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讀者留言怪我囉?《當今大馬》荒謬被告的藐視法庭

2021/03/10 玖儀

馬來西亞網絡媒體《當今大馬》於今年2月初因為讀者留言被判藐視法庭案罪成,罰款約新...
馬來西亞網絡媒體《當今大馬》於今年2月初因為讀者留言被判藐視法庭案罪成,罰款約新台幣288萬)一事,引起轟動。事過境遷後,我們可以從案件中看透什麼、反思什麼? 圖/歐新社

2月中,馬來西亞網絡媒體《當今大馬》因為讀者留言被判藐視法庭案罪成,罰款50萬令吉(約新台幣288萬)一事,引起轟動。不少國際媒體,如新加坡《海峽時報》、美國《紐約時報》,及英國的《BBC》等紛紛報導此事,對這個東南亞國家的新聞自由表達關注。

儘管現任國盟政府上台一年多來,多次調查媒體人員,如揭露政府大逮捕無證移工的《南華早報》及《半島電視台》記者、粗口罵王室的前電台主持人張家揚、製作醫院火災調查報導的醫療新聞網《CodeBlue》總編輯巫淑玲,但這些案件迄今尚無下文。《當今大馬》可說是國盟政府下,首家被定罪的媒體。

事件源起自2020年6月,馬來西亞剛經歷「喜來登政變」三個多月,新任總檢察長伊德魯斯(Idrus Azizan Harun)走馬上任,先後撤銷前首相納吉繼子禮扎(Riza Aziz)及沙巴前首長慕沙阿曼(Musa Aman)的涉貪洗錢案。同年6月9日,總檢察署撤控慕沙阿曼的那天,《當今大馬》英文版也刊出了一則題為「首席大法官下令,所有法庭7月1日起恢復運作」的報導。

雖然該報導旨在說明,馬來西亞進一步放寬新冠疫情行動管制令後,全國法庭可在7月1日恢復運作;且慕沙阿曼涉貪案撤控一事,乃總檢察長(Attorney General)的決定與權限,但許多不滿慕沙阿曼獲釋的網民,仍在報導下方留言,質疑大馬司法體系貪腐,甚至作出「法官釋放貪腐領袖」的錯誤指控。

圖為《當今大馬》辦公室,其中身著白衣的正是創辦人兼總編輯顏重慶(Stevan G...
圖為《當今大馬》辦公室,其中身著白衣的正是創辦人兼總編輯顏重慶(Stevan Gan)。 圖/路透社

不久後,總檢察長伊德魯斯就援引其中5則留言,以「藐視法庭」案為名,將《當今大馬》告上最高等級的聯邦法院。如此一篇普通不過的新聞,就這樣成了這起事件的主角。據馬國財經周刊《The Edge》報導,伊德魯斯引述的5條留言內容包含:

「高庭不用審訊就釋放罪犯。這個國家已墮落至此」、

「這法官是個無恥的小丑。法官已失控了,司法體系徹底崩壞」、

「大法官東姑麥雯……不知羞恥、不怕上蒼嗎?下地獄怎麼樣?也不怕嗎?」。

不過,為何《當今大馬》需為「讀者留言」負責,甚至因而被提控?其實,政府的法源依據就是《1950年證據法令》第114A條文。這條2012年增設的法條中闡明:包括政府在內的任何人,若認為他人張貼的言論侵犯資深利益,即可向有關網絡服務提供者提出法律訴訟。而法院對《當今大馬》的裁決,是否會開啟潘多拉的盒子——擁有網站,甚或社交媒體平台的個人及公司,是否需要承擔所有責任——也引起諸多討論。

結果今年2月19日,聯邦法院宣判《當今大馬》「藐視法庭」罪成,而且罰金(50萬令吉)更比起訴方(即總檢察署)要求的20萬令吉罰款,還要高出1.5倍。

出乎意料的是,《當今大馬》在短短四小時內,就通過網絡募資,籌到這筆巨款。風波迄今雖然平息,然而,這起事件卻暗藏馬來西亞媒體生態的縮影。事過境遷後,我們可以從案件中看透什麼、反思什麼?本文旨在從《當今大馬》在馬國媒體圈的地位,及媒體與政黨/政治人物的關係兩大面向,剖析這項案件。

圖為2月19日《當今大馬》總編輯顏重慶就藐視法庭一案現身聯邦法院。 圖/法新社 ...
圖為2月19日《當今大馬》總編輯顏重慶就藐視法庭一案現身聯邦法院。 圖/法新社

▌《當今大馬》何以成為殺雞儆猴的對象?

