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選總統的厭男與仇女?南韓大選空前極端「性別惡戰」

2022/03/07 楊虔豪

2022年韓國總統大選即將在3月9日星期三投票,但今年的選情不僅是歷來最膠著,兩...
2022年韓國總統大選即將在3月9日星期三投票,但今年的選情不僅是歷來最膠著,兩名有力候選人——代表進步派執政黨的1號李在明,與代表保守派在野黨的2號尹錫悅——卻各自在性別問題上嚴重失分,讓南韓選民的「含淚投票」更加投不下去? 圖/路透社

這回南韓總統大選,發生前所未有的「性別對立」——歷次選舉中,向來是進步派核心支持者的20歲世代選民,這回投票意向出現男女分裂——男性正加速「保守化」,女性雖然進步支持者較多,仍有多數猶豫不決甚至未表態者,或將成為左右選情的關鍵。

大選前幾週,首爾市接連出現女性選民為中心的遊行集會與座談活動,要求各黨候選人正視女性不平等問題,並呼籲社會各界與政治圈,莫將「女性主義」汙名化。

「主要總統候選人,都未提出專為年輕女性設計的政見,反而是在選舉過程中,挑起矛盾…有人提出強化『誣告罪』處罰,並討論如何應對『假#MeToo』事件,卻對性暴力,無基本理解,我感到很失望。」在2月22日於首爾市普信閣前舉行的集會上,A小姐向記者訴說自己參與集會的理由。在疫情當下,仍有上百人參與這場活動。另一名B小姐則說道:

「這次選舉,有提出厭惡女性主張的政黨與政治人物,面對這種情況,我覺得要得站出來,公開表達不該這樣…我不知道為何還有人提出要廢除女性家族部的政見,會這樣主張,就是很政治化的行徑,我在想他們是不是為了要吸引20歲世代男性的選票,才這樣做的。」

但就在同個地點的另外一頭,一名年輕男子租來大型宣傳用廂型車,他坐在上頭,拿著麥克風大喊:「那些聚在一起的女性主義者,將大韓民國的男性,都認定為潛在的加害者,她們是認同可以歧視男性的團體!」

這名男子是知名YouTuber、「新男性連帶」代表裴仁圭。他主張,集會現場的許多女性團體的前幹部,後來都加入共同民主黨或正義黨等進步陣營,投入政界。「這些人都是為了自己的利益與官途,持續滋長「厭男」情緒!」裴仁圭說道。他並在YouTube頻道上,公開力挺保守派的國民力量候選人尹錫悅

「主要總統候選人,都未提出專為年輕女性設計的政見,反而是在選舉過程中,挑起矛盾…...
「主要總統候選人,都未提出專為年輕女性設計的政見,反而是在選舉過程中,挑起矛盾…」圖為2月中旬,在首爾示威、對於本次選舉惡鬥大感失望的性別平權運動團體。 圖/美聯社

「女性主義者將大韓民國的所有男性,都認作是『潛在的加害者』...她們是認同『可以...
「女性主義者將大韓民國的所有男性,都認作是『潛在的加害者』...她們是認同『可以歧視男性』的團體!」力挺保守派尹錫悅、自許為「韓國男權團體」的爭議網紅裴仁圭。 圖/新男性連帶官網

▌惡化的對立:從#MeToo覺醒,到男權派反擊的「女性霸權」?

連年來,南韓出現多起女性受害的攻擊、甚至性犯罪事件。2016年5月中,首爾地鐵江南站10號出口附近,一名前往KTV歡唱的女子上廁所時,在男女共用化妝室內,遭30多歲男性殺害。

犯人供稱,自己並不認識該名被害者,會下毒手是因覺得自己在社會生活中「遭遇女性無視」。這番動機與說法,引發女性族群恐慌,但警方調查後則指出,該名犯人患有精神疾病,表示「難以判定為厭惡女性的犯罪」,而在社會上掀起爭論。

許多人認定這是典型的「仇女」行為,加上許多女性也提出,長期以來在家庭、學校與職場面臨的不平等問題,因而要求政府與社會各界,正視與改善女性處境,使女性主義思潮在南韓擴散。

