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英國的卡美爾:被「甜點拯救」的小鎮復興

2016/04/25 李筱雯

英國小鎮卡美爾擁有豐厚的歷史故事,鎮民努力維護讓小鎮保存了中世紀古樸的風貌,而近...
英國小鎮卡美爾擁有豐厚的歷史故事,鎮民努力維護讓小鎮保存了中世紀古樸的風貌,而近年又因美食注入新的生命力,在沉睡百年後重新崛起。 圖/作者李筱雯提供

走進英國小鎮卡美爾(Cartmel),彷彿回到了中世紀的英格蘭,讓人誤以為走進了時光隧道。而這個地處偏僻、非常寧靜的西北小鎮,竟然與現代民主的起點——英國《大憲章》——關係密切?

位於北英格蘭的「湖區」國家公園南端,介於蘭開斯特郡與坎伯里亞郡之間的卡美爾小鎮,是個人口只有兩千居民的小村落 。對外聯絡道,唯有鄉間小路,偶爾擦身而過的車輛,大多是務農所需的拖拉機,所謂的城鎮中心,也只不過是個小方圓之地,是中世紀時的小市集,鎮中心甚至還保留了座毫不起眼的打水井。

而與世無爭的卡美爾小鎮,在這二十五年來也以一道鎮民特製的「黏太妃糖布丁」(Sticky Toffee Pudding),而成為英格蘭西北一帶難得的「美食名勝」。太妃糖布丁這項甜品不但風靡英國,甚至還登上了旅遊書,吸引了無數日本觀光客遠道而來,而村子裡近年更開了間米其林二星的現代英式料理餐廳《鐵砧》(L’Enclume),這也讓卡美爾在全英饕客地圖上烙下了令人深刻的美食標記。

不過,這一切名譽都不影響這個小村落,卡美爾至今仍然維持著與十三世紀時相同,簡單質樸的村落姿態,唯一有現代化招牌的商店,是位於村子邊緣,馬路上一間毫不起眼的小超商;因此,若不熟悉歷史,一般的旅人怎麼也不會想到這個小村落竟會跟英國的《大憲章》(Magna Carta)有關,城內還有座被列為一級古蹟、近九百年歷史的古老修道院(Cartmel Priory),甚至英國貴族德文郡公爵——第四世公爵威廉(1720-1764)曾任英國首相,第五世公爵的夫人就是以風流韻事聞名的傳奇名媛喬治安娜.史賓塞(1757-1806)——也是大地主的卡文迪希家族(House of Cavendish),也與此鎮比鄰而居 。

一般的旅人怎麼也不會想到這樸素的小村落竟會跟英國的《大憲章》有關。 圖/英國國家...
一般的旅人怎麼也不會想到這樸素的小村落竟會跟英國的《大憲章》有關。 圖/英國國家檔案

▎《大憲章》與教會的災難

卡美爾的宏偉歷史,可追溯至英國《大憲章》的起草,因為修道院的創辦人,威廉.馬歇爾爵士(Sir William Marshal)居中協調,說服約翰王於1215年簽下《大憲章》,促使英格蘭成為一憲政國家。此舉也讓卡美爾修道院,在2015年慶祝大憲章八百年時,佔有重要的歷史地位。

《大憲章》之後,馬歇爾爵士持續活躍於英格蘭政壇,在約翰王過世後,甚至也參與任命年幼的亨利三世繼承王位。不過隨馬歇爾崛起而聲名大噪的卡美爾教堂,本身早在西元七世紀就已存在,但數百年來都只是當地的地方小教堂,直到1185年英格蘭著名「獅心王」理查一世(Richard I, the Lionheart)贈地予當時最重要的騎士——也就是馬歇爾爵士——才又以四年的時間,將教堂擴建成修道院,自此成為中世紀當地最重要的教育、立法、貿易、甚至休閒之處。

