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看見妮妃雅,也要看見Drag:《魯保羅變裝秀》與美國變裝文化

2024/04/25 鍾宜庭

台灣變裝皇后妮妃雅(黃衣者)赴美國參加《魯保羅變裝皇后秀》第十六季,最終奪得后冠...
台灣變裝皇后妮妃雅(黃衣者)赴美國參加《魯保羅變裝皇后秀》第十六季,最終奪得后冠。 圖/RuPaul Drag Race@FB

妮妃雅摘下美國《魯保羅變裝皇后秀》(RuPaul Drag Race,下稱《RPDR》)第十六季后冠之後,除了讓她的名字成為台灣家喻戶曉的人物之外,也讓許多長期在收看《RPDR》系列以及變裝秀的台灣粉絲們藉著這股勢頭得以浮出。

在這個資深粉絲社群裡,不少人對現下台灣這股「一日變裝迷」現象有著複雜的感受:一方面很開心因為妮妃雅奪冠而讓變裝文化走出小眾同溫層,但一方面又很擔心是否熱潮過了大家就不再關心Drag 。

的確,大眾,乃至於公家部門,對妮妃雅的關注能否轉化成對台灣變裝圈整體的支持和資源提供,需要我們持續觀察以及倡議。但藉著這股「妮風潮」,希望可以讓更多人認識變裝文化,看到4月20日當天在冠軍賽舞台上除了妮妃雅以外的皇后們,也看到並沒有站上《RPDR》舞台,但也努力在台灣耕耘的其他皇后。

▌《魯保羅變裝秀》作為變裝秀入門

變裝(Drag)是一種性別解放的自我表現方式,通常以誇飾陰性、陽剛、或是其他種性別氣質的打扮為特色。變裝皇后(Drag Queen)是指展演陰性特質的表演方式,而變裝國王(Drag King)則是指以陽剛裝扮所進行的表演。雖然早期變裝皇后以男性居多,而變裝國王則大多為女性,但原則上來說,任何性別的人都可以進行變裝皇后與國王的表演。近期也有越來越多跨性別與非二元的變裝皇后與國王,不論是在《RPDR》之中(詳見下述),或是在台灣的變裝國王Uncle Southside丹丹男子漢寶寶、與變裝表演者Hām-bîn La̍t-sē(陷眠栗噬)

變裝表演的基本內容包含走秀、歌舞、對嘴(lip sync),也有很多表演者會自行設計與製作自己的妝、髮、服飾。當變裝文化成為《RPDR》這樣的實境秀節目時,甚至還發展出其他面向:主持、模仿、演技、甚至室內裝潢設計。《RPDR》可以說是融合其他實境秀,如《超級名模生死鬥》與《決戰時裝伸展台》等元素為一體的全方位選秀節目。

正因為其包羅萬象的娛樂性質,若是平時比較沒有在看變裝秀,《RPDR》是個容易入門的選項。事實上,這個節目也啟發了許多台灣的變裝皇后(包含妮妃雅)開始變裝。節目從2009年開播至今已經16季,還延伸出眾多節目,包含讓正規賽季中沒有奪冠的皇后們重新回歸洗牌比賽的《全明星賽》(All Stars) 系列,以及許多不同國家的版本──人氣最高的包含加拿大、泰國、英國以及「英國 vs. 世界」版本。

若是從來沒有看過的人,首先當然建議可以從有妮妃雅參賽的第十六季開始,如此一來,你就會意識到當天冠軍賽的競爭有多麼激烈:除了妮妃雅,那個舞台上還有能唱、能跳、能主持、能搞笑、能走秀,還能照顧大家的全方位型皇后Sapphira Cristal、幽默感極佳且在第十六季中擔當起壞人角色增加節目可看性的Plane Jane, 頒獎服裝美到喧賓奪主的上一屆冠軍(也是第一位夏威夷出身的跨女冠軍)Sasha Colby,以及第十六季其他許許多多的皇后們。

看完第十六季,接著可以回去看比較經典的第三、四、五、六、七、九季。我當初是從第一季從頭開始看,也很推薦此種看法,但是如果你已經先看了第十六季,可能會有種「由奢入儉難」之感,畢竟15年前的預算(以及濾鏡)跟今日的規模是無法比的。從第一季至今不變的只有「Mama Ru」(主持人魯保羅之暱稱)的長相跟抽風笑聲而已。

