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烏克蘭現場/「他是我兒子,我驕傲」台灣志願兵曾聖光的告別式

2022/11/15 陳彥婷

士兵拿着寫上曾聖光名字的遺照。 圖/陳彥婷攝
士兵拿着寫上曾聖光名字的遺照。 圖/陳彥婷攝

現場採訪/陳彥婷(獨立記者)

25歲台灣志願兵曾聖光遠赴烏克蘭,不幸於11月2日在東部盧甘斯克州,與俄羅斯軍方駁火下,被迫擊炮擊中後腦而當場陣亡,成為烏俄開打以來,首個已知的台灣犧牲者。烏方11月14日在西部城市利沃夫(Lviv)為他舉行告別儀式,曾聖光的家人與同僚亦有出席。曾媽媽蘇雨柔極為痛心,數度需要攙扶,「我的心很痛」,但為兒子在烏克蘭的貢獻感到驕傲。

告別儀式由烏克蘭官方、駐波蘭華沙的台灣代表處合辦,在利沃夫的聖彼德與聖保羅教堂(Church of the Most Holy Apostles Peter and Paul)內舉行,曾聖光的媽媽、胞姐與遺孀在駐波蘭華沙的台灣代表處大使陪同下出席,利沃夫市長、曾聖光隸屬的志願兵戰鬥營喀爾巴阡西奇營(Carpathian Sich)亦有派代表出席。

儀式開始前有不少烏克蘭人前來慰問,有市民特意穿上黑衫前來,並向曾媽媽說,

「很感謝聖光為烏克蘭做的一切。」

言談間不禁留淚。在下午2時許,載有曾聖光遺體的靈車停泊在教堂外,一眾喀爾巴阡西奇營的士兵並列在外,靈柩由6人抬入教堂的一刻,不少人在期間下跪,表示敬意,曾媽媽聲淚俱下,嗚呼一聲後步入禮堂,近半百位利沃夫市民前來瞻仰遺容,亦有市民獻上代表烏克蘭國旗藍黃色的鮮花。教堂舉行了簡單而莊嚴的儀式,曾媽媽雙手按在胸前,與遺孀等人哭成淚人。

利沃夫市民前來瞻仰遺容。 圖/陳彥婷攝
利沃夫市民前來瞻仰遺容。 圖/陳彥婷攝

利沃夫市長前來向曾媽媽慰問。 圖/陳彥婷攝
利沃夫市長前來向曾媽媽慰問。 圖/陳彥婷攝

利沃夫市長、士兵與民眾在大會堂前向曾聖光致敬。 圖/陳彥婷攝
利沃夫市長、士兵與民眾在大會堂前向曾聖光致敬。 圖/陳彥婷攝

「(曾聖光)他是個非常有正義感的小孩,他沒來的時候,就一直在關注這個戰爭,他會發手機上網路的照片給我看,我跟他說這個不關我們的事,他就非常生氣,他說怎樣不關我的事,他要過來,我們怎樣阻止都沒有辦法。」

隻身一人走入異地戰火猛烈的地方,曾媽媽說每次通電話的時候都叫曾聖光小心,「他都不敢跟我講嚴重性,可是在我跟他視訊的時候,通電話的時候,我都聽到炮聲,每次叫他小心,他都說他會。」曾媽媽透露,曾聖光一直與家人保持聯絡,又答應過今年年底就會離開烏克蘭返國,一家人可以過年團圓。可惜事與願違,現時留下遺孀與5歲的孩子,家人收到消息便從花蓮越洋趕來,見聖光最後一面。

祭司向棺木灑上聖水後,士兵們蓋上棺木,喀爾巴阡西奇營的代表單膝下跪,向曾媽媽獻上烏克蘭的國旗與喀爾巴阡西奇營的旗幟與勳章,曾媽媽情緒激動,一度未能站穩,需要由兩旁的官員代表攙扶。

靈柩期後在軍樂隊奏曲下移送出教堂外,駛出大街,並停泊在大會堂外,過百市民在兩旁肅立等候致敬。隨樂司奏出哀曲,黑色的靈車逐步離開,曾聖光家人雙眼注視在靈車,直到完全駛離為止。曾聖光的家人告知記者,曾聖光的遺體將會移送到基輔進行火化,並在台灣下葬,時間還待定。

