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東倫敦火柴女工抗爭事件:M for Match Girls

2016/09/19 倫敦生活A to Z

「布萊恩與梅火柴工廠」的火柴女工抗爭,只是一個開端,日積月累的壓迫最終引發勞資相...
「布萊恩與梅火柴工廠」的火柴女工抗爭,只是一個開端,日積月累的壓迫最終引發勞資相對抗的燎原之火。 圖/擷自Match Girls' Strike - The Salvation Army (9月19日)

東倫敦(East End)在傳統上一直是貧窮的代名詞,根據十九世紀社會觀察家查爾斯•布斯(Charles Booth)的統計,當時約有35%的東倫敦人處於貧窮線下。在如此絕望的處境下,工人有口飯吃已是奢求,哪有什麼籌碼可以對抗體制,爭取對自己比較有利的工作條件呢?西元1888年4月,恩格斯(Engels)在一封寫給友人的信中哀嘆:

再也沒有什麼別的地方,要比東倫敦人來得「更加放棄抵抗、消極地接受自己的命運。」

不過幾個月後,他將發現自己大錯特錯。

同年夏天,「火柴女工抗爭事件」點燃了倫敦勞資抗爭的火花。這些抗爭者非常特別,她們一無所有,真乃弱勢中的弱勢。她們是一群因為愛爾蘭馬鈴薯大饑荒,而流落倫敦的女性,目不識丁、一貧如洗,也沒有一技之長。當年維多利亞的拘謹社會,最受不了的就是這種「不檢點的女人」,衣衫不整、酩酊大醉,成天只會尋釁生事。

東倫敦在傳統上一直是貧窮的代名詞,根據十九世紀社會觀察家查爾斯•布斯的統計,當時...
東倫敦在傳統上一直是貧窮的代名詞,根據十九世紀社會觀察家查爾斯•布斯的統計,當時約有35%的東倫敦人處於貧窮線下。其所著的《倫敦居民的生活與勞動》顯示,東倫敦Old Nichol街區(如圖),顏色為黃色的街區富裕指數可歸類為「中上階層」;紅色為「中低階層」;粉紅色(淡紅色)為「尚且舒適」;藍色(淡藍色)為「普通」;深黑色區塊為「勞工、街頭販子、遊手好閒之人、罪犯」。 圖/維基百科

這群毫無籌碼的抗爭者無法加入工會,因為當時倫敦的工會多半由比較具有技術能力的男性主導——建築工人、木匠、印刷工人、鞋匠等等——沒有技術力的女性要是真的加入工會,恐怕只會拉低工會的薪資談判空間,她們因此被受冷淡對待。

話說從頭,雇用她們的工廠是「布萊恩與梅火柴工廠」(Bryant and May Matchmakers),老闆法蘭西斯•布萊恩(Francis Bryant)與威廉•梅(William May)是兩位虔誠的桂格教徒(Quakers)。桂格教徒由於其宗教情懷,在企業經營上往往不會完全以利潤為導向,也希望能「教化人心」,因此願意雇用這些「沒有人願意雇用的愛爾蘭女人」。

當然,也有一種比較厚黑的說法是,這些女工比較便宜。布萊恩與梅火柴工廠本來進口瑞典的火柴,後來供不應求,索性自己開始在倫敦開工廠製造,在1863年政府的勞動檢查中,獲得「管理優良」(a very nicely conducted place)的評語。

當時火柴的原料有兩種,企業普遍使用的「白磷」與成本較高的「紅磷」。白磷雖然便宜,卻是一種非常危險的材料,過度吸入會造成工人下顎壞死(phossy jaw)。據稱布萊恩與梅火柴工廠本來想要賣的是用紅磷製造的安全火柴,不過消費者並不領情,銷路慘澹,他們只好繼續販售白磷火柴,即使已經有不少國家明文禁止用白磷製造火柴。

