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爭奪「梅克爾2.0」總理之戰?專訪戴達衛2021德國大選Q&A

2021/09/22 轉角說

「梅克爾菱形」(Merkel Raute)的繼承者?由左至右分別是:綠黨的貝爾柏...
「梅克爾菱形」(Merkel Raute)的繼承者?由左至右分別是:綠黨的貝爾柏克、社民黨的茲、基民盟的拉謝特。領導長達16年的梅克爾將正式告別政壇,後來者卻也在有意無意之間,追尋著梅克爾的身影? 圖/Twitter

德國將告別梅克爾....然後迎接梅克爾2.0時代?」2021德國大選將於9月26日投票,本次大選的政治意義,也在於領導德國長達16年之久的梅克爾,將正式告別政壇。當前最有望的總理候選人選——社民黨的蕭茲(Olaf Scholz)、綠黨的貝爾柏克(Annalena Baerbock)、以及基民盟的拉謝特(Armin Laschet)——誰能代表所屬政黨出線,成為梅克爾的接班人?臨近選戰的最後衝刺,討論最多的氣候議題、和被忽略的德國對中國、歐盟關係,又有哪些值得關注的選戰話題?本集轉角國際的Podcast編輯插播,訪問德國籍的作者戴達衛(David Demes),一探德國選前政治觀察。

▌請點閱下方收聽

2021年德國聯邦議院選舉將於當地時間9月26日舉行。德國選舉制度分為第一選票和第二選票,第一選票為所在選區的議員直接選舉,投給屬意的議員候選人;第二選票為政黨票,得票率超過5%門檻的政黨才可以進入國會、進而再依照得票率分配議員席次。若是沒有單一政黨取得過半席次,就會由多個政黨共同協商組成聯合政府,接著再協調新任的總理人選。

因此9月26日投票完畢之後,還要看會由哪一個政黨得票數最高、要和哪一些政黨組成政府,才會知道新任總理到底由誰出任。

目前民調領先的是社民黨的蕭茲(左一),但能否帶動社民黨的政黨票支持,也並非勝券在...
目前民調領先的是社民黨的蕭茲(左一),但能否帶動社民黨的政黨票支持,也並非勝券在握。此9月26日投票完畢之後,還要看會由哪一個政黨得票數最高、要和哪一些政黨組成政府,才會知道新任總理到底由誰出任。 圖/美聯社

德國選舉制度分為第一選票和第二選票,第一選票為所在選區的議員直接選舉,投給屬意的...
德國選舉制度分為第一選票和第二選票,第一選票為所在選區的議員直接選舉,投給屬意的議員候選人;第二選票為政黨票,得票率超過5%門檻的政黨才可以進入國會、進而再依照得票率分配議員席次。 圖/美聯社

本屆大選最受矚目的政黨及其總理候選人,分別是社民黨(SPD)的茲、綠黨(Grüne)的貝爾柏克、基民盟(Union)的拉謝特。原本聲勢一度看好的綠黨貝爾柏克,後來在一系列的政治 拉鋸戰中,失去個人信用和選民信心,民調不如前期具有優勢。

而最有機會繼承梅克爾、同時卻也是個人風格最保守的拉謝特,雖然是梅克爾的基民盟/基社盟共同推派,也是德國人口最多的北萊茵-西發利亞邦現任總理,但疫情爆發以來施政能力倍受質疑之外,又有「口罩門」的圖利醜聞,目前也沒有辦法得到民意的廣大支持,與貝爾柏克雙雙落後於社民黨的茲。

蕭茲為現任聯合政府的副總理兼財政部長,儘管本身技術官僚的政治印象強烈、又曾擔任過漢堡市市長,但欠缺個人魅力的蕭茲,能否成為帶動社民黨選情的選票引擎還有待觀察。而近期的民調數據,茲目前仍是領先地位,似乎保持「冷靜溫和」的守勢較為有利。有趣的是,多年來與梅克爾合作的蕭茲,有意無意將自己轉化成了「梅克爾2.0」,其他兩位總理候選人爭取支持的動作,似乎也在追尋著梅克爾的影子——德國人民喜愛穩定、波瀾不驚的政治風格?

