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非洲豬瘟」在歐洲:半世紀難救的豬農末日戰

2018/11/16 轉角說

非洲豬:主要分布在西非與剛果森林的「紅河豬」。 圖/法新社
非洲豬:主要分布在西非與剛果森林的「紅河豬」。 圖/法新社

2018年的中國正陷入「非洲豬瘟」大爆發,這種對豬致死率100%,且無藥、無疫苗可醫的家畜傳染病,目前已在中國17個省份傳出疫情,就連一向少報憂的中國官媒都罕見強調「疫情嚴重、形勢險峻」。由於中國是當今世界第一的豬肉生產與消費大國,因此「非洲豬瘟在中國」的高速擴張,也讓台灣在內的東亞鄰國極為緊張——不過在中國之外,2018年的非洲豬瘟疫情也在歐盟境內迅速增溫,除了連續4年發布疫情警報的波蘭之外,就連西歐的比利時也於秋季淪陷。然而各國緊張的防疫手段,竟也連帶拉出了一系列的農業、生態、動保、甚至是國境管控與地緣戰略的「蝴蝶效應」?

中國豬:囧。 圖/美聯社
中國豬:囧。 圖/美聯社

▌對豬致死率100%

非洲豬瘟(ASF)的第一起通報病例,是在1921年發生在東非的肯亞。受感染豬隻的發病症狀,包括:高燒、皮膚出現紫斑或黑斑、突然失去食慾、嘔吐、下痢、內臟出血與暴斃死亡。非洲豬瘟的致死率高達100%,目前沒有任何藥物或疫苗可醫;所幸該類病毒目前僅對豬隻有害,世界各國都沒有跨物種感染、或是人出現發病症狀的通報。

一般來說,非洲豬瘟多以接觸傳染,但寄生在豬隻身上的虻、蜱也能散播病毒;而豬隻在受到感染後,留在病豬肉上的病毒也能在冷藏狀態存活100天、冷凍狀態1,000天,因此攜帶或移動病豬肉製品,也可能透過廚餘循環、在未經90°C以上高溫處理的狀況下,進入豬隻飼養的飼料鍊,而觸發疫情大流行。

在過去,非洲豬瘟大多只在非洲出現,但隨著交通科技與跨國貿易的高度發展,病毒也因此搭上了「全球化」的入侵便車——其中,與非洲僅隔著地中海的歐洲,即是非洲豬瘟「征服世界」的跨洲第一站(非洲以外第一個他洲感染區),半世紀來都飽受瘟情之害。

肯亞豬。民眾把豬仔牽到國會門口撒豬血,大罵政客貪腐、豬仔議員去死。 圖/美聯社
肯亞豬。民眾把豬仔牽到國會門口撒豬血,大罵政客貪腐、豬仔議員去死。 圖/美聯社

▌從「飛機餐」入侵:非洲豬瘟的全球化逆襲

歐洲的第一起非洲豬瘟病例,爆發在1957年的葡萄牙——當時非洲豬瘟的病毒豬肉,混入了航空公司的空中廚房,並隨著往來的國際航班進入歐洲。而部分吃剩的「飛機餐廚餘」又未經高溫蒸煮而滲入飼料鍊,最終才在里斯本附近的養豬場爆發嚴重疫情。

儘管1957年的葡萄牙非洲豬瘟,很快地就以撲殺、隔離的手段「宣告撲滅」;但往後幾年,里斯本地區卻仍反覆傳出疫情。到了60年代,非洲豬瘟更是傳進西班牙,並以全區淪陷的伊比利半島為基地,向法國、荷蘭、義大利等西歐國家「大舉入侵」。

葡西兩國的非洲豬瘟疫情,一直持續了38年。直到1995,伊比利半島才終於在慘痛的代價後,脫離非洲豬瘟的夢魘;但病毒的魔爪並未就此離開歐洲,反而透過新一波全球化的浪潮「換邊突襲」。

2007年,遠在高加索地區的喬治亞共和國也通報了非洲豬瘟。根據當時的報導,喬治亞的疫情很可能來自旅客從非洲地區攜回受感染的病豬肉。之後病毒很快地向北竄入,並透過車臣共和國進入了俄羅斯本土,而這波疫情也在俄國管制無效之下,一路在俄國境內失控至今。

悶燒的俄國疫情,在2012-13年間向西燒入了烏克蘭與白俄羅斯。但原本只在養殖場與家豬之間的散播的病毒,卻在這段時間被傳到戶外,非洲豬瘟也藉由「東歐野豬」的帶原,在2014年初攻入了立陶宛與波蘭——這也是非洲豬瘟睽違了9年後,再一次地重返歐盟「申根區」。