▌《魯保羅變裝秀》 的爭議與批評

但同時也要強調,《RPDR》當然不等於變裝秀的全部。變裝皇后Queen Coke Francis就曾批評,《RPDR》今日的商業化模式太過於曲解變裝文化,因而抵制參與和觀看節目。Coke Francis 認為,《RPDR》過於商業化最根本的問題,也是資本主義的根本問題,便是讓變裝皇后成為被剝削的商品。

Coke Francis指出,《RPDR》的黃金時期在2014年第六季以前,在那之後,隨著社交媒體興起,節目組越來越喜歡在節目中安排衝突與狗血情節來增加曝光率。然而,隨著網路的普及使得節目粉絲的年齡群大幅降低,許多粉絲會分不清楚節目許多劇情與發展是經過編排的,因而養成了極具攻擊性的《RPDR》粉絲群,時常四處出征甚至寄死亡威脅給參賽皇后與評審,嚴重程度導致許多參賽皇后極大的心理壓力,有些甚至因而關閉其社交媒體帳號。順帶一提,有趣的是《RPDR》這個節目也是因為在2014之後網路使用的普及而在台灣開始獲得比較多的關注與討論。

另外一個變裝皇后被商品化的結果是,如上面所提到的,節目組發現變裝秀的廣大市場之後,便開始積極擴張旗下的子系列影集,比如說自2018開始拓展海外系列。結果來說,為了最大化變裝選秀的商業邏輯,一年之中幾乎所有時刻都有不同系列的《RPDR》正在開播。新的冠軍出來只是為了被下一個快速取代,皇后們在這個資本主義的洪流之中成為了被大量生產的商品。最近期的例子之一,便是妮妃雅奪冠後僅僅4天,官方便宣布了下一季《All Stars》的參賽名單。Coke Francis最後也提到,《RPDR》如今在變裝圈的霸權地位使得沒有去參賽的變裝皇后被邊緣化,但這些皇后們每日在做的表演與那些參賽的皇后並無不同。

除了過於商業化,《RPDR》也曾經經歷過重大爭議。2018年之時,主持人RuPaul曾在受訪時說出,「我大概不會讓跨性別女性來上我的節目…你開始轉化你的身體之後,有些事情就不再一樣了。」此言一出即受到LGBTQ+社群的大力抨擊,例如舊金山的變裝皇后Pearl Tees便指出,要不是多虧了那些在他們之前奮鬥過的跨性別女性,RuPaul也不會有今天的地位 。

實際上,在RuPaul做出此發言之時,《RPDR》之中已經有過跨女的參賽者,但大部分人都是在下了節目之後才表明身份,第五季的Monica Beverly Hill與第九季的Peppermint則是在節目中第一次公開表明跨女身份。本次事件之後,RuPaul本人也道歉並表示自己應該要保持開放的態度。在那之後,也持續有跨女的皇后參賽並獲得好成績。然而必須一提的是, 《RPDR》中文譯名為《魯保羅變裝皇后秀》,但英文其實只有「變裝競賽」的意思,並未限定於變裝皇后,但這個節目至今不曾讓任何變裝國王參賽。

第十一季冠軍Yvie Oddly去年在推特上很全面地發表了對《RPDR》的批評

「這些製作人操弄著的是真實的人的人生、事業機會、以及健康。他們自己每天開豪車回家的時候,這些參賽者們都睡眠不足、憂鬱、且被給付的薪資也嚴重不足……然後因為展演了酷兒表演與替我們創造機會,他們可以自欺欺人說自己做了好事,但卻忽略他們所造成的傷害以及壟斷變裝藝術家得以成功的定義。

「你們可以去問那些從未被接納進節目的變裝國王,又或是那些跨性別的參賽者。要不是節目組在近期爭議中意識到有跨女代表上節目是一件具有商機的事,她們到最近幾年都還被禁止上節目……我超超超感謝這個節目,但是我希望在未來,酷兒群體得以發光發熱的空間,可以超越這個只是讓少數有錢老同志越來越有錢的假競賽。」

