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血汗醫護的無望漂流?土耳其「第二波移民出走潮」

2022/05/03 陳琬喻

2021年年底土耳其爆發里拉貶值危機後,受薪階級每個月領到的實質薪水直接跳水50...
2021年年底土耳其爆發里拉貶值危機後,受薪階級每個月領到的實質薪水直接跳水50%,引發擁有專業技能高知識份子的逃離潮。圖為2020年,土耳其布爾薩一處壁畫繪製了臉上還有著口罩痕的醫護人員肖像。 圖/法新社

2021年年底土耳其爆發里拉貶值危機後,受薪階級每個月領到的實質薪水直接跳水50%,引發擁有專業技能高知識份子的逃離潮。根據統計,土耳其專業人才的移出主要為醫護人員、工程師與學術研究人員,其中又以醫護人員的移出增加幅度最大。土耳其醫學協會每年公佈的資料中顯示,自2016年開始,土耳其醫生移民至國外的現象大幅增加。2016年時共有245名專業醫師移民國外,2019年時移出人數增加幅度超過4倍,而2021年更是創下新高,近1,400名專任醫生離開土耳其。

目前土耳其每年約有15,000名醫學系畢業生披上白袍,按比例來看,約有十分之一的醫學系畢業生選擇在實習結束後離開土耳其,對土耳其來說是相當嚴重的人才流失問題。而這些醫生們首選的移民國是與土耳其距離不遠,且當地也有眾多土耳其移民人口的德國。許多醫學系學生甚至在畢業前就做好移民德國的計畫,高達80%的醫學系學生在校時除了專業科目外,另外選修德文以便後續移民工作。

土耳其《牆報》(Gazete Duvar)在今年年初曾做關於土耳其專業人才移出的主題報導,當中訪問到許多目前已在德國生活的土耳其人,他們表示離開土耳其到國外工作最主要的原因不外乎是經濟因素,在國外可以用自身的專業賺取更多的薪水,除此之外,土耳其工作福利與環境也是他們想逃離土耳其的原因之一。

目前在德國擔任護理人員的烏尊格爵(Beyza Uzungece)表示,來德國前在伊斯坦堡擔任護理師,除了通勤時間長之外,還需要長時間在醫院待命。現在在德國的醫院每次輪班最多8小時,每週工時也只有35小時,整體的工作環境比起土耳其更佳誘人,當地歐元薪水的實質購買力又比土耳其高出許多,因此目前並沒有回土耳其工作的計畫。

目前土耳其每年約有15,000名醫學系畢業生披上白袍,按比例來看,約有十分之一的...
目前土耳其每年約有15,000名醫學系畢業生披上白袍,按比例來看,約有十分之一的醫學系畢業生選擇在實習結束後離開土耳其,對土耳其來說是相當嚴重的人才流失問題。 圖/法新社

2021 年 12 月 15 日,伊斯坦堡醫療工作者們發起一場抗議低薪和惡劣工作...
2021 年 12 月 15 日,伊斯坦堡醫療工作者們發起一場抗議低薪和惡劣工作環境的抗議活動。標語上寫著:「只要我們團結,就有希望!」 圖/路透社

另外,最常為土耳其勞工詬病的職場特權問題,也是專業人才選擇移出土耳其的原因之一。在土耳其的私人企業裡,仍存在著「靠關係」或是「使用特權」以取得職位或是更好的升遷管道等情況發生,也讓許多抱負未能伸展的年輕人選擇到國外重新開始,爭取應得的權利與薪資。

面對不斷上升的出走潮,土耳其政府也推出人才回流政策,希望可以吸引更多優秀人才回到土耳其。土耳其總統厄多安曾表示,會持續支持人才回流計劃,成立許多補助專案供擁有專業技術的人才與學者申請,希望成為人才回流的誘因政策。而土耳其政府從1963年就開始的「發展計畫」(Kalkınma planları)也是政府人才回流計劃中很重要的政策之一。包含土耳其經濟部、土耳其工作協會、土耳其勞動部等都是執行人才回流計畫的一部分。

「發展計畫」為五年一期的人才計劃,計畫開展的緣由是因為1960年代的土耳其也面臨人才流失的危機,當時離開土耳其的醫生或工程師也大多為了更好的薪資而選擇歐洲作為移民國家。早期的「發展計畫」的方針並不是拋出誘因吸引人才回流,反而是透過限制醫學系畢業生需要在土耳其國內服務的「義務年限」強制讓人才留在國內,或是核發短效期的護照來限縮其在國外居留的時間。

