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波蘭法官大清洗:轉型正義或毀憲亂政?

2018/09/06 陳品諭

波蘭司法改革風暴越演越烈,引發示威群眾激烈抗議,控訴執政黨再度將黑手伸進司法體系...
波蘭司法改革風暴越演越烈,引發示威群眾激烈抗議,控訴執政黨再度將黑手伸進司法體系,侵犯司法獨立。 圖/歐新社

波蘭司法改革風暴越演越烈,不僅歐盟執委會多次發函通知波蘭政府違反法治精神,現在連歐洲法院都被捲入其中。在執政的法律正義黨主導之下,波蘭國會修法通過,最高法院法官屆退年齡從70歲下修為65歲,硬生生讓現任的4成法官「被退休」,執政黨還能介入指派新法官,引發示威群眾激烈抗議,控訴執政黨再度將黑手伸進司法體系,侵犯司法獨立。

最高法院院長格爾斯多芙(Malgorzata Gersdorf)就以憲法保障法官任期為由而抗命,堅持前往最高法院行使職務,更在示威群眾的歡呼簇擁下,直指政治介入司法,暗批波蘭法治已死:

我不是來搞政治的。我人在這裡,是為了守護法治,作為合憲和違憲之間那一條紅線的見證人。

另一方面,最高法院更以新法恐牴觸歐盟法規為由,提請歐洲法院釋疑。最高法院表示,在歐洲法院作出裁決之前,政府應暫緩實施新法。

然而,波蘭政府卻堅持一切依法行政,更反嗆最高法院違法,其決議也毫無法律效力。日前,波蘭副總理更對嗆歐盟,歐洲法院若再繼續刁難新法,雖不至於導致「波蘭脫歐」,但將會是「歐盟自爆的第一步」。雙方各執一詞的情況下,這場以法治為名的司改大戰,看似沒有握手和解的可能。

究竟波蘭政府為什麼不惜槓上最高法院、不怕和歐盟撕破臉,也要強推司法改革?

「我人在這裡,是為了守護法治,作為合憲和違憲之間那一條紅線的見證人。」波蘭最高法...
「我人在這裡,是為了守護法治,作為合憲和違憲之間那一條紅線的見證人。」波蘭最高法院院長格爾斯多芙(Malgorzata Gersdorf)以憲法保障法官任期為由而抗命,堅持前往最高法院行使職務,更在示威群眾的歡呼簇擁下,直指政治介入司法,暗批波蘭法治已死。 圖/美聯社

究竟波蘭政府為什麼不惜槓上最高法院、不怕和歐盟撕破臉,也要強推司法改革?圖為20...
究竟波蘭政府為什麼不惜槓上最高法院、不怕和歐盟撕破臉,也要強推司法改革?圖為2016年,波蘭憲法法庭主席的波蘇文斯卡(Julia Przylebska)及法官波斯卓科夫斯基(Piotr Pszczolkowski)。 圖/路透社

▌法院是共產黨開的?

法律正義黨長期批評司法體系積病已深,更是窩藏「共產遺毒」的溫床,因此要「重建國家」的話,就不得不走司改這條路。總理莫拉維茨奇(Mateusz Morawiecki)就撰文為政府強推司改辯護,表示波蘭雖然早已擺脫共產體制,然而司法體系依然從上到下,通通都是共產黨的人:

替蘇聯把持波蘭戒嚴政府的那個人(指末代波共強人賈魯塞斯基將軍),提名一整批共產時代的新法官,來運作後共產時代的法院。這些法官持續掌控我們的司法體系長達四分之一世紀之久,有些現在甚至還在職呢。

根據執政黨的說詞,一系列的司改法案,目的就是要肅清共產遺毒、打擊貪腐、提升法院效率。只有這樣,波蘭才能徹底擺脫與人民脫節的腐敗司法體系,一掃共產時代的陰霾。

波蘭法院判決曠日廢時,的確常為人所詬病。然而20世紀的共產遺毒究竟是如何能讓21世紀的法院效率低落,波蘭政府倒也說不清楚。那麼,波蘭的右翼政府是不是像反對者所批評的那樣,假改革之名來破壞三權分立,好讓掌控國會多數的法律正義黨能一手掌握行政、立法、司法三權,讓波蘭憲政民主所內建的監督制衡機制名存實亡呢?

