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戰死的日本義勇兵:抗俄援烏志願軍與「私戰預備罪」問題

2022/11/11 轉角24小時

 圖/@super_dobure
圖/@super_dobure

【#過去24小時:2022.11.11 日本/烏克蘭】

戰死的日本義勇兵:抗俄援烏志願軍與「私戰預備罪」問題

「我們約好了,等戰爭結束,就去他的家鄉旅行。」日本政府在11日證實,有一名赴烏克蘭參加志願兵的日本人,已於11月9日在前線陣亡。不過有關這名「日本人志願兵」的身分、姓名等個人資料,以及在烏克蘭當地的參與作戰的細節,目前都沒有更進一步的官方資訊核實。與此同時,Twitter上已經盛傳這名抗俄義勇兵的帳號「ドブレ」(@super_dobure),紛紛湧入他的推文底下留言追悼,這名日本人dobure,也是先前曾和台灣赴烏不幸犧牲的曾聖光共同訓練、作戰過的同袍。目前日本政府正在接手聯繫後續事宜,但有關日本國民私自參與對外國戰鬥的「私戰預備罪」,卻仍是處於曖昧灰色地帶的敏感問題。

根據日本政府在11月11日的說法,已證實有一位日本籍、前往烏克蘭參加志願兵的20多歲男性,在11月9日時確認死亡。僅知有參與過對俄軍的戰鬥任務,但實際上是在何處作戰、參軍的各種細節等,目前都沒有更進一步的資訊。

這是俄羅斯侵略烏克蘭以來,第一起證實有日本人在烏克蘭戰死的事件。這位日本人志願兵的姓名和身分,也都還沒有任何官方資料證實,在日本的新聞媒體中,也都只以「確認一名20代日本人志願兵死亡」先行速報。

日本官房長官松野博一在11日上午的記者會表示,已經和家屬聯繫、並協同烏克蘭駐日大使館、烏克蘭的外交部聯絡,協助遺體運送等後續事宜;除此之外,日本政府並沒有再多做任何說明。

照片中間為台灣赴烏克蘭參軍的志願兵曾聖光。 圖/@super_dobure
照片中間為台灣赴烏克蘭參軍的志願兵曾聖光。 圖/@super_dobure

參軍期間,dobure自己畫的塗鴉。 圖/@super_dobure
參軍期間,dobure自己畫的塗鴉。 圖/@super_dobure

在前一天的11月10日,社群媒體就已經傳出「有一名日本義勇兵戰死」的消息,在日本Twitter社群上也已經傳開引發熱烈討論,同步松野博一也有對外表示,日本官方已在確認相關事實中,隔日上午才正式對外發表報告。雖然官方對於其真實身分沒有多加著墨,但Twitter上早已盛傳,陣亡的士兵就是Twitter帳號名為「ドブレ」(dobure,帳號@super_dobure)的日本人,先前都不時會在Twitter上分享自己在烏克蘭訓練和作戰的生活點滴。

但陣亡者是不是dobure本人?目前尚未有任何直接的證實資訊。但從各個線索來看,是dobure本人的可能性相當高,他的帳號底下也已經大量湧入各國的追悼訊息,祈願dobure得以安息、「榮耀與你同在」。

這位dobure也是先前台灣赴烏克蘭參軍的志願兵——曾聖光——並肩作戰的同袍,dobure的帳號也可以看到相關照片。11月2日曾聖光因流血過多死亡,dobure也證實了這個訊息,並且在自己的帳號上悼念戰友,

「等戰爭結束,我約好了要去他的故鄉旅行。我一生都不會忘記朋友,請好好休息吧。」

前線的烏克蘭軍人。 圖/路透社 
前線的烏克蘭軍人。 圖/路透社 

有關日本人志願兵一事,日本政府官方刻意低調處理,原因是涉及敏感的「私戰預備罪」問題。目前到底有多少日本人在烏克蘭參軍,日本方面並沒有公開任何數據,即便是到確認死亡的11月11日,仍對於「實際人數」模糊帶過,官房長官松野博一在記者會的結論僅強調,「請日本國民不要前往烏克蘭」。

