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獨家專訪/車海榮:見證南韓史上首位LGBT議員誕生

2022/06/02 楊虔豪

首爾市麻浦區,公開出櫃的35歲共同民主黨(候選人——車海榮——當選區議員,成為史...
首爾市麻浦區,公開出櫃的35歲共同民主黨(候選人——車海榮——當選區議員,成為史上首位LGBT民代,為民風保守的南韓開啟新頁。 圖/車海榮提供

南韓地方選舉落幕,重返執政近3個月的保守派國民力量,持續凝聚高人氣聲勢,在17個行政區中,囊括14處執政權。保守派橫掃下,鮮為人知的是,在首爾市麻浦區,公開出櫃的35歲共同民主黨(以下簡稱「民主黨」)候選人——車海榮——當選區議員,成為史上首位LGBT民代,為民風保守的南韓,開啟新頁。選後,她首次面對媒體,接受《轉角國際》楊虔豪的獨家專訪。

1986年生的車海榮,自聖公會大學新聞放送學系畢業後,就開始參與女性主義與組織酷兒遊行等公民團體運動,後來創立「1人生活密著研究所:餘音」,發掘並協助各種獨居「個體戶」的生活問題,不僅串聯聚會、提供各種輔導與教育,並研擬相關支援政策。特別的是,車海榮已有一位女性伴侶,並於投入選舉前,在許多媒體上「出櫃」。

「在我自認為男性的那段時期,我喜歡過男生,也有喜歡女生的經驗。那我是雙性戀嗎?好像也並非如此…我想過,既然我是男生,若也喜歡男生,那我是男同志嗎?我又是作為什麼性別主體,去喜歡那些朋友呢?」車海榮在7年前接受南韓同志團體「朋友之間」訪談時說道。

對自己性傾向如何定調,車海榮苦惱過很長一段時間;她先後以女同志與雙性戀自居,認為這是對外說明身分的最便利的方法,但實際出社會與展開活動、認識更多種性傾向後,如今她已不再拘泥於定義自身的性主體為何。

1986年生的車海榮,自聖公會大學新聞放送學系畢業後,就開始參與女性主義與組織酷...
1986年生的車海榮,自聖公會大學新聞放送學系畢業後,就開始參與女性主義與組織酷兒遊行等公民團體運動,後來創立「1人生活密著研究所:女音」,發掘並協助各種獨居「個體戶」的生活問題,不僅串聯聚會、提供各種輔導與教育,並研擬相關支援政策。 圖/車海榮提供

 圖/歐新社
圖/歐新社

▌從公民團體活動家轉投政界

以公民團體活動家之姿,在地方上嶄露頭角後,車海榮逐漸碰到現實局限。她說道:「當試圖推動行政事務、碰到民眾反映問題,他們都抱怨無預算或相關條例運作。我想更正面迎戰這些問題,所以決定挑戰競選職,看看成為政治人物後,能否做出不一樣的改變…」 她將區議員視為延續自己參與地方社會並維持收入的「4年契約職」。

去年,公開承認自己從事變性手術、卻被強制退伍的陸軍下士卞熙秀(參見:〈南韓軍中的「變性戰士」(上):現役軍人能不能接受跨性別手術?〉),走上絕路,而引發海內外關注,當時仍為執政黨的民主黨,決定在旗下的人權委員會中,特別增設性少數委員會,集中討論與改善性少數族群的處境。

作為性少數者的車海榮,也因此加入共同民主黨,進到性少數委員會,並出任《平等法》共同執行委員長一職。《平等法》是民主黨所提出的《禁止歧視法》草案版本,主張將包括同志在內的各種族群,納入保護及不受差別待遇的對象。

今年初,車海榮才以「性少數者當事人」身分,和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李在明,於網路媒體上展開1對1對談,討論《禁止歧視法》立法問題,當時她的一席話,引發不少討論。

