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日本移工開國策?戳破「假實習真勞動」的壓榨自欺

2018/11/16 許仁碩

在長年的嚴格限制之後,日本政府終於要向世界開放就業之門了嗎? 圖/路透社
在長年的嚴格限制之後,日本政府終於要向世界開放就業之門了嗎? 圖/路透社

日本政府在今年6月,於內閣會議通過了擴大開放移工的政策方針,進而在10月12號,公布了相關修法的具體方向。

到目前為止,日本政府僅開放專業白領申請工作簽證,但在去年9月新增了「照護服務」專業。而在新制度當中,日本政府擬增設「特定技能1號、2號」工作簽證,讓具有「一定技術」者,能夠申請特定技能1號工作簽,期限5年。而具有「熟練技術」者,則可申請無限期,且家族可依親的「特定技能2號」。

在開放人數方面,目前日本政府提出的上限是「未來5年內34萬人」。雖然詳細的產業清單尚未出爐,但現行技能實習制度已開放了77項產業中的139項工作,未來均可申請接軌「特定技能」簽證。這次還會再開放「人力不足產業」,可預料將會有更多產業爭取列入。

日本政府近年來雖以「留學」、「實習」等名目,實質開放大量外籍勞動力移入,但始終不承認日本有藍領移工。這次開放工作簽證,並打出要成為「被(移工)選中的日本」(選ばれる国)的口號,政策大幅轉彎,預料將深刻影響日本,乃至於整個亞洲的勞動市場與相關產業。

「被(移工)選中的日本」)的政策宣示口號,預料將深刻影響日本,乃至於整個亞洲的勞...
「被(移工)選中的日本」)的政策宣示口號,預料將深刻影響日本,乃至於整個亞洲的勞動市場與相關產業。 圖/美聯社

▌作為「國王新衣」的「實習制度」

根據日本政府的最新統計,在2017年日本共有129.8萬移工,較之2008年的48萬,成長了足足2.7倍,當中「技能實習」就佔了25.8萬人,比拿正式工作簽證的白領移工(23.8萬)還要多。一般認為,目前審議中的「特定技能1號、2號」,其目的之一就是銜接「技能實習」,讓外國「實習生」們能延長工作年限。

一開始所謂的「技能實習」制度,是為了讓日本企業的外國員工赴日研習而設的。而後為解決勞動力不足的問題,打著「援助後進國家」的名目,從農漁業到金屬、紡織等製造業,都開始引進大量的外國「實習生」。

但實際上許多實習生所從事的,是擠奶、包裝水果等工作,並無法學習到專業技術。此外實習生雖適用勞基法,但工資等條件幾乎都是最低限度。而當發生性騷擾、拖欠工資、工傷等問題時,外國實習生的弱勢身分,又讓他們比一般日本勞工來得更無力。但應該要負起責任的監理團體與日本政府,卻虛耗大量資源在「實習計畫」、「技能考試」等紙上作業上,好維持「實習制度」這件國王的新衣。

許多實習生所從事的,是擠奶、包裝水果等工作,並無法學習到專業技術。此外實習生雖適...
許多實習生所從事的,是擠奶、包裝水果等工作,並無法學習到專業技術。此外實習生雖適用勞基法,但工資等條件幾乎都是最低限度。 圖/法新社

▌超越排外思想的高齡化危機

但既然實習生又便宜、又願意做日本人不願意做的底層工作,期滿「畢業」後又會乖乖回國,為什麼日本政府還需要對藍領移工敞開大門?

根據《NHK》報導,在農業移工比例最高的茨城縣,移工比例已經佔農業人口的29.6%,而在漁業移工比例最高的廣島,更是已經高達52.6%。對這些地方而言,移工已是不可或缺的存在。而移工在近年來大量移入日本各地後,許多中小企業與鄉鎮反而發現,其實自己缺的不只是勞動力,更缺居民。

以日本農漁牧業的重鎮北海道為例,隨著產業型態因應市場需求而變化,如轉作高勞力密集的蔬菜以提高利潤、增加耕作面積或乳牛頭數以壓低成本等等,對勞動力的需求也逐漸上升,已非傳統上靠一家人就能應付。

過往還能雇用幫工,但伴隨著少子高齡化以及鄉村人口外流,能夠找到的幫工也越來越少、越來越老。根據農林水產省統計,從2010年到2015年的短短5年間,幫工人數就減少了32%。更嚴重的是,目前僅有21.4%的農戶擁有同居農戶繼承者,也就是說有近8成的農戶,正陷入後繼無人的困境。

