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他用生命鋪成一條基輔的路:烏克蘭士兵羅曼的故事

2022/08/19 蕭雲

「基輔日快樂!」5 月 29 日,選擇走上前線抗戰的 24 歲烏克蘭著名社運人士...
「基輔日快樂!」5 月 29 日,選擇走上前線抗戰的 24 歲烏克蘭著名社運人士羅曼・勒圖士尼在臉書上傳了自己的照片,這一天也是基輔建城 1540 紀念週年。不過在 6 月 9 日,羅曼在東部城市殉國,終年 24 歲。他的抗爭故事並非始於今年的戰爭,而是早在2014年烏克蘭廣場革命之時——羅曼當時只有 16 歲——便已經開始。 圖/羅曼臉書

「最高法院法官加入呼籲,要求基輔街道以他命名。」

羅曼・勒圖士尼(Роман Ратушний;Roman Ratushny)在 1997 年 7 月 5 日出生,2013 - 2014 年烏克蘭爆發廣場革命,只有 16 歲的他與一眾年輕人留守獨立廣場,被清場的警察打傷

但羅曼的父母不但沒有趕他回家甚至加入抗爭,父親 Taras Ratushny 早於 1988 年抗命上街,要求將切爾諾貝爾的輻射遺址埋在克里姆林宮的圍牆。

可是當孩子謊稱正回家,當記者的爸爸卻在電視見到兒子,還是會氣得衝上街逮住他。後來羅曼又挨了一顆特種部隊的手榴彈而再受傷。

武力鎮壓只帶來反效果,推動更多人前往廣場,令運動更加茁壯。彼時兩父子一同受訪,都說看電視當旁觀者才緊張,留在廣場反而感到平安。整場運動至少 78 人身亡,時任總統亞努科維奇(Viktor Yanukovych)終被人民推翻逃往俄國。

「如果沒有廣場革命,如果不向當權者展示真正的反抗,所有改變都不會發生。」羅曼回顧革命的意義:

「我在烏克蘭感到自己是一個完整的自由人,因為這個國家屬於我,倘若我有不測國家不會拋棄我。」

2013 年 12 月 22 日,羅曼和母親 Svitlana Povalyae...
2013 年 12 月 22 日,羅曼和母親 Svitlana Povalyaeva 的合照。 圖/羅曼臉書

2014 年 1 月 26 日,羅曼的父親 Taras Ratushny 在臉書...
2014 年 1 月 26 日,羅曼的父親 Taras Ratushny 在臉書上標記羅曼,將蒙面、出現在新聞畫面上的羅曼描述為「憤怒鳥」(Angry bird)。 圖/羅曼臉書

西方媒體對於廣場革命的極右勢力不乏批判。有些左翼青年堅持不肯喊「榮耀歸於烏克蘭!榮耀歸於英雄!」(Glory to Ukraine! Glory to the heroes!),因為昔年民族主義組織(OUN)旗下的反抗軍(UPA)也曾使用此口號,他們在二戰投靠納粹屠殺猶太人。

由右翼籌建的志願軍阿速營(Azov Battalion)也標榜 OUN 的若干遺緒,惟其人數只有大約一千人。2014 年國會選舉極右政黨的得票率僅 1.8%,同年總統選舉極右領袖 Dmytro Yarosh 的得票率更只有 0.7%。

在革命早期曾遭極右針對的女性主義者解釋,起初極右份子在廣場的比重約佔一成,但隨著參與者愈來愈多,他們的比例已跌至 1%。由於革命開放予所有人,左翼參加者認為烏克蘭的政治光譜無異其他歐洲國家,他們堅持投身革命直到重光。

羅曼的理想主義也沒有因改朝換代而改弦易轍。過去他直言廣場革命中部分民族主義者實為納粹份子;現在也批評澤倫斯基不能再用「素人」包裝自我宣傳,政府依舊腐敗卻陷入雙標。