一級古蹟、近九百年歷史的卡梅爾修道院。 圖/作者李筱雯提供
一級古蹟、近九百年歷史的卡梅爾修道院。 圖/作者李筱雯提供

修道院的創辦人,威廉.馬歇爾爵士居中協調,說服約翰王於1215年簽下大憲章,促使...
修道院的創辦人,威廉.馬歇爾爵士居中協調,說服約翰王於1215年簽下大憲章,促使英格蘭成為一憲政國家,也讓卡美爾在英國民主發展史上佔有重要的歷史地位。 圖/維基共享

雖然馬歇爾爵士十分富有,擁有大片土地、棉花田,以及大批羊群, 但他卻希望卡美爾能保持小修道院(Priory)的樸質規模,不要發展成大修道院(Abbey)。此一想法也讓卡美爾修道院於三百多年後,在亨利八世下令的「修道院大解散」(Dissolution of the Monasteries)中,才得以驚險地度過完全被摧毀的廢除命運。

事實上,中世紀時的此地,是重要的南來北往要道。因為當時四處樹林密布,交通不便,往來多靠長途跋涉,南端是著名的莫克姆灣(Morecambe Bay),人們需費力渡過險惡的潮汐與快速的流沙,才能登陸上岸。當時的教堂非常富裕,但平民卻極度貧窮,不過無論貧富,人們的生活都是以教堂為中心。而卡美爾修道院也因此成為重要的傳播與交通中心,甚至是僧侶與朝聖者的休憩處。跨越沙灣的路徑,更是重要的貿易要道,附近的佛內斯大修道院(Furness Abbey)無論與曼島(the Isle of Man)做生意、或到愛爾蘭去、甚至卡美爾修道院運輸棉花到肯德(Kendal)交易,都需此途徑。

卡美爾與佛內斯兩修道院的關係密切,往來頻繁。成立於十二世紀的佛內斯修道院,曾是英格蘭第二富裕的修道院,影響力遍及北英格蘭,土地超過五萬五千英畝,僅次於約克郡的噴泉修道院(Fountains Abbey)。但財大勢大的結果,卻在1537年英國宗教改革時被迫解散,佛內斯院內的僧侶強制還俗、修道院被燒毀,曾輝煌一時的佛內斯自此隱入歷史洪流中,院址目前僅存巨大的建築遺址與高聳的石壁,當時修道院富可敵國的氣勢,如今也只剩殘跡能讓後人瞻仰;相反地,低調的卡美爾修道院經過一番協商,改宗為英國國教,而馬歇爾爵士所留下的教堂與羊群,才都幸運地被保留下來。

在亨利八世的「修道院大解散」命令下,大規模的修道院,如佛內斯大修道院(圖)皆被摧...
在亨利八世的「修道院大解散」命令下,大規模的修道院,如佛內斯大修道院(圖)皆被摧毀廢除,小巧樸質的卡美爾修道院幸運地得以獲得保存。 圖/作者李筱雯提供

▎喚醒沉睡小鎮的甜點

卡美爾小鎮也與皇室的關係匪淺,附近的霍克爾莊園(Holker Hall)所在地,曾經屬於修道院所有,十六世紀的修道院大解散後賣掉,十八世紀卡文迪希家族繼承後,未曾轉手過,而在1937年現任女王伊莉莎白二世的祖母——瑪麗皇后——也曾居於此地,她的臥室也被保存至今。

而卡美爾修道院除了見證歷史外,亦包容了無數在地的過身者。像是第七世德文郡公爵的次子——費爾得瑞克.卡文迪希(Frederick Cavendish)——被任命為愛爾蘭布政司(Chief Secretary for Ireland)後,1882年才剛踏上都柏林數小時就被暗殺,後埋骨於卡美爾修道院。修道院裡,從染黑死病過世的人,到從軍參加南非戰爭,美國獨立戰爭,或在一戰與二戰中陣亡的當地人,都可以找到墓碑或紀念文字,也彷彿訴說著這個修道院的漫長歷史,與地方的緊密關係,甚至與英國社會發展史也密切相關。

