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4年後的世越號(下):那些活下來的孩子們

2018/04/17 楊虔豪

4月16日,轉眼間世越號的悲劇,又過去了一年。 圖/路透社
4月16日,轉眼間世越號的悲劇,又過去了一年。 圖/路透社

「世越號船難」4週年前的幾天,我來到遭逢慘案的當事人們——檀園高中師生——所在的京畿道安山市。往年此時,都正好碰上櫻花綻放,但今年不同的是,櫻花已謝下許多,樹上開始長出零星的綠芽。

我進到一間咖啡店內,坐在會客室的,是娜英與尚炫(化名)兩位不同班級生還學生的母親。

尚炫媽媽一直維持著爽朗的個性。3年前,初次見到娜英媽媽時,她的面容非常黯淡,不太樂意與人交談;3年後的今天,她有了笑容,見到我也沒那麼警戒了。

「您臉色看起來,比去年好很多呢。」我向她說道。

「喔?是嗎…」她摀著嘴,微笑著說道,

但是每當這時(船難週年)到來,我們家女兒還是會很憂鬱,我也跟著難過...。

「但是每當這時(船難週年)到來,我們家女兒還是會很憂鬱,我也跟著難過...。」示...
「但是每當這時(船難週年)到來,我們家女兒還是會很憂鬱,我也跟著難過...。」示意圖,圖為2014年5月,世越號船難滿周月的韓國悼念者。 圖/路透社

春天來了,綠芽長出,而娜英媽媽如綠芽出生般的笑容,背後卻藏著人們所不知道的哀愁。娜英和尚炫兩人,目前都上了大學,卻仍在接受心理治療。兩人的母親,至今仍得時時刻刻確認孩子心靈狀況,就連他們自己,也受盡折磨。

「事實上,我們現在經過內心調適,是比幾年前好了些,但只要4月16日一步步到來,娜英就會想起她在船內的經過,還有回不來的同學,就又開始憂鬱起來,每年都是如此。」娜英媽媽緩慢說道。

尚炫媽媽激動表示:

畢業旅行那天,我才開車載著我兒子和他3位同學一起去搭車,結果同學們全死了,連我這種之前不是每天見面的人都覺得難過,他痛苦的程度,是有多少人能承受?

相較於罹難者直系血親至少能獲得賠償,世越號的生還者卻處於近乎孤立的無援狀態,完全未獲各項軟硬體的支援。最後,這些家屬只能自己團結起來,一起面對艱難的現實。

在罹難者家屬,仍持續為了釐清船難真相、究責政府救援失當而抗爭的同時,不少生還者家屬選擇讓自己和孩子們,走向另一條路。他們組成志工團隊,並在京畿道廳支援下取得一塊農地,利用周末等閒暇時間前往耕種農作物和製作肥皂。收成後,再捐給家扶中心。

「畢業旅行那天,我才開車載著我兒子和他3位同學一起去搭車,結果同學們全死了,連我...
「畢業旅行那天,我才開車載著我兒子和他3位同學一起去搭車,結果同學們全死了,連我這種之前不是每天見面的人都覺得難過,他痛苦的程度,是有多少人能承受?」圖為喪禮之前,檀園高中的畢業生教室裡,倖存的同學正向逝去的朋友們致意。 圖/美聯社

我們真的沒餘地再憂傷下去了,因為我們跟眾人並無不同,都是普通人,最後還是要討生活,還是要幫忙孩子打理未來。

尚炫媽媽說道,「我們也是在為人付出的過程中,得到了錢買不到的滿足,這是我們勉強感到欣慰的事。」

生還者家屬力圖振作,但船難對他們已造成重大創傷。尚炫和娜英至今都還對游泳池和其他深水設施存有嚴重恐懼感,還有突如其來不明的身體部位疼痛,但醫院都無法檢驗出任何症狀。