到2018年,南韓掀起#MeToo浪潮,法務部檢察局長安泰根詩人高銀與忠清南道知事安熙正等人,接連遭女性出面揭發性騷擾或性侵,更讓女性主義被熱議,許多南韓年輕女性開始接觸與理解相關論述,並積極參與示威集會,希望性別平等待遇的訴求能被聽見。

但在女性主義於南韓蓬勃發展的同時,也有另一批男性主張,女性主義正將原本僅為零星個案的犯罪事件「擴大解釋」為「女性集體受害」,意圖藉機聲討男性群體,反向形塑另一種「女性霸權」。這樣的正反爭論,很快延伸至政界。

韓國社會近年不斷被爆的性犯罪結構與性別不平等醜聞,一度嚴重成汙名國際的「國恥」問...
韓國社會近年不斷被爆的性犯罪結構與性別不平等醜聞,一度嚴重成汙名國際的「國恥」問題,但幾年過去,問題似乎只是更顯對立而不見有效改善。圖為2019年震驚亞洲的「Burning Sun 韓國男星勝利夜店事件」。 圖/歐新社

圖為揭穿南韓進步派政治明星——忠清南道知事安熙正——職權性侵害的現身被害者金智恩...
圖為揭穿南韓進步派政治明星——忠清南道知事安熙正——職權性侵害的現身被害者金智恩。 圖/JTBC

去年才以36歲的少齡,當選國民力量史上最年輕黨魁的李俊錫,在電視直播中說道:

「許多單純的暴力事件,都被貼上『性別標籤』;化妝室有個人死了,是被精神病患者殘忍殺害的,結果卻被以『因為作為女性才死的』為理由,炒作成性別矛盾,以此為名展開數萬人的示威…」

李俊錫並主張,若單純的犯罪,被以性別矛盾論述取而代之,應對抱持此番主張的勢力集團,予以嚴懲。連串對南韓女性運動的尖銳批判言論,使他成為反女性主義的代表,並受到許多年輕男性追捧。

去年11月,國民力量總統候選人尹錫悅,為積極獲取中間選民與女性支持,破天荒延攬京畿大學犯罪心理系教授李水晶、以及綠黨共同營運委員長申智藝,進入競選團隊,兩人都是南韓提倡女性主義思想與政策的運動家。

此舉讓反女性主義的李俊錫,公開表達激烈反對,國民力量也出現大規模年輕男性黨員退黨潮,而一時處於危機。最後,尹錫悅重新改組競選團隊後,兩位女性運動家先後主動求去。

韓國男性Maxim以當選成為保守派黨魁的李俊錫為封面人物:「許多單純的暴力事件,...
韓國男性Maxim以當選成為保守派黨魁的李俊錫為封面人物:「許多單純的暴力事件,都被貼上『性別標籤』...炒作成性別矛盾!」 圖/Maxim

▌年輕人未必「鐵進步」?尹錫悅拉攏的「20世代男權票」

不久,曾試圖攏絡女性主義者來爭取選票的尹錫悅,突然立場驟變。他在臉書發文,揚言若當選總統,將廢除內閣旗下的女性家族部,隨後更正式將這個想法納入競選核心公約。國民力量表示,女性家族部一直以來業務成效有限,且已完成階段任務,應當走入歷史。接著尹在之後的發言又掀起爭論。

在今年2月初接受《韓國日報》專訪時,尹錫悅被問及性別議題時說道:

「結構上的性別歧視,已不復在;歧視是個人問題,男女都可能是弱勢。女性遭遇不平等,而男性受更優越對待,已為過往之事。對社會弱勢,只要國家給予實質保護即可。」

尹錫悅的連串主張,讓不少南韓女性感到不安與荒謬。反對者指出,在女性仍作為性犯罪被害主體,並在社會仍受諸多不平等待遇下,尹錫悅只籠統提出「加重處罰」,卻未積極提出細部政策論述。

但此番路線一揭示,反讓一度聲勢下探的尹錫悅迅速獲得「救贖」。民調顯示,20歲世代(18到29歲)的男性選民,大規模湧向支持尹錫悅,打破南韓「20歲世代多支持進步派」的既有框架。