伴隨著少子高齡化以及鄉村人口外流,日本農村能夠找到的幫工越來越少、也越來越老。 ...
伴隨著少子高齡化以及鄉村人口外流,日本農村能夠找到的幫工越來越少、也越來越老。 圖/美聯社

根據時事通信社在今年10月進行的民意調查,有56.4%的日本民眾認為居住地的人口正在減少,70歲以上的年齡層更有68.5%如此認為。無論是否還擁有耕地、漁場、廠房等生產資源,當一個聚落的產業因缺工或後繼無人而相繼倒閉,人口外流導致嚴重高齡化時,將難以再維持郵政、交通、行政等基礎機能,日本稱之為「限界集落」

因此實習生們對這些地方而言,就不只是壓低成本的「便宜勞工」了。除了勞動以外,實習生們在當地的生活,本身也是維繫在地共同體的寶貴存在。在前述的時事通信調查中,已有14.6%的民眾將「引入移工」列為解決人口減少的選項之一。

許多雇主開始思考,移工們若能夠長期安頓下來,就不需擔心下批實習生不來的缺工問題。此外,移工總有家庭要顧,若能讓移工舉家遷居,不僅能有更多人來工作,也可望舒緩當地人口高齡化的問題。雖然可能得支付較高的工資,並提供更好的工作與生活環境,但並非負擔不起,鄉下根本不缺空地與空屋。此時「實習制度」這件國王的新衣,反而造成困擾。

根據《讀賣新聞》在10月29日所公布的民調,開放藍領「移工」的新政策,獲得了過半民眾贊成(51%,反對39%)。甚至連常年被視為日本政治禁忌的開放外國「移民」,贊成(43%)與反對(44%)都不相上下。雖然日本政府仍堅持新政策「絕非開放移民」,但顯然日本社會對青年勞動力與人口的需求,已經開始鬆動「排外」的傳統思維了。

無論是否還擁有耕地、漁場、廠房等生產資源,當一個聚落的產業因缺工或後繼無人而相繼...
無論是否還擁有耕地、漁場、廠房等生產資源,當一個聚落的產業因缺工或後繼無人而相繼倒閉,人口外流導致嚴重高齡化時,將難以再維持郵政、交通、行政等基礎機能。 圖/歐新社

▌具體配套仍待觀察

當然,即便開放了簽證,改變仍非一蹴可就。例如目前困擾著不少移工們的惡質仲介以及勞資糾紛,該如何從制度上解決,仍是問題。日前知名內衣品牌華歌爾,就率先調查供應鏈中是否有剝削實習生的情形,以避免日後發生人權問題,傷及品牌形象。而長年處理移工議題的NGO「移住連」則進一步主張,應當正視「實習生」根本就是「移工」的現實,廢除技能實習制度,徹底落實勞動保障。這不僅是重要的人權問題,也攸關日本對移工的吸引力。

此外,日本曾於90年代起大量招攬巴西日僑來日工作,高峰時曾有30多萬日僑定居日本,但「只想要勞動力,不想要外國人」的日本社會,始終忽略了日僑的社會整合問題。許多未能融入日本社會的日僑,在經濟成長趨緩後,就因疏離感或失業陸續離開日本。

因此許多專家都提醒,想吸引長期移工或移民,必須要有全盤而長遠的規劃,不能重蹈巴西日僑的覆轍。必須從管制思維轉為積極協助,在語言教學、居住生活、到子女教育等方面,都切實投入資源,並重視如何讓移工及其家庭與在地社會,進行良性的交流與參與。若急著草率開放,且對「國王新衣」式的移工政策缺乏反省,既有的剝削、歧視等問題,恐怕將越來越惡化。

日本曾於90年代起大量招攬巴西日僑來日工作,高峰時曾有30多萬日僑定居日本,但「...
日本曾於90年代起大量招攬巴西日僑來日工作,高峰時曾有30多萬日僑定居日本,但「只想要勞動力,不想要外國人」的日本社會,始終忽略了日僑的社會整合問題。圖為2009年返國就業的巴西日僑遭到日本企業大規模裁員的自救抗爭。 圖/法新社

▌日本大轉彎,台灣怎麼辦?