像這樣擁有重要歷史,被列為古蹟的中世紀小鎮,通常也被稱為「睡著的村落」(sleepy English village),如果沒有村民的努力與維護,很可能就被淹沒、遺忘,甚至自此消失於地圖上——直到一道自創點心,「黏太妃糖布丁」,才又用濃郁的甜味香氣,喚醒了卡美爾這個沉睡百年的西北村落。

黏太妃糖布丁——一個無心插柳的甜點,意外地為卡美爾這個城鎮烙下了令人深刻的美食標...
黏太妃糖布丁——一個無心插柳的甜點,意外地為卡美爾這個城鎮烙下了令人深刻的美食標記。 圖/Cartmel Sticky Toffee Pudding Co.官網

黏太妃糖布丁這道深褐色的甜點,原先只是村里間賺外快的無心插柳。二十五年前,一對在地的夫妻——約翰士夫婦(Howard & Jean Johns)買下村子裡的小商舖與郵局,但為了打平收支,約翰士也只好兼賣點雜貨與點心,希望能藉由湖區夏季往來的觀光客群中賺些小錢,補貼家用。然而這無心插柳的兼差事業,卻快速捧紅了這家鄉下地方的點心舖——這一切,都多虧了約翰士太太獨家研發的那道特製點心「黏太妃糖布丁」。

約翰士太太的布丁推出後,意外地造成轟動,除了每日現貨供不應求,來自全國各地的「布丁訂單」更如雪花般飛來,而這家卡美爾的約翰士小店布丁,也從零星販售轉擴張為大量烘焙,年生產量先是從十萬快速增加到五十萬、一百萬。除此之外,對於這道「卡美爾布丁」的愛好,也從英國延燒到了海外,像是日本的阪急百貨每年在大阪舉行的英國商品展,都會邀請這間小店參展,而卡美爾的布丁也 不負眾望地打動了日本的「甜牙齒」們,一舉打響了在亞洲的知名度。現在,這些布丁還遠銷到了杜拜與南韓,卡美爾的布丁也成為了卡美爾小村的國際代名詞。

對於飲食口味素來惡名於國際的英國料理來說,在國外市場能如此突破,真的很不簡單!如今走進這間卡美爾小商舖,裡面從飲料、牛乳、蔬果、食用油或料理包等等,全都是當地自產自銷的有機農產品。

約翰士夫婦黏太妃糖布丁名揚四海,走出了卡美爾,打動了遠在海洋另一頭日本的「甜牙齒...
約翰士夫婦黏太妃糖布丁名揚四海,走出了卡美爾,打動了遠在海洋另一頭日本的「甜牙齒」們。 圖/Cartmel Sticky Toffee Pudding Co.官網

而當黏太妃糖布丁暢銷各地的同時,被「喚醒」的卡美爾小鎮就像是美食基因爆發一般,再度因料理而走紅。2003年,卡美爾鎮上一家已有數百年歷史的古老煉鐵廠,被一名從南方來的年輕廚師史密斯.羅根(Smith Rogan)所收購改裝。當時才剛從名師門下「出道」的羅根,則選用了極富傳承感的《鐵砧》一名。

跟布丁一樣,《鐵砧》美食口碑一開始都是口耳相傳,之後才聲名大噪,2014年被美食指南選為最佳十大英國餐館第一名——而十多年後的今天,這間致力於現代英式料理的餐廳,甚至獲得了米其林二星的肯定,而羅根也從卡美爾的《鐵砧》,鍛造出了屬於自己的飲食與文化帝國,並讓這個出入只有鄉間農路、偏僻又安靜的小村子,竟被《紐約時報》選為全球第四十四個必去的旅遊勝地

繼黏太妃糖布丁之後,卡美爾鎮上又開了一家榮獲米其林二星肯定的餐廳,卡美爾有如被美...
繼黏太妃糖布丁之後,卡美爾鎮上又開了一家榮獲米其林二星肯定的餐廳,卡美爾有如被美食基因被「喚醒」一般。 圖/《鐵砧》(L’Enclume)官網介紹

