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垃圾不分脫歐?英國耶誕大選為何「兩黨一樣爛」

2019/12/10 The Glocal

「你看看你...(設計對白)」圖為來自前首相梅伊對鮑里斯.強生意味深長的「凝視」...
「你看看你...(設計對白)」圖為來自前首相梅伊對鮑里斯.強生意味深長的「凝視」。 圖/路透社

文/尹子軒(The Glocal副總編輯)

如果説「英國脫歐」是2008年金融海嘯之後,聯合王國國民對於現實生活焦慮的民族主義投射,在脫歐進程大致明朗之後——或者說與歐盟達成《強生版脫歐協議》後,脫歐與否本身已無法再作爲掩蓋英國內政問題的障眼布——英國此次大選的主題,兩黨再一次回到當年迫使保守黨首相卡麥隆(David Cameron)提出脫歐公投的社會問題之上。

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受保守黨政府緊縮方針所衝擊的政策——尤其是英國健保(NHS)和移民問題——以及更深層次的貧富懸殊差距,在民族主義的論調退潮之後,如今兜兜轉轉又回到大選的舞臺上。

保守黨、工黨一樣爛,只能含淚投票? 圖/保守黨、工黨宣傳圖、路透社組圖
保守黨、工黨一樣爛,只能含淚投票? 圖/保守黨、工黨宣傳圖、路透社組圖

然而,12月12日這場決定英國後脫歐時代命運走向的大選,被《Politico》稱爲「迫使選民含淚投票」(Hold-your-nose election) 的大選並無誇張之處;保守黨和工黨各自都聲稱向選民大幅度派糖,增加NHS以及教育開支,改革「統一福利救濟金」(Universal Credit) 制度的聲音更是不絕於耳,同時兩黨都在政綱中號稱「不會對大眾加稅」——在脫歐將導致中短期經濟衝擊的客觀事實背景下,他們的政綱除了顯得不大可信之餘,也顯示了兩黨與中間選民的脫節。

當然更難以讓中間選民下嚥的,是兩黨對各自政綱的粗糙的糖衣包裝。保守黨將民族主義和脫歐當成解決一切的萬靈丹;而工黨則在不情不願提出遲來的二次公投之後,為聯合王國國民準備了一個離地萬丈的國有化空中樓閣。

脫歐本質上是一個將英國本土的問題,怪罪到歐盟上頭的運動。根本而言,對於英國政壇重新思考内部政策是障礙而非幫助,然而更大的悲劇,不在於脫歐過程本身的跌跌撞撞,而是在於兜兜轉轉數年以後,兩大主流政黨的政綱除了繼續煽動意識形態以外,依然未能踏實地正視最初選民選擇脫歐的原因。

更大的悲劇不在於脫歐過程本身的跌跌撞撞,而是兜兜轉轉數年以後,兩大主流政黨的政綱...
更大的悲劇不在於脫歐過程本身的跌跌撞撞,而是兜兜轉轉數年以後,兩大主流政黨的政綱除了繼續煽動意識形態以外,依然未能踏實地正視最初選民選擇脫歐的原因。 圖/美聯社

▌Get Brexit Done?深層次政經問題成爲主戰場

在脫歐談判桌上將北愛爾蘭「賣掉」,接班了一無是處的梅伊政權之後,醜聞不斷的強生(Boris Johnson)政府依然在各大民調領先工黨10%左右,主要靠的是兩點:

第一,在留歐派立場被徹底邊緣化後,手握脫歐協議的保守黨自然更容易被選民所接受,畢竟誰也不想重蹈梅伊政府的覆轍,再次陷入談判的不確定性裡;第二,保守黨可以冠冕堂皇地將「成就脫歐」(Get Brexit Done)當成解決2010年,保守黨/自民黨政府撙節政策所導致並遺留下來的社會問題的萬靈丹。