雖然老闆布萊恩與梅自認是開明的自由派,但認為工廠要有紀律才能讓這些女工「舉止合宜」,因此也制定了一系列的內規,沒想到這竟是紛擾的開始。

「火柴女工」多為因愛爾蘭馬鈴薯大饑荒,而流落倫敦的女性,一貧如洗的她們,在當時工...
「火柴女工」多為因愛爾蘭馬鈴薯大饑荒,而流落倫敦的女性,一貧如洗的她們,在當時工會由男性主導的社會裡,毫無抗爭籌碼。 圖/擷自Match Girls' Strike - The Salvation Army (9月19日)

安妮•貝森(Annie Besant)——一位積極參與各項抗爭活動的社會主義者——在聽聞到東倫敦的女工慘況後,主動到火柴工廠門口等待下班的女工進行訪談,並將爆料實況發表在自己出版的刊物「連結」(Link)上。她報導女工一週工作東扣西扣後只能掙得四先令:

腳髒要扣錢,座位不整齊要扣錢,講話要扣錢,網子纏住機器要扣錢。

當女工辯解:「我得保住我的手指啊。」領班卻回答:「手指有什麼好說的,機器比較重要!」而另一位女工真的用手指換了機器後,也只是得到幾週的補償金,公司就此不聞不問。

貝森寄了一份報導給公司高層,獲得的回覆是:「一派胡言,法院見。」工廠領班則試圖逼迫女工,要她們表示工作狀況良好,而在女工們很有骨氣地拒絕了之後,管理階層於是決定開除幾個「帶頭作亂的壞份子」。但這麼做反而激起了更激烈的抵抗,所有的女工開始罷工,要求取消不合理的罰金制度,並且分隔工作與用餐地點(原本不在座位上用餐也會罰錢),避免她們的食物受到白磷污染。

一般人都認為貝森是這場成功抗爭的主導者,但事實上在貝森參與之前,這群火柴女工們就...
一般人都認為貝森是這場成功抗爭的主導者,但事實上在貝森參與之前,這群火柴女工們就已經組織過多次沒有成功的抗爭,組成緊密的網絡。 圖/維基百科

7月8日,女工們舉辦遊行募款並尋求支持,並向國會遞上請願書,獲得了普遍的同情與支持。7月13日,公司高層表示絕不妥協,並準備北上蘇格蘭的格拉斯哥雇用新員工,或是將整間工廠移往北歐。但事實證明這些放話不過是虛張聲勢,兩週後,公司在政府、消費者與勞方三方的壓力下退讓了,毫無籌碼的女工們獲得空前的勝利。

故事還有後話,後來一般人都認為貝森是這場成功抗爭的主導者——受過良好教育的中產階級社會主義者,用一支利筆改變了一群女工的命運,溫順的女工只能耐心等待領導者的來臨——但歷史學者露易絲•羅(Louise Raw)的研究發現,這並非實情。早在貝森報導之前,女工們就已經組織過多次沒有成功的抗爭,組成緊密的網絡,也才能迅速發動全面的罷工與遊行,貝森只是整個抗爭過程中的觸媒而已,更何況貝森本人主張運用消費者抵制,而非抗爭達成訴求。

勞資關係向來是道複雜難解的習題,近年來,有越來越多勞工慢慢學習到如何爭取自己的合理權益。但困難的是,「合理」的界線要怎麼拿捏?「對抗」的邏輯要走到什麼地步?相較於資本的籌碼,勞工擁有的武器並不多,靠的是自己的肉身,以及非常脆弱的「團結」,摸索出一種生存之道。

火柴女工的故事只是一個開端,日積月累的壓迫終將引發燎原之火,1889年的倫敦港口大罷工就是一個明證。

對資方而言,美國經濟學家傅利曼主張:「企業唯一的社會責任就是將其利潤極大化。」這句話引發了各方的激烈討論,不過傅利曼到了晚年仍不改其志,認為不受政府干預的資本主義才是理想社會運作的基石,這樣的觀點在2008年全球金融風暴後,受到越來越多嚴厲的挑戰。

誠然,支持者會說,企業又不是慈善事業,本來就是要賺錢才能經營下去,這跟颱風天就要去泛舟一樣自然。但真正的問題在於,企業賺錢的背後,必須付出哪些有形與無形的代價?即使無心成為一間良心企業,要怎樣才能避免成為人人喊打的黑心企業?這間維多利亞時期的火柴工廠,或許可以成為一個思考的起點。

