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九月不喝酒:向酒精宣戰的愛沙尼亞

2017/12/20 陳品諭

「九月不喝酒」宣傳活動,網友以改圖的方式響應支持,擺出拒絕他人勸酒的手勢。 圖/...
「九月不喝酒」宣傳活動,網友以改圖的方式響應支持,擺出拒絕他人勸酒的手勢。 圖/Septembris ei joo 官方臉書

位於愛沙尼亞和拉脫維亞邊境的小城瓦爾加,在兩國於1918年獨立後被劃分為兩半,變成了「一城兩國」的奇觀。缺乏工作機會的小城,人口外流相當嚴重,但近來,拉脫維亞那端的瓦爾加,卻蓋起了一間間超大型的酒品量販店,店裡標籤遵守拉脫維亞的語言管制法,只標示拉脫維亞文,然而推著購物車選購一箱箱啤酒的顧客,絕大多數操的都是愛沙尼亞文,買的也是愛沙尼亞啤酒或伏特加。甚至在愛沙尼亞地方選舉前,候選人的人形看板和標語也不忘進駐這些明明就是在國境以外的酒品量販店,向支持者拜票。

拉脫維亞相對便宜的酒類價格,為邊境城鎮帶來了不小商機。然而,對愛沙尼亞南部鄉間的小商店來說,一窩蜂開車往南邊跑的顧客群,簡直就是經濟浩劫。一位店主抱怨,店裡的酒根本賣不出去,除了撢灰塵外還能幹嘛?

現在連有錢人都不跟我們買酒了啦,錢太多沒處花的才會來這邊買。

難道真是愛沙尼亞人太過貪杯了,才會開著一台台的休旅車去拉脫維亞,載回一箱箱的啤酒?

拉脫維亞相對便宜的酒類價格,為邊境城鎮帶來了不小商機。圖為拉脫維亞瓦爾加的一家大...
拉脫維亞相對便宜的酒類價格,為邊境城鎮帶來了不小商機。圖為拉脫維亞瓦爾加的一家大型酒品量販店。 圖/作者提供

▎您喝多了吧?

根據歐盟統計局最新資料,2016年度歐盟國家中酒類開銷占家庭收支比最高的,就是愛沙尼亞,佔了5.6%,遠勝第二名的拉脫維亞(4.8%)和第三名的立陶宛(4.2%),而歐盟國平均不過只佔1.6%而已。

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在2015年出版的報告中指出,34個OECD會員國中,成人年度酒精攝取量最高的就是愛沙尼亞。在1992-2012年間,攝取量甚至成長了將近60%,漲幅僅次於俄羅斯。

也難怪愛沙尼亞勞動暨衛生部長歐西諾夫斯基(Jevgeni Ossinovski)自2015年上任以來,便將對抗酒精的不良影響視為首要任務。畢業於倫敦政經學院的歐西諾夫斯基,年僅31歲,卻已身兼社會民主黨黨魁及部長級要職,即便愛沙尼亞一向以「年輕內閣」聞名,目前部長級平均年齡僅為46.7歲,形象清新、外語流利的歐西諾夫斯基仍顯得極為突出。他還被選為是2015年度最有影響力的俄裔愛沙尼亞人。

今年九月,歐西諾夫斯基就大力支持愛沙尼亞國家衛生發展研究院的「九月不喝酒」宣導活動,還請來帥氣的年輕偶像陶卡爾(Karl-Erik Taukar)跟大家一起戒酒癮,習慣一個月滴酒不沾的生活。

更重要的是,歐西諾夫斯基積極推動相關修法,以降低酒品的能見度與吸引力為目標,預期規範大型超市必須清楚分隔酒品陳列區與一般商品區、禁止社群媒體散播酒品廣告、禁止一般媒體播放以人物或故事為主體的酒品廣告、禁止酒品量販價格低於單品、禁止酒品免費試喝、並且禁止酒吧所謂的「Happy Hour」,也就是在冷門時段以低廉的酒品價格吸引顧客。目前這個由政府交付國會審查的法案,已經進入二讀程序,也獲得與社民黨共組聯合政府的中央黨、祖國與共和黨的大力支持。

儘管高達八成民眾支持酒品廣告禁令,然而驚人的酒品價格漲幅,才是一般人最有感、也是目前最具有爭議性的話題。

年輕偶像陶卡爾代言「九月不喝酒」活動,把酒杯倒放宣示戒除酒癮。 圖/<a hre...
年輕偶像陶卡爾代言「九月不喝酒」活動,把酒杯倒放宣示戒除酒癮。 圖/Septembris ei joo 官方臉書

▎漲價錯了嗎?