2014 年 2 月 18 日,示威者在廣場上插上烏克蘭國旗。 圖/維基共享
2014 年 2 月 18 日,示威者在廣場上插上烏克蘭國旗。 圖/維基共享

▌2019 年:保衛土地 Protasiv Yar

2019 年地產商 Daytona Group 企圖在基輔的 Protasiv Yar 興建高樓大廈,該地是首都難得的郊區,羅曼成立了保育組織 「Save Protasiv Yar」 反對開發。抗爭期間他受過利益誘惑,也收過死亡威脅,但始終沒有動搖。

隨後 「Save Protasiv Yar」 與地產商對簿共堂,由原訟到上訴至終審,羅曼三戰全勝。負責定讞的最高法院法官之一是伊凡・米先科(Ivan Mishchenko),他裁定政府不得出讓 Protasiv Yar 予地產商,令郊區得以保留。

2021 年一名右翼抗爭者 Serhiy Sternenko 被控以暴力對付親俄份子遭重判,數百人上街聲援,羅曼被控打爛總統辦公室的玻璃窗和噴漆,儘管他否認但罪成,被判居家軟禁兩個月 [1]。

羅曼批評當朝官員與地產商過從甚密,挾怨報復 [2]。後來他上訴得直,獲撤銷所有檢控。當時已經戰雲密布,代表地產商利益的政客 Hennadiy Korban 曾揚言要送羅曼往前線作懲罰,羅曼答保衛祖國根本不算懲罰。

羅曼成立了保育組織 「Save Protasiv Yar」 反對開發。抗爭期間他...
羅曼成立了保育組織 「Save Protasiv Yar」 反對開發。抗爭期間他受過利益誘惑,也收過死亡威脅,但始終沒有動搖。 圖/羅曼臉書

▌2022 年:為烏克蘭而戰

2022 年 2 月 24 日俄國再次入侵烏克蘭,改寫無數人的一生。羅曼自發組織民兵,名號就叫 Protasiv Yar 部隊。他們參與基輔保衛戰,追蹤俄軍動向,緝拿親俄份子,成功拘捕一度逃脫的親俄政客 Viktor Medvedchuk

當年負責定讞的最高法官與羅曼重逢,卻不再身披法袍。俄國入侵後伊凡法官先將妻兒送到波蘭,再回基輔請纓,但軍官告之只能給予文職。伊凡遂主動聯絡羅曼,開始並肩作戰。法官未曾馳騁沙場但老於世故人情,鼓勵害羞的羅曼與《紐約客》記者 Jane Ferguson 對話。

伊凡很奇怪 Jane Ferguson 問他們從戎的動力,對他們而言是理所當然,「如果我們戰敗,就不會再有烏克蘭。生或者死,就是如此簡單。」

後來伊凡與羅曼都加入正規軍第 93 獨立機械旅(93-тя окрема механізована бригада), 羅曼更轉赴東部前線作戰 [3]。

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受訪時披露每日都有 60 - 100 名烏軍喪生。回望羅曼生前的言論,可見他對俄國的悲憤。

3 月 14 日,羅曼上傳了和伊凡法官(左)的合照。 圖/羅曼 IG
3 月 14 日,羅曼上傳了和伊凡法官(左)的合照。 圖/羅曼 IG

3 月 26 日,羅曼抵達烏克蘭北部城市蘇梅,當地學校的黑板上,有稚齡的筆跡寫著...
3 月 26 日,羅曼抵達烏克蘭北部城市蘇梅,當地學校的黑板上,有稚齡的筆跡寫著「я повернусь!」(我會回來!) 圖/羅曼臉書

3 月 9 日羅曼發帖批評指望俄國自由派會推翻普京是傻瓜。車臣已兩度遭俄國血腥鎮壓;格魯吉亞也是在梅德韋傑夫(Medvedev)時代被入侵。倒不如指望俄國的史太林主義者倒行逆施,唯有俄羅斯的崩潰才能帶來烏克蘭的和平。

