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搶救農業大作戰:從戴高樂到馬克宏,法國的農業改革路

2018/04/24 The Glocal

「馬克宏,還我牛!」 圖/美聯社
「馬克宏,還我牛!」 圖/美聯社

文/尹子軒(The Glocal副總編輯)

法國總統馬克宏開始一步步履行他政綱中所提及的改革,日前也正式向失去活力、效率低下、説客集團卻依舊頑固的農業動刀——將法國自歐盟預算中,獲得的部分農業資金援助,從「直接付給農民」改為「投資發展」產業生態和活力。

曾經領銜歐洲的法國農業,以及其背後的利益集團,是戰後以來每一位法國領導人都極爲重視,甚至忌憚的;甚至,歐盟政策從60年代《羅馬條約》生效後,便一直被極重農業的法國牽著走——「歐盟共同農業政策」(CAP)中的農業補貼,一度佔歐盟的預算高達7成以上。

今日馬克宏的動作雖然將迎來極大阻力,但是改革這個效率低下、失去了歐盟限額保護便一蹶不振的農業經濟,明顯是法國和歐盟邁向新紀元的必經之路。

對歐盟而言,川普時代的美國霸權不再,且逐漸向保護主義傾斜,共同防禦以及教育開支的重要性於是開始超越農業,歐盟對於農業一直以來的過分保護也必須迎來轉型。在新的「7年歐盟預算」,歷史性地增加至全歐盟27國GDP的1.3%之下,馬克宏改革農業,除了可以加固法國以至歐元區經濟復蘇的前景,也間接讓歐盟能騰出經濟整合轉型所需要的資源。

今日馬克宏的動作雖然將迎來極大阻力,但是改革這個效率低下、失去了歐盟限額保護便一...
今日馬克宏的動作雖然將迎來極大阻力,但是改革這個效率低下、失去了歐盟限額保護便一蹶不振的農業經濟,法國不得不變法的「必經之痛」。 圖/法新社

▌共同農業政策:戴高樂最大政治遺產之一

早在1957年,比利時、荷蘭、法國、前西德、義大利和盧森堡等6國簽訂《羅馬條約》,草創歐盟前身——歐洲經濟共同體(EEC)——時,共同農業政策便已經有它的雛形。

當時訂立條約意在幫助尚在戰後重建、物資短缺的歐洲,重新建立穩定的糧食供給。故此,共同農業政策這套經濟政策,對於農民資源的配給極爲慷概,背後有著更深一層的汎歐戰略意義。

當然,除了符合歐盟的戰略性之外,更重要的是法國怎麼將自己農業經濟至上的方針「上載」到歐洲——60年代的法國,超過5分之1的勞動人口都從事農業,而當時的CAP,以EEC其他國家的資源補貼法國(以及當時同樣以農產品價格低廉著稱的荷蘭),使農產品價格維持高水平,本質上是一個極為保護主義的條款。

可以説,沒有共同農業政策保護法國的農業作爲交換條件,戴高樂總統根本不可能開放法國市場給其他的共同體國家——尤其是工業強盛的西德——今日的歐盟共同市場也就無從談起。

1965年戰後重建大致完成,食物供給已趨穩定,為了省下CAP佔的大筆預算,當時的歐盟執委會曾提出改革CAP:資金來源應該透過落實全歐洲共同體的農產品單一市場,由其對外徵收的關稅來支持。

這個建議,再加上當時的執委會期望設立「資格多數表決制」(Qualified Majority Voting)等加强歐洲整合的措施,令戴高樂不惜杯葛所有的歐洲經濟共同體會議將近一年,造成了所謂的「空凳危機」。因為倘若歐洲農產品市場單一化、貿易障礙被移除,那麼價格將會下降,法國收到的直接補貼也會大幅減少。最後,改革無疾而終,法國農業對於巴黎當局,乃至於歐洲政治的影響力,可見一斑。

沒有共同農業政策保護法國的農業作爲交換條件,戴高樂總統根本不可能開放法國市場給其...
沒有共同農業政策保護法國的農業作爲交換條件,戴高樂總統根本不可能開放法國市場給其他的共同體國家——尤其是工業強盛的西德——今日的歐盟共同市場也就無從談起。圖為1963年的西德總理艾德諾(中)與戴高樂(右)。1963年《艾麗榭條約》(Élysée Treaty) 圖/法新社

▌無法走出溫室的法國農業

戴高樂將軍為法國帶來的CAP,隨著歐盟單一市場發展、法國農業出產者的説客集團影響,以及歐盟本身多次的改革,在近代成爲了一個對外向農業進口產品徵收關稅、對内向農業出口品提供大量援助、保障價格的「保護傘系統」。

但長久以來的保護政策,卻加深了法國農業對於補助和政策的依賴,最終導致今日法國農業效率低落,基層農民無法在國際市場競爭,然後更加倍要求補助的惡性循環。

强大的農業説客集團——尤其是來自法國的團體——影響下,歐盟農業及漁業評議會(AGRIFISH) 很快便將共同農業政策變成一個幾乎保證會生產過剩的怪物。80年代,歐盟農業最大的問題早已由戰後的稀缺,變成了極度的生產過剩;「奶酪山」和「牛奶湖」等今日聽起來像都市傳說的故事,絕大部分都是由於CAP對農產品的保証價格所引起。