從去年開始,因為通過酒稅修法,逐年調升的酒稅也帶動了酒品價格大幅上漲,尤其是在今年七月生效的第三次漲幅,讓一罐500ml的A Le Coq Premium 國產啤酒從1.09歐元(約新台幣38.1元)漲到1.39歐元(約新台幣48.7元),讓消費者大喊吃不消。預計明年二月生效的第四次漲幅,更是讓消費者、通路商、以及酒商坐立難安。

面對批評聲浪,歐西諾夫斯基以數據回應,酒稅增幅的確能達成當初修法的目標,也就是減少國民酒精攝取量,保護國民健康安全。他在接受愛沙尼亞國家廣播公司ERR訪問時指出:「過去十個月因飲酒過量造成的死亡數,與前年度相比減少了52例,也就是下降了超過一成之多,同期因酒醉造成的刑事案件減少了約20%,酒醉駕車造成的死傷案例和去年度相比,更減少了近40例之多」。

的確,根據愛沙尼亞國家衛生發展研究院統計指出,成人每年酒精攝取量從2014年的11.1公升,降到2016年的9.9公升,預期數據將持續下降。

然而,數據真的有辦法反映愛沙尼亞人的飲酒習慣嗎?真的是因為酒品價格上漲,所以才少喝點嗎?還是都開車跑去拉脫維亞買了?

今年七月生效的第三次漲幅,讓一罐500ml的A Le Coq Premium 國...
今年七月生效的第三次漲幅,讓一罐500ml的A Le Coq Premium 國產啤酒從1.09歐元漲到1.39歐,讓消費者大喊吃不消。 圖/作者提供

▎跨國購酒旅遊團

愛沙尼亞財政部今年七月底估計,本年五個月內就有五十萬瓶啤酒跨越愛拉邊境進入愛沙尼亞。五十萬瓶這個數字看起來雖然嚇人,但財政部發言人不忘表示,和愛沙尼亞每年駭人的的總酒銷量相比,這簡直不值一提。

根據《信差報》八月一份調查顯示,有近30%的愛沙尼亞人,於2017年度曾到拉脫維亞買酒、或是向他人購買從拉脫維亞運來的酒品,其中大部分只有一到三次,不過有5.4%的受訪者承認購買頻率高達至少每月一次之多。當然,數據也顯示了南北差異:位於鄰國邊境的南部地區有超過半數以上的受訪者表示曾經購買過至少一次,不過位於北部的首都塔林、以及東北部地區,這個數據就降到了20%以下。

如此看來,節節高升的酒稅,對南部地區的小商家衝擊的確不小,還有傳言指出,南部的鄉下小村落有專門的組織,到拉脫維亞邊境去幫村民買酒回來。也難怪小型商家聯盟一份提交國會陳情書,獲得了31,000人簽名聯署,其中南部的瓦爾加縣甚至每十人中就有一人聯署,要求立刻停止增徵酒稅,不然生意都不用做了。

不只南部小商家架上的酒賣不出去,連國庫收不收得到稅都是個問題。照理來說,提高酒稅,國庫應該能預計有更多收入。弔詭的是,今年酒稅竟然比去年短收了16%,讓向來以嚴格遵守收支平衡原則的愛沙尼亞政府相當頭痛。雖然財政部預計明年酒稅收入高達三億四千一百萬歐元,愛沙尼亞經濟研究院的預測卻相當悲觀,認為明年將短收八千萬歐元,造成不可輕忽的財政缺口。

愛沙尼亞舉行一年一度的「奧泰佩桑拿馬拉松」(Otepää Sauna Marat...
愛沙尼亞舉行一年一度的「奧泰佩桑拿馬拉松」(Otepää Sauna Marathon),酷愛啤酒的民眾把啤酒倒入桑拿池中。 圖/路透社

不只是愛沙尼亞人一窩蜂去拉脫維亞載回一拖拉庫的酒,媒體還大肆報導,因為拉脫維亞酒品比愛沙尼亞便宜一倍以上,現在甚至連芬蘭人都不來買酒了!

在愛沙尼亞於2004年加入歐盟之前,一大票芬蘭人就已經虎視眈眈,準備坐渡輪到塔林瘋狂採購酒品。過去十幾年來,塔林居民對於醉醺醺上下渡輪、在港口大型酒品量販區搶購一箱箱啤酒的芬蘭人,也早已見怪不怪,就當是刺激經濟成長吧。然而今年夏天的民調卻顯示,這些坐渡輪來消費酒品的芬蘭人,現在買的竟然有三分之一是拉脫維亞啤酒!原本進到愛沙尼亞人口袋的芬蘭酒錢,現在竟然被拉脫維亞人賺走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節節上漲的酒稅和拉脫維亞購酒團,也因此成了反對黨最愛砲轟的話題之一。現任歐盟執委會副主席的前總理安錫普(Andrus Ansip),為了證明從拉脫維亞買愛沙尼亞啤酒的現象有多猖獗,竟然自爆:

你知道嗎?我家地窖有從拉脫維亞買來的A Le Coq (愛沙尼亞國產啤酒)耶。我女兒下飛機、開了車、就跟朋友兩個去買伏特加跟啤酒!竟然在我家耶,逃漏稅的啤酒!