在爭取合理的權益時,「合理」的界線要怎麼拿捏?「對抗」的邏輯要走到什麼地步?都不...
在爭取合理的權益時,「合理」的界線要怎麼拿捏?「對抗」的邏輯要走到什麼地步?都不是簡單的事。但相較於資本的籌碼,勞工擁有的武器並不多,靠的是自己的肉身,以及非常脆弱的「團結」,摸索出一種生存之道。 圖/擷自Match Girls' Strike - The Salvation Army (9月19日)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倫敦生活A to Z

白舜羽和魏君穎,一對夫妻,兩個不小心都念過哲學的解釋狂,喜愛漫步、劇場、藝文與博物館,尤其著迷於各式各樣與倫敦和英國歷史文化相關的冷知識。從二〇一三年一起蒐羅旅居中的關鍵字,企圖考據與思索其背後的來由。除了共筆臉書粉絲頁《倫敦生活A to Z》之外,另有作品《倫敦腔:兩個解釋狂的英國文化索引》《倫敦眼:兩個解釋狂的英國文化透鏡》(紅桌文化出版)。

作者文章

左起為編劇Peter Morgan、女王演員Olivia Colman、柴契爾夫...

莎士比亞會怎麼編《王冠》(下)女王「非御用編劇」,C for The Crown

2021/04/22
《王冠》遊走在史實與虛構之間,右圖為劇中飾演女王的Olivia Coleman。...

莎士比亞會怎麼編《王冠》(上)英國古今宮廷劇,C for The Crown

2021/04/22
圖為1952年11月,白金漢宮的女王夫婦。當時伊莉莎白二世已經繼承了父王,但還沒...

配角的榮光與謝幕:英國菲利浦親王(1921-2021),P-for-Prince-Philip

2021/04/10
來臨的聖誕節,約翰路易斯會怎麼過?當零售業者利潤減少加上網路購物蠶食鯨吞之時,讓...

英國百貨繁華一夢(下)耶誕經典的殘酷試煉?J for John Lewis

2020/12/23
近年來受到線上購物的嚴峻挑戰,獲利出現衰退。今年春天更因為封城所迫,加速了獲利惡...

英國百貨繁華一夢(上)購物聖地的前世今生?J for John Lewis

2020/12/23
1997年8月31日,黛安娜王妃發生車禍終至喪命。黛妃之死也深深改變了英國皇室與...

不只是狗仔?英國「皇室記者」亦敵亦友的職業門道,R for Royal Correspondent

2020/08/31

最新文章

所謂的「正義」究竟誰說了算呢?那些被消滅的怪獸與外星人,真的是「該死的敵人」嗎?...

重磅一頁書/虐殺怪獸的懺悔?《超人力霸王的正義哲學》

2021/10/15
圖左為《D.P》劇照,圖右為韓國電視台KBS節目內容,其中針對尹勝柱事件所進行的...

軍中虐死或殺人?南韓「真男人」背後的部隊霸凌地獄

2021/10/15
「萬眾矚目的大發明家,為何變成今日的詐騙惡女?」引起世界關注的美國「惡血大審」,...

Theranos詐欺大審判:「惡血」之女的反英雄之辯?

2021/10/08
為了能在疫情限制下努力兼顧防疫與經濟平衡,本各地絕大多數音樂祭主辦與政府一起努力...

戴上口罩嗨起來:日本「超認真防疫」音樂祭怎麼辦?

2021/10/08
「在當代社群網路論戰中,重要的已不是善良本身,而是『看起來善良』......」 ...

《繞頸之物》的阿迪契:女性主義作家與跨性別「被取消戰爭」

2021/10/08
「好女孩也好,派對女孩也罷,其實全都只是人們想像出來的典型,用來把女性性道德的社...

當女孩成為貨幣?好女孩、派對女孩&收錢女孩的「夜店社會學」

2021/10/07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