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天線寶寶說你好:「人才丁丁」的幼幼兒教,T for Teletubbies

2018/10/30 倫敦生活A to Z

「...你好!你好!你好!」 圖/flickr <a href='https:/...
「...你好!你好!你好!」 圖/flickr @tomek.pl

藍天藍,白雲白,天線寶寶要出來玩囉!

1997年3月31日早上10點,首集《天線寶寶》(Teletubbies)在BBC2上播出,取代了原本播了將近9年的兒童節目《玩樂時光》(Playdays)。原本沒料到會引起太多注意,甚至連公關都不知道該怎麼進行宣傳的《天線寶寶》,卻成為BBC最成功的文化輸出品之一,不只小小孩愛看,連大學生也為之深深著迷。究竟這四個毛茸茸的可愛傢伙有何魔力呢?

90年代末,BBC邀請「布娃娃製作公司」(Ragdoll)為新的兒童節目提案。在科技產品日漸增加的環境下,兒童究竟該如何自處?這是製作人安.伍德(Anne Wood)很有興趣的課題。布娃娃製作公司團隊當時才參訪完美國史密森尼學會(Smithsonian Institution),編劇安德魯.戴凡波特(Andrew Davenport)對於登月計畫的介紹異常著迷,不過讓他覺得好笑的是,穿上太空裝的太空人實在很像包著尿布的學步兒:大頭、短腿、還興奮地在月球表面跳來跳去。

天線寶寶的設定概念:穿上太空裝的太與包著尿布的學步兒——大頭、短腿、興奮地跳來跳...
天線寶寶的設定概念:穿上太空裝的太與包著尿布的學步兒——大頭、短腿、興奮地跳來跳去。 圖/美聯社

他們以此為靈感畫了一本科技寶寶圖文書參與提案。在BBC的招商簡報中,還提到節目應該要納入真實孩童的遊戲影片片段,但天線寶寶已經是龐然大物,比如丁丁就足足有260公分,如果考慮到節目的拍攝效果,所有的佈景道具都要跟著放大。最明顯的例子是後來在節目中跳來跳去的兔子,就是從歐陸進口的特別品種,因為英國的兔子沒有那麼大。

由於實在不知道要用什麼樣的方式播放比較適合,戴凡波特靈機一動,決定將電視螢幕安在天線寶寶的肚子上。這個想法的有趣之處在於,孩子從電視中收看《天線寶寶》時,天線寶寶也從自己的螢幕裡看著孩子。雖然其他的11家對手均有備而來,甚至帶了許多華麗的科技設備來競標,相較之下《天線寶寶》的提案作品實在顯得陽春,不過其中的大膽與創新最終還是獲得BBC青睞,贏得一百集的委製。

拿到案子之後,一向堅持在戶外實景拍攝的布娃娃製作公司,第一項挑戰便是尋找拍攝地點,因為找不到符合場景設想的碗狀地形,團隊只好自己花15萬英鎊挖一個出來。

他們在英格蘭華威郡(Warwickshire)租了一片農地開挖,不料先前有其他拍攝團隊與當地人起過糾紛,伍德經過重重申請,再三向當地人保證這是個「低調」的兒童節目,不會有人注意,才獲得當局許可。伍德事後回想,還好申請有通過,否則花了15萬英鎊把一塊地挖空,又得再花另外15萬英鎊填回去,實在很難跟BBC交代。

因為找不到符合場景設想的碗狀地形,團隊只好自己花15萬英鎊挖一個出來。不過目前該...
因為找不到符合場景設想的碗狀地形,團隊只好自己花15萬英鎊挖一個出來。不過目前該場地已重新成為埤塘。 圖/《天線寶寶》本人

在選角上,伍德向演員強調,不是要裝娃娃音耍幼稚,而是要回想自己還是孩子時是怎麼說話的,才能吸引孩子的目光。

節目播出後不久,有家長很快注意到這節目不尋常的風格,寫信向BBC抱怨,怎麼會拿這種「垃圾內容」來取代「深具教育意義」的《玩樂時光》;《每日電訊報》(Daily Telegraph)和《每日郵報》(Daily Mail)也開始用「傳統與新潮教育大對決」的角度來報導這則新聞。當然,這四個長得奇形怪狀的傢伙也順理成章地成為箭靶。

