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英國的脫歐蜈蚣:沒有人面對現實的政治災難

2019/01/16 The Glocal

英國脫歐,靠著「百足蜈蚣」們,顢頇前行。 圖/美聯社
英國脫歐,靠著「百足蜈蚣」們,顢頇前行。 圖/美聯社

文/尹子軒(The Glocal副總編輯)

▌前情提要:〈「倒閣」決戰已啟動!英國國會歷史性否決「梅伊版脫歐協議」〉

距離《里斯本條約》第50條脫歐條款啓動的兩年期限——即2019年3月29日——僅餘不到80天,在歐盟27國透過談判專員巴尼爾,和英國保守黨政府就脫歐條件達成協議之後,英國政壇内部的傾軋卻有增無減。

15日,梅伊政府的脫歐協議,在下議院以432比202票慘敗,接下來所有可能的路線發展,都指向懇求歐盟延長脫歐條款的期限,讓倫敦政府繼續醖釀共識。但是,在歐盟早早就已經表示,脫歐協議的内容不會有任何更多讓步的前提下,多給予時間,有意義嗎?

梅伊版的脫歐協議,在下議院以432比202票慘敗,接下來所有可能的路線發展,都指...
梅伊版的脫歐協議,在下議院以432比202票慘敗,接下來所有可能的路線發展,都指向懇求歐盟延長脫歐期限,讓倫敦政府繼續醖釀共識。但是,在歐盟早早就已經表示,脫歐協議的内容不會有任何更多讓步的前提下,多給予時間,有意義嗎? 圖/英國報紙1月16日各大頭版

對於倫敦政府來説,真正的「脫歐悲劇」不只在於脫歐本身對於英國經濟以及國際地位...等等的損害、不只在於談判過程的每一步,倫敦政府都被布魯塞爾牽著走,悲劇更在於——英國作爲一個成熟民主國家的楷模,卻比27個國家組成的聯盟更無辦法達成共識。

2016年公投本身的粗糙以及造成的撕裂不是新聞,但是英國的死結在於:除了梅伊以外的整個下議院中,部分脫歐派和留歐派依然心存一絲僥倖,計算著能夠推翻既有的脫歐協定。

在梅伊版草案於國會遭遇歷史性潰敗之後,工黨黨魁柯賓(Jeremy Corbyn)——幾乎沒有比他更純粹的脫歐機會主義者了——如他先前所宣告,於15日提出倒閣的不信任動議。雖然動議通過的機率並不大,但是在脫歐條款期限迫在眉睫,而再次大選甚至公投,很可能都產生不了有説服力的結果之下,無論結果爲何,都將英國更往無協議脫歐(No Deal Brexit)方面推。

英國的死結在於:除了梅伊以外的整個下議院中,部分脫歐派和留歐派依然心存一絲僥幸,...
英國的死結在於:除了梅伊以外的整個下議院中,部分脫歐派和留歐派依然心存一絲僥幸,計算著能夠推翻既有的脫歐協定。 圖/美聯社

現在倒是歐盟方面哭笑不得:對於歐盟來説今年將會是整合的一年,5月的歐洲議會選舉將會選出新的歐洲執委會主席暨新的歐洲「内閣」,和法德兩國一起處理歐元區乃至歐盟的進一步整合;本屬於英國的歐洲議會議席,早早就已經被重新分配到其他成員國之下,一旦英國無法如期脫歐,雙方又不想因為期限到期而無協議脫歐,情況就會很尷尬了。

自2016年公投以來已經超過兩年,英國各階層明顯對於脫歐的方式,甚至是否應該脫歐,依然存在極大爭議。上有政府黨爭不斷,下有民調顯示,支持留歐民衆又超過脫歐一派——這反映的不過是英國人對於後帝國時代,聯合王國在世界上應擔任什麽角色缺乏思考而已。

雖然歐盟絕對擁有改變脫歐輿論走向和減低成員國整體風險的權力,但是越俎代庖行使這些權力,勢將引起其他成員國的忌憚,在歐盟加深整合已經夠困難的轉捩點上,更添枝節並不划算。對於脫歐舉棋不定的惡果,本來就應該由英國人自己承擔——歐盟的脫歐方案早已足夠優厚了。

對於脫歐舉棋不定的惡果,本來就應該由英國人自己承擔——歐盟的脫歐方案早已足夠優厚...
對於脫歐舉棋不定的惡果,本來就應該由英國人自己承擔——歐盟的脫歐方案早已足夠優厚了。圖為英法海底隧道前的卡車大塞車。 圖/路透社

