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塞納河可以游泳嗎?巴黎奧運的淨水工程挑戰

2024/06/26 曹寶文

從塞納河的水面上可以看到艾菲爾鐵塔,艾菲爾鐵塔已經掛上奧運五環。 圖/路透社 
從塞納河的水面上可以看到艾菲爾鐵塔,艾菲爾鐵塔已經掛上奧運五環。 圖/路透社 

今年夏天從7月26日開始,巴黎將成為世界目光的焦點:這座因豐富的歷史、文化、城市地景與觀光而聞名的重量級古都,將迎接奧運(自7月26日至8月11日)與帕奧(自8月28日至9月8日)的賽事。上一次由巴黎主辦夏季奧運是1924年,能夠在一百年後再次主辦,對於該城市而言極具象徵意義。目前籌備工作已經進入最後階段,法國中央政府與巴黎市政府信心滿滿,準備向世界展現最偉大的巴黎。

一座城市的偉大在今天已經有與過往很不一樣的衡量標準。除了能傲視世界的各種實力(政治、經濟、文化、運輸等)之外,如何思考在其中生活的人們、將居民作為都市發展的主體,成為越來越重要的考量標準。這也是為什麼當初巴黎市爭取舉辦奧運所開出的承諾清單當中,許多項目是既有都市政策的延伸或轉型,一方面是為了極大化運用籌辦所需的鉅額經費、避免蚊子館的產生,另一方面也是利用奧運作為一種壓力,加速各項資源到位、增強行政效能與團隊之間的協調。

其中一項重要的承諾,就是在塞納河舉辦部分游泳賽事(公開水域游泳、鐵人三項、帕奧鐵人三項);其所相對應的都市發展目標,是將巴黎打造為一個親水的城市,計畫於2025年夏天開始開放民眾到塞納河戲水。為了達到這個目標,巴黎市政府必須提升塞納河(流經巴黎區段)的水質,背後牽涉的是14億歐元預算的淨水工程。

然而,即使工程已大致完成,直到距離奧運僅剩不足1個月的此時,仍然沒有人可以百分之百保證水質問題不會影響賽事的進行。

2023年8月17日,巴黎奧運女子鐵人三項測試賽第一站,運動員在塞納河中游泳。但...
2023年8月17日,巴黎奧運女子鐵人三項測試賽第一站,運動員在塞納河中游泳。但根據2024年6月14日公佈的檢測結果,距離巴黎奧運會游泳比賽預定舉行不到2個月,塞納河水中的大腸桿菌含量卻未達到安全水準。 圖/法新社 

▌到塞納河遊泳——消失的傳統

提到巴黎的塞納河,大家心中最常浮現的印象就是:浪漫。沿岸數不盡的古蹟、河中島上的聖母院、人行道上歷史悠久的舊書攤、入夜後街燈點綴的橋上雕塑等等,塞納河可說是巴黎意象的靈魂之一。在河邊,人們散步、慢跑、沈思、甚至開音樂會,但無論如何流連忘返,都極少有人會想到跳下水游泳。

在塞納河遊泳?這是什麼概念?大多數巴黎人從來沒想過。即便夏天的時候,河岸的人造沙灘上擠滿了著泳衣的人作日光浴,也很少有人會想要跳下水享受清涼。河上常常有船隻通行,河水也總是混濁的灰色,塞納河再怎麼浪漫也無法突破人們對於水質的障礙。

不過在17、18世紀的巴黎,塞納河裡常常可以看到戲水的人,在當時可說是平民的娛樂。對於社會最底層的居民而言,塞納河也是他們唯一可以洗澡的地方。這樣的現象從18世紀開始陸續受到管制,原因與衛生完全無關,而是風序良俗的問題:泳客裸露的身體常常造成河邊行人的心理不適。

