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英法扇貝戰爭:硬脫歐就能奪回「漁業主權」?

2018/11/19 The Glocal

小小的扇貝引發英法漁業衝突——如同「後脫歐時代」英歐衝突的前奏。 圖/美聯社
小小的扇貝引發英法漁業衝突——如同「後脫歐時代」英歐衝突的前奏。 圖/美聯社

文/尹子軒(The Glocal副總編輯)

如果將英國脫歐形容成一種極端民族主義、迷戀「傳統」,以及和永續發展等新時代價值相違的心態,那麽,沒有比早前英法漁民爆發衝突的「扇貝戰爭」更能體現這種精神。這齣鬧劇,始於今年8月扇貝大造之時,英國漁夫趁著法國漁夫每年夏季的法定扇貝休漁期,「入侵」靠近諾曼底約12海里外的法國海域大舉捕撈。

往年法國漁夫根據歐盟共同漁業政策(CFP),將他們的可交易捕撈配額,部分交給英國漁夫,以換取他們在法國休漁期間不進入該海域捕撈。但在「奪回主權」 (take back control)的大旗之下,英國漁民未遵守這個君子協議,終於釀成衝突。

擱在其他時間的話這不過是尋常的地區貿易糾紛,尤其英國漁業僅佔其經濟不過極小一部分,但這種躁動正是「後脫歐時代」英歐衝突的前奏:自70年代就一直以歐盟漁業法規受害者自居、歷史淵源深厚的英國漁業,將在脫歐後的貿易談判中真正瞭解到,要面對歐盟這個在規管以及經濟規模上的超級强國,有多困難。

今年8月扇貝大造之時,英國漁夫趁著法國漁夫每年夏季的法定扇貝休漁期,「入侵」靠近...
今年8月扇貝大造之時,英國漁夫趁著法國漁夫每年夏季的法定扇貝休漁期,「入侵」靠近諾曼底約12海里外的法國海域大舉捕撈,「扇貝戰爭」一觸即發。 圖/法國電視三台

▌英國漁民的自由主義 VS 歐陸的永續發展規管

正如許多硬脫歐派,英國漁業在民族主義外皮下埋藏著去規管化、經濟自由主義的傾向。2016年全聯合王國漁業僅佔全國附加價值毛額(GVA) 的 0.16%,從事漁夫和加工的從業員總共才兩萬4,000多人。但是,這一個產業的政治動能——尤其對於硬脫歐派來説——卻殊非一般。

漁業一向是硬脫歐的關鍵支持者,作爲英國航海傳統的傳承,漁業是一個巨大的文化符號,亦是民族主義的溫床。而CFP為歐盟各國設立漁區,劃給成員國在100海里内發放漁業牌照許可的權力,並施行全歐配額制度以控制濫捕對於環境的影響等等措施,都被英國漁民視爲歐洲壓迫英國的象徵。

不難想象,1973年加入了歐洲經濟共同體(歐盟前身)後,以遵守歐盟法(Acquis communautaire)換取加入單一市場權利之後,英國漁民對於歐盟的反感。故此,即便英國的漁業依然有可觀利潤(2014-17年度每年利潤均有增長,且總數超過3億歐元,歐盟内僅落後於西班牙),而且在全球化的大潮下萎縮幅度並無歐陸同行們大(西班牙、丹麥,甚至保加利亞等國的萎縮幅度更大),英國漁業依舊視歐盟為敵。

脫歐之後,英國不再需要遵守CFP劃定的漁區和配額,希望拿回所謂的200海里經濟海域,「奪回主權」的説法於是甚囂塵上,英國漁民順理成章地成爲所謂的「硬脫歐」、甚至「無協議脫歐」最忠實的支持者。

脫歐後,英國不再需要遵守CFP劃定的漁區和配額,「奪回主權」的説法甚囂塵上,英國...
脫歐後,英國不再需要遵守CFP劃定的漁區和配額,「奪回主權」的説法甚囂塵上,英國漁民於是成爲「硬脫歐」支持者。圖為2016年脫歐公投前,保守黨内硬脫歐派的強森(Boris Johnson)造訪倫敦漁市,後方旗幟寫著「漁民挺脫歐」(Fishing for Leave)。 圖/美聯社

對於鄰居法國來説,英國漁民帶來的是另一種價值觀的衝擊:法國在漁業方面的管理,是由業界自己所掌控,早在超過十年前,就已通過由業界代表組成的「地區漁農業委員會」 (CRPMEM),以保障扇貝產量可持續發展為基準,並根據港灣方位制定三個從3月底至10-12月不等的休漁期。

