈質疑,像是著名的人權觀察組織(HRW)、國際特赦組織(AI)紛紛發起串聯——他們一方面向土耳其施壓,要求安卡拉「別再搞權謀大戲」,應速將證物與調查權限上呈聯合國調查;另一方面,這些人權組織也不時提醒著那些隨土國起舞的國際媒體,

土耳其為哈紹吉『主持正義』的同時,他們也是全歐關押、迫害最多記者的國家。

國際特赦指控,土耳其政府正在「資產化」哈紹吉的悲劇,他們之所以遲遲拖延聯合國提案,其目的僅是要在國際政治的賭桌上討價還價——之中包括伊朗、卡達在背後隔山打牛,用代理人狙擊死敵沙烏地;或是讓川普在庫德族問題上示軟,甚至同意引渡2016七月未遂政變的「首謀」葛蘭(Fethullah Gülen)——都是土耳其反覆暗示的交換籌碼。

「提報聯合國也是需要時間的好嗎!人是死在土耳其國內,土耳其檢方難道不用時間統整案情嗎?」面對質疑,厄多安親信的總統府資政艾貝特(Gulnur Aybet)義憤填膺地表示:「至於特赦組織的抹黑,我只想強調...土耳其沒有關押任-何-一-名-記-者!完全沒有!沒有人是因為『追求新聞自由』而在土耳其被捕;在監獄裡的要不是謊稱是記者的罪犯,要不就是因散播恐怖主義、貪腐與顛覆政府而罪有應得!」

土耳其為哈紹吉「主持正義」的同時,他們也是全歐關押、迫害最多記者的國家。圖為土耳...
土耳其為哈紹吉「主持正義」的同時,他們也是全歐關押、迫害最多記者的國家。圖為土耳其記者組織抗議政府打壓新聞自由,他們舉著標語:「新聞不是犯罪——釋放所有記者吧!」 圖/美聯社

但在沙烏地與土耳其之外,另一個「當事國」——美國——的究態也頗為分歧。在哈紹吉成為異議記者之前,他曾以資深媒體顧問的身份,在沙烏地駐美國大使館服務了一段時日,於美國政壇與華府媒體圈內人脈甚廣。流亡美國後,哈紹吉也以《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的身份走跳各方,甚至因此得罪王室、惹來殺身之禍。所以在這起殺人風暴裡,作為「次級關係國」,華府的選擇也就分外尷尬。

「我們可能永遠不知道誰殺了他。」當沙烏地政府承認哈紹吉確實死在伊斯坦堡領事館後,美國總統川普,曾丟出這爭議的「真相埋沒說」。但對此,土耳其的應對策略卻是「積極逼攻」,主動、不間斷且高調地向CIA、國務院、美國參議院提供證據資料,逼受迫接球的美國政府承認「哈紹吉確實是遭到謀殺」。但被惹火的川普卻更直白的回應:

川普表示:「沙烏地不僅是制衡伊朗的橋頭堡,我去年訪問沙烏地阿拉伯時,沙國也同意要斥資4,500億美金來投資美國!這筆投資創下了歷史紀錄,它將為美國創造成千上萬個工作機會、帶來無與倫比的經濟發展,並替美國帶來更多的財富!」

「就算沙烏地政府『確實謀殺了哈紹吉』,美國仍將以本國利益為優先,繼續且堅定地支持...
「就算沙烏地政府『確實謀殺了哈紹吉』,美國仍將以本國利益為優先,繼續且堅定地支持沙烏地。」 圖/美聯社

然而川普的4,500億美金說法——其中1,100億美金用於軍火採購——卻遭致國會、眾外交智庫、人權NGO的質疑。因為這大批的投資承諾,大多僅只是「承諾」;就算是軍火採購,其數據也大多累積自歐巴馬政權、屬於沙烏地既定的長期投資。因此在質疑者眼裡,川普的說法,反而巧妙地置換了沙美關係中的主從位置——明明是交保護費的小弟,竟是什麼時候爬到了「主子」頭上指手畫腳?

此外,「仰賴沙烏地來制衡伊朗擴張」的說法,雖然看似合理,但長年對美國-伊朗和解進程從中作梗者、每年對國會外交委員會砸下數千萬獻金、遊說抵制伊朗核子協議者...卻都是沙烏地;換句話說,當前中東的緊張現實,不正是沙烏地編寫劇本的「自我應證預言」(Self-fulfilling prophecy)?

自從911事件以來,美國政壇對於沙烏地阿拉伯就存在著一定程度的不信任感,而哈紹吉案的殘忍情節,也讓美國政壇更加相信:沙烏地的保守、父權、與人權壓迫,與美國的政治價值觀根本南轅北轍。因此,在2018年12月13日,美國參議院才罕見地達成黨團共識,以全票通過決議,公開譴責「沙烏地王儲穆罕默德,就是謀殺哈紹吉的主謀者」。

不過王子本人,有在怕嗎?

