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傑尼斯性醜聞(下):日本媒體的「集體沉默之牆」

2023/04/14 張郁婕

岡本Kauan在記者會一開始,便明言自己今天會選擇在日本外國特派員協會召開這場實...
岡本Kauan在記者會一開始,便明言自己今天會選擇在日本外國特派員協會召開這場實名記者會,就是因為日本媒體長期以來一直避諱喜多川的性醜聞,「已經覺悟日本主流媒體不會報導這件事情」。 圖/路透社

4月12日的記者會上,岡本Kauan與記者們的對答,除了聚焦在受害細節之外,媒體的責任也是一大焦點。

事實上,岡本Kauan在記者會一開始,便明言自己今天會選擇在日本外國特派員協會召開這場實名記者會,就是因為日本媒體長期以來一直避諱喜多川的性醜聞,「已經覺悟日本主流媒體不會報導這件事情」。透過駐日外籍記者加盟的日本外國特派員協會召開國際記者會,是能避免新聞再度被日本媒體壓下的方法之一,日本媒體不願報導,至少還有駐日的外媒可以報導此事。

▌接續前篇:〈傑尼斯性醜聞(上):控訴日本偶像教父喜多川,狼爪下的受害者證詞〉

像是伊藤詩織當年控訴山口敬之下藥性侵她、或是前陸上自衛隊五之井里奈講述自己對於日本防衛省處份5名性騷擾她的自衛官的看法,都是選擇透過日本外國特派員協會召開國際記者會。在日本外國特派員協會召開國際記者會,已經成為性暴力受害者們對抗日本新聞打壓的重要手段。

不只性暴力受害者,《BBC》專題報導〈獵食者:日本流行音樂的秘密醜聞〉在日本開播的前一天(3月17日),在這集節目中頻繁出鏡的記者阿扎爾(Mobeen Azhar),以及節目製作人(Megumi Inman)也透過遠端連線,在日本外國特派員協會召開國際記者會,分享日本媒體及演藝圈對這起事件有一道「沉默之牆」,在採訪過程中四處碰壁的經驗。

伊藤詩織對外公布全名後,在2017年10月24日首次召開記者會談論剛出版的《黑箱...
伊藤詩織對外公布全名後,在2017年10月24日首次召開記者會談論剛出版的《黑箱》一書,就是選擇透過日本外國特派員協會召開國際記者會。圖為2019年12月18日,伊藤詩織勝訴。 圖/美聯社

2022年6月底,前陸上自衛隊員五之井里奈,透過YouTube等社群媒體控訴自己...
2022年6月底,前陸上自衛隊員五之井里奈,透過YouTube等社群媒體控訴自己在自衛隊遭性騷擾後,日本防衛省在同年12月15日表示,已經免職處分5名曾在軍中性暴力對待五之井里奈的自衛官。五之井里奈12月19日在日本外國特派員協會召開的記者會,公開講述自己對於防衛省應對措施的看法,以及後續相關的法律行動。 圖/法新社

▌同樣是公共廣播,BBC可以但NHK不行?

這道「集體沉默之牆」有多厚?在日本外國特派員協會召開國際記者會,並不是只有駐日外籍記者才能參加,日本媒體也可以。阿扎爾和節目製作人在3月17日這場記者會,現場有《朝日新聞》、《每日新聞》、富士電視台等主要媒體的記者參與,但實際上刊出報導的只有《朝日新聞》,而且還不是在《朝日新聞》主站,而是《朝日新聞》的國際新聞分站「GLOBAL+」。和《BBC》同為公共電視的《NHK》,則是連記者會都沒有出席。

當時在《BBC》的記者會上,在日本長大的日英混血節目製作人回應道:「《NHK》的報導很棒,我確實也在思考為什麼《NHK》不願報導這件事情。當我們聯繫《NHK》,尋求他們回應時,都被很有禮貌地拒絕。我想是因為傑尼斯藝人頻繁地登上《NHK》節目,所以《NHK》沒有辦法談論這件事吧。」

這段插曲,讓《NHK》NHK新聞導播在岡本Kauan記者會上的這段發言,更顯重要。

「我是在《NHK》報導部擔任導播的岩永(音譯),作為一個在公共廣播工作的人,媒體及電視台沒有報導此事,感到很抱歉。Kauan是1996年出生的對吧?我是1995年出生的,所以是同一個世代。(Kauan)進入傑尼斯是15歲左右,回想自己當時的經驗,雖然《文春》已經報導過這件事情,但消息並沒有傳到小朋友年齡層。我想問的是,Kauan你說你是在完全不知道這一連串受害事件的狀況下進到傑尼斯事務所的,如果當時主流媒體有報導此事,你會改變你的選擇嗎?例如:對於是否加入傑尼斯事務所這件事情感到猶豫,或是會改變你的選擇?另外,你的家人是如何看待這起事件的?」