法律正義黨長期批評司法體系是窩藏「共產遺毒」的溫床,總理莫拉維茨奇更指控:末代波...
法律正義黨長期批評司法體系是窩藏「共產遺毒」的溫床,總理莫拉維茨奇更指控:末代波共強人賈魯塞斯基將軍,提名的整批共產時代法官,持續掌控國家司法體系長達四分之一世紀之久。圖為1981年12月13日,賈魯塞斯基在波蘭電視台演播室,向全國宣布戒嚴。 圖/路透社

首先,我們必須要問的是,究竟當今的最高法院,還窩藏了多少共產時代為虎作倀的法官?的確,要是只看年紀的話,現年超過60歲的最高法院法官們,都有可能在共產波蘭時期就已經開始在法院體系工作了。

然而,波蘭早在開始民主轉型之際,就已經針對最高法院進行「除垢」,排除和共產政權同流合汙、一同迫害異議人士的法官。研究波蘭民粹政治的倫敦大學學院斯拉夫與東歐研究學院博士生寇特娃絲(Marta Kotwas)就表示,共產黨結束一黨專政後,有超過80%的法官因為和共產權貴有所勾結,又或是曾替情報部門擔任線民,令人質疑其操守,而不被最高法院續聘。首批最高法院法官中,只有不到20%曾在共產體制下的法院工作,但是他們都是經過外部獨立調查後獲得肯定,沒有私底下替共產政權當打手,才得以留任的。

寇特娃絲更指出,民主化後的波蘭,所有的政府機關中除垢最徹底的,非最高法院莫屬。即便波蘭在1989年後轉型正義的道路走得一波三折,然而最高法院的除垢之仔細,不乏波蘭法學權威背書。也就是說,法律正義黨將「共產遺毒」講得繪聲繪影,以去共產化為由,被指控違憲也要強迫最高法院法官在任期屆滿前退休,實在難以取信於人,更讓人懷疑其背後的真正動機。

波蘭早在開始民主轉型之際,就已經針對最高法院進行「除垢」,排除和共產政權同流合汙...
波蘭早在開始民主轉型之際,就已經針對最高法院進行「除垢」,排除和共產政權同流合汙、一同迫害異議人士的法官。圖為1980年代,帶領波蘭轉型的民主化運動。當時波蘭經濟每況愈下,通膨嚴重,最終導致全國性的罷工工運,促使政府開啟談話,促成民主化契機。 圖/路透社

▌法律正義黨毀憲亂政?

法律正義黨自2015年上台以來,早已藉由一系列的司改法案,循序漸進地剝奪司法體系的獨立自主。先是法律正義黨不顧憲法法庭的違憲判決,硬是安插自己的人馬進憲法法庭,更主導修法讓憲法法庭運作更加困難,難以制衡政府。

接著,國家司法委員會(負責遴選各級法官和維持法院自主運作的憲法獨立機構)的25名成員中,原本只有10位是由國會上下兩院和總統代表,以維持司法獨立,同時也讓行政和司法權保有一定的監督制衡能力,另外15名則是由法官互相推舉而產生。但在法律正義黨主導的司改修法後,這15名成員也被全部改由國會直接指派,成為執政黨的囊中物。

另外,在通過一系列的司改法案後,法律正義黨更讓法務部長大權在握,不僅身兼檢察總長一職,更能介入一般法庭運作,還能撤換庭長跟指派新人選。法務部長喬布羅(Zbigniew Ziobro)把握良機,旋即於修法後展開大肅清,一口氣撤換了5分之1的庭長,再加上新指派的庭長,總共有3分之1的庭長都是由法務部長欽點的。這樣的人事大異動,讓法務部長對法院體系的影響力大幅增加。

這一系列剝奪司法獨立的司改法案都是環環相扣的。在執政黨掌握憲法法庭之後,憲法法庭當然難以介入隨後的司改過程,即便有違憲爭議,反對人士也難以寄望憲法法庭會幫忙翻案。接著,在掌握國家司法委員會之後,只要找藉口肅清最高法院,法律正義黨便可以透過國家司法委員會指派新任最高法院法官,將自己人安插進最高法院。

在修法降低最高法院法官屆退年齡後,法律正義黨可望透過國家司法委員會,指派將近半數的新任最高法院法官。更令人擔心的是,由於最高法院負責審理選舉開票爭議,這對波蘭民主自由的發展,又產生了一道新的隱憂。

「法院深門,向法律正義黨敞開?」在修法降低最高法院法官屆退年齡後,法律正義黨可望...
「法院深門,向法律正義黨敞開?」在修法降低最高法院法官屆退年齡後,法律正義黨可望透過國家司法委員會,指派將近半數的新任最高法院法官。更令人擔心的是,由於最高法院負責審理選舉開票爭議,這對波蘭民主自由的發展,又產生了一道新的隱憂。 圖/路透社

法律正義黨的黨魁卡欽斯基(Jarosław Kaczyński),遭抗議者拿著他...
法律正義黨的黨魁卡欽斯基(Jarosław Kaczyński),遭抗議者拿著他的照片揶揄,如同頭戴桂冠的「凱薩大帝」。 圖/路透社

▌歐盟同路人?