不過王子本人,有在怕嗎? 圖/路透社
不過王子本人,有在怕嗎? 圖/路透社

▌不過就是死了一個小記者?沙烏地王室嚴重內傷

表面上看,哈紹吉的死,對沙烏地的國內輿論、王族政治、甚至國家日常似乎毫無影響。畢竟事件的「主謀嫌疑人」——沙國33歲的年輕王儲MBS——依舊大權在握。

沙烏地王室老早就排除了「另立太子」的可能。在國家機器的動員與操作下,王族大老們紛紛公開向太子輸誠(包括讓哈紹吉在英美外交圈左右逢源的王室前老闆,一度被當前國王薩爾曼轟入冷宮的突奇親王),社會輿論也爭先恐後地發動團結串連「#我愛薩爾曼國王與穆罕默德王子」。

再者,儘管沙烏地逮捕了至少11名「失手殺人的特工」,但除了宣稱其中5人遭判死刑,緝兇行動根本沒有實質進度。而外界調查也同樣打不到痛點,就算是CIA的內部報告也都坦承:除了沙烏地之外,沒有人握有直接證據,足以刑事控訴MBS就是殺人主謀。

但事實上,哈紹吉事件卻重創了MBS在王族間的威信,並對沙烏地的經濟改革、執政接班團隊,帶來立即而頗具破壞性的權力衝擊。

哈紹吉事件卻重創了MBS在王族間的威信,並對沙烏地的經濟改革、執政接班團隊,帶來...
哈紹吉事件卻重創了MBS在王族間的威信,並對沙烏地的經濟改革、執政接班團隊,帶來立即而頗具破壞性的權力衝擊。 圖/美聯社

在哈紹吉於10月2日死於沙烏地駐伊斯坦堡領事館後,命案的新聞熱度,也在土耳其有意無意的操作下於10月中旬全球爆發;但此一新聞高峰,剛好與2018年10月23日沙烏地的年度招商盛會——「沙漠中的達沃斯會議:未來投資倡議」——撞個正著。

2017年才創辦的沙漠達沃斯,是MBS主導的經濟改革《沙烏地願景2030計畫》的重頭戲,也是他宮鬥爬上第一王位繼承順位後,首度以「王儲」身份主導的重大招商。其主要宗旨,是為沙國主權基金找到適合的發展項目,並吸引「高科技外資」前來沙烏地投資。

起初MBS的積極,搭配沙烏地基金的鉅額注資,一度讓「進軍沙烏地」成為歐美金融、高科技產業的熱門話題;但當2017年11月,MBS以「肅貪」名義發動政治清洗,在利雅德的麗池-卡爾頓酒店一口氣逮捕了包括「中東首富」瓦利德王子(Al-Waleed bin Talal)...等千餘名王公貴族與富翁後,認知到「沙烏地政治風險極高」的歐美外資,態度才急速轉冷。

哈紹吉分屍案傳開後,原本就對沙烏地投資環境充滿疑慮的眾多大型外商——像是摩根大通、維珍集團、Tesla...——都擔心被貼上血色標籤,紛紛退出沙漠達沃斯。儘管像是日本Softbank的孫正義等少數領袖仍不畏輿論地趕來捧場,但關起門來的孫正義仍當面對王儲抱怨:「貴國扯出的血案風暴,讓我很難向股東與投資人們交代立場。」

關起門來的孫正義(中右)仍當面對王儲(中左)抱怨:「貴國扯出的血案風暴,讓我很難...
關起門來的孫正義(中右)仍當面對王儲(中左)抱怨:「貴國扯出的血案風暴,讓我很難向股東與投資人們交代立場。」 圖/路透社

王儲雖馬上向孫正義致歉,但沙漠達沃斯仍成為沙烏地動員商界的取暖大會,不僅招商成果缺乏進展,本該是會場焦點、向世人嶄露「王者風範」的MBS,也因外媒對血案的關注,而被迫臨時取消公開議程。整場活動最終以尷尬和失敗告終,高科技外資招商的口號也驟然而止,不了了之。

「政治的現實迫使沙烏地的經濟改革,重新走回傳統老路。」倫敦政經學院的中東專家赫托克(Steffen Hertog)表示,10月會議之前,沙烏地的主權基金就屢屢傳出虧損過大、現金不到位的風聲,而在沙漠達沃斯後,一鼻子灰的MBS也只能低調召集本國財團,把原用於新創與高科技的剩餘資金,重新投入營造業、石化業等...本地傳產的補貼,「但這招過去從來沒有成功過。」