3 月 18 日羅曼發帖說:「我們必須要為每一個被俄國人殺害的烏克蘭人報仇,我們必須要這樣做,為了我們的孩子不必再為我們這樣做。」

3 月 26 日羅曼發帖透露他抵達烏克蘭北部城市蘇梅(Sumy),拍下當地學校一塊黑板,上有稚齡的筆跡寫著「я повернусь!」( I will be back!;我會回來!)。他立誓得勝後也必定重返此地。

4 月 28 日羅曼發帖支持去俄化,不解故鄉竟就拆除布爾加科夫(Mikhail Bulgakov,烏克蘭出生的蘇聯作家)的紀念碑起爭拗。他批評有些人沒有留下保衛國家,卻想保護帝國治下的「Kiev」灰燼(基輔的俄語音譯)。他呼籲基輔同胞一邊清理俄國轟炸的瓦礫,一併清理帝國的餘灰。

6 月 7 日羅曼在 Twitter 發布最後一段影片。年輕的同袍在軍服掛上一隻小熊公仔,羅曼突入鏡頭搞怪。

6 月 9 日 羅曼在東部城市哈爾科夫(Kharkiv)附近的伊久姆(Izyum)殉國,時維 24 歲。

 5 月 21 日,羅曼在 Twitter 寫下自己的心情,大意為:「今天早上,...
5 月 21 日,羅曼在 Twitter 寫下自己的心情,大意為:「今天早上,我的單位指揮官正在簡報。在照片中,他坐在火箭的右側,他今晚死了。」 圖/羅曼 Twitter

▌1997 - 2022 年:羅曼就是前面的光

羅曼的朋友 Olga Khudetska 回憶當年廣場革命,大家都會在手臂寫上自己姓名、血型、死去的話聯絡誰,然後出發前往廣場。眾人為了烏克蘭的奉獻於茲已逾八載,羅曼的犧牲相比起俄軍的陣亡,根本是不平等交換

另一位朋友 Victoria Amelina 說她一直逢人說項,說羅曼是未來的烏克蘭總統,最近一次就在 6 月 8 日。戰爭很漫長,但有人可以追隨,羅曼就是前面的光。

位於 Protasiv Yar 的牆壁寫著巨大標語:「Роман Ратушний,英雄不死。」伊凡法官與無數國民都轉載了第 93 獨立機械旅的呼籲,要求將 Protasiv Yar 旁邊的 Volhohradska 街改為以羅曼命名,以昭忠烈。根據《基輔獨立報》(The Kyiv Independent)訴求已獲應允。

6 月 18 日羅曼的葬禮在故鄉舉行,他的靈柩由教堂運往基輔獨立廣場 — 革命的起點 — 作告別式,沿途無數人向靈車行單膝跪禮。伊凡法官也回來參加葬禮並發言,他和民眾一同點起廣場革命常用的煙霧棒向羅曼致敬。

羅曼的父親 Taras Ratushny 在靈柩旁致辭,他的雙手不斷顫抖,數度合上眼睛忍住眼淚:

「您沒有建屋,但奠立了一個社群;您沒有種樹,但保衛了一座公園;您沒有孩子,但不等於沒有繼嗣。。。我們每個人身上都有羅曼的一部分。」

圍繞著靈柩的悼念者隨之吶喊:「英雄不死!」

6 月 18 日,在羅曼的葬禮上,他的靈柩由教堂運往基輔獨立廣場 — 革命的起點...
6 月 18 日,在羅曼的葬禮上,他的靈柩由教堂運往基輔獨立廣場 — 革命的起點 — 作告別式。 圖/歐新社

在羅曼的葬禮上,烏克蘭士兵和民眾向羅曼致意。 圖/美聯社
在羅曼的葬禮上,烏克蘭士兵和民眾向羅曼致意。 圖/美聯社

「您沒有建屋,但奠立了一個社群;您沒有種樹,但保衛了一座公園;您沒有孩子,但不等...
「您沒有建屋,但奠立了一個社群;您沒有種樹,但保衛了一座公園;您沒有孩子,但不等於沒有繼嗣。。。我們每個人身上都有羅曼的一部分。」 圖/美聯社

羅曼的母親 Svitlana Povalyaeva 是記者和作家,她援引烏克蘭詩人 Mykhaylo Semenko 的作品悼亡:

Я не умру від смерти —

Я умру від життя.