「尹錫悅的連串主張,讓不少南韓女性感到不安與荒謬,但卻讓20歲世代的男性選民,卻...
「尹錫悅的連串主張,讓不少南韓女性感到不安與荒謬,但卻讓20歲世代的男性選民,卻大規模湧向支持尹錫悅,打破南韓『20歲世代多支持進步派』的既有框架...」圖為與父母一同為尹錫悅站台的小女童。 圖/尹錫悅選戰官網

面對20歲世代男性(簡稱「2代男」)的大規模政治意向轉變,國民力量將問題歸咎於共同民主黨將女性主義當作政治工具濫用得利,卻忽略男性困境有關。國民力量青年輔佐朴民英如此評價道:

「女性主義是個存在很多問題意識的學問,但當『女性為弱者、男性為強者』此番強烈的論述基礎,被帶進政治制度討論後,變成不是在為女性揭示解決方案,而是注入敵對男性的視線。如此狀況,導致人們錯誤理解成『彷彿只有女性受害』…」

朴民英主張,在女性主義高漲、又被政治利用下,目前處於男性開始反彈的階段。她認為男性也處於容易被以性犯罪嫌疑誣告的不安當中,而此番結果將導致「所有人都不幸」。在這番論戰中,國民力量因而同時提出強化對誣告罪的懲罰。

「我們持續清楚主張,對被證明有性犯罪行為者,予以嚴懲,但我們不同意立基於只對女性施予恩惠與關照的論述…所以毋須把我們看作是在排擠女性。」朴民英說道。但對於國民力量的說法,共同民主黨與女性團體都予以強烈批判。

怪招打出的「男權牌」,反讓一度聲勢下探的尹錫悅(拉弓者)迅速獲得「民調救贖」。 ...
怪招打出的「男權牌」,反讓一度聲勢下探的尹錫悅(拉弓者)迅速獲得「民調救贖」。 圖/歐新社

▌反對女性主義霸權,所以要廢除韓國女性家族部?

「有很多人將女性主義誤讀為『女性優越主義』,實非如此。女性主義是要讓我們能各自正常生活。我們只是想更無憂無慮地上洗手間(不被偷拍或攻擊)、想更安全、心無不安地走在夜晚街道上,我們只是想工作時,獲得與男性相同的薪資,平等生活。」

共同民主黨女性委員會副委員長朴志玹對記者說道。26歲的朴志玹,是震驚全球的南韓網路性犯罪「N號房」事件的最初揭發者,在今年1月底,受邀加入李在明競選總部輔選。

朴志玹認為,女性在生活各層面,面臨許多不安與不合理待遇,女性主義則是形塑出多數女性共同面臨困境的集體認知,並提出批判性見解,反省檢討;當男性或政治界拒絕承認結構問題,反認定為個案而領銜主張「齊頭化」論述,是刻意迴避癥結。她批評國民力量正在醜化女性主義,並激發更多矛盾衝突。

「歷經#MeToo與N號房事件,現在女性對這議題的問題意識非常高,反倒部份男性似乎會認為,這對自己會不會造成負面影響。」專門提供性暴力受害女性諮詢協助的韓國女性熱線代表宋蘭姬向記者說道。

但她認為,包括國民力量刻意站在反女性主義的一邊,還提出廢除女性家族部的政見,目的是要透過造成「錯覺」,以煽動的方式來集結「2代男」,以快速收吸取選票之效。

「廢除女性家族部,男性們的生活是會變得多好咧?女性家族部本來就是規模很小又無法發揮影響力的部會啊!」宋蘭姬反問道。

反對者認為,若真要透過政治來積極促進女性問題獲得改善,該做到的不應是「廢除」部門,而是要展開組織改造,調高部門權限並給予更多資源,或讓女性回歸單一專責部門,但國民力量揚言的「廢除」,已讓不少人感到害怕。

「...我們只是想更無憂無慮地上洗手間不被偷拍或攻擊、想更安全、心無不安地走在夜...
「...我們只是想更無憂無慮地上洗手間不被偷拍或攻擊、想更安全、心無不安地走在夜晚街道上...我們只是想工作時,獲得與男性相同的薪資,平等生活。」 圖/路透社