不可諱言的,即便有著許多問題,站在移工角度來看,權衡工資、生活與工作環境,日本仍是較台灣更有吸引力的選項。但過往受限於日本在語言能力、工作年數、產業配額上所設下的高門檻,因此「重量不重質」的台灣仍有一定吸引力。

然而,移工的流動經常受到雙方國家經濟差距、勞動環境或是外交關係的影響,而在數年間生變。長年研究越南移工的大阪市立大學研究員川越道子即指出,隨著日本逐漸開放,加上越南的日語熱潮,越南移工選擇赴日工作的比例,已從2010年的5.74%,竄升到2016年的31.62%。川越認為在新政策下,選擇赴日的人數,極有可能在近年內就超越赴台人數。

近年來由於反對血汗供應鏈的消費者運動興起,以及國際上對移工權益漸趨重視,台灣企業倚賴低廉勞工的既有獲利模式,日漸面臨嚴峻挑戰。而今比台灣先一步踏入少子高齡化的日本,開始轉向改善勞動環境以吸引移工的路線。產業與勞權看似對立,但若不及早未雨綢繆,萬一缺工海嘯真的來襲,恐怕會有許多台灣產業,就此應聲倒下。

日本大轉彎,台灣怎麼辦?圖為康寧大學的斯里蘭卡學生疑遭仲介與學校聯手詐騙打黑工事...
日本大轉彎,台灣怎麼辦?圖為康寧大學的斯里蘭卡學生疑遭仲介與學校聯手詐騙打黑工事件。 圖/聯合報系資料圖庫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延伸閱讀

教你照服做功德?日本照服移工的血淚事實

《我家的菲姑娘》:家人或傭人?互惠生的灰色地帶

不再歧視(上):德國客工文化,與一場失敗的融入政策

許仁碩

畢業於國立台灣大學法研所,現就讀於日本北海道大學法學研究科。總是在法學、社會學、史學、政治學等跨領域之間,以及在學術研究與社運實務間徘徊。同時關注街頭上的兩端:警察與社會運動,希望從中找到更多民主的課題以及可能。另一個關懷則是摸索如何從跨國公民的連帶當中,找出台灣在帝國夾縫當中獨立自主,安身立命的可能性。

作者文章

「青年參政」對台灣來說已不陌生,但在日本卻並非如此,因為運動與政黨、選舉的長期疏...

青年入陣:日本學運青年參政的震撼教育

2018/11/30
日本國會的開議儀式,男女議員的互動場景。 圖/法新社

逆襲的草根保守派:日本女性主義運動反挫的教訓

2018/11/22
許多實習生所從事的,是擠奶、包裝水果等工作,並無法學習到專業技術。此外實習生雖適...

日本移工開國策?戳破「假實習真勞動」的壓榨自欺

2018/11/16
翁長雄志認為,基地若要蓋在沖繩,則應重新進行環評、公民審議與同意等民主程序,並接...

反基地等於反美反日?沖繩被強貼的「親中」標籤

2018/10/03
在9月30日舉辦的沖繩知事選舉中,「全沖繩」的玉城Denny獲得了史上最高的39...

沖繩選戰波瀾:「沖繩之子」Denny,反基地派大勝利

2018/10/02
日本動保團體呼籲,應將展售貓狗的年齡下限,從7週改為8週,讓幼貓幼犬能在父母身邊...

邁向動物友愛之國?日本《動保法》的崎嶇路

2018/07/13

最新文章

三社聯合總帥的卡洛斯.高恩,欲打破目前聯盟的體制將三社合併,但他的統合野心卻因為...

Nissan高恩案(下):雷諾日產三菱「三社聯盟」的終結?

2018/12/11
債台高築的巴基斯坦,向各國及國際組織奔走求援、挖東補西會行得通嗎? 圖/新華社

巴基斯坦的中國網羅(下):強國的「債務外交」輪迴?

2018/12/10
2013到2017年,巴國從中國的進口金額由66億,暴漲到150億,等於一半以上...

巴基斯坦的中國網羅(上):「一帶一路」的剝削陷阱?

2018/12/10
基民盟新黨魁誕生!梅克爾愛將、素有「小梅克爾」之稱的——安內格麗特・克朗普-卡倫...

梅克爾2.0?克朗普-卡倫鮑爾, 德國基民盟新黨魁驚險誕生

2018/12/08
直到21世紀才開始認認真真鋪鐵路的沙烏地,究竟為了什麼卯足全力?圖為長年來唯一一...

沙烏地的沙漠鐵道:從阿拉伯起義,到麥加「清真高鐵」

2018/12/07
有「日產救世主」之稱的卡洛斯.高恩,因低報薪資逃漏稅、侵吞公款與非法經營等罪名遭...

Nissan高恩案(上):「日產救世主」的洋將神話

2018/12/05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