往後幾個月,毀譽參半的《天線寶寶》成為新聞焦點,可以確定的是,這絕不是伍德當初宣稱的「低調」兒童節目。1997年夏天情勢升溫,小報狗仔開始行動,目標是拍到脫下頭套休息的天線寶寶,為此甚至還出動了直升機。製作團隊只好雇用全天候的保全,並搭建演員休息專用的帳棚,試圖不讓狗仔們破壞天線寶寶的奇妙形象、毀了孩子的童年。一直到黛安娜王妃過世,媒體焦點轉移後風頭才緩和下來。

風波之後,大家還是想知道,《天線寶寶》究竟是危害幼童身心健康的亂源?還是經過仔細設計的學齡前幼兒教育法?

《天線寶寶》究竟是危害幼童身心健康的亂源?還是經過仔細設計的學齡前幼兒教育法? ...
《天線寶寶》究竟是危害幼童身心健康的亂源?還是經過仔細設計的學齡前幼兒教育法? 圖/法新社

根據美國兒科醫學會(AAP)的建議,兩歲以下的小小孩不應該看電視,但《天線寶寶》的目標客群明確鎖定在一歲以上的學步兒。1999年,兩者間的衝突隨著《天線寶寶》在美國大受歡迎而加劇。當然,每個父母對於「看電視」這事都有不同的看法,《天線寶寶》只是剛好在浪頭上成為討論焦點。

另一個造成媒體喧騰的原因,則可能來自於《天線寶寶》獨特的呈現方式。多數「大人」第一次看到這個節目,心中都會冒出無限的問號,想著「我剛到底看了什麼?」這樣的經驗也可能下意識套用到幼兒身上:

如果給我的孩子看這種節目,會不會反而害了他們?

事實上,這樣的節目形式來自於大量對於學齡前幼童的觀察。

「小時候看丁丁,長大會不會真的變成丁丁...?」 圖/美聯社
「小時候看丁丁,長大會不會真的變成丁丁...?」 圖/美聯社

本身主修言語科學(speech science)的編劇戴凡波特主張,學步兒年紀太小,根本無法接受正式的指令,因此《天線寶寶》的節目宗旨便著重刺激孩子學習溝通規則。戴凡波特表示:

說話僅僅是溝通中的一小部分,退一步來說,天線寶寶的語言還是有某種文法結構,對學步兒來說是有意義的。要說半小時節目就能對小孩的語言發展造成損害,完全是胡說八道。

1999年,英國皇家兒科與兒童健康學院(RCPCH)發言人哈維.馬可維奇(Dr. Harvey Marcovitch)醫師便在受訪時表示,他認為《天線寶寶》針對幼兒心理仔細地經過設計,適合學步兒觀賞。

後來一些學者的研究也證實了這點。比如說,研究指出幼兒的視覺處理能力和成人相比緩慢許多,如果畫面過場太快,對他們來說只是一片模糊,因此節目中大人覺得緩慢到不行的步調,其實是比較適合小小孩的。又比如說,簡短、幾乎只剩單詞的語言結構,才是小小孩能夠理解的形式。

天線寶寶的語言還是有某種文法結構,對學步兒來說是有意義的。 圖/歐新社
天線寶寶的語言還是有某種文法結構,對學步兒來說是有意義的。 圖/歐新社

除了語言之外,極簡的形式也符合學步兒的認知期待:比如說風車轉動時,代表有事情即將發生;當天線寶寶說「再一次!再一次!」所有的動作都會再重複一次。此外,太陽中的嬰兒笑臉是最容易讓嬰兒有反應的符號,收看的孩子也會意識到這是個歡樂的節目。