環繞卡美爾小鎮,步行也許不需三十分鐘就走完一圈。但其豐厚的歷史故事,以及鎮民努力維護,讓小鎮旣保存了中世紀古樸的風貌,又注入新的生命力,持續地把故事代代相傳地說下去。而在地球彼端的台灣,我們或許沒有亨利八世,現代也未有「修道院大解散」,但就像固定周期一般的古蹟縱火案卻如野火似地總燒個沒完,這除了需要有更完臻的法律制定之外,對歷史的忽視與無知,或許也是民間對「公共財」觀念淡薄、缺乏保護公共資產想法的原因。

然而,如果放任這些共同記憶、歷史建築、自然景觀、文史資料各自傾頹,那你我的生活又還會剩下什麼?英國小鎮卡美爾,能在沉睡百年後重新崛起,但若在機會來臨之前就失了根基,那麼整座聚落的文化或將永遠於衰亡中沉睡,直到最終被地圖給徹底忘記。

英國小鎮卡美爾,能在沉睡百年後重新崛起,但若在機會來臨之前就失了根基,那麼整座聚...
英國小鎮卡美爾,能在沉睡百年後重新崛起,但若在機會來臨之前就失了根基,那麼整座聚落的文化或將永遠於衰亡中沉睡。 圖/Cartmel Priory官網

▎食譜DIY:我也想吃「黏太妃糖布丁」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李筱雯

政大新聞所碩士, 英國西敏寺大學新聞與大眾傳播博士, 倫敦城市大學法律專業文憑。研究興趣:媒體與文化政策,媒體產製研究,新聞與人權。譯作:《隱形性產業:英國移民性工作者》

作者文章

大量外資掌控了倫敦的摩天大樓,近年來又以中國最為積極搶攻倫敦房地產市場。42大廈...

在一帶一路盡頭:碰壁「倫敦之巔」的中國炒房大隊

2018/08/29
租屋的問題,還真的很令倫敦人困擾。 圖/路透社

倫敦租屋地獄:史上最惡房東的「黑屋帝國」

2018/08/14
最初希望防空洞在戰後可以快速改建成為地下鐵,沒想到人算不如天算,變成了都市中的小...

深入倫敦地心:二戰防空洞的華麗再生

2018/01/11
短短數日,我的感受是英國國會議員候選人的拜票日常,果真也是一步一腳印。 圖/路透...

英國大選:親身體驗,國會議員的拜票日常

2017/06/02
三位策展人曾熙凱、吳雅筑、張雅筑,以「食托邦」的創意回應倫敦設計雙年展的主題「烏...

設計倫敦,策展英國:文化外交的展演舞台

2016/10/13
被外界喻為鐵娘子二號的英國新任首相梅伊,是不是叮咚,巫婆回來了? photo c...

叮咚,巫婆來了!細數英國首相梅伊的出包往事

2016/07/27

最新文章

日本的鐵道系統十分發達,因而培養出眾多熱愛電車、鐵道的「鐵道趣味者」。圖為201...

日本鐵道迷的人生百態:狂熱文化下的「愛與犯罪」

2019/06/25
日本有一位化名「貓組長」的前山口組組長,以撰寫黑道實錄與分析聞名,後來轉型作家與...

重磅廣播/日本黑道「賣珍奶發大財」?暴力團的資金來源之謎

2019/06/22
面對未知且突發的街頭情勢,第一線抗爭者有哪些必備的「護身物資」?圖為6月12日,...

反送中的「抗爭背包」:香港示威者的街頭物資清單

2019/06/17
6月10日,遭到富拉尼人屠戮的多貢村落。法新社報導,約莫有50人左右的武裝份子進...

重磅廣播/西非屠村慘案:復仇聖戰?馬利共和國的部落衝突

2019/06/15
這一味,讓人又愛又恨?這幾年,網路流傳許多試吃瑞典鹽醃鯡魚(Surströmmi...

瑞典「魔性臭魚」:鹽醃鯡魚罐頭的飲食文化

2019/06/14
什麼元素會被外國人視為很「泰」、被泰國人視為很傳統呢?它又是如何建構的?而你所說...

《從暹羅到泰國》:「失土國恥論」煉成的現代國家?

2019/06/13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