首先,終於與歐盟達成了脫歐協議,高舉「Get Brexit Done」勝利者姿態投入大選拉票模式的保守黨黨魁強生,在脫歐協議談判上毫不猶疑地背刺同盟統派的「民主聯盟黨」(DUP)之後,已然將聯合王國的「聯合」二字,打上一個大大的問號,但另一方面保守黨卻也成功將一直在脫歐立場上搖擺不定的最大在野黨工黨逼入絕境。

在脫歐進程大致明朗之後,脫歐與否本身已無法再作爲掩蓋英國內政問題的障眼布。 圖/...
在脫歐進程大致明朗之後,脫歐與否本身已無法再作爲掩蓋英國內政問題的障眼布。 圖/路透社

而柯賓終於決定在黨綱中加入「二次公投」並保留「留歐」這個選項,但卻表示工黨如果勝出,只會代替保守黨和歐盟商討一個「更軟的脫歐方案」而已。雖然將留歐之門拉開一絲縫隙,但在兩黨制下,留歐派的立場卻已被徹底邊緣化。

當兩個主流大黨都只不過是提供一個極端政策的兩個版本,選民的自然反應便是挑選相對已知和能理解的選項,也就是強生的脫歐方案,而非工黨「可能」談成的方案,更非將賭注押在「布魯塞爾會以什麽形式,重新接受聯合王國」之上。

更重要的是,保守黨所謂「Get Brexit Done」,然後再解決其他社會問題的思路,本質上是對於民生問題——更準確地說,是對於2010年保守黨撙節政策所造成的問題——的回避。

在兩黨制底下,當黨魁柯賓(Jeremy Corbyn)和支持他的左派議員們,對於這些內政問題給出的回答是七十年式的社會主義幻想,選民在民調上、實際投票上傾向於一個起碼一部分政綱方案可確定的政黨,作為「後脫歐」時代第一次大選,無可厚非。

保守黨所謂「Get Brexit Done」,然後再解決其他社會問題的思路,本質...
保守黨所謂「Get Brexit Done」,然後再解決其他社會問題的思路,本質上是對於民生問題——更準確地說,是對於2010年保守黨撙節政策所造成的問題——的回避。圖為英國示威者舉著「伊頓騙子團」,卡麥隆與強生兩人都是英國菁英學學校伊頓公學。 圖/美聯社

▌兩黨不切實際的大選政綱

然而,實際上保守黨和工黨雙方的政綱,對於困擾英國、導致脫歐公投的社會問題,都不是理想解答:始作俑者的保守黨依然頑固地堅持小修小補,工黨則眼高手低——唯一相同的是,雙方都對於公共財政不屑一顧。

脫歐支持者的核心思考,撇除了民族主義濫觴外,最根本的物質恐懼在於貧富懸殊,和資源分配不均;移民問題、醫療資源不足、社會福利系統低效等控訴,都是在08年危機後冒出,然後在8年後的脫歐公投中燎原的星火。

根據聯合國特別調查員(UN Special Rapporteur)奧斯頓(Philip Alston)教授今年發佈的研究指出,超過1,400萬人,即接近五分之一的英國人生活在貧困之中,原因正是保守黨和自民黨政府循撙節政策,在2010年後建立的「統一福利救濟金」改革。

統一福利救濟金整合了6項主要福利金(包括收入津貼、房屋津貼、育兒稅務減免等)統一審核和發放的系統,然而該系統不但砍了部分舊有領取者的福利,任何新申請人更需要等待35日的審查程序,方可發放第一筆款項,廣爲人詬病。缺乏彈性和效率,反而更爲加深了低收入人士的困境,他們的恐懼也隨之滲透到其他感到生計受威脅的階層之中。

移民問題、醫療資源不足、社會福利系統低效等控訴,都是在08年危機後冒出,然後在8...
移民問題、醫療資源不足、社會福利系統低效等控訴,都是在08年危機後冒出,然後在8年後的脫歐公投中燎原的星火。 圖/路透社