對於MBS而言,以高科技外資來推動沙烏地的經濟改革,其中的考量固然是著眼未來;但另一方面,他也期待能藉此扶植全新的產業鏈,讓自己能擺脫沙烏地貴族財閥的傳統結構,打造直屬自己的全新「金權裙帶」;換句話說,麗池-卡爾頓飯店的貴族清洗與沙漠達沃斯的高調招商,兩者之間本應環環相扣——豈料這如意算盤,卻因太子自己的一道暗殺密令,而全盤皆亂。

來不及扶植自己的裙帶與權力中堅,排山倒海的國際壓力,也讓王室內甫被鎮壓的「長輩派系」蠢蠢欲動。震怒之下,MBS年邁的82歲「父王」薩爾曼,也只能親自出馬,為愛子收拾殘局。

震怒之下,MBS年邁的82歲「父王」薩爾曼(右),也只能親自出馬,為愛子(左)收...
震怒之下,MBS年邁的82歲「父王」薩爾曼(右),也只能親自出馬,為愛子(左)收拾殘局。 圖/路透社

由於穆罕默德王子,是沙烏地王族的第一位「第三代繼承人」(開國君主阿不都阿濟茲的孫輩),因此薩爾曼國王也刻意地扶持MBS,任憑他主導國政,好趁著父親猶在時,壓制眾多王族長輩、鞏固統治者需要的威望與戰功。但過於離譜、難堪又難以收尾的哈紹吉血汗,卻震動了王國上下,要如何扛住王族的見獵心喜,並重新說服歐美盟邦、重拾對MBS政治決斷的信任感,薩爾曼國王也老奸巨猾地一步步施展手段。

在哈紹吉案爆發的第一時間,薩爾曼國王為了袒護愛子全身而退,他一方面要求官方全力掩護、一方面也直接出手拔除了MBS身邊的一幫年輕親信「代罪」。與此同時,薩爾曼也緊急召回駐美大使——王儲穆罕默德的親弟弟(同母),哈立德王子(Khalid bin Salman)——返回宮廷,以協助兄長穩定局面。

薩爾曼國王召回哈立德王子的作法,一來是避免來自於美國國會的壓力,會損及哈立德的形象與人脈;二來也要求他協助MBS重整幕僚團,甚至傳出將新規劃「國家安全顧問」一職,讓哈立德成為MBS的「宰相」,以平衡性格急躁的太子,並藉機在眾王族後裔中,建立起薩爾曼血脈族系的「新權力平衡」。

薩爾曼也緊急召回駐美大使——王儲穆罕默德的親弟弟(同母),哈立德王子(中)——返...
薩爾曼也緊急召回駐美大使——王儲穆罕默德的親弟弟(同母),哈立德王子(中)——返回宮廷,以協助兄長穩定局面。 圖/美聯社

此外,在勒令MBS韜光養晦、低調反省的同時,年邁的薩爾曼國王也罕見地在國內積極下鄉,以各處走訪、曝光形成,來強調「沙烏地的國家秩序,仍在老練國王的掌握之下」。

薩爾曼接手危機處理後,MBS的公開露面也比過往減少。不過12月1日的G20峰會,薩爾曼仍讓MBS代表出席,與各國領袖互動、強調自己的接班地位不受影響。但在阿根廷的峰會現場,MBS依舊遭遇了歐美各國領袖的公開冷遇;而會前,沙烏地太子主動致電土耳其總統厄多安,希望兩人能在G20場外「當面一對一面談」的請求,最後也被厄多安拒絕。

然而在G20的露面,也讓各國確認了「MBS的地位不變」,再加上缺少新事證的露出,血案新聞的熱度也就快速消散,暫避風頭的沙烏地也才終於等到了各大盟邦的「冷處理」。

最終,在安定好國內局勢後,薩爾曼國王也在12月初要求哈立德王子返美,並趁著12月底的歐美耶誕假期,一口氣重整了沙烏地的國安部會,撤換了在哈紹吉中應變不力、一路被動狀況外的外交部長朱拜爾(Adel al-Jubeir),還在形象大傷的MBS身旁親手指派了一批資深、溫和形象的技術官僚,試圖為愛子重整宮廷,全力控制沙烏地太子「暴君形象」的蔓延。

G20會前,沙烏地太子主動致電土耳其總統厄多安,希望兩人能在G20場外「當面一對...
G20會前,沙烏地太子主動致電土耳其總統厄多安,希望兩人能在G20場外「當面一對一面談」的請求,最後也被厄多安拒絕。 圖/路透社

▌被遺忘的受害者:哈紹吉的兒子、未婚妻

在事情逐漸陷入停滯的同時,哈紹吉事件的其他受害者——像是哈紹吉的兩個兒子,以及他那在領事館外遲遲等不到愛人回來的土耳其未婚妻哈蒂絲(Hatice Cengiz)——至今卻仍活在痛苦當中。