目前已知的數字,是今年3月戰爭爆發後不久,由烏克蘭駐日大使館統計的「大約70人報名參加志願兵,其中有約50人是前自衛官」,但這則公開訊息後來因未考慮到日本政府的法律和立場問題,刪除了招募參軍的相關貼文。另一份資料是由俄羅斯軍方在今年8月所公布,表示「烏克蘭的外籍傭兵總人數為2,192人」,這份資料裡有各國人數的統計,其中日本人有9人——但俄軍的說法,並沒有得到日本政府的正面回應與證實,僅存而不論。

在日本的刑法中,若是私自參加對外國的戰鬥行動,即可能觸反《日本刑法》第93條「私戰預備及陰謀罪」,可判處3個月以上、5年以下徒刑,但如果自首的話則可免除刑罰。然而關於罪名的成立、逮捕與否,都存在著一些曖昧的空間——例如定義「私人原因而參戰」,但如果是為了守護烏克蘭的和平、或是以國際和平為由,又是否構成「私自原因」?

此外,因為是針對「預備與陰謀犯」,因此照原本烏克蘭招募志願兵的做法,只要去報名就已經可能觸法。過去日本在2019年時,就曾以此罪名逮捕了幾名數名北海道大學的學生、戰地記者與伊斯蘭學者,認定他們「曾預謀參與伊斯蘭國」,最後在幾位被補當事人主張是從事研究和採訪活動,全數不起訴(參見許仁碩專欄文章:〈東京的烏克蘭苦惱:日本該不該放行「抗俄義勇兵」?〉)。

但要不要真的以此罪來「處理」參加援助烏克蘭的日本志願兵?日本政府除了反覆強調希望日本人不要前往烏克蘭之外,並沒有特意強硬的立場態度;可以對照的是先前3月南韓的「李根參軍」事件,南韓官方對於李根的高調參戰和提出協力組織計畫的說法,直接予以嚴正警告,最終雙方不歡而散,而李根也自己「強行參戰」,在南韓引發不小的議論。

儘管日本媒體都提及了私戰罪的疑慮,但社會輿論對於有日本人參戰一事,乃至於有人因此犧牲,在社群平台上出現了不少同情、理解立場的意見,在這些相對更支持當事人的輿論說法裡,鮮少人認為應該以私戰罪來處理類似問題。

烏東地區於11月9日的作戰畫面。 圖/美聯社 
烏東地區於11月9日的作戰畫面。 圖/美聯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作者文章

踢入致勝球後慶祝的日本隊。左起:三笘薰、田中碧、前田大然、鎌田大地。 圖/法新社

藍武士永不言敗:日本隊踢贏西班牙「打破世界盃魔咒」

2022/12/02
中國各大網站將頁面改成黑白,用以致哀江澤民。 圖/微博

今天沒有顏色:中國全網悼念江澤民的「黑白網路世界」

2022/12/01
江澤民出席十九大時閱讀文件。 圖/歐新社

長者不續命:江澤民之死,與中國的「膜蛤文化」

2022/11/30

#Breaking 中國前國家主席江澤民過世,死時96歲

2022/11/30
11月27日,北京手舉白紙的抗爭者。 圖/美聯社

中國為何激起「白紙革命」?從烏魯木齊延燒的反封控之怒

2022/11/28
圖/糖蜜攝於中國駐倫敦大使館

多少人的眼淚在無言中抹去:倫敦的中國留學生響應「白紙革命」

2022/11/28

最新文章

踢入致勝球後慶祝的日本隊。左起:三笘薰、田中碧、前田大然、鎌田大地。 圖/法新社

藍武士永不言敗:日本隊踢贏西班牙「打破世界盃魔咒」

2022/12/02
中國各大網站將頁面改成黑白,用以致哀江澤民。 圖/微博

今天沒有顏色:中國全網悼念江澤民的「黑白網路世界」

2022/12/01
江澤民出席十九大時閱讀文件。 圖/歐新社

長者不續命:江澤民之死,與中國的「膜蛤文化」

2022/11/30

#Breaking 中國前國家主席江澤民過世,死時96歲

2022/11/30
11月27日,北京手舉白紙的抗爭者。 圖/美聯社

中國為何激起「白紙革命」?從烏魯木齊延燒的反封控之怒

2022/11/28
圖/糖蜜攝於中國駐倫敦大使館

多少人的眼淚在無言中抹去:倫敦的中國留學生響應「白紙革命」

2022/11/28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