事實上根據OECD,2008年以來,聯合王國的吉尼係數(Gini coefficient,一種用來判斷年收入分配公平程度的指標)是37%,是歐洲除了愛沙尼亞以外貧富最懸殊的國家,也是英語系國家中除了美國以外最懸殊的。

這一屆大選,保守黨的政綱對於這些問題的解答,比較寬容的説法是杯水車薪;信用程度本來已經非常低的保守黨政府,雖然聲稱將在未來十年興建40間醫院、增聘6,000名全科醫生、5萬名護士,以及在未來5年任期中,增加NHS資助3.1%等承諾,但依然打算繼續使用統一福利救濟金作爲主要福利機制,僅含糊其辭地稱會「照顧生活最困難的一群」而已。

保守黨在醫療福利上的承諾聽起來雖然可觀,但其實不過是維持NHS能夠在未來5年,為英國持續老化的人口,提供與現在一樣程度照顧的承諾而已。總的來説,對於聯合王國根本的政經問題,保守黨的答案是白卷一張。

保守黨在醫療福利上的承諾聽起來雖然可觀,但其實不過是維持NHS能夠在未來5年,為...
保守黨在醫療福利上的承諾聽起來雖然可觀,但其實不過是維持NHS能夠在未來5年,為英國持續老化的人口,提供與現在一樣程度照顧的承諾而已。 圖/路透社

對於同樣的問題,工黨則推出了一張極爲激進的答卷:

不但聲稱要國有化大部分公共事業(包括網路、交通以及水電等);在醫療方面,爲了降低藥物價格,工黨表示如果上臺,將以公帑成立非專利藥生產商,以及獨立於NHS以外為全民提供全方位的公共衛生及健康服務的「國民照護服務」(National Care Service);撤銷統一福利救濟金機制,並且以一個尚未公佈細節的機制取代,但擔保將UC制度下5個星期的等待審查時間換成現金援助;以及成立「就業權益局」 (Ministry for Employment Rights),強制將大企業10%控制權分配給員工及政府專員等等措施,一次扭轉聯合王國所有有關社會資源分配的問題。

聽起來非常美好,然而工黨的政綱和保守黨有一個相同之處,就是兩者都是建立在大幅增加支出之上,但在談及改革成本時卻含糊其辭。根據英國智庫財政研究所(IFS)的估計,根據保守黨目前的政綱,公共機構投資將會增加一半,達到國民生產總值的3%,而工黨則將大增一倍到超過4%。以各自的政綱來估算,保守黨將會在公共服務開支增加270億英鎊,而工黨則將會增加800億。

工黨的政綱和保守黨有一個相同之處,就是兩者都是建立在大幅增加支出之上,但在談及改...
工黨的政綱和保守黨有一個相同之處,就是兩者都是建立在大幅增加支出之上,但在談及改革成本時卻含糊其辭。 圖/美聯社

所以,錢從何來?

保守黨政綱提及,將凍結收入稅、國民保險和增值稅(VAT)這三項的增長,同時增加科研開支稅務優惠,以及向逃稅人士加重懲罰等——但沒有加稅措施;工黨柯賓的政府則恰恰相反,將會大幅增加中產階級以及企業稅項,原本年薪達到15萬英鎊才需要繳納45%收入稅,在新工黨政府下將被大幅下調至8萬鎊,同時企業稅將由19%大幅增加至26%,從G7中最低一下子跳到最高。更不要提工黨不可思議地期望,將大企業10%控制權轉移到公衆手上,然後從中獲得公共開支資源的計劃了。