26歲的朴志玹,是震驚全球的南韓網路性犯罪「N號房」事件的最初揭發者,在2022...
26歲的朴志玹,是震驚全球的南韓網路性犯罪「N號房」事件的最初揭發者,在2022年1月底,受邀加入李在明競選總部輔選。 圖/楊虔豪採訪攝影

▌含淚投票?自欺欺人?韓版#MeToo四年來的「性平停滯」

面對這回選舉,20歲世代男女,意向大不同,宋蘭姬表示:「其實我不把目前這樣的現象,看作男女矛盾…只是當我們將性別平等當作目標,而牽引世界促進變化的潮流,是阻擋不了的,但同時當然也會有反動聲音。我認為是因為變化太大,使反對意見也一時跟著變大。」但講到這,她突然沉默。

「事實上,韓國的性平等與性歧視問題,從2018年以後,沒有任何好轉。」宋蘭姬說道。

2018年,是#MeToo浪潮掀起的元年,不少人期待更多人出面指控,能給予承受相同經驗、飽受折磨者更多勇氣,推動改變,但宋蘭姬就自己參與諮商協助受害女性的經驗道:「女性在企業面試決定錄用的階段被拿掉,還有薪資不平等仍然嚴重,職場內的性騷擾、性暴力,家庭暴力與約會暴力,以及性買賣產業、性榨取等問題,幾年來並無顯眼改善。」

根據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統計,在南韓職場的同一份工作,男女薪資仍有32.5%的差異,這個數字遠高於OECD平均值的12.8%。

「文在寅總統競選時,還以『女性主義總統』為名,展開選舉活動而當選。」宋蘭姬說道。她認為此間唯一的變化,是南韓女性對自己不公平、不符正義的處境,有更深層的認識,甚至更願意揭露問題。「只是,揭發問題後,都沒有得到甚麼改變,反而使女性處境更為艱難。」

而自文在寅上任後的5年間,執政的共同民主黨,連續3名地方首長爆發性醜聞。被視為文在寅有力接班人的忠清南道知事安熙正,於2018年3月初,遭秘書金智恩指控多次性侵;2年後,釜山市長吳巨敦與首爾市長朴元淳,也先後被秘書揭發性騷擾,朴元淳更於警方正式傳喚搜查前輕生,而安與吳都被判刑3年至3年半。

文在寅總統競選時,曾自詡為「女性主義總統」為名,展開選舉活動而當選。但自文上任後...
文在寅總統競選時,曾自詡為「女性主義總統」為名,展開選舉活動而當選。但自文上任後的5年間,執政的共同民主黨,卻連續3名地方首長爆發重大性醜聞——其中就包括曾經的總統接班熱門、前首爾市長朴元淳(中)——這嚴重打擊了進步派的承諾與形象。 圖/法新社

「事實上,韓國的性平等與性歧視問題,從2018年以後,沒有任何好轉。」專門提供性...
「事實上,韓國的性平等與性歧視問題,從2018年以後,沒有任何好轉。」專門提供性暴力受害女性諮詢協助的韓國女性熱線代表宋蘭姬向記者說道。 圖/楊虔豪採訪攝影

尤其是朴元淳案爆發後,共同民主黨並未立刻對被害人道歉,不少黨籍國會議員還急切護主,不願承認秘書的「被害」身分。而原本依據黨規,當黨籍公職人員涉入性犯罪,將不予推派候選人參與補選,最後民主黨動員黨員修改黨規,派人角逐,最後在首爾與釜山兩大城的補選,皆以敗北坐收,可謂共同民主黨聲望由盛轉衰的開始。

在朴元淳踏入政界前,以人權律師活躍於公民運動圈時,宋蘭姬與朴共事10多年,這位總是對女性團體給予殷切支援與鼓勵的舊識,最終卻因性犯罪而自我了結,讓宋蘭姬感到既難過又諷刺。在被害秘書聯絡求助下,她決定挺身而出為其支援與發聲,多次為受害者舉行記者會,並提供照護。