「我們的生活本已步上正軌...老實說,我從來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陷入這樣的結局。我還沒有辦法接受賈邁的離去,除了追尋真相、讓他一個公道,我不知道還能怎麼辦才好。」目前仍留在土耳其的哈蒂絲,至今仍持續奔走,但隨著安卡拉官方的態度日趨停滯,她呼喊的聲量與頻率也越來越低。

「作為他的兒子,我們知道的並不比媒體來得多...這點也深深讓我們感到痛苦。」賈邁的兒子薩拉(Salah Khashoggi),在父親死後,曾被召喚至利雅德宮廷,接受薩爾曼國王與穆罕默德王儲的「誠懇慰問」——當時,薩拉與王儲還共同留下了一張面如死灰、意義深遠的「握手照片」。

在接受完國王與太子的慰問後,擁有美國國籍的薩拉,也在美國國務院的居中協調下,搭機「返美」,離開了沙烏地的傷心地。之後,他與弟弟阿不都拉(Abdullah Khashoggi)也一同在美國接受《CNN》電視台的專訪,兩人亦公開強調「我們都相信國王承諾的緝凶與正義」。薩拉表示:

無論領事館內發生了什麼事,我只能希望在最後的時刻,爸爸沒有太多痛苦...我希望他是俐落地死去。我只能相信他是平靜地死去。

「無論領事館內發生了什麼事,我只能希望在最後的時刻,爸爸沒有太多痛苦...我希望...
「無論領事館內發生了什麼事,我只能希望在最後的時刻,爸爸沒有太多痛苦...我希望他是俐落地死去。我只能相信他是平靜地死去。」 圖/美聯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沙烏地領事館分屍的記者?哈紹吉「被消失」事件

轉角說

轉角國際編輯台:「在國際新聞之後,讀懂新聞;世界趨勢之前,掌握趨勢。」

作者文章

現年42歲的文森.蘭伯特(Vincent Lambert),在2008年一起車禍...

重磅廣播/法國「被動安樂死」逆轉判決:親族對抗下的善終之爭

2019/05/25
英國真人實境秀《傑瑞米.凱爾秀》(The Jeremy Kyle Show)來賓...

重磅廣播/致命「分手擂台」?英國電視實境秀的自殺爭議

2019/05/18
名字透露了王室子孫的命運?英國皇室哈利王子與梅根的長子「亞契」(Archie)在...

重磅廣播/哈利與梅根之子:「亞契」,沒頭銜的英國皇家寶貝?

2019/05/11
賽普勒斯災難特別應變小組(Cyprus Special Disaster Res...

重磅廣播/賽普勒斯連續殺人事件:移工與族群糾葛的奪命悲歌

2019/05/04
斯里蘭卡恐攻案發生後,政府當局為了避免假新聞誤導大眾,立刻全面封鎖社群媒體和通訊...

重磅廣播/斯里蘭卡恐攻「封網爭議」:以安全為名的社群網路封鎖

2019/04/27
1998年6月7日,德州49歲的黑人小詹姆斯.伯德(左)被約翰金(右)等三人虐殺...

美國X檔案:隨機虐殺黑人的「小詹姆斯伯德慘案」

2019/04/26

最新文章

菲律賓期中選舉在13日舉行後,出乎意料之外的結果,引發菲律賓眾多大學生的「崩潰潮...

菲律賓「民心反指標」?受困同溫層的崩潰大學生

2019/05/22
西西里黑手黨的出現其實與柑橘、檸檬的生產及買賣脫不了干係。其罪惡可以說是從這裡開...

罪惡從檸檬開始:義大利黑手黨「光榮會」的血色帝國

2019/05/21
澳洲近年為圍堵中國,拉起法律防線,也讓中澳關係陷入僵持。但國防靠美國,市場靠中國...

國防靠美國,發財靠中國:澳洲守得住「南太平洋後院」?

2019/05/15
澳洲即將於5月18日舉行國會大選,「紅色滲透」爭議亦仍持續發酵。照片中的地點位在...

紅色滲透?逢中必反?撕裂澳洲的「中國影響力」

2019/05/15
「土耳其的民主選舉,要變成一場玩笑嗎?」圖為5月6日,「選舉無效」確認當天,伊斯...

土耳其的輸不起:伊斯坦堡市長選舉,憑什麼「取消重來」?

2019/05/08
泰王拉瑪十世於5月初正式加冕,官方熱烈造勢,營造國家團結景象,但民間似乎更擔心政...

新泰國的舊政治(下):泰皇「君權網絡」不倒,國家不會好?

2019/05/06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