最讓成人無法忍受的大量重複,則是為了讓孩子能預期故事的發展,並且有時間做出反應。在布娃娃製作公司專屬的遊戲工作室中,每當有天線寶寶踩進水坑,就會有孩子大叫「噁!」,踩得越多次就有越多孩子加入,而且「噁」得越大聲。戴凡波特把這樣的觀察放進節目裡變成一種遊戲,讓天線寶寶輪流踩水坑,顯然對電視機前的寶寶們也有相同的效果。

這種不解釋不說教的風格,迥異於以往的兒童節目。就連美國知名的兒童節目《芝麻街》(Sesame Street),還是會試圖放入一些大人看得懂的文化符碼,甚至是「圈內人笑話」(inside joke),讓陪小孩看電視的大人比較能夠接受。天線寶寶們相形之下,不但語言發展有限,就連行為動作也讓大人們看了直搖頭:食物永遠會灑出來、一直跌倒、常常不知道自己接下來要做什麼。

而最讓人憂心的,是裡面竟然沒有像樣的「大人」幫他們打理生活,並且教導他們適當的規範,僅僅透過一個不知道哪裡來的廣播系統,以及一台管家型的吸塵器,天線寶寶們在神奇島就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有些評論者甚至認為,這是「惡托邦」(dystopia)的終極進化版本。

天線寶寶的故事,真的是暗藏黑暗面的「反烏托邦嗎」? 圖/flickr <a hr...
天線寶寶的故事,真的是暗藏黑暗面的「反烏托邦嗎」? 圖/flickr @The Blen

節目獨特的風格與文化的陌異性,也吸引到另一種客群:惡搞的大學生。

倫敦帝國理工學院(Imperial College)就曾在校園活動行事曆上,印上《天線寶寶》的播出時間與「精采內容」。節目甚至成為一種大學生的「邪典」(cult),認為天線寶寶很ㄎ一ㄤ,甚至是藥物文化下的產物。有些電音派對中的DJ,也會使用《天線寶寶》的主題曲當樣本混音,成為夜店最愛。台灣也有人拿《天線寶寶》當素材,諧仿結合電玩《魔獸世界》的「天譴寶寶」或結合《真.三國無双》的「丁丁是個人才」等惡搞佳作,讓人不禁想說:「不管嗑了什麼,都給我來一點。」

當然,成人的世界除了反諷與諧仿,也不乏各種無端的超譯解讀。1999年,美國保守派電視福音佈道家傑瑞.法威爾(Jerry Falwell)便公開批判丁丁的性傾向,認為丁丁不只是紫色的,還拿著顯然是女用的紅色手提包,而「紫色是同志遊行的顏色,頭上的三角形天線則是同志遊行的標誌」,丁丁想必是同志代言人。為此,BBC發出正式聲明,表示「丁丁只是個拿著魔法包包的科技寶寶。」製作團隊後來也說,製作時並未考量、也沒有必要考量天線寶寶的性別。

家長大可不必擔心,畢竟小時候看天線寶寶、扮天線寶寶的泰勒絲(左),長大後發展狀況...
家長大可不必擔心,畢竟小時候看天線寶寶、扮天線寶寶的泰勒絲(左),長大後發展狀況也是沒什麼問題(右)。 圖/Taylor Swift的Instagram

面對這些「超譯」,製作人伍德說,他們只是想呈現一種專屬幼兒的純真與傻氣,將孩子面對世界的經驗反饋給他們。在科技日新月異的年代,物品會說話、發光,還會團團轉。大人可能覺得「神奇島」很假,但難道從小孩眼中看到的真實世界不是這樣嗎?對他們來說,這是一個充滿驚奇、無法解釋的奇幻世界。硬要用大人的眼光填塞他們,會不會適得其反呢?