德國人民喜愛穩定、波瀾不驚的政治風格,也不太喜歡劇烈的改變,這或許是政治人物有意...
德國人民喜愛穩定、波瀾不驚的政治風格,也不太喜歡劇烈的改變,這或許是政治人物有意無意模仿梅克爾風格的原因之一。 圖/美聯社

▌選戰焦點之一:氣候變遷

氣候變遷是本次大選中相對熱烈的話題,加上德國在今年7月份因為極端大雨釀成的洪災慘劇,環境災害的威脅感更為直接而明顯,三位候選人於災害期間的應變能力與態度,也成為左右民調聲勢的關鍵之一。綠黨本就以環境議題為看家本領,輿論的期待不在話下,在相關議題當中,綠黨的貝爾柏克主張成立氣候部門,專門應對極端氣候與環保問題。社民黨的蕭茲強調再生能源計畫,這也是目前身兼聯合政府副總理和財政部長的茲,所能掌握政治資源的領域之一。

基民盟的拉謝特雖然也同意應對氣候變遷的政策大方向,但對於工業的環保限制(諸如碳排放限制等)則認為應有所節制,以免傷了經濟利益。拉謝特同時也是今年災情最慘重的北萊茵-西發利亞邦現任邦總理,高調勘災的「雨鞋政治學」(Gummistiefelpolitik)自然成為媒體關注焦點,然而拉謝特被發現在勘災現場嘻笑的輕浮模樣,讓原本民眾觀感就不甚討喜的他,再添一筆惡劣印象。

同時社民黨與基民盟的應對極端氣候承諾,對於16年長期執政的聯合政府來說,卻也顯得有些尷尬;當今的改變與政策支票,似乎矛盾地顯示過去多年來在環境政策上的牛步。整體而言,氣候議題已是德國政黨不可能迴避的政策方向,只是雖然都喊出碳排放限制、環保生活等口號,但具體的落實無論是在政治面或是社會大眾之間,依然是難以立竿見影的「遠大理想」。

原本聲勢一度看好的綠黨貝爾柏克,後來在一系列的政治拉距戰中,失去個人信用和選民信...
原本聲勢一度看好的綠黨貝爾柏克,後來在一系列的政治拉距戰中,失去個人信用和選民信心,民調不如前期具有優勢。 圖/法新社

德國在今年7月份因為極端大雨釀成的洪災慘劇,環境災害的威脅感更為直接而明顯,三位...
德國在今年7月份因為極端大雨釀成的洪災慘劇,環境災害的威脅感更為直接而明顯,三位候選人於災害期間的應變能力與態度,也成為左右民調聲勢的關鍵之一。 圖/美聯社

圖為今年2021年7月18日,德國總統走訪災情最嚴重的北萊茵-西發利亞邦,現場談...
圖為今年2021年7月18日,德國總統走訪災情最嚴重的北萊茵-西發利亞邦,現場談話的同時身後的拉謝特卻在與幕僚嘻笑,當場被媒體捕捉到畫面,成為形象重挫的事件之一。 圖/路透社

▌消失的中國議題與AfD?

一系列的選舉討論中,也被認為是「內政多過於外交」,像是同樣攸關德國未來走向的歐盟關係、以及如何應對中國的交往,並沒有成為各黨爭鋒相對的話題。特別是在美國集結民主國家盟友、近而與中國抗衡的圍堵局勢,德國應該扮演何種角色?德/中關係又該如何拿捏?雖然不在本屆大選的焦點話題裡,但從政黨與候選人的傾向不難看出端倪。

目前明確對中國表達強硬態度的是綠黨貝爾柏克,也承襲一貫的德國綠黨政治脈絡,主張應該有「更注重人權的外交關係」。社民黨和基民盟的態度,很有可能選擇延續梅克爾時期的對中溫和路線,不過基民盟的拉謝特在立場上仍有可議之處,包括在5G建設議題上護航華為,以及拉謝特的大本營北萊茵-西發利亞邦,境內的工業重鎮杜伊斯堡(Duisburg)正是中國一帶一路的鐵路終點站,這樣一層資源與政治的關係,可能也影響了拉謝特對於中國議題相對柔軟、不採取激烈批評的態度。有趣的是,如果反觀中國官媒的新聞討論,拉謝特的確是「中國觀感較友善」的一位,或許也是一種政治風向的觀察。