面對來自國內外的批評聲浪,法律正義黨倒是老神在在,抱著「國家主權」這塊大大的神主牌不放,堅稱:全國上下一體挺司改,外人不要干涉波蘭內政!外交部長查普托維奇(Jacek Czaputowicz)就強硬表示,波蘭是主權國家,歐盟無權置喙國內司改議題。他更抱怨歐盟如此針對波蘭,根本就是別有意圖:

歐盟菁英難以接受當今的波蘭政府,法律正義黨在大選勝出,這口氣他們嚥不下去,因為他們和前政府就是同一夥的!這才是問題點所在。

查普托維奇話中有話,很難不讓人聯想到歐盟理事會主席圖斯克(Donald Tusk)。圖斯克是波蘭當今最大在野黨「公民平台」的前黨主席,更是領導該黨執政長達7年的波蘭前總理。查普托維奇這一番話,和法律正義黨的一貫招式完全相符,就是在指控圖斯克和公民平台假公濟私,借用歐盟來搞政治鬥爭,為了反對而反對。

自2015年上台以來,法律正義黨不是利用國營媒體指控國內抗議民眾訴諸暴力,就是暗批歐盟和國內反對黨沆瀣一氣,密謀推翻波蘭政府。也就是說,任何批評法律正義黨施政的聲音,不是破壞國內和諧,就是通敵叛國。這樣將政治簡化為「愛國」和「叛國」兩條路,逃避來自選民、在野黨、歐盟和其他國際組織的監督,對民主的正常運作來說,絕對不是一件好事。

外交部長查普托維奇(Jacek Czaputowicz)話中有話,暗批波蘭反對派...
外交部長查普托維奇(Jacek Czaputowicz)話中有話,暗批波蘭反對派第一把交椅的歐盟理事會主席圖斯克(Donald Tusk)假公濟私,借用歐盟來搞政治鬥爭,為了反對而反對。圖為示威者敲擊貼有圖斯克頭像的大鼓以示抗議。 圖/美聯社

▌轉型正義?

雖然法律正義黨舉著「去共產化」的大旗,讓一系列的司法法案看似有進行轉型正義的正當性,然而轉型正義這條路,要是得藉由違憲和擴權的手段來達成的話,就不免讓人懷疑執政黨是否只是在權力慾驅使之下趁機自肥而已。

更令人不解的是,要是法律正義黨真的這麼「嫉惡如仇」的話,應該可以藉由司改來一口氣肅清「共產遺毒」才是。不過事實上,只要有法律正義黨黨證的話,就算是在共產體制下道德操守令人質疑的人,也可以飛黃騰達。

法律正義黨國會議員彼得洛維奇(Stanisław Piotrowicz)就是最好的例證。

他不僅是前波共黨員,還在戒嚴時期(1981-1983)擔任檢察官,迫害異議份子,簽署了一名團結工聯成員皮庫(Antoni Pikul)的判決書。不過現在,彼得洛維奇可是波蘭國會司法人權委員會主席,更身兼國家司法委員會25名成員之一,主導多項司改法案的起草過程,以及法官的生殺大權——法律正義黨自詡為反共急先鋒,但一碰到自家黨員就馬上急轉彎,這樣的雙重標準,令人不免質疑司改背後真正的動機。

彼得洛維奇面對外界窮追猛打自身的共產黑歷史,質疑他涉入共產體系迫害反對人士的過往,不僅從未鬆口道歉,還拼命想洗白自己。對於皮庫一案,他先是辯稱自己由於抗命而被降職,被前同事戳破謊言後,又馬上改口表示自己已經盡了全力,將報告寫得亂七八糟,試圖讓法院將該件退回檢察官辦公室,來拖延審判進度,可惜沒有成功。

法律正義黨國會議員彼得洛維奇(Stanisław Piotrowicz,圖右)不...
法律正義黨國會議員彼得洛維奇(Stanisław Piotrowicz,圖右)不僅是前波共黨員,還在戒嚴時期擔任檢察官,迫害異議份子。結果現在,彼得洛維奇可是波蘭國會司法人權委員會主席,更身兼國家司法委員會成員,主導多項司改法案的起草過程,以及法官的生殺大權。 圖/美聯社

沒想到,不僅皮庫跳出來打臉,表示彼得洛維奇從來沒幫助過任何一個團結工聯的地下成員,還被踢爆共黨在解嚴之後,曾頒發給他一枚銅製獎章,表揚他工作認真又努力。這下,彼得洛維奇總該承認自己從頭到尾都是「好共產黨員」了吧?