▌充斥投機主義的西敏宮政府

去年年底針對梅伊本人的黨内不信任動議,最終被她以「不率領保守黨參與下次大選」為條件交換,不獲通過。經此一役,梅伊政府在未來12個月都不可被再次挑戰。但是,2019年剛開始,梅伊政府便在24小時内,連續先在下議院吞下兩次敗仗:

第一次是在財政預算案中遭到工黨議員古柏(Yvette Cooper)動議突擊,使得倫敦政府除非獲得延長脫歐限期,或議會投票容許,否則無法逕自運用國庫財政資源為「無協議脫歐」作準備。這次的勝利,讓工黨得以對外聲稱:「政府已經無法在下議院未允許之下,擅自無協議脫歐。」

同日,在另外一個動議中,梅伊政府再次被黨友背刺。反對目前脫歐方案的保守黨議員葛偉富(Dominic Grieve)動議,一旦脫歐協議未通過,政府提出替代方案的時限將由21日大幅減少至3日。

這兩次投票中,梅伊政府分別以毫厘之差的「303:296」,以及「308:297」雙雙落敗,讓梅伊氣急敗壞地公開指責反對派阻止脫歐進程。脫歐以來,英國政壇最大的機會主義者——柯賓——當時也意氣風發地向公衆提出,一旦脫歐協議不通過,將馬上提出不信任動議倒閣。

英國政壇充斥著各路投機政客,難以彙整共識,脫歐戰將也各個群起亂舞。圖為脫歐大將之...
英國政壇充斥著各路投機政客,難以彙整共識,脫歐戰將也各個群起亂舞。圖為脫歐大將之一的英國獨立黨(UKIP)黨魁——法拉吉(Nigel Farage)。 圖/法新社

脫歐以來,英國政壇最大的機會主義者——柯賓——提出不信任動議倒閣。柯賓這一推,能...
脫歐以來,英國政壇最大的機會主義者——柯賓——提出不信任動議倒閣。柯賓這一推,能夠推倒梅伊嗎? 圖/法新社

▌倒閣這回事?柯賓與梅伊的博弈

然而,倒閣之後的再次大選,依照目前民調不但極有可能再次形成懸峙議會,單憑以「牆頭草」見稱,至今除了明確反對二次公投以及無協議脫歐之外,就只有提過 「如果入主西敏宮,將會向歐盟重新談判,獲取更多讓步」這類「空中樓閣」承諾的柯賓,以及他的左派崇拜者,根本不足以號召足夠支持者——柯賓不過是在利用工黨内外希望留歐的二次公投派,以及「或許脫歐可以有另一種方案/結果」的群衆希望賭一把。

同樣地,梅伊也是在賭博:憑著自己贏得黨爭以後的底氣——雖然彼時對梅伊投下反對票的保守黨議員多達117位——「無協議脫歐」隨著硬脫歐派逼宮失敗和早前的動議,而失去作爲政策選項的基礎。但是,梅伊的賭注卻正是壓在反對她的硬脫歐派身上:如果她是被工黨倒閣做掉,而非自行辭職讓硬脫歐派補上首相一職的話,重新大選對硬脫歐派來說根本勝算甚微。

梅伊的賭注正是壓在反對她的硬脫歐派身上:如果她是被工黨倒閣做掉,而非自行辭職讓硬...
梅伊的賭注正是壓在反對她的硬脫歐派身上:如果她是被工黨倒閣做掉,而非自行辭職讓硬脫歐派補上首相一職的話,重新大選對硬脫歐派來說根本勝算甚微。圖為2018年夏天,英國獨立黨(UKIP)年會上販賣的「硬脫歐」保險套。 圖/路透社

關鍵盟友、親英派的北愛爾蘭「民主聯盟黨」(DUP)先前雖然對於梅伊的方案頗有微詞,卻已經表態不支持對梅伊的不信任動議,這其實意義很明確:主流軟硬脫歐派合流,必須先保住梅伊政府,脫歐細節爾後再説。

以此爲前提,不難想象從硬脫歐派的角度來看,將脫歐協議拉下馬是爲了讓歐盟棄先前談判結果以及盟友愛爾蘭利益於不顧,在「backstop」條款上妥協的最後一搏。他們還是將賭注壓在布魯塞爾會讓步之上。再不濟,無協議脫歐對他們來説也是一個可接受的結果,關鍵是到時他們還在不在執政聯盟内而已。

如果說柯賓的「願景」幾近詐欺,不過是利用留歐派對於歐洲正面想象的真空所作的詭辯,那麼梅伊的方案至少還讓脫歐派有實踐的想象空間;但和柯賓一樣,梅伊的賭注也是建立於「二次公投、取消脫歐」此一選項不存在之上。也就是在賭:英國政壇有否面對政治現實的能力?面對第一次脫歐公投後果的理智?