除此之外,公立和私立的河上泳池也受到許多管制,包括強制設置浮動圍籬隔絕視線、確保男女動線分離等等,重點都在於確保游泳活動符合道德風俗的規範。到了19世紀末期,當局越來越不願意發照建立新的河上泳池,原有的泳池也逐漸凋零。1923年,巴黎行政區以保障水上運輸的安全為由,正式下令全面性地禁止在塞納河戲水,親水的風景逐漸消失在記憶中。以前還曾經有洗狗員這樣的職業——負責帶狗去河邊洗澡並以此向飼主收費的人——現在也已成都市傳說。

短短3個世紀的塞納河遊泳史,從某個觀點可以說是身體的規訓史。公權力為了打造一個理性的空間(首先是道德的空間,其次是現代性的運輸空間),逐步將身體驅逐出去,直到河水與河岸的物理疆界也成為禁制的標線。

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隨著道德觀念的開放,身體的裸露不再成為問題,幾次襲擊法國的熱浪讓許多巴黎人違反禁令躍身塞納河。然而此時的問題已經不是身體與空間的管制,而是塞納河令人堪慮的水質。

19世紀畫家Georges-Pierre Seurat的作品《阿斯涅爾的沐浴者》...
19世紀畫家Georges-Pierre Seurat的作品《阿斯涅爾的沐浴者》(Une Baignade, Asnières),描繪當年在塞納河戲水的民眾。 圖/倫敦國家藝廊 

如今塞納河在大眾印象中變成一條骯髒的河流,在巴黎這個區段的污染更是嚴重。 圖/法...
如今塞納河在大眾印象中變成一條骯髒的河流,在巴黎這個區段的污染更是嚴重。 圖/法新社 

▌污穢的河水

塞納河之所以在大眾印象中變成一條骯髒的河流,有其先天體質不良的問題。塞納河雖然是法國第二長的河流,但其流速並不大,自我清潔能力並不高。再加上其流域囊括了三分之一的法國農工產業總量及四分之一總人口的居住地,負擔相當沈重的用水與排水需求。

而塞納河在巴黎這個區段的污染更是嚴重,污染源主要是家戶的廢水和糞水。雖然巴黎市在經歷19世紀下半葉奧斯曼(Haussmann)改造工程後,便建立了獨立的下水道系統,污水處理技術也隨著時代逐漸更新。然而當暴雨來襲,下水道暴漲而來不及將家戶污水送到污水處理廠時,為了避免城市淹水,會開啟水閥讓污水排進塞納河。當巴黎居住人口越來越多時,塞納河就越來越像一條臭水溝了。

近半世紀以來,塞納河的整治一直是巴黎市政府的重點項目。現任市長伊達戈(Anne Hidalgo)不是首位承諾要將塞納河還給市民的市長。1988年,時任巴黎市長的席哈克(Jacques Chirac)就承諾要讓塞納河的水質達到可游泳的標準,還誇下豪語說3年後他就會親自下水游泳給大家看。後來這個承諾不僅沒有實現,巴黎還要一直等到今年的奧運才有可能第一次正式在塞納河舉行游泳活動。

事實上,過去30年來淨水系統的進化已經使塞納河的水質有很大的改善,許多魚類重新出現在塞納河中,席哈克時期偵測到的有20多種,目前則總計有50多種,可見水的乾淨度逐漸恢復當中;不過仍然沒有達到可以長期開放游泳的標準。

為了一舉解決這個問題並迎接奧運的挑戰,巴黎市投入重本,啟動多項優化污水處理的工程,其中最受矚目的就是奧斯特利茲(Austerlitz)地下污水儲存池

河上常常有船隻通行,河水也總是混濁的灰色,塞納河再怎麼浪漫也無法突破人們對於水質...
河上常常有船隻通行,河水也總是混濁的灰色,塞納河再怎麼浪漫也無法突破人們對於水質的障礙。 圖/路透社 

▌淨水計畫大絕招:白色地下教堂

奧斯特利茲地下污水儲存池耗資9,000萬歐元,工程歷時3年半。奧運的承諾使得這個原本就規劃在案的工程進度超前了將近10年。竣工亮相當天(2024年5月2日),現場集結了來自世界各國的記者。即便法國人早已習慣了巴黎的一切總是吸引國際目光,他們從沒想到竟然連一個污水處理工程也會受到如此的矚目。