直到1990年後,「發展計畫」的方向才逐漸調整為透過提升土耳其的教育品質,來吸引人才留在土耳其扶養下一代。2000年後,「發展計畫」則朝向成立各種基金會,透過各項的研究計畫來招募國際人才,包含提供外國學生來土耳其做學術研究的獎學金、提供外國企業投資獎勵措施等等,讓外國人才與企業可以帶入技術、資金與人才。

圖為2020年4月,土耳其阿卡德尼茲大學附設醫院的重症病房。 圖/美聯社
圖為2020年4月,土耳其阿卡德尼茲大學附設醫院的重症病房。 圖/美聯社

今年3月安卡拉街景。 圖/美聯社
今年3月安卡拉街景。 圖/美聯社

然而實際上,土耳其政府的人才回流政策並沒有發揮太大的功效。

《紐約時報》在2021年時就曾報導,每年約有25萬名專業人才離開土耳其,創下歷史新高。媒體把這波移民出走潮比喻為二次大戰後的勞工移民潮的「第二波人才移民潮」,土耳其反對黨——共和人民黨(CHP)也抨擊政府近幾年來一系列政策上的錯誤才是造成人才外移的推力。

政府原本想透過降息希望可以吸引更多的投資,甚至計畫要將土耳其打造成世界上第二個「製造大國」,因此積極貶值來促進出口,希望讓出口商獲利可以反過來投資生產。但如果只是一昧壓低生產成本的產業政策,並不會提高土耳其製造業的產品附加價值,反而讓土耳其的受薪階級承受損失,造成人才移出潮。

土耳其目前的人才回流計劃多為各組織或基金會分頭進行,也多為階段性的專案性質,難以將人才長期留在土耳其。有專家認為土耳其政府應該吸取國外的經驗,設立專門的工業區或是研究中心,透過政府的支持來投資與整合上下流的產業,唯有形成產業聚落才能有效並長期地將人才在土耳其,甚至吸引國外的人才加入。土耳其的製造業目前正處於發展階段,需要政府支持減輕其生產成本,同時增加研發的能力,才能讓土耳其的產業升級,所培養的人才也得以適才適所。

《紐約時報》在2021年時就曾報導,每年約有25萬名專業人才離開土耳其,創下歷史...
《紐約時報》在2021年時就曾報導,每年約有25萬名專業人才離開土耳其,創下歷史新高。媒體更把這波移民出走潮比喻為二次大戰後的勞工移民潮的「第二波人才移民潮」。圖為一名身穿防護服的乘客,在土耳其航空公司恢復運營的第一天,在伊斯坦堡機場等待登機飛往華盛頓特區的航班。 圖/路透社

2020疫情高峰期在伊斯坦堡市中心的殯儀車。 圖/路透社
2020疫情高峰期在伊斯坦堡市中心的殯儀車。 圖/路透社

然而除了薪資問題與福利讓土耳其人才們想離開土耳其外,其他包含言論自由遭受限制、女...
然而除了薪資問題與福利讓土耳其人才們想離開土耳其外,其他包含言論自由遭受限制、女性謀殺問題、教育品質與政治局勢等等的隱憂,也都是讓人才想出走的原因。圖為今年3月伊斯坦堡的婦女節抗議,當遊行到塔克西姆廣場時,警察使用胡椒噴霧,並與示威者發生衝突。 圖/歐新社

圖/路透社:《紐約時報》在2021年時就曾報導,每年約有25萬名專業人才離開土耳其,創下歷史新高。媒體更把這波移民出走潮比喻為二次大戰後的勞工移民潮的「第二波人才移民潮」。圖為一名身穿防護服的乘客,在土耳其航空公司恢復運營的第一天,在伊斯坦堡機場等待登機飛往華盛頓特區的航班。

根據2022年德國KAS協會針對土耳其Z世代所做的調查顯示,18-25歲有高達7成的年輕人想到國外生活,主要的原因不外乎是想追求更高的收入與生活品質。土耳其統計部(TUIK)的資料顯示18-25歲的年輕人約有700萬人,這些年輕勞動力是土耳其發產產業與吸引外資進入的重要因素,同時也是明年舉行的總統大選中重要的「首投族」,是土耳其執政黨-正義發展黨(AKP)與其他在野黨都積極爭取的票倉。不少專家認為,如果政府的政策與整體的就業環境無法讓年輕人對未來重拾信心,執政黨將會失去這批重要選票。