「Coffee, tea, or Boris Johnson?」硬脫歐派將脫歐協...
「Coffee, tea, or Boris Johnson?」硬脫歐派將脫歐協議拉下馬,是爲了讓歐盟棄先前談判結果、以及愛爾蘭的利益於不顧,能在「backstop」條款上妥協的最後一搏。他們還是將賭注壓在布魯塞爾會讓步之上。再不濟,無協議脫歐對他們來説也是一個可接受的結果,關鍵是到時他們還在不在執政聯盟内而已。圖為脫歐鷹派的前外相強生(Boris Johnson)。 圖/路透社

▌歐盟為何不出手施壓?風險比不上獲益

從時間表到協議内容,真正的脫歐主導權從來都掌握在布魯塞爾手裏。

從英國啓動第50條開始,脫歐時間表一直在歐盟手上。要短暫延期第50條的期限是可以的,歐盟甚至可以選擇通過下轄的機構——比如歐洲理事會——發表聯合聲明,「打明牌」列出之後可能的合作模式選項(例如挪威模式加上歐盟關稅聯盟的「挪威+」模式),同時強硬下達通牒:除非是爲了再次就(假設已經失敗了的)脱歐協議投票,否則在任何情況下,不論是政府下臺還是二次公投決定留歐,均不予延期。

如此一來,英國政壇則將必須直面脫歐的政治現實,而非如現在一樣懷抱投機心態,繼續拖拖拉拉;對於歐盟來説,脫歐協議的勝算也會大大提高。但是,這樣一來,問題就變成了:

歐盟願不願意爲了協助英國脫歐,而打破它不干涉成員國内政的原則問題?

這個後果可大可小——而英國,真的值得歐盟冒這個險嗎?

「歐盟願不願意爲了協助英國脫歐,而打破它不干涉成員國内政的原則問題?」圖為梅伊驚...
「歐盟願不願意爲了協助英國脫歐,而打破它不干涉成員國内政的原則問題?」圖為梅伊驚險挺過去年年底的黨內不信任案後,在布魯賽爾與歐盟各國領袖意義深遠的「歐盟最後的晚餐」。 圖/美聯社

▌歐盟干預英國內政,不如無協議脫歐?

雖然先前古帕的動議,號稱杜絕了「無協議脫歐」的可能性,但是這個描述實際上並不恰當;她的動議,只是阻止了倫敦政府為此脫歐方案做財政上的準備,僅此而已。英國直至三月底,若未有任何舉動讓歐盟覺得需要延期第五十條,都有可能導致無協議脫歐。

政治現實是:要有序脫歐,只有梅伊方案這一條路可走。歐盟亦一而再再而三地强調脫歐協議的内容已成定案,任何歐盟方面的新讓步都只會在方案附錄的「政治宣言」——也就是在將來英歐關係的政治藍圖——上出現。

14日,歐洲委員會主席容克,以及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聯名發表了一封信件,重申歐盟對於雙方往後簽訂自由貿易協議的信心,北愛的擔保條款(backstop)僅屬「暫時性」、僅會「在必要時生效」,以期在一定程度上,降低梅伊政府面臨的阻力;就算第一次的脫歐協議投票失利,也拓寬了第二次投票,讓聯合王國直面脫歐現實的機會。

「梅伊拍拍(設計對白)。」歐洲委員會主席容克(圖左),以及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聯...
「梅伊拍拍(設計對白)。」歐洲委員會主席容克(圖左),以及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聯名發表了一封信件,重申英歐往後簽訂自由貿易協議的信心,北愛的擔保條款(backstop)僅屬「暫時性」、僅會「在必要時生效」,以降低梅伊政府面臨的阻力。這已經是歐盟可以做到的極限了。 圖/美聯社

這已經是歐盟可以做到的極限了。如果要做到必須干預英國政壇,那倒不如讓英國無協議脫歐算了:

先不説歐盟以内的民粹政府,比如義大利、匈牙利及波蘭等,勢必將更理直氣壯地指責歐盟,並在歐洲議會選舉前,壯大已經有相當聲勢的反整合聲音;由布魯塞爾捏斷二次公投的希望,亦勢必會將英國和歐盟放在絕對的對立面——就算脫歐協議因此通過,聯合王國和歐陸、北愛爾蘭和愛爾蘭之間的緊張關係,起碼在一個世代後都不會緩和。

反之,愛爾蘭就算照目前的情形,由於英國的蹣頇而無協議脫歐,亦無法怪責布魯塞爾不保護盟友。當然,目前的梅伊方案如果在緩衝期後沿用下去,實際上等於是目前挪威沿用的對歐關係模式,外加一個用以防止愛爾蘭存在硬邊界的地區性關稅聯盟會籍。