當法國媒體上前詢問在場的各國記者為何會想要前來採訪一個地下水池時,獲得非常誠實的答案:他們很好奇到底是什麼樣的設施有辦法讓塞納河變乾淨——語氣聽起來充滿懷疑。就連日本記者也含蓄地說:「日本民眾非常關心塞納河的水質,他們很想知道塞納河是不是真的能游泳……。」

不過當記者們進入污水儲存池的空間之後,的確被其壯觀程度所震懾。這個污水儲存池位於奧斯特利茲火車站的地底下,位處繁忙的市中心;它本身是一個約10層樓高 、容量達5萬立方公尺的巨大空間,白色的牆面和高聳纖細的螺旋梯增加了莊嚴的氣氛。這樣的畫面在污水儲存池啟用之後將不復存在,因為裡面將充滿污水,人也不可能再進入這個空間。不過目前(啟用前)看起來,它的確像是一個地下教堂一樣巍然。

巴黎區淨水工程的負責人克朗卡尼非(Samuel Colin-Canivez)向媒體解釋,這個污水儲存池的目的在於紓解市區下水道系統的壓力,等於是一個緊急疏洪空間,在下雨時承接暴漲的污水與雨水,等下水道的水位下降時再陸續將儲存的污水回送並流往淨水設施,這樣一來就可以避免污水往塞納河排放。

至於這是否表示奧運的游泳賽事可以保證如期進行?克朗卡尼非表示,這個工程屬於都市淨水系統的一部分,不是專門為了奧運才建造;污水儲存池能擔保市民可以有一條乾淨的河流,但是不能保證賽事可以如期進行,假如賽前剛好遇到史上罕見的降雨量,超出儲存池可以承擔的容量的話,還是有可能發生河水細菌超標的狀況。這個部分屬於突發狀況,還是要由奧運主辦單位去解決,不是污水處理部門能夠負責的。

然而,根據巴黎大區區長吉雍(Marc Guillaume)3月受訪時的回應,塞納河遊泳賽事沒有B計畫,不會移地進行,只有可能延後舉行。看來巴黎是鐵了心要向世人展現塞納河的整治成果。

奧斯特利茲污水儲存池位處繁忙的市中心地底;它本身是一個約10層樓高 、容量達5萬...
奧斯特利茲污水儲存池位處繁忙的市中心地底;它本身是一個約10層樓高 、容量達5萬立方公尺的巨大空間,白色的牆面和高聳纖細的螺旋梯增加了莊嚴的氣氛。 圖/法新社 

現任巴黎市長伊達戈視察奧斯特利茲污水儲存池。 圖/法新社 
現任巴黎市長伊達戈視察奧斯特利茲污水儲存池。 圖/法新社 

▌無法迴避的河水考驗

去年8月,巴黎主辦方與世界水上運動總會還在塞納河舉辦鐵人三項測試賽(test event),但根據法國科技公司Fluidion在2024年5月2日的水質測試,塞納河水大腸桿菌含量(23590 MPN/100mL)是測試賽時的20倍以上;至6月的測試結果是2280 MPN/100mL,已顯著降低但仍不適合讓人游泳。

衝浪者基金會(Surfrider Foundation)從去年9月到今年3月所做的10次水質檢測當中,只有1次及格。東京奧運金牌泳將、巴西籍的庫尼亞(Ana Marcela Cunha)也公開呼籲主辦單位及早規劃備案,不要拿運動員的身體健康開玩笑。

面對各界的質疑,巴黎市仍然信心滿滿地回應,水質檢測應該在夏季實施才準確,冬季因為降雨量多,較容易有下水道暴漲的問題。市府還指出根據2023年夏季的檢測,10天當中有7天河水是符合游泳標準的。