西班牙豬:密集恐懼不要怕,這是西班牙名產生火腿Jamon。 圖/路透社
西班牙豬:密集恐懼不要怕,這是西班牙名產生火腿Jamon。 圖/路透社

烏克蘭豬:被撲殺的非洲豬瘟病豬。 圖/美聯社
烏克蘭豬:被撲殺的非洲豬瘟病豬。 圖/美聯社

▌波蘭的恐慌與「野豬之亂」

波蘭的非洲豬瘟疫情,一直到今天都還沒被完全控制,甚至成為歐洲當前的「一級重災區」。同時以波蘭為軸心,北方的立陶宛、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等波羅地海三小國;南邊的捷克、匈牙利、羅馬尼亞、保加利亞,也全都淪陷。

非洲豬瘟的災情慘重,一時讓波蘭政府慌了手腳。雖然當局一開始祭出了嚴格的「通報撲殺令」——只要發現非洲豬瘟的疫情,方圓50公里內所有豬隻全面撲殺——然而大規模的撲殺,卻讓大批農友血本無歸,波蘭農產畜牧業的保險機制不足與補償問題,也激發了嚴重的民怨;此外當局也發現,在波蘭平原上的大批「受感染野豬」,才是非洲豬瘟之所以在波蘭平原通報不斷的主因。

《金融時報》認為,當時的這波疫情失控,讓極為緊張的歐盟各國不斷向波蘭施壓。病急亂投醫的波蘭政府,於是發動「大規模野豬狩獵行動」——沒想到野豬豬群卻因此受驚而群起離開棲地,這反倒讓病毒疫區範圍變得更廣、更散、更難控制。

正當波蘭非洲豬瘟大爆發的同時,當時與歐盟各國因「克里米亞危機」而關係緊張的俄羅斯政府,卻突然以防疫為由,下令全面禁止「歐盟豬肉」的進口。雖然莫斯科的防疫說法振振有詞,但考慮到波蘭疫情的源頭,根本就來自於「東方」;而俄羅斯本身也是非洲豬瘟的疫區,國內災情更是無法控制。因此這波豬肉禁令也讓歐盟大為光火,雙方在WTO的訴訟更是一路糾纏至今。

波蘭豬:! 圖/路透社
波蘭豬:! 圖/路透社

波蘭野豬:野豬也是群居。 圖/美聯社
波蘭野豬:野豬也是群居。 圖/美聯社

▌病毒西進!「歐豬第一國」德國挫咧等?

2018年9月,遠在西歐的比利時也傳出了非洲豬瘟的災情。雖然一開始,外界曾懷疑是中國疫區(同一時間大爆發)的病豬肉流入,但後來經過病毒株的比對,卻證實是波蘭疫情的延伸。對此,歐盟各國警報大作,因為比利時與波蘭、捷克等歐盟東部疫區並不相鄰;而且兩國之間還夾著歐洲第一的豬肉生產國——德國。

對於養豬與吃豬文化都很深厚的德國來說,豬肉產業是攸關本土農業的重要命脈,因此當2014年波蘭傳出非洲豬瘟疫情的同時,德國政府也嚴密地管控邊境的養豬場狀況,並在邊境地區鼓勵野豬狩獵、試圖提前管制野豬數量,以緩阻疫情來襲的可能性。

德國當前的「免疫」,對於歐盟來說也至關重要。因為當前歐盟東區的非洲豬瘟已難以收拾,若病毒繼續往西蔓延,甚至攻入德國、西班牙等歐洲豬肉生產的重鎮,屆時歐盟很可能被迫「全面凍結豬肉出口」,並讓歐洲農業與貿易經濟,遭遇難以恢復的災難性重創。

除此之外,面對非洲豬瘟的越發不可收拾,許多國家也紛紛提出「爭議的自救方式」——像是今年8月,丹麥政府就正式批准了1,100萬歐元的正式預算,要在丹麥-德國邊界,建築一道68公里的「非洲豬瘟防疫之牆」。

德國豬:青色的是...巴伐利亞人研發的「綠茶口味香腸」。 圖/路透社
德國豬:青色的是...巴伐利亞人研發的「綠茶口味香腸」。 圖/路透社

▌Build The Wall:丹麥的「防非洲豬瘟之牆」?