保守黨假裝增加公共開支並不需要增加成本;工黨則在假裝增加公共開支的成本,僅向極具流動性的中產階級、大企業以及富人張手即可,就是不提工黨就算當選也只可能是少數聯合政府,無法付得起如此龐大改革所需要的政治資本。硬要比較的話,就算在真正高開支高稅務的北歐國家,這樣的財政責任也是均分到所有國民身上,而非僅僅集中在上層。柯賓的政綱不過是向理想主義的選民信口開河而已,令人絕望的無能強生政府如果獲得這次大選的認可,他首先需要感謝的,就是工黨的死硬左派。

這一次的大選過後,聯合王國將進入新一輪的混沌,只不過政客再也不能倭過歐盟了。

柯賓的政綱不過是向理想主義的選民信口開河而已,令人絕望的無能強生政府如果獲得這次...
柯賓的政綱不過是向理想主義的選民信口開河而已,令人絕望的無能強生政府如果獲得這次大選的認可,他首先需要感謝的,就是工黨的死硬左派。 圖/美聯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天災級別的英國人禍:歐盟如何接招「無協議脫歐」暴走災難?

被遺忘的報導:英國醫生大罷工,後來呢?

The Glocal

以國際研究回應時局,以學術角度思考出路。香港國際問題研究所(GSI)為你帶來世界不同國際關係學者的研究及分析。相關研究及評論載於GSI的網上資訊平台「The Glocal」

作者文章

1997年7月1日,香港主權正式移交給中國,時至今日已過去23載。圖為香港主權移...

末代港督彭定康(下):寧化飛灰不作浮塵...中國惱火的「港英喉中刺」

2020/06/30
香港主權轉交已成定局、加上中國市場對英資企業有龐大利益,即使發生了1989年天安...

末代港督彭定康(上):香港命運相連的「光榮撤退五年」

2020/06/30
中國將面臨「一帶一路」計劃實行以來的最大挑戰?圖為5月初,一列裝載防疫物資的列車...

武肺大蕭條的「一帶一路」大破財:中國願意債務減免嗎?

2020/05/18
面對瘟疫災難,歐盟迎來了整合團結的突破口?圖為葡萄牙一名老婦,正準備接受新型冠狀...

歐債新接龍?歐盟共體時艱的聯合「Coronabond陷阱」

2020/04/29
截至3月23日,義大利累計確診即將達到6萬,死亡病例已超過5,400例。圖為疫情...

見死不救義大利?歐盟「救命極限」與聯合防疫的挽回轉機

2020/03/23
蘇格蘭「脫英入歐」,可能嗎?圖為《梅爾吉勃遜之英雄本色》電影拍攝現場。 圖/美聯...

脫歐之後再「脫英」?直衝歐盟的「蘇格蘭二次獨立公投」之路

2020/02/25

最新文章

圖中手捧遺像者為朴元淳的兒子,特地從英國趕回來奔喪,但也因為「情況特殊」而免去了...

控訴死去的首爾市長:「幫妳呼呼?」受害秘書痛苦的性騷擾證詞

2020/07/13
若人們只是因緬懷朴市長,而選擇不去思考潛在被害人的問題,也將突顯我們的自私。 圖...

首爾市長之死(下):死無對證的#MeToo?死者為大的二度傷害

2020/07/10
警方調閱監視器後,發現朴元淳在官邸附近於上午10點44分左右的最後身影。 圖/S...

首爾市長之死(上): 在錯愕醜聞中失蹤...走上絕路的朴元淳

2020/07/10
韓戰70年,何不來談國家如何以戰爭、克敵之名,對付自己的人民?圖為1950年9月...

以戰之名殺無赦?韓戰平民屠殺與被時代活埋的「歷史AB面」

2020/07/09
臺灣漫畫基地6月舉辦的特展〈反抗的畫筆──香港反送中運動週年圖像展〉。畫中的習近...

習近平點兵香港:被欽點的「太上皇」駱惠寧與「烏坎酷吏」鄭雁雄

2020/07/07
圖為法蘭克福金融區辦公大樓。 圖/歐新社

瞞天過海大騙局?德國Wirecard電子支付的失蹤19億歐元

2020/07/04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