包括生還者與家屬,都迫切需要客製與系統性的心理諮詢及治療。只是,在毫無支援的情況下,連這個他們最該獲得公共體系關照的服務項目,都帶給他們莫大折磨——

我們沒有固定的心理醫師、諮詢師或療程,每次去醫院,聽我們說話的人都不一樣。每次都要我們從頭講起。我要把我兒子在船上的經歷,還有我和他事後的遭遇重新交代一遍。每個人都狀況外,這樣反覆好幾次,我真是很不想再回想起那些事,後來我自己索性不去醫院了。

「我要把我兒子在船上的經歷,還有我和他事後的遭遇重新交代一遍。每個人都狀況外,這...
「我要把我兒子在船上的經歷,還有我和他事後的遭遇重新交代一遍。每個人都狀況外,這樣反覆好幾次,我真是很不想再回想起那些事,後來我自己索性不去醫院了。」要從世越號的悲傷情緒裡拉起受害者們,韓國各界還得再加把勁。 圖/路透社

過去保守派政權對船難相關問題,都消極面對;而曾宣誓徹底究責與撫卹遺族的進步派候選人文在寅,就任總統也將滿1年,但於船難4週年的此刻、眾人雖再將目光投向罹難者的故事,但生還者與家屬的處境,卻仍遭輿論忽視,鮮少有人過問。

我向兩位生還者母親談起不久前,南韓檢方發表的初步調查報告,確認青瓦台竄改船難應對過程紀錄;實際上,船難發生時,朴槿惠總統本人仍在臥室,直到整艘船已沉入海中,還忙著與崔順實會面和做頭髮。但不少台灣閱聽眾對此感到不解,留言:「為何什麼事都要推給總統?」

尚炫媽媽解釋道:

我們韓國人是很注重階級行事的,公務員體系更是如此,上面若無發號施令,就沒人敢動作,所以總統的角色才有重要性。不是說要她救人什麼的都要負責,而是動用國家資源的權力在她手上,她得即時掌握狀況而下決定。

「說真的,一開始我們根本不期待司法機關可以把真相釐清到這種地步…能聽到這些事,我都覺得驚訝。」娜英媽媽說道,

我們國家也是因為世越號慘案,才逐漸開始對公共安全還有社會安全網體系方面有更多關心,著手準備更多改善措施,即便如此,相較歐美諸國還是落後很長一段距離,所以你就知道船難前,我們國家到底有多麼落後...。

「「說真的,一開始我們根本不期待司法機關可以把真相釐清到這種地步…能聽到這些事,...
「「說真的,一開始我們根本不期待司法機關可以把真相釐清到這種地步…能聽到這些事,我都覺得驚訝。」圖為2014年,船難後的1個多月,青瓦台附近為了避免國民抗議,而用鎮暴警車舍下團團路障。不得其門而入的世越號聲援者們,只能在警車上留下一個個黃色悼念紙。 圖/路透社

考上大學後的尚炫,現在暫時休學當兵,他回到家鄉成為義務警察。事實上,世越號船難的男性生還者,在心靈承受莫大煎熬的狀況下,卻無人獲得免役。

娜英媽媽透露,娜英的同學已有幾位已當完兵,但途中都出現不適應的問題,必須反覆往返醫院,直到役期完成,政府卻完全沒有出手援助。

尚炫媽媽說道:

兒子能離我們更近當然是好事,但4月16日當天,他卻得被派往安山的世越號追弔儀式現場駐守…。

她表示:「尚炫遇到很關心他的小隊長,我也每天跟小隊長通話,詢問尚炫的狀況。當聽到他要駐守在追悼式現場時,我問小隊長,有無辦法給他排特休,但小隊長跟我道歉說,軍人沒有特權,所以無法這樣做,但會隨時注意他狀況,有問題會立刻帶他離開現場。」