「政見是政見,誰都能好好擬出政見,但事實我們還要繼續看,過去(性犯罪)事件的後續處理。」宋蘭基說道。她指出,目前都還有協助迴避性犯罪的幫兇,仍在進步派政府與李在明陣營內工作,並嘲諷道:

「當看到共同民主黨那副模樣,說他們應對性犯罪能力有提升?我還真不知道。」

尹錫悅的厭女問題固然明顯,但李在明與共同民主黨的「性別進步性」又在哪裡?卻也讓許...
尹錫悅的厭女問題固然明顯,但李在明與共同民主黨的「性別進步性」又在哪裡?卻也讓許多昔日支持者感到心灰意冷。 圖/美聯社

▌權力型性犯罪:進步派難以面對的「豬哥遺緒」?

「說真的,對發生權力型性犯罪,我認為民主黨的反省還不夠。幾天前,民主黨才有21名國會議員發表共同聲明,說要對權力型性犯罪予以反省,也為了防止重演,宣示要立下對策,但我都覺得還不足。」加入李在明陣營1多月的朴志玹說道。

從揭發N號房事件到親自踏入決策圈,朴志玹指出,包括受害者與南韓國民,目前都還感受不到共同民主黨(對解決權力型性犯罪)的誠意。對輿論而言,性醜聞爆發一次已是重擊,但民主黨三年內發生了三次,而且第三次發生在形象良好、深受愛戴的朴元淳身上,民主黨展現的「護主心態」,足以證明並未從前面兩回學到教訓。

朴志玹語氣沉重又帶著一絲期待地表示:「大選將至,選票是很重要,但比起去想選票,我們是否也該來當場想想,真正要做的是什麼。」

揭發N號房事件後,當時還是大學生的朴志玹,見到當時作為京畿道知事的李在明,朴志玹回憶,當時自己不斷向李強調,包括誘騙拍攝性剝削影像與深偽技術在內的數位性犯罪,有多嚴重。事實上,最初警方因為毫無相關調查經驗而顯得消極,政府與民間也未串聯宣導與建立保護機制,導致受害人上當後,通常求助無援,還要得害怕身分持續被傳閱公開。

「結果過半年,京畿道就成立一條龍式的數位性犯罪被害人支援中心,讓我感受到他是真心要促進問題解決。」朴志炫說道。京畿道首先成立的支援中心,將原本分散的政府與民間資源整合起來,即時有窗口可讓被害人心理輔導與保護,更重要的是,支援中心還有團隊主動於網上監控與刪除性剝削影像。現在成為總統候選人的李在明,正力推將支援中心擴大至全國。

共同民主黨內部的性別意識檢討問題,確實有檢討的空間,但在真正解決問題的積極態度上...
共同民主黨內部的性別意識檢討問題,確實有檢討的空間,但在真正解決問題的積極態度上——以N號房事件為例——認真在京畿道成立一條龍式的數位性犯罪被害人支援中心的李在明,確實是最有回應、也有行動力的實作派人物。 圖/李在明選戰官網

根據蓋洛普公司的民調紀錄,在2017年總統大選時,20歲世代都普遍支持進步派,但...
根據蓋洛普公司的民調紀錄,在2017年總統大選時,20歲世代都普遍支持進步派,但5年後的現在,因為性別而出現分裂的意向,「2代男」大舉湧向支持保守派。 圖/楊虔豪製圖

▌投票倒數,搶攻「女人心」來得及嗎?

但如同宋蘭姬所言,民主黨性別領域政策規劃得洋洋灑灑,甚至比國民力量更下功夫,但過往的權力型犯罪並未完全落實清算究責,真誠性就持續受到質疑,似乎沒人能擔保,黨內又會有高層倚勢自身權力,趁幕僚措手不及時下手。

在女性集會現場上,就有一位參與者不安地向記者說道:「安熙正母親去世時,文總統送上弔花,從黨魁到議員,還現身喪禮致哀;對被害人的關心卻不成比例。這真的讓我覺得很恐怖,感覺他們已經成為一夥幫兇。那些人還在,李在明上任後,我不相信情況會變多好!」