面對第一個問題,岡本Kauan的回答如同前文所述,如果當年主流媒體還有持續報導此事,他應該不會加入傑尼斯事務所。

岡本Kauan回答記者,如果當年主流媒體還有持續報導此事,他應該不會加入傑尼斯事...
岡本Kauan回答記者,如果當年主流媒體還有持續報導此事,他應該不會加入傑尼斯事務所。圖為岡本Kauan的國際記者會現場。 圖/法新社

第二題的回答也很耐人尋味。岡本Kauan說自己第一次告訴父母這些事情,是在離開傑尼斯事務所後,大概在爆發COVID-19疫情前不久。可以推算大概是岡本Kauan離開傑尼斯事務所3年後的2019年左右,也是喜多川離世的那一年。在這之前,父母曾聽說喜多川的性醜聞,但當父母問起「傳言」真偽,擔心兒子受害時,岡本Kauan都是一律否認。岡本Kauan會和父母聊到自己的經歷,也是因為當時正好新聞上出現演藝圈陪睡的性醜聞,才隨口說到自己也有經歷過類似的事情,嚇了父母一跳。

「我個人是很感謝喜多川,因為喜多川改變了我的人生,我現在能以音樂人的身份在演藝圈工作,也是因為喜多川的提拔。但在另一方面,喜多川對當年才15歲的我以及其他小傑尼斯們做出和性有關的行為,我覺得是很惡質的。」

Kauan如此說道。某方面來說,岡本Kauan的這場記者會成功打破了日本主流媒體的沉默,日本《共同通信社》在記者會後發布的報導,成為各地方報社的新聞來源。日本五大報《朝日新聞》《每日新聞》《讀賣新聞》《日經》《產經新聞》也都跟進報導。至於《NHK》則是在隔天(4月13日)傍晚才終於在網站上發表記者會內容,《NHK》電視台也在下午4點的5分鐘新聞時段,花了2分鐘提及此事。

對於傑尼斯前社長喜多川的性醜聞,日本媒體及演藝圈對這起事件有一道「沉默之牆」。圖...
對於傑尼斯前社長喜多川的性醜聞,日本媒體及演藝圈對這起事件有一道「沉默之牆」。圖為日本記者示意圖,非當事人。 圖/路透社

▌小傑尼斯的受害者群像

綜合《週刊文春》及《BBC》訪問到的小傑尼斯,雖然受害經歷有眾多相似之處,但也可以看出不同時期的受害者的發言內容略有不同。這個變化可能是時代的變化,世人以及當事人對於這個問題的認識會隨著時代演進有所改變。例如,《週刊文春》當年的報導內容,以及《BBC》採訪到的平本淳也是1990年代的小傑尼斯。當時對於喜多川性醜聞的認識,是傾向將喜多川個人的性傾向、性癖好綁在一起,將喜多川形塑成一個異常偏好男童的同性戀者,所以會使用「少年愛」,甚至是在現代已是歧視用語的「HOMO」來描述喜多川。

不過岡本Kauan的發言卻不是如此,喜多川越界侵犯小傑尼斯就是不對的行為。這無關喜多川個人的性傾向或是性癖好,無關加害者和受害者的性別,也無關喜多川與小傑尼斯之間的年齡差距,上述這些都不能成為合理化這些行為,或是成為社會選擇對這一連事件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理由。

另一方面,雖然岡本Kauan在記者會上表示,他認為至少在他在籍期間,受害人數應該有到一、兩百人,但就如同《週刊文春》及《BBC》訪問到的小傑尼斯證詞,並不是所有人一旦成為小傑尼斯,就一定會變成喜多川的後宮。能夠和喜多川有進一步接觸的小傑尼斯是「被選中的人」,即使被喜多川「選中」,每個人的受害程度並不相同。有些人可能只到「按摩」,有些人已經是實質上的被性侵,當然也有完全沒有經歷過這一切的人。

岡本Kauan在記者會上表示,他認為至少在他在籍期間,受害人數應該有到一、兩百人...
岡本Kauan在記者會上表示,他認為至少在他在籍期間,受害人數應該有到一、兩百人,但就如同《週刊文春》及《BBC》訪問到的小傑尼斯證詞,並不是所有人一旦成為小傑尼斯,就一定會變成喜多川的後宮。圖為喜多川病逝後,傑尼斯藝人們在告別式上送別。 圖/報系資料圖庫

▌被打開的潘多拉的盒子

《BBC》會在喜多川死後3年多的時間,再度打開潘朵拉的盒子,是因為COVID-19影響到海外採訪行程,直到2022年下半年才有機會赴日採訪。退一步來說,也許正因為有了這段時間的空白,對於受害者們來說,可以相對比較輕易地在媒體前講出這段經歷。