事件發生後,不少國際組織、社運人士,乃至馬來西亞朝野議員都形容,這顯然是政變後上台的國盟政府殺雞儆猴的手段,更擔憂判決會成為律法慣例,作為法官日後審理類似案件時的參照。他們也擔心,各家媒體釀成自我審查的風氣;或迫使人手不足,難以執行審查的媒體關閉網站留言區。

儘管大馬不多媒體在網站上開設留言區,但各大主流媒體的社交賬戶如臉書專頁,多的是更加煽動惡劣的留言,《當今大馬》何以成為當局這次「殺雞儆猴」的對象?

恐怕要從22年前談起。《當今大馬》成立於1999年11月,第十屆全國大選前夕,馬來西亞政壇及社會風起雲湧的時代,成為該國首個獨立的原生新聞網站。

1998年9月,時任副首相安華被頂頭上司,即首相馬哈迪革除後,其支持者發起一系列大小的示威和集會,被稱為「烈火莫熄」(Reformasi)運動,這系列運動後來也催生出「人民公正黨」。一年多之間,安華數度被逮捕調查,在獄中被毆打致傷,後來又因被控涉貪、被指與同性發生「非自然性關係」而觸犯馬國刑法,最終罪成入獄。

時任副首相安華於1998年被首相馬哈迪革除後,其支持者發起一系列大小的示威和集會...
時任副首相安華於1998年被首相馬哈迪革除後,其支持者發起一系列大小的示威和集會,被稱為「烈火莫熄」(Reformasi)運動。圖為安華的支持者焚燒馬哈迪的肖像。 圖/法新社

「烈火莫熄」運動不僅對隔年11月的全國大選帶來巨大影響,也奠下馬國往後20來年的政治版圖。如同台灣2014年爆發的「太陽花學運」,「烈火莫熄」運動激發各族裔、各類型的公民組織,向政府提出各種訴求,如推動婦女平權、抗議執法人員種族歧視、成立政治教育組織等等,一些公民社會領袖也在時代氛圍的感召下決定從政。

當時網路剛剛崛起,這場主要由城市中產階級發起的社會運動,也是馬國最早的「網絡行動主義 (Internet Activism) 」發源地。《當今大馬》作為當年少有的純網媒,便是抓住這個黃金時期,開啓小規模的另類新聞路,專門報導主流媒體不便刊登的反對黨訪談、消息人士爆料政治人物貪腐內幕、非政府組織抗爭、大型社會運動的即時訊息等。

透過網路這個全新的媒介,《當今大馬》得以更快速地發佈即時新聞,跳過傳統媒體的排版、印報等程序,曝光傳統報章所河蟹掉的政治人物不利報導或口誤;且敢於批判同業的報導倫理,很快就在關注社會課題的青年圈子裡嶄露頭角。

彼時,時任首相馬哈迪在1987年的「茅草行動」期間關閉《星報》及《星洲日報》等三家主流報章的寒蟬效應仍未退散。再者,傳統媒體受到《1984年出版及印刷法令》約束,須定期向內政部更新准證,得看官方臉色寫新聞,若常報導反對黨陣營的正面新聞,或反對黨領袖抨擊政府政策的報導還會被「摸頭」。

相反,網路媒體則僥倖得益於馬哈迪1995年啓動多媒體超級走廊(馬國一個高科技經濟特區),於1997年向美國投資者作出「不審查網路」的承諾,享有短短數年大膽刊登異議新聞的空間。當然,馬哈迪政權在1998年訂立《通訊與多媒體法令》,間接讓後來的納吉政權頻頻用以審查網媒及網路內容,則是後話了。