車海榮:「(李在明)候選人,您周邊有沒有性少數者朋友或認識的人呢?」

李在明:「朋友似乎沒有,我個人目前交流的人中,好像還沒有呢。」

車海榮:「那我來當您的第一位性少數朋友吧!」

李在明:「真的嗎?好呀!」

車海榮:「作為您的首位性少數朋友,我想為改變歧視與嫌惡的社會,盡微薄之力。」

李在明:「好,謝謝,這有很大幫助。事實上,若一個人因自己無法選擇的事(指性傾向而受歧視,是很委屈的吧,締造不再讓人委屈的世界,正是我的夢想。」

而李在明敗選後,緊接著地方選舉登場,經過黨內推薦,車海榮正式代表共同民主黨角逐麻浦區議員。

李在明敗選後,緊接著地方選舉登場,經過黨內推薦,車海榮正式代表共同民主黨角逐麻浦...
李在明敗選後,緊接著地方選舉登場,經過黨內推薦,車海榮正式代表共同民主黨角逐麻浦區議員。 圖/車海榮提供、歐新社

 圖/歐新社
圖/歐新社

▌LGBT身分仍成「被指責」對象

由於南韓社會對包括同志在內的性少數者,仍存在許多不友善眼光,加上包括基督教在內的保守派團體,不僅反同,還擁有強大組織動員力量,可發動讓特定候選人落選。考量這些問題,車海榮不想否認自己的性主體性,卻也決定不主動大力張揚。

「只要網上一搜索,我的『性少數人權運動家』經歷和出櫃報導,就會出現,對我的毀謗或責難將接踵而來。但就算不公開說我是首位性少數政治人物,這還是我的一部分。有人會把我過去投入性少數者活動,視為選舉的弱點…這還是頭一回有人帶著性少數者身分去競選從政,…我和競選團隊的人,正在經歷前所未有的事。」車海榮說道。

車海榮的選區,向來是進步派的民主黨較為優勢。這回共有3名區議員候選人,除了她和保守派的國民力量外,還有另1名無黨籍候選人,曾任兩屆民主黨區議員。由於這回民主黨並未繼續徵召,反而提名車海榮角逐,讓他決定脫黨參選,他的支持者也表達不滿,開始在網上社群貼文道:

「基於(民主黨候選人)只要獲推薦就形同當選的傲慢心態,他們從其他地方帶來『性少數者小姐』讓她競選。這種完全無視居民的行動,實在是看不下去了,所以要發這則簡訊,讓這種傲慢行為無法繼續下去。最能悍然處置的方法,就是市議員投給國民力量,區議員投給無黨籍OOO…」

選前最後的週五,車海榮於掃街拜票時,與該位無黨籍候選人和支持者的場子相碰,詭異場面就此出現。

「掃街拜票時,我們在同條街上,不得不經過,他的許多支持者開始扯開嗓子、更大聲歡呼。當看到我要經過,剛好碰上紅燈要等待,那些支持者就開始對我喊著『性少數者!性少數者!』也沒說其他話,就只有喊著這4個字。」車海榮回憶道。

面對此番情景,車海榮選擇不予回應地自然經過,她說道:

「比起當場硬碰硬,我就當作是接受各種不同意見,讓它過去,不會有太激烈的因應…但這種情況,普通只在酷兒遊行等團體活動、遭遇反同勢力時發生,結果在我挑戰政治的過程中,又遇到了,讓人五味雜陳;他們連我是誰都不清楚,就無條件反對,我曾苦惱過,往後該如何走下去。」

「...他們連我是誰都不清楚,就無條件反對,我曾苦惱過,往後該如何走下去。」 圖...
「...他們連我是誰都不清楚,就無條件反對,我曾苦惱過,往後該如何走下去。」 圖/車海榮提供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既不否認、也不強調「性主體性」的選舉策略

由於面對地方選舉,眾人集中關注市長或道知事的選情盤勢,讓作為性少數者的車海榮,在氣氛保守的南韓,還能透過保持一定的「戰略性」沉默,不至於因自己的性主體性,成為被輿論拿來大作文章或攻擊的對象。她認為自己很幸運,因為競選過程中,遭遇到的負面攻勢還算輕微,但往後挑戰勢必更嚴峻,特別是當自己勝選後,透過媒體「再度出櫃」。

「(反同)不會只在競選拜票現場碰到,往後展開問政活動,也勢必發生。」車海榮說道。儘管曾有過憂慮,車海榮還是決定往後「順其自然」迎接各種挑戰。

當筆者提問,若接下來又碰到有人以性主體予以指責時,會如何面對,車海榮回應:

「我會跟對方去談,我作為性少數者,有何不同?那若你明知道我的性主體,還來問我,目的又是什麼?是覺得性主體身分,讓我成為不一樣的人嗎?那我過去投入的活動中,有因為我的性主體性,而使得結果不同嗎?」

選舉過程中,車海榮選擇不否認、也不去刻意強調自己的性主體性,一來避免有心人士刻意炒作,二來能藉此向選民展現「性少數者與他人並無二異」,來累積政治資本。如今順利當選,她計畫要推動讓包括性少數族群在內的所有人,都能安全在社區生活。

「我會跟對方去談,我作為性少數者,有何不同?那若你明知道我的性主體,還來問我,目...
「我會跟對方去談,我作為性少數者,有何不同?那若你明知道我的性主體,還來問我,目的又是什麼?是覺得性主體身分,讓我成為不一樣的人嗎?那我過去投入的活動中,有因為我的性主體性,而使得結果不同嗎?」 圖/車海榮提供

由於面對地方選舉,眾人集中關注市長或道知事的選情盤勢,讓作為性少數者的車海榮,在...
由於面對地方選舉,眾人集中關注市長或道知事的選情盤勢,讓作為性少數者的車海榮,在氣氛保守的南韓,還能透過保持一定的「戰略性」沉默。 圖/美聯社

▌選後目標:促進獨居者與少數弱勢族群權益

「我想擬定能夠讓每位『一人獨居者』在城市中生活都能獲保障的條例,藉此確立他們的勞動權、居住權。這並非只針對性少族群,我希望這項條例能夠保障每個人的權利,讓任何人都不會成為受歧視的當事者。」車海榮說道。

傳統南韓社會對「家庭價值」極為重視,但出生率下滑與人口老化嚴重,民生經濟凋敝加上養育負擔沉重,讓當今年輕人對結婚成家不感興趣,獨居老人也越來越多。

光在首爾市,「個體戶」目前就已超過3成,比例高過2人以上的家庭,但政策上的保護或支援,都才處於剛起步階段,年輕與年長個體戶,碰到的生活困難或不公平待遇,不斷增加,也容易陷入孤單或絕望,不利社區發展,這成為過去活躍於公民團體、輔導獨居者串連與展開新生活的車海榮,往後希望推動改善的目標。

而車海榮的選區,位處弘大附近,是機場鐵路開進首爾的第一站,小型飯店或民宿密布,是許多外國遊客選擇下榻之處,因此接觸到更多來自海外的開放文化,卻也面臨許多極端的價值衝突。

車海榮說道:「我的選區有性少數者俱樂部,還有女性主義書店,這些地方都曾發生仇恨犯罪,比如有人砸毀店面招牌,或在現場辱罵性少數者,如果要讓這些小型工商業者,能營造對酷兒族群友善的空間,避免仇恨或歧視發生,那是否能在經營店面上,先給予支援的條例,能改善甚至預防,成為不讓仇恨犯罪發生之處,我正在準備。」

作為南韓政壇首位「LGBT民代」,車海榮強調,自己的問政活動,不會只侷限於性少數族群。她說道:「我倡議性少數議題,但我不會只談這個。我認為所有人都不該受歧視,不論性少數、兒童、青少年、中長年或老年,還有勞工與殘障人士,很多人還沒被視作少數族群關照,我是為了替這些人發言,而投入政治的。」

「我倡議性少數議題,但我不會只談這個。我認為所有人都不該受歧視,不論性少數、兒童...
「我倡議性少數議題,但我不會只談這個。我認為所有人都不該受歧視,不論性少數、兒童、青少年、中長年或老年,還有勞工與殘障人士,很多人還沒被視作少數族群關照,我是為了替這些人發言,而投入政治的。」 圖/車海榮提供

 圖/車海榮提供
圖/車海榮提供

▌地方選舉後的內憂外患

只是,作為性少數族群一員的車海榮,往後碰到的挑戰將非常艱辛。儘管作為進步派,民主黨在面對LGBT議題上,也只是與保守派比較下「相對開放」。儘管仍有有性少數黨員能發聲,但黨中央和掌握過半席次的國會黨團,仍顧忌會招惹年長支持者與基督教會的反抗,至今仍不敢將性少數者權益問題,納入核心議程。