「2代男」蜂擁支持尹錫悅,「2代女」則躊躇不決。宋蘭姬無奈說道:「她們是不會支持李俊錫的,會按照信念來投票。她們會想投完全標榜性平價值的正義黨候選人沈相奵…但現在李在明與尹錫悅選情又處於極度膠著,又得擔心投給沈相奵,會讓尹錫悅贏。」

這些人對民主黨的性醜聞連爆極度失望,但不斷撻伐民主黨縱容性犯罪的國民力量,又對女性主義極不友善;支持沈相奵,又得憂慮發生政權輪替,因而遲遲無法做出決定。

面對此番情況,李在明顯露積極態度。有共同民主黨內人士對記者透露,自2月起,李在明不斷主動要求競選團隊,多安排有關女性的參訪或互動行程,有意在最後一刻搶攻「女人心」。

性別議題牽動年輕世代的敏感神經,在李、尹選情處於緊繃下,還未表態的「2代女」,將成左右選情的關鍵。

含淚投票,還會是2022年南韓總統大選的選民回應嗎? 圖/法新社
含淚投票,還會是2022年南韓總統大選的選民回應嗎? 圖/法新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從金智恩到N號房:南韓#MeToo與「不完美受害者」的勇氣

南韓「惹人厭」的大選:妻子醜聞左右的國家未來?

青瓦台主人的百萬張「染疫選票」?南韓放生式防疫與選戰倒數

楊虔豪

定居首爾過著採訪與寫稿生活的駐韓獨立記者。畢業於成功大學政治系,總是被誤認為是韓國學生,實際上是土生土長的台灣人。目前經營韓半島新聞平台,並將南北韓報導與評論供應給BBC中文網、公視、端傳媒等華文媒體。▎FB:韓半島新聞平台

作者文章

戴墨鏡學生接起擴音器發言「勇敢為自由奮鬥的人們,原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圖/記...

首爾「白紙運動」現場:中國留學生在封控衝擊後的思想轉變

2022/12/01
梨泰院罹難者家屬與律師,除了要求尹錫悅總統公開道歉之外,並呼籲落實真相調查與究責...

為梨泰院請命:悲泣無助的遺族…能得到合理究責嗎?

2022/11/23
圖/美聯社

你不准搭機採訪!尹錫悅排擠MBC的「媒體打壓爭議」

2022/11/11
圖/路透社

梨泰院的謊言:警察高層無視危機...誰滅證?誰卸責?

2022/11/10
圖/路透社

楊虔豪/梨泰院「11通報案電話」通聯記錄全文翻譯

2022/11/02
南韓梨泰院萬聖節慘案發生於29日,至今,包括行政安全部長、警察廳長、首爾市長與龍...

梨泰院錯失的11通救命電話:警方通聯紀錄證明「忽略危險」

2022/11/02

最新文章

戴墨鏡學生接起擴音器發言「勇敢為自由奮鬥的人們,原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圖/記...

首爾「白紙運動」現場:中國留學生在封控衝擊後的思想轉變

2022/12/01
左為烏克蘭一處靶場內,放置普丁肖像當靶;右為北溪2號天然氣管道9月被炸,導致天然...

北溪管道炸毀之謎:追蹤俄國金雞母與歐洲「能源算計」

2022/11/30
左上:北京四通橋抗議標語;左下:貴州死亡大巴;中:烏魯木齊大火;右上:呼和浩特焊...

點燃白紙的「共感之痛」:中國清零封控一年的防疫亂象事件簿

2022/11/29
一名不願具名的抗爭者告訴《轉角國際》,在這之前不少人對中國還抱有很大的幻想,但疫...

專訪北京亮馬橋的白紙抗爭者:壓抑多年的表達衝動,終於得到了釋放

2022/11/29
公正黨主席、前副首相安華(Anwar Ibrahim)11月24日獲得任命、接任...

馬來西亞大選落幕:安華出任首相...最激烈選戰的前線觀察記

2022/11/24
馬來西亞選舉即將在11月19日舉行,如今部分選區已經開始發生水患。今屆在水患憂慮...

水患憂慮下的投票:2022馬來西亞全國大選...要選什麼?

2022/11/17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