時任首相納吉在2018年4月通過《反假新聞法令》,圖為當時的吉隆坡捷運站裡向民眾...
時任首相納吉在2018年4月通過《反假新聞法令》,圖為當時的吉隆坡捷運站裡向民眾宣導反假新聞的廣告。 圖/路透社

無論如何,1999年到2008年之間,可說是馬來西亞網絡媒體盛行的時代,若干網絡媒體接踵成立。除了以英語為主的《當今大馬》、《The Nut Graph》、《大馬內幕者》,還有主打中文市場的《獨立新聞在線》。

雖然網媒的報導內容不會像主流媒體那般遭到審查,但網媒記者卻因不能申請記者證,經常在採訪政府部門記者會、國會,或執政黨活動,如巫統年度大會時被拒於門外,或只能在官方默許下入場,拋出敏感問題後,亦時刻面對被驅逐的窘境。

久而久之,由於官方鮮少願意受訪,而當時急需媒體曝光的反對黨樂於與獨立媒體來往或爆料,加上常刊登其他民間組織抗爭的新聞,《當今大馬》及其他網媒,開始給人一種「反對派後盾」的印象。執政陣營也經常以此洗腦支持者,甚至透過主流媒體,宣揚《當今大馬》是個旨在煽動群眾情緒、扭曲事實,甚至報導假新聞的邪惡化身。

《當今大馬》成立於1999年11月,成為該國首個獨立的原生新聞網站。圖為2000...
《當今大馬》成立於1999年11月,成為該國首個獨立的原生新聞網站。圖為2000年的《當今大馬》創辦人顏重慶。 圖/美聯社

《當今大馬》一路走來並非一帆風順, 圖為2003年《當今大馬》被指煽動叛亂和種族...
《當今大馬》一路走來並非一帆風順, 圖為2003年《當今大馬》被指煽動叛亂和種族歧視,警方因此突襲辦公室帶走記者的桌電設施。 圖/路透社

縱使《當今大馬》等網媒的影響力受限於城市地區,但一般認為,它們在千禧年之初,提供讀者不一樣的新聞視角,對馬國近20年的政治浪潮,乃至2018年得以首次政權輪替,其實功不可沒。

因此,便不難理解,何以《當今大馬》會在喜來登政變、國盟政府上台以後,再度成為當局殺雞儆猴的目標。畢竟,其他同樣象徵改革的媒體同儕,如《The Nut Graph》、《獨立新聞在線》、《大馬內幕者》等,都已在過去幾年相繼關台或停刊。

儘管前國陣政府在2008年大選「打輸網路選戰」首次失去國會三分之二絕對優勢後,破天荒發放記者證給網媒,展現願與後者打交道的意願;但馬國整體的報導自由,是到2018年「希望聯盟」(簡稱希盟)贏得政權後,才有所改善。當時,希盟廣邀媒體出席官方記者會,傳統媒體開始報導這個新政權的消息,下野後的國陣(尤其以主要代表馬來人的巫統政黨)失去國家宣傳機器及資源後,也對網媒採取較開放的態度;於是,各類媒體都有機會以相對均衡的篇幅,處理朝野報導。

希盟政府在上任後廣邀媒體出席官方記者會。圖為希盟在2018年勝選後開的記者會,時...
希盟政府在上任後廣邀媒體出席官方記者會。圖為希盟在2018年勝選後開的記者會,時任首相馬哈迪宣布林冠英為財政部長,這也是當地睽違44年後出現的第三任華人財政部長。 圖/美聯社

▌大馬媒體與政黨、政治人物之間的流動關係

值得留意的是,《當今大馬》在藐視法庭案被罰50萬令吉,發起募資運動時,在野的希盟陣營成員黨——行動黨及公正黨率先表明,將各自捐出6萬及2萬令吉以示支持。不少反對派領袖也紛紛在社交媒體上,張貼匯款證明,號召民眾慷慨解囊。這讓部分網民開始質疑:

《當今大馬》素來是與反對黨陣營關係較緊密的媒體 ,如今還拿了對方的錢,日後何以維持客觀中立的報導品質?難道不會「拿人手軟」?