利沃夫廣場外亦放有告示,寫上曾聖光的簡單資料。 圖/陳彥婷攝
利沃夫廣場外亦放有告示,寫上曾聖光的簡單資料。 圖/陳彥婷攝

Boris前來與曾聖光告別,落下男兒淚。 圖/陳彥婷攝
Boris前來與曾聖光告別,落下男兒淚。 圖/陳彥婷攝

利沃夫廣場外設置告示牌,寫上曾聖光的簡介,指曾聖光在1997年出生,是台灣人,在花蓮唸書,在2017至2021年間在台灣從軍,後來加入喀爾巴阡西奇營第49隊步兵營,協助在烏東的烏克蘭軍擊退入侵者。牌上最後一句寫上,

據曾聖光所說,他是為「烏克蘭人而戰」。

事發當天的行動司令,代號Boris的美籍志願兵亦有出席告別儀式。他手按在靈柩前停留數秒,流下眼淚。Boris說曾聖光並非其直屬小隊,但在短短2個多月的相處,形容曾聖光十分刻苦,他說戰場環境惡劣,有時甚至因情況而多日未有糧食補給,在寒冬與多雨的深秋,不少同隊經歷腦震盪、低溫症等等,但曾聖光仍咬緊牙關,

「明明他的制服已經完全濕透,牙齒亦在顫抖,但問到他還可以嗎,他仍是會面不改容的一句:『I am good。』」

Boris又稱曾聖光是個優秀的同伴,不時一些前線的戰事都出現人手不足狀況,要靠士兵自願上戰場,曾聖光不論是什麼崗位都在所不辭,從未有面露難色,「惟一一點是他一定要有香菸在手,否則他便會很暴躁。」Boris乾乾的笑了一聲,話語嘗試調適哀傷的氣氛。

士兵把靈柩抬出教堂。 圖/陳彥婷攝
士兵把靈柩抬出教堂。 圖/陳彥婷攝

(左至右)曾聖光的胞姐、遺孀與媽媽看到靈車駛離的一刻。 圖/陳彥婷攝
(左至右)曾聖光的胞姐、遺孀與媽媽看到靈車駛離的一刻。 圖/陳彥婷攝

由於在戰場上沒有網絡,士兵多在待命期間聊天度日,在Boris眼中的,曾聖光沉默寡言,他待人有禮,來到聖光生命最後的數天,Boris才開始與他熟絡,「我們談到他的妻子、他的孩子、他的夢想」,他憶起曾聖光提到自己以往當小混混的黑暗日子,其後在台灣參軍後改變自己,沒想到一段情誼無法續寫。

據了解,曾聖光在6月抵達烏克蘭,2個月前加入志願兵戰鬥營喀爾巴阡西奇營,隸屬於第49隊步兵營,協助烏克蘭軍第25部隊在烏克蘭東部的戰線,主要是為主力步兵提供支援。Boris指小隊一行20、30人在大約10月23日被委派到烏克蘭東部盧甘斯克州內小鎮捷爾尼(Terny)附近,並且向戰略重鎮克爾米納(Kreminna)方向推進,首幾天的進擊非常順利,並成功拿下三個俄方的戰壕。他們其後在一處叢林作掩護,距離俄方位置只有約1公里左右,但由於主力軍隊未有向前推進,他們只好緊守陣線,避免敵方由後路抄擊,就此在邊界膠著了約9天。

Boris指曾聖光在陣亡前一天,因俄方的一次空襲出現腦震盪,身體沒有大礙,但因當時入夜,他擔心回程的路況,在曾聖光同意下,決定翌日再送返回基地。

然而,就在11月2日大約正午時分,俄方向他們的位置發動猛烈攻勢,Boris憶述他正在「看守」(watch position),並叫眾人走入戰壕躲避,但在其中一次俄方向他們發迫擊炮彈時,彈藥落在曾聖光約4米深的戰壕內,擊中曾聖光的後腦、其左腳被炸斷。Boris指他自己與曾聖光只有距離10米,立即趕往營救,戰壕仍在災燒,「四周亦是血」。

儘管Boris抱走曾聖光,並嘗試大腿繫上止血帶,但已經回天乏術,聖光不幸當場陣亡。「我們嘗試用嬰兒抹布小心翼翼地擦乾淨他的臉,好讓我們可以拍下他的遺容給他的家人,這是我們最後可以為他做的事。」