2012年英法雙方發生近年較大的一次「扇貝戰爭」時,法國以在CFP底下獲得的部分配額,交易到英國手中,以換取英國15米以上的漁船在8月到11月不進入諾曼底的塞納河灣(Bay of Seine,即這次扇貝戰爭發生地點)捕撈,並且每年再磋商這項君子協定的細節。不過,今年法國方面希望將15米以下的漁船也加入協定,令談判破裂,釀成了這次的衝突。

法國方面的擔憂不無道理;英國政府早在2008年就已經因爲濫捕而立法禁止自己的漁民在英格蘭西南的萊姆灣(Lyme Bay)捕撈扇貝;而在今年和2012年的「扇貝戰爭」之前,英國漁民闖入鄰國海域大肆捕撈更是早有前科;1970年代冰島循國際法將經濟海域(EEZ)擴張至距離岸邊200海里,正是爲了驅逐英國漁船。這一次的衝突,背負了更深層次的、英國民族主義政治傾向以及價值觀上,與歐陸規管的衝突。

今年法國希望將15米以下的漁船也加入協定,令談判破裂,釀成了這次的衝突。這一次的...
今年法國希望將15米以下的漁船也加入協定,令談判破裂,釀成了這次的衝突。這一次的「扇貝戰爭」,背負了更深層次,英國民族主義政治取向和價值觀上,與歐陸規管的衝突。圖為今年11月,法國扇貝休漁期結束後,法國漁夫於貝桑於潘港(Port-en-Bessin)外捕撈扇貝。 圖/路透社

▌脫歐談判與漁業

這種超乎產業本身價值的政治意涵,以及經濟自由主義的強勢主導,讓英國漁業成為硬脫歐派中最不滿目前脫歐進度的一群人。這不只讓執政的梅伊政府芒刺在背,同時也是隨時準備逼宮的保守黨内硬脫歐派——如強森(Boris Johnson)等人——手中的王牌之一。

整個2018年,梅伊在脫歐談判中走的每一步,都有源自漁業問題的怒吼:三月歐洲峰會的前夕,包含前英國獨立黨黨魁法拉吉(Nigel Farage)以及保守黨硬脫歐派大將雅各.里斯–莫格(Jacob Rees-Mogg)在内的下議院議員,就已攻擊過梅伊政府在退盟協議(withdrawal agreement)中同意,在2019年3月「脫歐大限」過後開始的21個月過渡期中,將英國留在CFP中,而非在2019年便馬上從歐盟法規「解綁」。當時法拉吉更不無滑稽地將一箱死魚丟入泰晤士河,作爲對歐盟限制過量捕撈的抗議。

根據英國政府11月中的脫歐《協議草案》,英國與歐盟將在2019年3月29日正式分手,並於2020年12月31日的「脫歐過渡期」後徹底分家,但若經貿問題上持續僵持未果,則可無限期緩衝延後。但硬脫歐派的躁動恐怕只會讓扇貝戰爭這類的衝突更常發生,這對搖搖欲墜的倫敦政府來説也不是什麽好消息:一如在其他產業,聯合王國的漁業縱使口中萬般不屑歐盟的規管,卻是極端依賴來自這個單一市場的訂單,漁業的政治含義令英國政府更難以忽視該行業的利益。

梅伊在脫歐談判中走的每一步,都有源自漁業問題的怒吼。圖為前英國獨立黨黨魁法拉吉(...
梅伊在脫歐談判中走的每一步,都有源自漁業問題的怒吼。圖為前英國獨立黨黨魁法拉吉(右)與「英國漁民挺脫歐」的創立者布朗(Aaron Brown,左),將死魚丟入泰晤士河,以示對歐盟限制過量捕撈的抗議。 圖/路透社

根據英國政府下議院脫歐委員會的研究報告指,聯合王國2013-15年67%的漁獲出口至歐盟,而包含扇貝在内的甲殼類海鮮,出口份額更飆升至84%。歐盟目前對於第三方進口漁產品(含加工品)的關稅最高可達25%,其中英國出口最多的甲殼類水產扇貝和龍蝦的關稅分別是8%和12%。可以預期,假設如硬脫歐派願,聯合王國以最嚴苛的方式脫歐,歐盟這個巨大市場和其延伸出的規管强權,只可能以更直接和侵入性的方式影響到英國。

英國漁業作爲硬脫歐派的代表,對於歐盟象徵典型的傲慢:對於歐盟來説,想以任何形式和歐盟單一市場貿易,必須遵守單一市場法規爲前提,以換取特權——單一市場絕非一個國家可以予取予攜的「自助餐」,而歐盟作爲一個談判對手,絕對是實實在在的經濟超級强國。