比起相關機構所公布的統計資料,大學教授更可以實際上感受到人才外流的趨勢。目前在土耳其名校博斯普魯斯大學(Boğaziçi Üniversitesi)擔任教授的阿卡潤(Lale Akarun)在社群網站上表示,幫想出國深造的學生寫推薦信對教授來說是稀鬆平常的一件事,但這幾年來,推薦信的需求卻異常增加許多。阿卡潤教授的貼文在社群上引起許多討論,不少人認為阿卡潤教授可以送多少學生出國,就是拯救多少學生;也有許多悲觀者認為如果土耳其的高材生都選擇不留在土耳其的話,土耳其產業與經濟的未來希望更加渺茫。

然而除了薪資問題與福利讓土耳其人才們想離開土耳其外,其他包含言論自由遭受限制、女性謀殺問題、教育品質與政治局勢等等的隱憂,也都是讓人才想出走的原因。

對於「外漂」的土耳其年輕人來說,離開家鄉多半是迫於無奈,也希望在政經局勢都得到改善後,可以再回到土耳其。畢竟,除了要克服語言上的障礙外,如何融入異國的文化對大多數「外漂族」來說也是相當大的一個挑戰。

然而,土耳其政府是否可以有效回應年輕族群的需求,以及是否能在各國積極搶人的競爭中,留下本國的專業人士,甚至吸引外國人才,是未來產業與經濟政策中相當重要的一環。

然而,土耳其政府是否可以有效回應年輕族群的需求,以及是否能在各國積極搶人的競爭中...
然而,土耳其政府是否可以有效回應年輕族群的需求,以及是否能在各國積極搶人的競爭中,留下本國的專業人士,甚至吸引外國人才,是未來產業與經濟政策中相當重要的一環。圖為伊斯坦堡一家紀念品店,模特被戴上口罩,寫著「救命要緊」。 圖/路透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當「難民」成為「新移民」:土耳其難民政策下的族群壓力

土耳其選擇與誰為敵?北約與俄軍的博斯普魯斯海峽三角形

殺人式通膨怎麼活?土耳其「搶救里拉」的貨幣警世錄

陳琬喻

政大土文系畢業,目前在土耳其Gazi大學攻讀國際關係碩士。歡迎對土耳其感興趣的人,來《玩美土耳其》 看看。

作者文章

圖為2014年的土耳其黑海小鎮穆杜爾努(Mudurnu)的建案「Burj Al ...

土耳其「大炒房時代」?房價狂飆122%的失速地產列車

2022/05/25
2021年年底土耳其爆發里拉貶值危機後,受薪階級每個月領到的實質薪水直接跳水50...

血汗醫護的無望漂流?土耳其「第二波移民出走潮」

2022/05/03
2月28日,土耳其外交部長宣布針對俄羅斯軍艦,關閉博斯普魯斯海峽和達達尼爾海峽,...

土耳其選擇與誰為敵?北約與俄軍的博斯普魯斯海峽三角形

2022/03/02
「當里拉暴跌、通膨失控,厄多安怎麼『一夜救里拉』?」圖片為1月3日,站在伊斯坦堡...

殺人式通膨怎麼活?土耳其「搶救里拉」的貨幣警世錄

2022/01/11
「既是諾貝爾文學獎得主、也是土耳其最重要的小說家奧罕帕慕克涉嫌污辱國父凱末爾.....

帕慕克大戰凱末爾?文學與意識形態「侮辱土耳其」之爭

2021/12/07
圖為安卡拉排外暴亂中,手持武器攻擊敘利亞難民社區,意圖破窗打劫的土耳其暴動者。
...

當「難民」成為「新移民」:土耳其難民政策下的族群壓力

2021/10/07

最新文章

圖/路透社

安倍國葬的理由?日本「國葬反對」與「弔問外交」

2022/09/23
本文接續前篇的「敗者無一死」,下篇以「將來富如山」為題旨,在吉田茂重經濟、輕武裝...

將來富如山:吉田茂「戰後日本復興」的政治遺產

2022/09/22
這位喜歡穿著羽織袴腳著白襪、抽著葉捲菸草的首相,政治思想核心是「重經濟」與「輕武...

敗者無一死:大宰相吉田茂...戰後日本的總設計師

2022/09/21
普丁祭出「反制裁」後,歐洲各國可能將面臨內部分裂,讓普丁政權有了談判籌碼。 圖/...

西方制裁能有多痛?普丁「能源武器化」的喘息籌碼

2022/09/20
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8日辭世,長子查爾斯三世繼位成為國王,英國再掀起廢皇討論,甚...

不要王冠好不好?#NotMyKing 的英國王室存廢論

2022/09/16
示意圖。烏俄戰爭爆發後,俄國石油的海運出口量其實是增加的。 圖/路透社

對俄「制裁經濟學」:設立石油價格上限會比禁運有效嗎?

2022/09/14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