美國變裝皇后巨星魯保羅及他製作的《魯保羅變裝皇后秀》,多次拿下黃金時段艾美獎實境...
美國變裝皇后巨星魯保羅及他製作的《魯保羅變裝皇后秀》,多次拿下黃金時段艾美獎實境節目的獎項。但魯保羅也曾因為跨性別相關評論引起爭議。 圖/美聯社

▌了解美國變裝秀歷史的入門影劇

若是想要更了解在選秀節目以外的美國變裝文化與歷史,推薦兩部影視作品:紀錄片《巴黎在燃燒》(Paris is burning)以及受其所啟發的電視劇《艷放80》(Pose)。兩部作品都以種族,尤其是非裔美國人的角度來切入1980年代紐約的種種變裝議題,包含愛滋、舞會文化、跨性別手術等等。

從《巴黎在燃燒》,可以看到變裝文化在美國興起的脈絡:那是一個活在社會多重邊緣的群體,展演自身對於自己所沒有的階級、性別、種族、與人生的渴望。雖然無法活在社會頂流,但舞會(ballroom)就是這群人發光發熱的地方。也因此在舞會走秀的類別(category)之中,有一個很著名的扮裝項目是「xx realness」,例如executive realness(主管真實感),甚至有schoolboy/girl realness(學生真實感)。如紀錄片中所述,之所以會有這些「真實感」項目,就是因為現實生活中這些人很難能成為主管,很難有正常的就學生活,但這些「真實感」走秀是他們向世界證明自己的一種方式:如果你給我機會,我可以看起來跟你們一模一樣。

「真實感」項目也是一種自我保護的方式。活在多重歧視的社會之中,性少數族群需要有能完全融入順性別、霸權陽剛社會的能力。比如說有一個項目為banjee realness(街頭真實感),便是要求參賽者打扮得像「剛剛你走來舞會路上要搶劫你的人的樣子」。

這種對於真實感的追求也引發了不少論爭。紀錄片播出後,著名非裔女權主義者胡克斯(bell hooks)便在〈Is Paris Burning?〉一文中,質疑片中非裔與拉丁裔變裝表演者所追求的理想模樣還是來自白人女性的形象,並認為這些變裝皇后並沒有顛覆「白人優越主義與資本主義式父權」,相反地,他們只是在複製這個結構。

《巴黎在燃燒》中的Venus Xtravaganza,雖有波多黎各裔血統,但因皮...
《巴黎在燃燒》中的Venus Xtravaganza,雖有波多黎各裔血統,但因皮膚白皙所以被視為白人。在片末,有人發現Venus被勒死於旅館中,曝露出她的多重跨界所面臨的暴力環境。 圖/Paris is Burning@FB

在這兩部影視作品中,性少數族群所受到的暴力都是很外顯的。如同受訪者在《巴黎在燃燒》中所述,如何評斷變裝皇后的「女性真實感」程度,乃是「如果他們不換裝地走出舞廳,坐上地鐵回家,一路上都沒被打流血,那他們就成功了。」兩部作品都用很令人心碎也很真實的方式呈現,1980年代對變裝族群的層層歧視,如何讓他們時刻地暴露在暴力與死亡的威脅之中。

正是在這個脈絡下,《艷放80》在選角上也非常有意識地讓跨女演員來飾演跨女角色,成為了電視史上最多跨性別演員的電視劇。這部劇的選角也促使我們去思考,主流電影中順性別男演員(時常是為了挑戰演技)去扮演跨女時,跨女在社會上因為被認為不是「真實女性」所受到的暴力是如何被再製。

《艷放80》劇中飾演Angel的演員Indya Moore便在訪談中表示:

「是,性別是被建構的,種族也是被建構的,但這不代表白人演員可以去演亞裔角色,也不代表順性別演員可以來演跨性別的角色。你並沒有在幫我們的群體發聲,實際上你只是在忽略我們的聲音,尤其是當我們很明確地告訴你我們不認同這樣的做法。我們不但能很好地講述自己的故事,事實是,我們能很好地演繹任何故事。」

《艷放80》劇中飾演Angel的演員Indya Moore在訪談中表示:「性別是...
《艷放80》劇中飾演Angel的演員Indya Moore在訪談中表示:「性別是被建構的,但這不代表順性別演員可以來演跨性別角色。」 圖/美聯社