選擇不通過歐盟内的超國架構,在盟内以大國身份和盟友交涉影響政策,轉頭又希望以一國之力威脅整個歐陸,這正是脫歐派典型路線。作爲歐盟元老級的盟友之一,不管願不願意,漁業在脫歐之後將面對的客觀問題,也將會是英國後脫歐時代,許多其他行業的縮影。

目前,英國和法國官方暫時尚未就 「扇貝戰爭」的詳細賠償達成最終協議,但是該海域總算是因爲進入商討程序而暫時平靜。只是,當英國硬脫歐派繼續執意在不願意協商的情況下要求歐盟先讓步,這一類小規模,零星的衝突將會繼續發生甚至升級,為已經艱難的梅伊政府脫歐計劃更添枝節。從目前的談判看來,黨内硬脫歐派和留歐派之間互相傾軋的保守黨政府,連拖延時間的能力,都非常勉强。

英國漁業的硬脫歐派,對於歐盟來說象徵著典型的傲慢——但歐盟單一市場絕非予取予求的...
英國漁業的硬脫歐派,對於歐盟來說象徵著典型的傲慢——但歐盟單一市場絕非予取予求的「自助餐」。圖為去年英國首相梅伊造訪普利茅斯當地漁港漁市,其中一艘名為「樂天派」(Optimist)的船隻,捕撈到的漁獲。 圖/路透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延伸閱讀

英法漁船團諾曼第海上衝突:一觸即發的「扇貝戰爭」

Brexit內戰:梅伊壓制內閣,脫歐協議草案驚險通過第一關

英國脫歐公投:歐盟,再見

The Glocal

以國際研究回應時局,以學術角度思考出路。香港國際問題研究所(GSI)為你帶來世界不同國際關係學者的研究及分析。相關研究及評論載於GSI的網上資訊平台「The Glocal」

作者文章

前進遠東!俄羅斯幾個世紀以來,一直試圖發展遠東。圖為西伯利亞大鐵路的遠東路段。 ...

戰鬥民族向東進擊!俄羅斯「遠東拓荒」的百年難題

2018/12/06
2016年的公投並非根據某個法案所觸發,照理來說它必須經由國會審理、辯論公投後的...

「二次公投」好不好?凌遲式的英國脫歐單行道

2018/11/26
小小的扇貝引發英法漁業衝突——如同「後脫歐時代」英歐衝突的前奏。 圖/美聯社

英法扇貝戰爭:硬脫歐就能奪回「漁業主權」?

2018/11/19
博索納羅不是通過軍事政變上台,但民主還是可能向後退的,巴西可能將會是個新的官僚威...

博索納羅的「救國」詛咒:巴西離軍政府還有多遠?

2018/10/29
馬克宏以及Orban各自所代表的「歐洲價值」兩面之間的衝突,將無可避免地成爲歐盟...

制裁強人奧班:從匈牙利開始的「歐盟新戰國時代」

2018/10/04
厄多安政府多年來藉著鼓勵公私營部門舉債,以毫不節制的寬鬆財政和貨幣政策,建造「大...

求救的歐洲病貓?歐盟該不該馳援土耳其經濟

2018/09/17

最新文章

三社聯合總帥的卡洛斯.高恩,欲打破目前聯盟的體制將三社合併,但他的統合野心卻因為...

Nissan高恩案(下):雷諾日產三菱「三社聯盟」的終結?

2018/12/11
債台高築的巴基斯坦,向各國及國際組織奔走求援、挖東補西會行得通嗎? 圖/新華社

巴基斯坦的中國網羅(下):強國的「債務外交」輪迴?

2018/12/10
2013到2017年,巴國從中國的進口金額由66億,暴漲到150億,等於一半以上...

巴基斯坦的中國網羅(上):「一帶一路」的剝削陷阱?

2018/12/10
基民盟新黨魁誕生!梅克爾愛將、素有「小梅克爾」之稱的——安內格麗特・克朗普-卡倫...

梅克爾2.0?克朗普-卡倫鮑爾, 德國基民盟新黨魁驚險誕生

2018/12/08
直到21世紀才開始認認真真鋪鐵路的沙烏地,究竟為了什麼卯足全力?圖為長年來唯一一...

沙烏地的沙漠鐵道:從阿拉伯起義,到麥加「清真高鐵」

2018/12/07
有「日產救世主」之稱的卡洛斯.高恩,因低報薪資逃漏稅、侵吞公款與非法經營等罪名遭...

Nissan高恩案(上):「日產救世主」的洋將神話

2018/12/05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