這將會是符合現實政治下,滿足英國脫歐派政治訴求最多——但不包含首要撇除對歐盟人員自由流動——的一個選項,條件從歐盟角度來説也是罕見地優渥,極少第三方國家和歐盟有如此緊密的關係。

如果要歐盟干預英國政壇,那倒不如讓英國無協議脫歐「就地起飛」算了。圖為在直布羅陀...
如果要歐盟干預英國政壇,那倒不如讓英國無協議脫歐「就地起飛」算了。圖為在直布羅陀起降的英航飛機。 圖/路透社

DUP不願意接受,一旦英歐雙方及其後的自貿協議談判不果,「Backstop」將自動生效,從而和英格蘭本島分離的風險;英格蘭的經濟極端自由主義者,不願意受歐盟規管,卻希望從歐洲單一市場的消費者身上撈錢;基層脫歐派極度懼外,要求減少移民,卻又號稱要面向世界。

種種自相矛盾的要求,歐盟從來沒有任何理由要去滿足任何一個。

歐盟目前作爲一個由成員國和超國組織同時領導的聯盟,比起要動搖到這個根本的原則架構,讓聯合王國再爭吵多一會兒、清醒一下頭腦,短期内承受一點物質上的損失,可能是不那麽難堪的選擇。這恰好就像脫歐:無論是英國還是歐盟,總是在兩害取其輕的兩難中抉擇。

「保持冷靜,繼續前進」(Keep calm and carry on)?英國種種...
「保持冷靜,繼續前進」(Keep calm and carry on)?英國種種自相矛盾的要求,歐盟從來沒有任何理由要去滿足任何一個。讓聯合王國再爭吵多一會兒、清醒一下頭腦,短期内承受一點物質上的損失,可能是不那麽難堪的選擇。 圖/美聯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英法扇貝戰爭:硬脫歐就能奪回「漁業主權」?

「倒閣」決戰已啟動!英國國會歷史性否決「梅伊版脫歐協議」

The Glocal

以國際研究回應時局,以學術角度思考出路。香港國際問題研究所(GSI)為你帶來世界不同國際關係學者的研究及分析。相關研究及評論載於GSI的網上資訊平台「The Glocal」

作者文章

中國還是會繼續它的「反恐事業」,但無論是土耳其、哈薩克、或是吉爾吉斯,政府都不是...

血濃於水的義氣?突厥國家如何看「新疆再教育營」

2019/02/14
2013年年底開始,在「烏克蘭危機」、「克里米亞危機」...等一連串的全國動盪之...

從「巧克力大王」到烏克蘭總統:波羅申科的政壇浮沉錄

2019/01/28
馬克宏政府從1月中旬開始,舉行全國各地的公開辯論。圖為1月19日馬克宏出席其中一...

一言不合的國家改革?馬克宏大辯論與法國的「年改爆彈」

2019/01/23
英國脫歐,靠著「百足蜈蚣」們,顢頇前行。 圖/美聯社

英國的脫歐蜈蚣:沒有人面對現實的政治災難

2019/01/16
前進遠東!俄羅斯幾個世紀以來,一直試圖發展遠東。圖為西伯利亞大鐵路的遠東路段。 ...

戰鬥民族向東進擊!俄羅斯「遠東拓荒」的百年難題

2018/12/06
2016年的公投並非根據某個法案所觸發,照理來說它必須經由國會審理、辯論公投後的...

「二次公投」好不好?凌遲式的英國脫歐單行道

2018/11/26

最新文章

美國當前的政壇三國志——「霸王」總統川普(中),「腹黑」副總統彭斯(左),與「喬...

硬派議長裴洛西:兩黨刀口上遊走的「美國喬王」

2019/02/20
許多警察和黃背心成員一樣面臨著帳戶月光的困窘,一樣受到燃料稅調漲的衝擊,他們對黃...

法式暴民警察製造?「黃背心」與法國惡化的警民對立

2019/02/19
為了維護主權獨立與安全,匈牙利並不吝於與美國配合,也允諾會在期限內達到北約的軍事...

新冷戰的橋頭堡:川普美國東進的「匈牙利障礙」

2019/02/18
「Amazon進得來,紐約市民發大財」,不好嗎? 圖/路透社

市民抵制發大財?誰逼Amazon撤資「紐約第二總部」計畫

2019/02/15
中國還是會繼續它的「反恐事業」,但無論是土耳其、哈薩克、或是吉爾吉斯,政府都不是...

血濃於水的義氣?突厥國家如何看「新疆再教育營」

2019/02/14
日本2016年約有22萬多人被起訴,其中高齡者佔了近21%。高齡者觸犯刑法的人數...

日韓監獄的「下流老人」:高齡犯罪只為錢嗎?

2019/02/11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