筆者認為,媒體當然可以在被惡法打壓,而需向群眾募資時,接受朝野政黨的捐款;平時更可以透過廣告與行銷部,向商家、官聯公司招商,亦或接收政府或在野陣營的廣告計劃。平衡的方法有許多。比如,拒絕單一股東的巨額投資、為每筆投資設定上限、由廣告組撰寫政令宣導或廣告業配文且明確標注之;廣告部及新聞編輯部互不插手彼此內容決策等等。

畢竟,《當今大馬》(及大馬絕多數媒體)乃是一家營利公司。其官方網站顯示,該公司60%的股權目前由總編輯顏重慶及執行長占德蘭(Premesh Chandran)持有;另外29%則是由美國媒體發展投資基金(MDIF)自2002年買入。其餘股權落在前任或現任員工、部分社運人士,及一名前人權份子兼現任國會議員手中。

《當今大馬》因藐視法庭案被罰50萬令吉後,該網站隨即發起網路募資運動,順利在幾個...
《當今大馬》因藐視法庭案被罰50萬令吉後,該網站隨即發起網路募資運動,順利在幾個小時內達標。 圖/路透社

更重要的是,批評《當今大馬》收取反對黨資金者大多沒有談到,本次事件中,身為國盟政府一員的巫統,也有部分領袖罕見地力挺這家媒體,聲稱國盟打壓新聞自由,其中就包括前首相納吉、巫統主席扎希哈密迪、署理主席莫哈末哈山、副主席卡立諾丁等。若說巫統部分領袖也有在《當今》募資時報效捐款,甚至也不會讓人意外。

政治上沒有永恆的朋友或敵人。而媒體與政治人物之間的競合關係,亦是不斷流動的。

《當今大馬》成立之初,與缺乏主流媒體報導的社運人士關係密切。爾後,在改革運動的風氣催使下,不少社運分子投身政壇,晉升為國州議員,甚至執政。於是,昔日戰友頓時就成為媒體問責的對象。

此外,九〇年代大力撻伐《當今大馬》的馬來西亞政治強人——馬哈迪卸下首相大位後,其異議言論也一度被國陣政府壓制,《當今大馬》及其他網絡媒體提供了他發言的平台。同時,,過去曾數度起訴《當今》的前首相納吉,曾在2018年下野後親自拜訪《當今》辦公室接受專訪。

這類「媒體─政黨」之間的關係流動,不僅發生在《當今大馬》這類獨立媒體身上。巫統過去的喉舌《前鋒報》在2019年因資金短缺被迫停刊,又在去年經過財務重組復刊後,從前馬來種族主義、著重報導巫統新聞的風格就大大改變,甚而願意把封面頭條留給巫統政黨之外的政治人物——前交通部長兼行動黨組織秘書陸兆福、民興黨主席兼前沙巴首長沙菲宜等人的專訪。

巫統過去的喉舌《前鋒報》在2019年因資金短缺被迫停刊,圖為當時的員工在知道消息...
巫統過去的喉舌《前鋒報》在2019年因資金短缺被迫停刊,圖為當時的員工在知道消息後,相擁哭泣。 圖/路透社

圖為《前鋒報》停刊前的報紙副本,右邊的標題意指:馬來人的聲音(Suara Ora...
圖為《前鋒報》停刊前的報紙副本,右邊的標題意指:馬來人的聲音(Suara Orang Melayu)。 圖/路透社

必須謹記,有意主導媒體的,從來都不是特定陣營的領袖,而是當家當權的政府。否則,希盟執政時期,來自行動黨的時任通訊及多媒體部長哥賓星就不會考慮,立法對付「放任讀者發表種族、宗教、王室等敏感留言的新聞網站」。顯然,其未完成的計劃,在如今的國盟執政近一年後,就在這宗《當今》「藐視法庭」案裡實現。