在過時的制度下,歐盟預算很大一部分都被用在購買農產品,以保證價格並處理這些多餘的產能。在1985年,農業支出來到最高點,高達全歐盟預算的73%。90年代至21世紀初的幾次CAP改革,一步步地將歐盟在農業上補助的角色,從控制價格以及產量方面,轉移到基於可持續發展性和創新等標準,針對性地支持生產者,以提高效率。可惜,法國的農業界對此極爲水土不服。

法國農民在缺乏減低生產成本的意願和科研支持下,產能過剩的問題,只能靠威嚇巴黎以爭取補助,苟延殘喘。尤其是在奶類產品,在產額限制下的保證價格一步步被廢除,並在2015年徹底消失,近10年惹來法國奶農的抗議聲浪,他們一直別具創意的抗議方式可以説是巴黎當局一大頭痛的來源。

1996年抗議狂牛症補貼不足。 圖/法新社
1996年抗議狂牛症補貼不足。 圖/法新社

抗議蔬菜價格崩盤。 圖/法新社
抗議蔬菜價格崩盤。 圖/法新社

抗議馬鈴薯滯銷。 圖/路透社
抗議馬鈴薯滯銷。 圖/路透社

抗議西班牙紅酒入侵影響市場。 圖/美聯社
抗議西班牙紅酒入侵影響市場。 圖/美聯社

相形之下,對於法國的鄰居——荷蘭而言,新的歐盟農業方向可以説是如魚得水。

雖然面積以及人口和法國相差極大,荷蘭卻是歐盟最大的農產品出口國;2017年,荷蘭全球出口佔全歐盟的16%,法國卻僅佔11%。但想要複製荷蘭的經驗卻並不容易:荷蘭農業的進步有著全歐盟第二高的科研預算打底,以及位處瓦赫寧根(Wageningen)、好比矽谷的 「食物谷」所領銜的農業科研基地撐起。

凡此種種,讓在馬克宏之前的法國總統們,對於農業產能過剩、產效低下的陳年舊病采取姑息的態度。畢竟比起改革,跟隨前人走過的路,後果讓後來者承擔的態度容易得多。2016年,前總統歐蘭德甚至提出過要求,希望歐盟向法國農民再提供津貼以減低產出等開倒車的建議。

現今馬克宏似乎終於硬起來,展現改革農業的決心。如果法國農業能夠成功走出歐盟扶植的溫室,那麼長遠來看,一個產出穩定、就業率高,甚至能夠出口技術的高增值農業部門,對於歐盟來説絕對是利大於弊。只不過,要跨過既得利益者的阻礙、度過改革陣痛期,馬克宏的計劃如何實踐,還需要時間的證明。

要跨過既得利益者的阻礙、度過改革陣痛期,馬克宏的計劃如何實踐,還需要時間的證明。...
要跨過既得利益者的阻礙、度過改革陣痛期,馬克宏的計劃如何實踐,還需要時間的證明。 圖/歐新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延伸閱讀

反浪費、救農民:法國擬禁止食物商品「買一送一」

馬克宏「國會大掃除」:只做半套的民粹改革?

四月風暴:春鬥!癱瘓全國的法國鐵路大罷工

The Glocal

以國際研究回應時局,以學術角度思考出路。香港國際問題研究所(GSI)為你帶來世界不同國際關係學者的研究及分析。相關研究及評論載於GSI的網上資訊平台「The Glocal」

作者文章

墨西哥的民粹是如何形成的?圖為2006年墨西哥電訊工人抗議。 圖/路透社

墨西哥的「民粹鐵三角」?從大獨裁者到民粹政黨

2018/04/27
今日馬克宏的動作雖然將迎來極大阻力,但是改革這個效率低下、失去了歐盟限額保護便一...

搶救農業大作戰:從戴高樂到馬克宏,法國的農業改革路

2018/04/24
馬克宏打算如何延續戴高樂對中的友好關係?
 圖/路透社

馬皇東遊記:馬克宏的中國初體驗

2018/01/17
「歐元之父」法勒希(左)當年對歐元的警告並未受到重視;提出革新報告的戴洛(右),...

如何搶救歐元?歐盟需要一位財政部長?

2017/10/11
極端政黨的出現,雖還未成熟到足以撼動德國大衆,但已起到警惕作用,對於習於穩定的德...

梅克爾輸了?極右派贏了?當德國結束了選舉季節

2017/09/26
美國的極右與歐洲的極右,真的有差嗎? 圖/美聯社

脫韁的「自由」:為何歐洲極右政黨也譴責川普與新納粹?

2017/09/13

最新文章

委內瑞拉的大選,真的如同美國主流媒體講的一樣嗎? 圖/法新社

誰不相信「民主」?寫在委內瑞拉被孤立的大選過後

2018/05/25
不久的將來,美國政界應該就會出現「中國自動化是致使美國工人失業」等政治語言。圖為...

川普的真正敵人(下):當機器人統治世界工廠

2018/05/21
「把我們的國家當做小豬撲滿來重建中國...我們必須阻止他們從我們身上偷走工作。」...

川普真正的敵人(上):消失的一千萬個美國工作

2018/05/21
圖/法國航空

重磅廣播/法國航空罷工:魚死網破的勞資惡鬥?(Podcast)

2018/05/19
2018馬來西亞大選,馬哈迪擊敗納吉,再次當選首相,完成61年來的首次政黨輪替。...

一句惹怒大馬人:台灣新聞硬貼的「中國標籤」

2018/05/14
目前看來,平壤當局相當清楚這點。雖然表面上,外交次序還是將中國擺在優先於美國的位...

閃電訪中金正恩(下):朝中異夢...拿習近平當墊腳石?

2018/05/09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