遭遇船難的當事人,如今被迫變成派駐在追悼儀式現場的義務警察。那天晚上,他得手持盾牌,冷酷地守候在一張張罹難者的遺像前。

那些正是4年前跟他一起去畢業旅行,卻再也回不來的人們。

示意圖:遭遇船難的當事人,如今被迫變成派駐在追悼儀式現場的義務警察。那天晚上,他...
示意圖:遭遇船難的當事人,如今被迫變成派駐在追悼儀式現場的義務警察。那天晚上,他得手持盾牌,冷酷地守候在一張張罹難者的遺像前。 圖/紀錄片《世越號之後》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前篇/4年後的世越號(上)真相探詢的腳步...正要開始

楊虔豪/世越號謊言7小時(上):寢室裡...不回應的總統

楊虔豪/世越號謊言7小時(下):沉船後...五人密會耗盡的黃金時間

許伯崧/有嘴巴的潛水員——讀世越號事件改編小說《謊言》

楊虔豪

定居首爾過著採訪與寫稿生活的駐韓獨立記者。畢業於成功大學政治系,總是被誤認為是韓國學生,實際上是土生土長的台灣人。目前經營韓半島新聞平台,並將南北韓報導與評論供應給BBC中文網、公視、端傳媒等華文媒體。▎FB:韓半島新聞平台

作者文章

「難道非放李在鎔不可嗎?」南韓也有意見認為,這突顯三星過度依賴李在鎔的決策。圖左...

南韓政經界的無敵三星?李在鎔「護國神出獄」財閥復辟

2021/08/19
雖然仇女言論叫囂著 「既然是女性主義者的話,那就自動把金牌繳回,年金也沒收吧!」...

短髮女就是仇男?南韓厭女仇恨圍攻的「奧運金牌射手」

2021/08/04
南韓世越號沉沒事故發生於2014年4月16日,世越號從仁川港駛往濟州島途中因事故...

在世越號傷口上「都更」?南韓首爾光化門紀念空間之爭

2021/07/29
南韓政府緊急踩剎車,調頭轉向最嚴格的第4級。圖為7月15日的首爾PCR篩檢站。 ...

南韓疫情第4波衝擊...當「防疫疲勞」撞上Delta與疫苗大亂

2021/07/15
與歐美的運動風潮相比,南韓的#MeToo氣勢雖然來得比較晚,但在亞洲國家中,其實...

從金智恩到N號房:南韓#MeToo與「不完美受害者」的勇氣

2021/06/21
搞出「水貨疫苗」爭議後,慘遭各方圍攻的大邱市政府反而回頭強調「自己只是出於善意熱...

大邱有批很讚的疫苗?南韓「水貨輝瑞詐騙事件」

2021/06/09

最新文章

自2020年11月開打的衣索比亞-提格雷內戰至今有了新的局勢變化,從衣索比亞國防...

一億國民的內戰仇殺:衣索比亞「提格雷戰爭」逆襲...怎麼了?

2021/09/20
中國的龐大和迫近,教許多東南亞人喘不過氣,美國的問題則是反過來,與東南亞有所謂的...

中美爭霸的「殘酷距離」:兩強相遇東南亞的矛盾競賽?

2021/09/17
河野太郎堪稱自民黨內的「異端兒」——行事作風有別於過往保守派的政治家,雖顯得突兀...

進擊的河野太郎:問鼎日本首相的「政治異端兒」?

2021/09/16
面對抹去中村哲壁畫的質疑,塔利班政府官員向日本記者表示,「塔利班非常敬重中村醫師...

中村哲的大叔遺志:阿富汗淪陷後的NGO與「一水希望」

2021/09/14
當年911的恐攻震撼,雖然嚴重破壞了以世貿為地標的曼哈頓金融區,但以重建、保險賠...

世貿雙塔倒下後:911恐攻後的「紐約都更療傷」成功嗎?

2021/09/13
2006年自民黨總裁選前夕,森派(現:細田派)的安倍(左),與河野派(現:麻生派...

豬排飯與獻金:日本派閥政治?左右首相命運的密室巨怪

2021/09/10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