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挪威火車No Way的誤點日常:勉強加開班次,結果塞爆鐵路?

2023/07/12 吳宗霖

奧斯陸中央車站。 圖/挪威國營鐵路公司Vy
奧斯陸中央車站。 圖/挪威國營鐵路公司Vy

到訪挪威的遊客可能會對擁有嶙峋山脈與壯闊峽灣美景的火車之旅印象深刻;然而,近一年多來,對於當地的通勤居民來說,搭火車可能就不是那麼愉悅的事情了。

根據挪威第一大報《Aftenposten》報導,自2022年秋天以來,挪威鐵路的誤點問題不斷,準點率持續低於負責基礎設施的國營機構Bane NOR所設定的官方目標。以2023年6月份來說,客運列車的準點率約為83.6%,2023年上半年總體列車的準點率則為87.4%,而Bane NOR設定的準點率目標為90%——這個目標從2022年開始就不再達標。

首都奧斯陸(Oslo)是整個挪威誤點最嚴重的地區之一,2023年到目前為止,只有72.6%的火車是準點抵達的。

Bane NOR認定準點的標準,為列車抵達終點站的實際時間、與表訂時刻誤差在4分鐘以內,即算準點,跨國或是長途列車則以6分鐘為標準。(臺鐵與高鐵則一概以5分鐘為標準);至於退費標準部份,根據當地法規,如果列車誤點達60分鐘以上,旅客可請求25%票價返還,如果誤點達120分鐘以上,則可請求50%的票價返還,另外,若是因列車延誤所衍生的其他費用,例如重新預訂另一班火車或是臨時改由公路客運接駁,旅客也可依其情況要求按比例退費。

《Aftenposten》的報導認為,整體客運列車的延誤,歸責於Bane NOR的原因達30%以上,而可歸責於各地區營運鐵路公司的因素則僅占14%。

Bane NOR發言人克莉絲蒂娜(Kristina Bolstad Picard)在接受該報採訪時表示:

「我們也同樣感到困擾,我們無法提供比現狀更高的準點率,挪威鐵路的基礎設施是如此的老舊,它的劣化速度比我們更新它的速度還要快…我們會在現有的條件下盡最大努力,分析所有妨礙正常營運的因素,優先採取效果最大的措施。」

挪威居民飽受火車延誤之苦。 圖/歐新社 
挪威居民飽受火車延誤之苦。 圖/歐新社 

挪威鐵路路線總里程數約4,000公里,其中有95%是單線路段。 圖/維基共享 
挪威鐵路路線總里程數約4,000公里,其中有95%是單線路段。 圖/維基共享 

▌No Way:路線餘裕嚴重不足

造成火車延誤的常見原因主要來自於各種設備故障或路線上的障礙,其餘則來自人為、不可抗力或由於交通繁忙而導致的間接因素,例如Bane NOR統計在2021年發生了496起平交道事故,而2022年光是到8月左右就發生了485件,這些平交道事故與疫情消退後,公路端的用路者激增且違規行為頻傳有關。

這些平交道事故的內容,大部分都是公路駕駛人闖紅燈或是企圖衝過平交道的遮斷桿,另在2022年的案例中有27件是公路車輛直接卡在了鐵路軌道上,雖然並未造成傷亡,但也迫使列車停下並且需要花費時間將車輛排除。儘管挪威從2019年開始推行汽車遠離城市中心的政策,大幅減低了交通事故的死亡率,但是在較為偏遠的郊區以及鐵路附近,用路人的駕駛習慣似乎還是帶來了一些交通風險。

但是這些零星的事故並不是導致挪威鐵路誤點的最主要原因,讓挪威火車的大幅度誤點成為常態的主因在於:路線容量不足所導致的列車壅塞。

根據Bane NOR在2022年初的統計,2021年挪威鐵路的貨運量總增長達12%,部份路線甚至達到20%,成長最顯著的路線是從奧斯陸到哈爾登(Halden)和瑞典邊境的奧斯特福德線(Ostfold line),運量攀升28%至320噸/公里。當時Bane NOR即已發出警訊,包括奧斯陸-卑爾根線(Oslo - Bergen line)和多夫勒線(Dovre Line)在內的主要貨運路線,其能負荷的貨運量已經「到達了臨界點」。

挪威鐵路路線總里程數約4,000公里,其中有95%是單線路段,也就是僅有280公里左右為雙線路段,這意味著大量的列車交會等待時間是無可避免的,加上大量加開的客、貨運列車班次,使得挪威鐵路壅塞的情形日漸惡化。

在2021年,挪威鐵路發生了496起平交道事故。圖為挪威一列火車行經平交道。 圖...
在2021年,挪威鐵路發生了496起平交道事故。圖為挪威一列火車行經平交道。 圖/歐新社 

到訪挪威的遊客可能會對擁有嶙峋山脈與壯闊峽灣美景的火車之旅印象深刻;然而,近一年...
到訪挪威的遊客可能會對擁有嶙峋山脈與壯闊峽灣美景的火車之旅印象深刻;然而,近一年多來,對於當地的通勤居民來說,搭火車可能就不是那麼愉悅的事情了。 圖/旅遊網站fjord tours 