曾經一度來勢洶洶的德國極右勢力——德國另類選擇黨(AfD)——在今年的選舉話題中明顯弱化非常多,背景因素之一可能與疫情的爆發有關,對防疫欠缺具體建樹的AfD難以爭取更多民眾的認同,而幾年下來德國人似乎也「習慣了」AfD的存在。

目前AfD主要集中於德國東部,消退的政治版圖已經很難取得全國性的聲勢,但不代表AfD或光譜相近的右翼勢力會從此消失——對於德國的政治未來而言,該如何面對歐洲極右翼的興起、讓民眾重拾民主體制的信心,正如同在國際局勢下應對新時代極權專制的國家的崛起,會是德國作為世界重要的民主國家之一,不可迴避的挑戰。

梅克爾以後,德國又該如何面對中國和俄羅斯的問題?在國際局勢下應對新時代極權專制的...
梅克爾以後,德國又該如何面對中國和俄羅斯的問題?在國際局勢下應對新時代極權專制的國家的崛起,會是德國作為世界重要的民主國家之一,不可迴避的挑戰。 圖/路透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綠黨旋風:德國政商全力封殺的「下一個德意志女總理」?

梅克爾時代的句點:「德國媽媽」為何走下神壇?

瘟疫試煉德意志:極右退散?病毒吐回了「理性」卻吃掉「自由」

憲法保衛局正看著你:德國是否該「監控AfD」?

德意志「叩頭中國」迷思(上):「中國紅利」麻痺的黃金十年?

2017德國大選:4分鐘德國人戴達衛帶你去投票!

轉角說

轉角國際編輯台:「在國際新聞之後,讀懂新聞;世界趨勢之前,掌握趨勢。」

作者文章

左圖為宋代中國倉船復原模型,右圖為1907年繪製的維京人傳說圖像。 圖/維基共享

《西元一千年》天下航路:宋代中國與維京人的四海競航

2022/05/16
圖/911 Living Memorial

Life Loves On:選讀2022普立茲的特寫生命故事

2022/05/13
若小馬可仕(左圖)贏得了選舉,菲律賓歷史上 9 年的黑暗戒嚴時期與人權壓迫紀錄,...

重返恐怖政治的可能?菲律賓「威權復辟」選情Q&A

2022/05/06
許多人可能誤以為在女性也能受高等教育並投入職場的年代,「家務分工」已經是半個世紀...

假如當年沒離職帶小孩?菁英媽媽想上班的育兒困境

2022/05/06
2020年12月1日,馬斯克於德國柏林的Axel Springer獎項頒獎典禮的...

馬斯克收購Twitter風波:「屈服中國」的自由疑慮?

2022/04/29
圖/全柔連、維基共享

少年崩壞的勝利至上?日本廢除「小學生柔道全國大賽」風波

2022/04/15

最新文章

4月23日的知床觀光船事故,是近年來日本最慘重的船難事故。截至5月12日,海保小...

無人應答的SOS:日本「知床觀光船事故」人禍為何發生?

2022/05/12
根據國際法,不論是南北韓的特務們、或是遭綁架者,本來都應該在戰爭狀態結束後各自返...

南北諜報家家酒?遣返「北韓間諜」的韓國人道難關

2022/05/11
小馬可仕與薩拉以及他們背後所屬的家族就會因此一加一等於或大於二嗎? 圖/小馬可仕...

我們不是「威權笨蛋」?菲律賓選後撕裂的民主對話

2022/05/10
馬克宏雖然贏得大選、順利連任,但民粹主義陰魂不散,加上國內經濟與通膨危機的隱憂,...

法國選後難題:「失敗的馬克宏」能救通膨危機嗎?

2022/05/09
若小馬可仕(左圖)贏得了選舉,菲律賓歷史上 9 年的黑暗戒嚴時期與人權壓迫紀錄,...

重返恐怖政治的可能?菲律賓「威權復辟」選情Q&A

2022/05/06
本週政治媒體《Politico》一則標題為〈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將推翻判決先例剝奪女...

使女的哭聲:解讀美國「推翻墮胎權」的法律戰三大布局

2022/05/06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