面對如此尖銳的質疑,彼得洛維奇不願多談,只表示:當時現實狀況和現在不同,不可混為一談。

這句話意味深長,我們又該如何解讀?的確,我們可以指責彼得洛維奇做人虛偽,不願誠實面對過去。然而,他也一語道破了轉型正義之艱難:我們可以試圖了解,生活在共產極權下的波蘭人,是如何做出各種艱難的選擇,但我們該如何做出公允的評判?線民和共犯替政權服務,他們是自願的嗎?還是被迫的?自願和被迫之間的界線又有多模糊?加害者可以同時是被害者嗎?

在思考過這些難題之後,再回來看波蘭司改的初衷,以及法律正義黨實際執行的手法,我們可以問的是:難道只因為一位法官在共產時期曾負責開庭審理案件,他就會對現今的司法體系造成威脅嗎?要符合怎樣的條件,才算是幫共產政權迫害反對人士的法官和檢察官?

法律正義黨要真心進行司改的話,就不能迴避這些問題,得要和全國民眾進行深入的思辯才行。同時,司改程序必須在合法合憲的前提下進行,更不能忽略轉型正義中公開真相以及促進和解的重要性。否則的話,司改就會淪為用來打擊政敵、違法擴權的手段而已。

司改程序必須在合法合憲的前提下進行,更不能忽略轉型正義中公開真相以及促進和解的重...
司改程序必須在合法合憲的前提下進行,更不能忽略轉型正義中公開真相以及促進和解的重要性。否則的話,司改就會淪為用來打擊政敵、違法擴權的手段而已。圖為抗議司改的波蘭民眾。 圖/美聯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陳品諭

倫敦大學學院斯拉夫與東歐研究所博士生,自愛沙尼亞揚帆啟程,向西漂流,觀察名為波羅的海/東海/西海的這片水域,如何緊密連結環海各國的政治歷史與文化。

作者文章

要是哪天買春客和爛醉男開始轉進立陶宛,政府準備好了嗎?無論如何,「歐洲G點」的爭...

極樂東歐性旅遊(下):侮辱女性的「西歐千人斬」入侵?

2018/09/13
「沒人知道它在哪,一旦找到,將會很美妙...」維爾紐斯觀光發展局以「歐洲G點」行...

極樂東歐性旅遊(上):立陶宛「高潮之都」的國家行銷?

2018/09/13
究竟波蘭政府為什麼不惜槓上最高法院、不怕和歐盟撕破臉,也要強推司法改革?圖為20...

波蘭法官大清洗:轉型正義或毀憲亂政?

2018/09/06
對愛沙尼亞的第一印象是什麼呢? 圖/@Visit Estonia

別叫我東歐!愛沙尼亞執著的「北歐新形象」

2018/07/30
免費大眾運輸的「塔林經驗」推廣全國? 圖/Flickr@Tauno Tõhk /...

全國公車不收錢?反對愛沙尼亞免費政策的理由

2018/06/26
嘗到甜頭的塔林市民已經回不去了。 圖/Visit Tallinn Faceboo...

零元請上車?愛沙尼亞首都不虧本的「免費大眾運輸」

2018/06/25

最新文章

波蘭豬:! 圖/路透社

「非洲豬瘟」在歐洲:半世紀難救的豬農末日戰

2018/11/16
許多實習生所從事的,是擠奶、包裝水果等工作,並無法學習到專業技術。此外實習生雖適...

日本移工開國策?戳破「假實習真勞動」的壓榨自欺

2018/11/16
梅克爾這幾年來一直在迴避收容100多萬難民所產生的反彈和社會問題。但難民和移民問...

梅克爾時代的句點:「德國媽媽」為何走下神壇?

2018/11/15
外界對這位沒有背景的「政治素人」市長拉吉抱有一定期望,希望沒有包袱的她可以放手改...

治理永恆之城:羅馬「素人市長」浮沉記

2018/11/13
眾多一戰的起源論述中,「世界大戰起於帝國主義」的批判,曾是學界的主流觀點。圖為1...

一戰百年啟示錄:不平等世界引爆的世界大戰?

2018/11/12
「任何歐洲國家接納美國導彈,俄國別無選擇,將瞄準這些國家。」普丁強硬表示。圖為俄...

美俄導彈大戰(下):莫斯科「即刻必殺」的突破戰略

2018/11/06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