I will not die of death —

I will die of life.


我不會死於死亡 —

我將死於生命。

若果羅曼還在生,他本該 25 歲,也許 32 歲的烏克蘭會代他活下去。

5 月 14 日,羅曼在 Twitter 上寫道「Світанок」,意為「黎明...
5 月 14 日,羅曼在 Twitter 上寫道「Світанок」,意為「黎明」。 圖/羅曼 Twitter

責任編輯/周慧儀


[註1]:《紐約客》說羅曼是為保護 Protasiv Yar 而被控,但據《經濟學人》、《華盛頓郵報》和烏克蘭媒體 Zaborona,羅曼是為聲援抗爭者而被控,故以後者為準。綜合不同報道,羅曼保護 Protasiv Yar 時也曾發起抗命,與地產商指使的黑幫衝突。惟英文媒體無法一一報道,致有誤會。

[註2]:羅曼指控律師 Andriy Smyrnov 替地產商老闆傳話,對他威迫利誘,企圖私下擺平官司。後來此人獲延攬為總統辦公室副主任,羅曼曾向澤倫斯基申訴但不了了之。翻查烏克蘭總統的官網與 Facebook,澤倫斯基從未提及戰死沙場的羅曼。

[註3]:伊凡法官沒有 Instagram 和 Twitter,只有 Facebook,老人家甚少打卡,所以不確定他在何處作戰。但從羅曼拍攝的照片推斷他很可能也在東部前線。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母親請為我唱一首搖籃曲...烏克蘭奪冠歐洲歌唱大賽的戰火之歌

麗薩的葬禮:烏克蘭戰火下的唐氏症女孩之死

烏克蘭出版人布坦可對談後記:擺脫俄羅斯陰影的文化游擊戰

蕭雲

左膠,香港魯蛇協會會長。擁有兩個學術獎項:小學六年級朗誦比賽冠軍,中學一年級陸運會海報繪畫比賽冠軍。

作者文章

「基輔日快樂!」5 月 29 日,選擇走上前線抗戰的 24 歲烏克蘭著名社運人士...

他用生命鋪成一條基輔的路:烏克蘭士兵羅曼的故事

2022/08/19

最新文章

南韓發生駭人聽聞的跟蹤殺人事件,首爾地鐵新堂站一位女站務員,因檢舉男同事在廁所設...

南韓「地鐵新堂站殺人事件」:刺死女站務員的跟騷惡狼

2022/09/22
《遇見黃東》是以黃東的故事為根本 ── 一位寂寂無聞,生活在18世紀的「普通人」...

黃東的故事:一個清代廣州「普通人」的大世界歷險

2022/09/21
貴婦人白洲正子,興趣是環遊日本,到各地山海部落探尋民俗事象,白洲正子有著獨到的觀...

白洲正子《尋隱日本》:雅俗同源的民俗文化之眼

2022/09/16
現年73歲的英國國王查爾斯三世(Charles III)在9月8日登基,成為英國...

「查爾斯三世」或「查理三世」?英王與皇室名號翻譯學

2022/09/15
富蘭克林曾在1762年表示他的心屬於英格蘭。 圖/美國國會圖書館 

美國「國父的真相」:擁護英王的富蘭克林為何變成獨立領袖?

2022/09/15
1975年到訪香港的英女皇。 圖/The Royal Family

「再見了,事頭婆」:一位香港人的英國女王記憶

2022/09/12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