由此可見,政黨領袖再怎麼與媒體為敵/為友,在權力結構發生變化(如政權輪替)後,都有可能改變姿態,藉此拉攏特定群眾的支持。而獨立媒體如何在保有立場之際,不偏袒一方、拒絕「被利用」成為某一方面的喉舌,就考驗新聞人的眼界、遠見,甚至是商業洞見。

畢竟,在這網絡更加普及,大馬朝野雙方勢均力敵、政局變化叵測的新紀元下,以報導政治新聞為主的獨立媒體若要繼續成長、發揮影響力,就得思考如何打動非同溫層的受眾,尤其是那些長期受到特定政黨/陣營影響的半城鄉區,甚至鄉區民眾。

一黨獨大的時代已經過去。朝野政治領袖亦或將慢慢意識到,未來無論誰主江山,都有可能再度下野。接受立場不同的媒體採訪,無疑是給自己多留一條後路。這是最壞的時代,也是最好的時代。一些政治評論員認為,執政陣營與反對派的勢力不相上下,且雙方都有了執政經驗,此時正是國會及選舉撇開謾罵、人身攻擊等惡鬥,促成政見比拼的健康多黨競爭好時機。

同樣的,大馬政治媒體,無論獨立媒體或主流/傳統媒體的未來走向,恐怕也需在持有政治立場及意識形態的同時,摒棄敵我之分;對外爭取光譜兩端的讀者,對內則需多元化受訪對象,蒐集朝野雙方、體制內外、乃至一般民生的消息,更深入地分析政壇動向給國內各群體帶來的效應,以及國家政策如何左右人民生活,乃至環境、人權,甚至階級與身份認同等等。

在這網絡更加普及,大馬朝野雙方勢均力敵、政局變化叵測的新紀元下,以報導政治新聞為...
在這網絡更加普及,大馬朝野雙方勢均力敵、政局變化叵測的新紀元下,以報導政治新聞為主的獨立媒體若要繼續成長、發揮影響力,就得思考如何打動非同溫層的受眾,尤其是長期受到特定政黨/陣營影響的半城鄉區,甚至鄉區民眾。 圖/法新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前首相大逆襲:馬來西亞首次變天,馬哈迪終結60年一黨執政

玖儀

現居吉隆坡的傳媒工作者,相機背後的人。

作者文章

馬來西亞網絡媒體《當今大馬》於今年2月初因為讀者留言被判藐視法庭案罪成,罰款約新...

讀者留言怪我囉?《當今大馬》荒謬被告的藐視法庭

2021/03/10

最新文章

紀錄可愛動物最後吃掉牠們的教育實驗近來在日本引發激烈的正反討論。本次就透過「五花...

食糧教育?殺生直播?日本與「100天後會被吃掉的豬」

2021/06/12
圖/《極惡非道》劇照:日本的「極道」歷史裡很早就佔有一席之地,他們在社會的角落始...

日本暴力政治的「任俠血脈」:與國家共舞的極道黑社會

2021/06/11
「這些女孩把她們的情感、性和愛給了其他男人,但從來不給我。」

 圖/路透社

厭女的資格?那些「非自願守貞者」的仇女殺人

2021/06/11
馬來西亞為何難以推動《性騷擾法案》?這一切可以從近期鬧得沸沸揚揚的「月經檢查」和...

月經檢查與強暴笑話:大馬校園性騷擾的「歧視檢討哈哈鏡」

2021/06/08
圖/歐新社:東京歌舞伎町的「窺視表演店」,注意看板上的說明,此處屬於「店舖型性風...

色慾與瘟疫:日本風俗業「COVID慾之見證」與紓困大戰

2021/06/05
泰國的例外傳統——王室。《公部門資訊法》不可公開的資料範圍從可能有損王室名譽的資...

「要人民閉嘴,先讓他們聽不見!」泰國2021的瘟疫失聲記

2021/06/04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