而在3月總統大選淪為在野的民主黨,這回地方選舉更以慘敗告終,不僅市長與道知事被保守派國民力量橫掃,原本首都圈、進步派佔絕對優勢的議會與轄區首長,這回全被保守派翻轉囊括,往後要在基層中為性少數族群發聲,勢必遭遇更多阻撓與衝突。

而進步派執政時,每年夏天於首爾市廳前廣場舉行的酷兒遊行,在首爾市長變天與今年政權輪替後,遊行場地的使用權申請,至今未獲批准。不論在自己選區還是首爾其他地方、不論在黨內外,車海榮都面臨極為險峻的局面。

至今,不少人詢問車海榮,若自己倡議的平權問題,在黨內被其他議題所排擠,會不會脫黨?她回應:「我今天能站在這,是卞熙秀下士所締造出來的,我才能在現在這個位子上,那麼我就更該與理念相近的人,盡到更多發聲的角色,不是嗎?我會一直在民主黨活動的。」

「與其說要有什麼突破,我只想著先讓自己撐下去,不能倒。」

採訪結束前,車海榮在選區內的一個巨大十字路口,苦笑說道。在迎面而來的巨大人潮中,逆向走回她的競選總部。

「與其說要有什麼突破,我只想著先讓自己撐下去,不能倒。」 圖/車海榮提供
「與其說要有什麼突破,我只想著先讓自己撐下去,不能倒。」 圖/車海榮提供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短髮女就是仇男?南韓厭女仇恨圍攻的「奧運金牌射手」

南韓軍中的「變性戰士」(下):強迫退伍!跨性別就是身障?

南韓軍中的「變性戰士」(上):現役軍人能不能接受跨性別手術?

楊虔豪

定居首爾過著採訪與寫稿生活的駐韓獨立記者。畢業於成功大學政治系,總是被誤認為是韓國學生,實際上是土生土長的台灣人。目前經營韓半島新聞平台,並將南北韓報導與評論供應給BBC中文網、公視、端傳媒等華文媒體。▎FB:韓半島新聞平台

作者文章

梨泰院罹難者家屬與律師,除了要求尹錫悅總統公開道歉之外,並呼籲落實真相調查與究責...

為梨泰院請命:悲泣無助的遺族…能得到合理究責嗎?

2022/11/23
圖/美聯社

你不准搭機採訪!尹錫悅排擠MBC的「媒體打壓爭議」

2022/11/11
圖/路透社

梨泰院的謊言:警察高層無視危機...誰滅證?誰卸責?

2022/11/10
圖/路透社

楊虔豪/梨泰院「11通報案電話」通聯記錄全文翻譯

2022/11/02
南韓梨泰院萬聖節慘案發生於29日,至今,包括行政安全部長、警察廳長、首爾市長與龍...

梨泰院錯失的11通救命電話:警方通聯紀錄證明「忽略危險」

2022/11/02
左圖為歐新社選用的現場急救搬送、右圖為Twitter上民眾直擊的急救混亂景象。由...

第一手採訪/梨泰院萬聖節慘案:南韓史上最嚴重踩踏悲劇為何發生?

2022/10/30

最新文章

公正黨主席、前副首相安華(Anwar Ibrahim)11月24日獲得任命、接任...

馬來西亞大選落幕:安華出任首相...最激烈選戰的前線觀察記

2022/11/24
馬來西亞選舉即將在11月19日舉行,如今部分選區已經開始發生水患。今屆在水患憂慮...

水患憂慮下的投票:2022馬來西亞全國大選...要選什麼?

2022/11/17
士兵拿着寫上曾聖光名字的遺照。 圖/陳彥婷攝

烏克蘭現場/「他是我兒子,我驕傲」台灣志願兵曾聖光的告別式

2022/11/15
馬來西亞國安會主席羅茲沙亞於9月向政府建議,關閉聯合國難民署在馬來西亞首都吉隆坡...

不准聯合國插手難民?大馬擬關閉UNHCR辦事處的「落後國安思維」

2022/11/14
圖/美聯社

你不准搭機採訪!尹錫悅排擠MBC的「媒體打壓爭議」

2022/11/11
圖/路透社

梨泰院的謊言:警察高層無視危機...誰滅證?誰卸責?

2022/11/10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