透過與記者交流的過程,也是在提供受害者們,甚至更多協助管道。例如,記者會上獨立媒體《Arc Times》的記者便告訴岡本Kauan,日本現行的強制性交罪時效是10年,即便喜多川已經過世了,只要去提告,警方就能將這個案子函送檢方。而岡本Kauan的回答是,這是他第一次知道有這個法律,目前沒有考慮採取更進一步的法律措施。岡本Kauan當初會決定召開國際記者會,也是聽《週刊文春》的記者建議。也許今後岡本Kauan或是其他小傑尼斯們會採取更多法律行動也說不定。

現在出面證實的小傑尼斯們都已經離開傑尼斯事務所了,現在還在傑尼斯事務所的小傑尼斯們可能沒有接觸過喜多川,但在喜多川還在世的時候,早已成功出道的傑尼斯藝人當中,是不是也有人曾經有過類似經歷?雖然無法確定在岡本Kauan之後,會不會有其他受害者願意實名出面分享自己的遭遇,但可以相信比起出面分享自身經歷的前小傑尼斯們,一定還有更多選擇隱身的受害者們。

在喜多川早已過世的現在,演藝圈裡面不可能因為少了一個喜多川就不會有類似的事情再度發生,最重要的是社會,包括現在的傑尼斯事務所,應該要正視這些曾經發生過的事情,才有可能避免類似的事件在演藝圈的某個角落再度上演。

最重要的是日本社會,包括現在的傑尼斯事務所,應該要正視這些曾經發生過的事情,才有...
最重要的是日本社會,包括現在的傑尼斯事務所,應該要正視這些曾經發生過的事情,才有可能避免類似的事件在演藝圈的某個角落再度上演。 圖/路透社

責任編輯/林齊晧、賴昀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傑尼斯性醜聞(上):控訴日本偶像教父喜多川,狼爪下的受害者證詞

鏡頭背後/日本版 #MeToo 勝訴:不再黑箱的「伊藤詩織性侵案」

張郁婕

自由撰稿人,有時使用筆名寫作。畢業於大阪大學人間科學研究科與清大工科系,經營日本時事新聞平台石川カオリ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專職日本新聞編譯、分析與評論,偶爾撰寫科普文章。FB:石川カオリ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

作者文章

美國里奇蘭小鎮曾是生產核武燃料的重鎮,對這段歷史也感到自豪,但亦開始有反思行動。...

核爆後的美國記憶:在以蕈狀雲為傲的小鎮里奇蘭,與核廢料為鄰的人們

2024/04/30
廣島在日朝鮮・韓國人女性於慰靈碑前舉辦紀念活動。 圖/美聯社 

廣島「韓裔被爆者」慰靈碑:有原爆的苦難記憶,也有南北韓分裂?

2023/08/09
「我是音樂家坂本龍一,我想表達我對於神宮外苑再開發案的想法,而寫下這封信。「坦白...

坂本龍一的護樹遺願:反對東京「神宮外苑再開發」的環境抗爭

2023/07/17
岡本Kauan在記者會一開始,便明言自己今天會選擇在日本外國特派員協會召開這場實...

傑尼斯性醜聞(下):日本媒體的「集體沉默之牆」

2023/04/14
「如果當時有報導的話,我想應該就不會加入傑尼斯了⋯⋯」前小傑尼斯成員的岡本Kau...

傑尼斯性醜聞(上):控訴日本偶像教父喜多川,狼爪下的受害者證詞

2023/04/14
日本民間團體非法媒合海外器官移植不是單一事件,而是行之有年的一條龍套餐行程。圖為...

活命的風險之罪?日本「非法海外器官移植」媒合問題

2023/03/24

最新文章

2024年,馬來西亞吉隆坡的穆斯林前往國家清真寺慶祝開齋節。 圖/歐新社

馬中關係50年/「旅馬回族」的故事:大馬與中國的伊斯蘭橋梁

2024/06/17
左為2008年獲得柏林影展最佳編劇獎的王小帥,右為2019年自縊身亡的《大象席地...

中國第六代導演浮沉錄:從台北電影節的王小帥與胡波事件談起

2024/06/14
戰敗而幾乎「亡國」的日本,竟又出現了巨大怪獸哥吉拉,讓歸零的日本變成「-1」。《...

亡國與憂國:《哥吉拉-1.0》與日本戰後的「神風倖存者」

2024/06/14
阿富汗從非單一文化,各族群之間的異質性高,又充滿暗潮洶湧的競合關係,正如圖中男童...

沒有規則的競賽:阿富汗的歷史悲劇,為何是全球社會的隱喻?

2024/06/12
威廉想成為全德意志人的皇帝,受子民的愛戴,偏偏這位一頭熱的年輕皇帝沒有鐵首相的政...

鐵與血之歌:俾斯麥和威廉二世催生的德意志興亡神話

2024/06/11
《殘酷日記宣言》全片由俄羅斯青少年上傳到YouTube和TikTok上的自拍影片...

暴力籠罩的TikTok自拍:俄國《殘酷日記宣言》,青少年絕望的精神景觀

2024/06/07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