▌妮妃雅之外的台灣皇后們

最後,除了變裝文化在美國發展的脈絡,也希望大家能看到,不是所有的變裝皇后都可以到國際級的舞台上參賽。讓台灣繼續進步的方式之一,就是可以不用等到國際認可了之後,才去肯定本來就在閃耀的星。在台灣被國際看見之前,台灣自己要先看見Drag。

如上述,在《RPDR》開播之後,台灣有一整個世代的變裝皇后受其影響並開始發展。除了妮妃雅之外,還有其他許多變裝皇后,包含跩姬寶貝飛帆尤蘭達飛利冰瑪莉安薔薇羅斯瑪麗Honey Ji女王(郭濬瑋)等,族繁不及備載。如同大家可以想像地,準備變裝秀耗時耗力也極度燒資金,因此大家可以最身體力行地支持這個文化的方式,就是到台灣各地有舉辦變裝秀的場所,比如說歷史悠久的Café Dalida 、酒吧 Locker Room、舉辦了許多變裝國王與混合式變裝試圖突破「變裝等於變裝皇后」框架的Another Brick、或是每年五月的台北國際變裝藝術節,繼續去關注並且支持變裝文化。

如同美國,台灣變裝皇后也有「家族傳統」,前輩與後輩互稱母女,凸顯出皇后們在不夠友...
如同美國,台灣變裝皇后也有「家族傳統」,前輩與後輩互稱母女,凸顯出皇后們在不夠友善的大環境下相互扶持的情誼。圖為皇后家族「瘋家」與「媽媽」妮妃雅(中下黃衣者)。 圖/Nymphia Wind 妮妃雅@FB

責任編輯/王穎芝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從菲律賓到世界的「Bakla」們:那些在影視中的同志之愛

變裝的藝術:從大衛鮑伊到洛基恐怖秀的怪奇華麗之王

鍾宜庭

在東京住過一陣子,也住過美國東岸一陣子,現為史丹佛歷史系博士班學生,專攻日本帝國史。喜歡研究那些夾在裂縫裡的故事,也很喜歡吃拉麵,但是一讀飲食書寫肚子就會很餓所以很難做相關研究。

作者文章

台灣變裝皇后妮妃雅(黃衣者)赴美國參加《魯保羅變裝皇后秀》第十六季,最終奪得后冠...

看見妮妃雅,也要看見Drag:《魯保羅變裝秀》與美國變裝文化

2024/04/25
《模仿犯》的主幹劇情來自於當時日本的社會背景,將整個故事背景移植至台灣的後果就是...

從社會劇改編成犯罪劇:台灣版《模仿犯》無法模仿的日式罪惡?

2023/04/24
示意圖,日本的能劇面具。 圖/路透社 

惡意的深淵:宮部美幸《模仿犯》與「非虛構」的社會眾生相

2023/04/14
圖為在加州大學爾灣分校響應白紙革命的海外中國人。 圖/法新社 

白紙運動退潮以後:海外中國人的抗爭能量如何延續?

2022/12/16

最新文章

鄭俊英2019年接受調查前,向社會大眾道歉。 圖/美聯社

我追的歐巴成為罪犯:鄭俊英與勝利事件後,韓流粉絲的「脫粉」剖白

2024/05/22
筆者跟隨其他記者,離開以軍與巴勒斯坦伊斯蘭聖戰組織(PIJ)武裝成員交火重心的難...

我與死亡擦身而過:半島電視台女記者之死,如何影響以哈採訪

2024/05/22
圖為東京高岩寺,示意圖,與本案情節無關。 圖/法新社

怪物毒親的煉成:日本滋賀縣弒母案的回憶與懺悔

2024/05/18
音樂產業的創作者目前正經歷版稅持續下降的危機。示意圖,圖為倫敦特拉法加廣場上的音...

音樂串流平台分潤不公:英國政府如何援救創作者生存危機?

2024/05/14
美國經典情境喜劇《六人行》版權曾在100餘國播放。演員之一馬修派瑞飾演的錢德勒一...

現在的我已經夠好了:馬修派瑞回憶錄,走過藥物成癮磨難的坦誠剖白

2024/05/13
米開朗基羅《最後的審判》。 圖/維基共享

米開朗基羅超越命運的人體:從西斯汀禮拜堂天頂畫到最後的審判

2024/05/11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