如果商業上的成功可以當成某種指標的話,《天線寶寶》無疑達到了其目的。2013年,加拿大上市公司DHX Media以1億7,400萬鎊的代價併購Ragdoll Worldwide,取得《天線寶寶》與同製作公司作品《花園寶寶》(In the Night Garden)的播映權,《天線寶寶》顯然是史上最成功的兒童節目之一。伍德謙虛地表示,他們只是湊巧捕捉到這個變化世界的時代精神。

2014年,BBC新拍了60集的《天線寶寶》,製作團隊表示:

其實天線寶寶很單純,很活在當下。要說到底節目主題是什麼,也許是愛、擁抱與搖搖晃晃的屁股。

在憤世嫉俗的成人世界裡,如何學著用孩子的眼光重新看世界,《天線寶寶》或許是塊很好的試金石。

在憤世嫉俗的成人世界裡,如何學著用孩子的眼光重新看世界,《天線寶寶》或許是塊很好...
在憤世嫉俗的成人世界裡,如何學著用孩子的眼光重新看世界,《天線寶寶》或許是塊很好的試金石。 圖/flickr @Kristoffer Trolle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倫敦生活A to Z

白舜羽和魏君穎,一對夫妻,兩個不小心都念過哲學的解釋狂,喜愛漫步、劇場、藝文與博物館,尤其著迷於各式各樣與倫敦和英國歷史文化相關的冷知識。從二〇一三年一起蒐羅旅居中的關鍵字,企圖考據與思索其背後的來由。除了共筆臉書粉絲頁《倫敦生活A to Z》之外,另有作品《倫敦腔:兩個解釋狂的英國文化索引》《倫敦眼:兩個解釋狂的英國文化透鏡》(紅桌文化出版)。

作者文章

左起為編劇Peter Morgan、女王演員Olivia Colman、柴契爾夫...

莎士比亞會怎麼編《王冠》(下)女王「非御用編劇」,C for The Crown

2021/04/22
《王冠》遊走在史實與虛構之間,右圖為劇中飾演女王的Olivia Coleman。...

莎士比亞會怎麼編《王冠》(上)英國古今宮廷劇,C for The Crown

2021/04/22
圖為1952年11月,白金漢宮的女王夫婦。當時伊莉莎白二世已經繼承了父王,但還沒...

配角的榮光與謝幕:英國菲利浦親王(1921-2021),P-for-Prince-Philip

2021/04/10
來臨的聖誕節,約翰路易斯會怎麼過?當零售業者利潤減少加上網路購物蠶食鯨吞之時,讓...

英國百貨繁華一夢(下)耶誕經典的殘酷試煉?J for John Lewis

2020/12/23
近年來受到線上購物的嚴峻挑戰,獲利出現衰退。今年春天更因為封城所迫,加速了獲利惡...

英國百貨繁華一夢(上)購物聖地的前世今生?J for John Lewis

2020/12/23
1997年8月31日,黛安娜王妃發生車禍終至喪命。黛妃之死也深深改變了英國皇室與...

不只是狗仔?英國「皇室記者」亦敵亦友的職業門道,R for Royal Correspondent

2020/08/31

最新文章

生活在這座城市裡的人們,似乎也無法掌握這頭名為東京的怪獸。未來即將面臨的超高齡化...

失控的怪獸都市或不死鳥之城?東京「城市進化論」

2021/07/24
左為《普羅米修斯》電影劇照中手捧地球影像的大衛、右為近年被發現的納斯卡線貓咪。 ...

衛星發現的記憶:「太空考古學」如何改變人類歷史?

2021/07/23
《我家的故事》和能樂搭配的竟然是「職業摔角」這種奇想組合,看似對立衝突,實則為宮...

千年能樂摔角手?宮藤官九郎《我家的故事》日本傳統新炸裂

2021/07/23
圖為象徵紛雜的網路世界示意圖:當今網路時代,閱聽眾面臨資訊過載、被操弄、真假難辨...

專訪劉致昕《真相製造》:假新聞的仇恨操弄可以化解嗎?

2021/07/20
圖/左邊是京阿尼今年7月出的新廣告明治篇、右為燒毀的工作室

思念的一公厘:追悼日本「京阿尼縱火事件」周年的浴火重生

2021/07/19
圖為2020年6月29日,一家以色列新創公司 Redefine Meat展示切割...

明天吃什麼?3D列印料理與人類味覺的魔幻廚房

2021/07/16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