「蓋牆防豬瘟」的想法,乍聽之下頗為荒謬;但丹麥政府的邏輯,其實是要阻止「病毒帶原野豬」的入境,畢竟在東歐與高加索的案例中,野豬的遷移往往是疫情無法根絕的主因。不過許多農業專家與生團團體,卻大力反對丹麥政府的計畫,甚至質疑蓋牆防疫只是藉口,「丹麥的真正目的,不是要擋野豬,而是要擋難民!」

反對者認為,當前沒有任何證據能證實隔離牆對豬瘟防治,有著積極的作用(「更積極的應對,是廚餘蒸煮確實、以及防疫通報與隔離徹底」);相反地,學界早已知道人工建物對於動物遷移的習性影響,而這道1.5公尺高、0.5公尺深的邊境高牆,不僅會阻止野豬移動,野狼、野鹿、黃鼠狼、水獺、狐狸...等野生動物,也將因隔離牆而改變生態習性,像是冬季過冬、尋找食物與水源...等都會受到直接的影響與傷害。

根據建案計畫,這道「防豬瘟之牆」雖然圍住了整個丹德邊界,但像是火車鐵道、公路則依舊是開放通道,攔阻疫情的效用有多少?會否迫使野生動物改變遷移路線,造成大量路殺?丹麥政府批准預算的同時,也都無法確實回應。

另一方面,丹麥要在邊境建築「長城」的作法,也正好搭上了歐洲難民潮的尾聲、以及川普大喊「美墨長城」的流行——考慮到在2016年1月,丹麥政府就曾在歐洲難民危機的高峰階段,在德國邊境實施入境審查與管控。當時此舉也被譴責為是對《申根協議》與歐盟自由移動原則的羞辱與打擊,因此時隔兩年後的「防疫之牆」,也才會意外地以非洲豬瘟為引,再度撩起歐洲各國那說不得的邊境主權問題。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菜市場的法律學:木「豬」屠城記

轉角說

轉角國際編輯台:「在國際新聞之後,讀懂新聞;世界趨勢之前,掌握趨勢。」

作者文章

中國強勢崛起,中國用語和當代流行語的傳播,近幾年也常在「華語圈」之中形成討論。尤...

守護「純潔國語」?從大馬規範華語到中日外來語的認同焦慮

2021/04/17
近期,一系列的「恐跨」法案正在美國各州不斷發生。4月1日,田納西州州長才簽署通過...

與跨性別女子的賽跑?美國政治體育的「平等戰爭」

2021/04/10
左圖為13世紀中葉英格蘭地區一部用三種語言寫成的百科全書,解釋人腦內部構造與頭部...

頂上無毛人必古怪?《中世紀的身體》瘋狂與禿頭的歷史顱相學

2021/04/10
圖 / 報系圖庫 、《你是豬》電影海報

都是「BABI」惹的禍?黃明志《你是豬》與馬來西亞族群恩仇錄

2021/04/04
圖/《新世紀福音戰士》動畫

少年還在創造神話:《新世紀福音戰士》庵野秀明與「平成御宅記憶」

2021/04/02
從1857年開始,美國就開始兼併加勒比海與太平洋上的小島。19世紀末,美國已擁有...

屎金與帝國:美國如何佔領那些海上「鳥糞島」?

2021/04/01

最新文章

全球疫情持續升溫,在這場和病毒的競速中,疫苗的解方為何?圖為印度藝術家在街上畫的...

混在一起苗苗苗?「疫苗更新戰」的病毒太快我太慢

2021/04/15
南韓首爾、釜山的「兩都大選」,最終在民調不意外的狀態下,以文在寅政權的「壓倒性大...

選票的報復:首爾兵敗如山倒終結的「文在寅不敗神話」

2021/04/08
主打改革的共同民主黨,本該追求更進步的社會價值,但光是尊重女性、回應南韓#MeT...

首爾大敗之後...南韓的「豬哥政治」總是學不乖?

2021/04/08
2017年厄多安到沙烏地阿拉伯,前往伊斯蘭聖地麥加朝覲。
 圖/沙新社

誰是中東老大哥?分屍案後默默和解的「土耳其-沙烏地聯盟」

2021/04/07
緬甸政變持續至今,軍、民之間的衝突已經走進白熱化的階段。無論是民間的「公民不合作...

見死不救的決斷:阻止「緬甸內戰化」東協怎麼解?

2021/04/01
這次日本的判決不僅鼓舞了LGBT社群,更可望進一步帶動社會對性別議題的理解。圖為...

禁止同婚是違憲的!日本LGBT「劃時代勝訴」的平權下一步?

2021/03/26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