▌亮起紅燈的運能容量

2023年,挪威鐵路的幾條主要路線已經完全達到滿載,導致軌道上嚴重壅塞和延誤,Bane NOR在6月份發出聲明表示,挪威大部分的單線路段運能已經耗盡,不得不對幾家負責營運的鐵路公司(挪威實行車路分離)想要運行更多列車的計畫說「No」。

許多路線都已亮起運量紅燈,尤其是比鄰奧斯陸的衛星市鎮賴薩克(Lysaker)和北部城市博德(Bodø)之間約1,300公里的幾條路段,在這個區間基本上已經無法容納更多的旅客或貨物,而奧斯陸往約維克(Gjøvik)方向的斯塔萬格埃格松德(Stavanger-Egersund)、德拉門康斯貝格(Drammen-Kongsberg)和奧斯陸–羅阿(Oslo-Roa)等路線容量也已經瀕臨飽和。

克莉絲蒂娜表示,由於近年來大量增加的列車班次,「如今,客運和貨運列車在綿延數英里的單線路段上排隊,這導致更長的運行時間和更多的延誤」,並承認目前挪威全境火車90%的準點率目標已不再現實,「即使在沒有暴風雨或設備故障的日子裡,準點率也低於目標,原因就是路線壅塞。」

由於路線容量不足而造成的堵塞與誤點是屬於物理空間上的限制,就像連假時期高速公路湧入大量車輛一樣,列車只能排隊等待,而排點、調度上的運轉整理、或是司機員加速趕點等行車技術手段已經無法彌補這種基礎設施面所造成的巨大差距,唯有靠著擴充路線才能根本解決。

原本是為了增加運能(載運更多旅客和貨物)而開行更多班次的作法,如今卻成為了嚴重誤點的原因,這種在軌道運輸行業經常發生的兩難選擇,一般而言較常發生在連假、節慶等特殊日子裡,但是現在卻成為挪威旅客的日常惡夢。

▌下篇接續:〈挪威火車與減碳:環保大國能用鐵路完成「低碳霸業」嗎?〉

嚴重誤點已成為挪威旅客的日常惡夢。 圖/歐新社 
嚴重誤點已成為挪威旅客的日常惡夢。 圖/歐新社 

責任編輯/賴昀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挪威火車與減碳:環保大國能用鐵路完成「低碳霸業」嗎?

德意志「鐵路難題」:全民抱怨的無限誤點列車

吳宗霖

政大社會所碩士畢。 熱愛故事,渴求見聞,基本上是個由好奇心和分享慾組成的人。

作者文章

數據顯示,日本一直是迄今為止世界上鐵道自殺人數最多的國家。圖為裝設月台門的山手線...

墜落與封閉:日本鐵道月台門,「最後屏障」能承接所有落軌肉身嗎?

2024/03/08
圖為東京有樂町站,一列JR東日本列車駛入裝設半高式月台門的月台。 圖/美聯社 

月台怎麼長出門的:日本全境安裝鐵道「月台門」的艱困挑戰

2024/03/08
電影《哈利波特》中的霍格華茲特快車,在現實生活中的正式名稱為「雅各派」號(The...

列車速速前?英國「霍格華茲特快車」雅各派號蒸汽火車的安全隱憂

2023/12/27
鐵路運輸被認為在應對氣候變遷、提高永續也有至關重要的角色,究竟鐵路未來將如何具體...

「更多火車」救地球:COP28無化石燃料願景,能讓減碳列車繼續加開嗎?

2023/12/08
圖為東京地鐵上的優先席。 圖/美聯社 

日本優先席的社會實驗史(上):那個不能坐的位子?嗡嗡大使炎上事件

2023/09/27
地鐵上的「讓座之亂」屢屢成為日本輿論爭議焦點。 圖/歐新社 

日本優先席的社會實驗史(下):電車「讓座之亂」的國民自我修養

2023/09/27

最新文章

德雷德.史考特(Dred Scott)於1857年遭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判決認定「黑...

加害者後裔如何面對先祖之罪?美國「史考特案」雙方家族的創傷與療癒追尋

2024/04/15
圖為海山樓一景。海山樓為香港著名景點,這幢彷彿由積木砌成的大廈呈現香港緊密而狹窄...

香港新移民在《但願人長久》的追尋:哪裡得到理解,哪裡就是家

2024/04/12
以南韓濟州島人口計算,平均每6人就有1人屬4.3事件受難方。
 圖/歐新社  

不能遺忘的面容(下):南韓政府的濟州轉型正義,足夠了嗎?

2024/04/11
濟州4.3和平基金會利用AI技術和口述記憶,嘗試還原濟州4.3事件犧牲者金秉柱(...

不能遺忘的面容(上):濟州四三事件,AI修復重現的歷史受難者

2024/04/10
傳統又自負的同儕拒絕給予友善的支持,將是邱吉爾生命的寫照。左為1881年。7歲的...

憤怒的雄獅,孤單的童年:邱吉爾的頑皮少年成長記

2024/04/10
對於沒去過澳洲的人,印象可能是一個打工賺錢或度假旅行的勝地。圖為雪梨地標——雪梨...

澳洲是天堂、戰爭打不過去?本地人的生活挑戰與戰爭風險

2024/04/09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