也就是說,雖然目前沒有任何方法可以百分之百確保相關賽事不會受到影響,然而在「應該不會有問題」、「到時候可以變通」的樂觀思維下,參賽者將無法迴避塞納河水的考驗。

不過,回到將巴黎打造成「親水城市」的政策本意,無論奧運賽事狀況如何,多數巴黎人都很期待將來能在塞納河玩水,重現舊時巴黎的大眾傳統。這一次,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與伊達戈都雙雙承諾將在7月份、奧運開場之前親自下水游泳,證明塞納河的整治成果。目前伊達戈已經確定將於7月15日那一週進行她的下水儀式。至於馬克宏是否會兌現他的承諾,就讓我們拭目以待。

巴黎市正在如火如荼準備奧運會的開幕。圖為巴黎奧運吉祥物弗里吉(Phryges),...
巴黎市正在如火如荼準備奧運會的開幕。圖為巴黎奧運吉祥物弗里吉(Phryges),動物權團體在抗議LVMH集團的活動中,也使用了弗里吉的形象,將影像投射在艾菲爾鐵塔。 圖/路透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花都2024大改造:巴黎鐵塔「都心禁車」的地景綠計畫

避免奧運開天窗:2024、2028奧運主辦確認,巴黎、洛杉磯「自己喬」

曹寶文

巴黎第二大學法律系博士生,主修法思想史及法哲學。

作者文章

歷屆奧運的主辦城市為了向國際呈現自己最好的一面,經常以各種手段掩蓋社會中悲慘的部...

聖火來了,快把「他們」藏起來——巴黎奧運不歡迎的法國底層人群

2024/07/18
「在塞納河上辦奧運開幕式」的點子,深深屢獲巴黎奧運主辦方(也就是法國政府和巴黎市...

塞納河上的巴黎奧運開幕式:是法式浪漫,還是不切實際的維安噩夢?

2024/07/11
從塞納河的水面上可以看到艾菲爾鐵塔,艾菲爾鐵塔已經掛上奧運五環。 圖/路透社 

塞納河可以游泳嗎?巴黎奧運的淨水工程挑戰

2024/06/26
這是法國極右派在歐洲議會選舉取得有史以來最好的成績,且遙遙領先其他政黨,令各界譁...

馬克宏解散國會,然後呢?解讀極右派對法國人的意義

2024/06/13
極右派的崛起並沒有單一的決定性因素,然而馬克宏政權卻更大力地助長了極右派的發展。...

與民眾脫節的菁英政府:法國極右派壯大,多虧馬克宏?

2024/06/13
法國五大官員共同見證憲法的國印用印儀式,站立者由左至右為法國參議院主席、國民議會...

終止妊娠是自由還是權利?法國墮胎修憲案:辯論與妥協的民主藝術

2024/03/09

最新文章

發生在2023年4月4日深夜的福爾斯霍滕出軌事故,是荷蘭罕見的鐵路致命事故。 圖...

漏洞的總和:荷蘭火車出軌案,調查一年後為何「查無事故原因」?

2024/07/23
近代中亞歷經反殖民、民族化、共產化與現代化等多重洗禮,成為既分歧又交織的局面。圖...

《被遺忘的中亞》:不只是絲路,拆解分歧與交織的中亞「新歷史」

2024/07/23
歷屆奧運的主辦城市為了向國際呈現自己最好的一面,經常以各種手段掩蓋社會中悲慘的部...

聖火來了,快把「他們」藏起來——巴黎奧運不歡迎的法國底層人群

2024/07/18
©Jeroen Oerlemans 
在中非共和國,一輛無國界醫生的補給卡車行...

上山下海救援前線:無國界醫生的10種交通工具

2024/07/17
摩門教是美國中西部地區流行的宗教,鹽湖城的建立也與摩門教的發展密不可分。示意圖,...

信仰中的「永恆家庭」:摩門之都鹽湖城,如何成為美國家譜研究中心?

2024/07/16
作家孟若在女兒吐露遭繼父性侵時指出,如果女兒要求她把母親身分置於身為女性的情感之...

厭女陷阱與真實的多元性:孟若之女控訴後,我們該如何討論家內性侵?

2024/07/16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