他又把曾聖光身上的臂章,如喀爾巴阡西奇營臂章、烏克蘭與台灣國旗的臂章、以及俄羅斯的一把刺刀收好,交還給曾聖光的家人,「對其他人而言是微不足道的小物,但對一個士兵來說是珍而重之。」同隊的澳洲志願兵Trevor Kjeldal也同時陣亡。在這次行動中,單一次攻擊便導致2人死亡,6人受傷。

士兵拿着寫上曾聖光名字的十字架與遺照。 圖/陳彥婷攝
士兵拿着寫上曾聖光名字的十字架與遺照。 圖/陳彥婷攝

Boris表示,曾聖光的死可以歸納多個因素,如烏軍部隊上級未有往前推進,小隊要在同一位置停留了8、9天,在雙方時常操作無人機下,容易曝露位置;當時烏克蘭進入深秋,經歷多雨、強風天氣,小隊的叢林位置僅寬約10米,枯葉掉光,敵方容易偵測到他們。

從Boris展示的片段可見,他們位處的戰壕,四周大樹本來掛著黃葉,在小隊撤離的那天,樹上的黃葉所剩無幾,加上他們是輕裝步兵,最強的配備為裝甲戰鬥車,面對敵方的空襲、迫擊炮等重型武器是毫無還擊之力。

曾聖光在10月時在社交媒體曾發帖文,曾經這麼一句:

「老實說,我沒有把把握每次都能那麼幸運。晚上睡覺睡到一半聽到砲聲都會怕,永遠都不知道下一刻會不會直接打在你待的房子。」

生命無常,但志願兵把生命賭上,每天在戰火下與死神共舞,為了換來和平和自由,曾媽媽哽咽地說,

「他是我兒子,我驕傲。」

曾媽媽在駐波蘭華沙的台灣代表處陪同下看着曾聖光的靈柩搬回靈車,身旁有一眾烏克蘭團...
曾媽媽在駐波蘭華沙的台灣代表處陪同下看着曾聖光的靈柩搬回靈車,身旁有一眾烏克蘭團體代表。 圖/陳彥婷攝

編輯/林齊晧、周慧儀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他用生命鋪成一條基輔的路:烏克蘭士兵羅曼的故事

來自伊久姆的信:俄軍潰敗逃離的絕望心聲

戰死的日本義勇兵:抗俄援烏志願軍與「私戰預備罪」問題

陳彥婷

獨立記者,曾在香港多間媒體從事全職記者工作,現時放眼國際,希望以文字與影像,記錄世界不同角落的人與事,揭示社會不公。

作者文章

士兵拿着寫上曾聖光名字的遺照。 圖/陳彥婷攝

烏克蘭現場/「他是我兒子,我驕傲」台灣志願兵曾聖光的告別式

2022/11/15

最新文章

戴墨鏡學生接起擴音器發言「勇敢為自由奮鬥的人們,原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圖/記...

首爾「白紙運動」現場:中國留學生在封控衝擊後的思想轉變

2022/12/01
左為烏克蘭一處靶場內,放置普丁肖像當靶;右為北溪2號天然氣管道9月被炸,導致天然...

北溪管道炸毀之謎:追蹤俄國金雞母與歐洲「能源算計」

2022/11/30
左上:北京四通橋抗議標語;左下:貴州死亡大巴;中:烏魯木齊大火;右上:呼和浩特焊...

點燃白紙的「共感之痛」:中國清零封控一年的防疫亂象事件簿

2022/11/29
一名不願具名的抗爭者告訴《轉角國際》,在這之前不少人對中國還抱有很大的幻想,但疫...

專訪北京亮馬橋的白紙抗爭者:壓抑多年的表達衝動,終於得到了釋放

2022/11/29
公正黨主席、前副首相安華(Anwar Ibrahim)11月24日獲得任命、接任...

馬來西亞大選落幕:安華出任首相...最激烈選戰的前線觀察記

2022/11/24
馬來西亞選舉即將在11月19日舉行,如今部分選區已經開始發生水患。今屆在水患憂慮...

水患憂慮下的投票:2022馬來西亞全國大選...要選什麼?

2022/11/17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