如果連一向被戲稱為「富人黨」的改革黨前黨魁的女兒都會貪小便宜,到鄰國買便宜酒品,那麼問題真的很嚴重。

極右派「愛沙尼亞保守人民黨」(EKRE)副主席馬汀赫爾梅(Martin Helme)甚至在電視辯論上公開表示,政府簡直「荒謬至極」,怎麼可以拱手把錢送給拉脫維亞?他還大罵「愛沙尼亞啤酒是全歐洲第三貴」,扯到比扯鈴還扯。那他的救國方案是什麼呢?「簡單來說,愛沙尼亞就是要這樣搞,啤酒一瓶比拉脫維亞便宜五角,汽油一公升比拉脫維亞便宜五角」,這樣以量制價,政府稅收才能增加。

當然,愛沙尼亞啤酒絕對不是全歐洲第三貴,赫爾梅也無視於愛沙尼亞經濟發展比拉脫維亞好得太多,薪水也高,因此不只是酒品價格,物價本來就比鄰國還要貴。赫爾梅的嘴砲政策,才是真的會捅出國庫的財政大黑洞。

而且就算現在「懸崖勒馬」,不漲酒稅了,難道那些大老遠開車到拉脫維亞買酒的顧客就會回流嗎?拉脫維亞邊境酒品量販店背後金主的一位董事會成員,直接了當的表示根本不可能:「現在大家發現愛沙尼亞下面有拉脫維亞,那邊很好玩、什麼東西都便宜,大家已經習慣去那邊了。」

愛沙尼亞勞動暨衛生部長歐西諾夫斯基,堅定的反酒立場也讓他成為眾矢之的。 圖/維基...
愛沙尼亞勞動暨衛生部長歐西諾夫斯基,堅定的反酒立場也讓他成為眾矢之的。 圖/維基共享

▎「左膠諾夫斯基」

歐西諾夫斯基疾風厲行的反酒立場,也讓他變成流行文化嘲諷的對象。極右派EKRE就在國會辯論酒稅政策前夕,在議場內發送把歐西諾夫斯基描繪成漫畫小混混的假啤酒瓶,還特別標示「酒精含量0%」。

到瓦爾加的酒品量販店,甚至可以買到所謂的「左膠諾夫斯基」伏特加,上面畫著神似歐西諾夫斯基的西裝男,推著一車滿滿的鈔票,準備把錢從掛著藍色國旗(愛沙尼亞)的那端,推去掛著深紅國旗(拉脫維亞)的那一端,真的是酸味十足。他會被戲稱為是拉脫維亞經濟部長,可不是開玩笑的。

最好笑的,莫過於網友改圖,把知名的蘇聯政宣海報上的西裝男,換上愛沙尼亞總理拉塔斯(Jüri Ratas)的頭像,擺出拒絕他人勸酒的手勢,旁邊用大大的紅字寫著:

不行!歐西諾夫斯基不准我喝!

面對質疑,歐西諾夫斯基也很清楚,靠國內修法來對抗酒害的成效有限,因此他也希望能促成更進一步的區域合作。早在今年一月初,他就表示歐盟需要新的酒品共同政策,處理酒品標示、課稅、以及國境管制等等議題。他認為:「這問題不只和芬蘭、愛沙尼亞及拉脫維亞有關,因為在瑞典和丹麥、丹麥和德國、以及盧森堡和鄰國間,都有越來越多被跨國運送入境的酒品。」

左圖為諷刺「左膠諾夫斯基」的伏特加,右圖為諷刺愛沙尼亞總理拉塔斯拒絕勸酒的惡搞宣...
左圖為諷刺「左膠諾夫斯基」的伏特加,右圖為諷刺愛沙尼亞總理拉塔斯拒絕勸酒的惡搞宣傳圖像。 圖/作者提供

緊接著,波羅的海三國於五月中簽屬備忘錄,對菸酒限制以及推廣健康飲食等議題發展共同政策、交換各國相關經驗及資訊、以及對於歐盟新酒品共同政策的必要性達成協議。歐西諾夫斯基於會後表示,波海三國在提升國民健康這個議題上,以北歐公衛政策為目標,跨出了大膽的一步。

愛沙尼亞是2017下半年的歐盟輪值主席國,而歐西諾夫斯基自然沒有放棄這個大好機會,將歐盟新共同酒品政策列為輪值主席國的優先要務,不僅在七月各國衛生部長的非正式會議以及十月的學術政策會議上討論,也會是十二月各國衛生部長正式會議的重頭戲。

歐西諾夫斯基承認,要歐盟各國達成協議,同意共同酒品政策,這是相當不容易的任務。「但二十年前,誰又想得到歐盟會針對菸草規範達成協議呢?」

那麼在歐盟共同酒品政策沒有出爐之前,是否應該正視酒商及財政部的考量,暫緩酒稅漲幅呢?歐西諾夫斯基立場非常堅定:「正如酒商煩惱收益、或財政部煩惱酒稅收支一樣,我們社福部的焦點,就是飲酒造成的危害,以及那些過度早逝的生命」。

去年初受訪時,他也是用一樣堅定的立場,來回覆記者要他以一句話總結限縮酒品政策的必要性:「愛沙尼亞共和國憲法規定政府務必採取必要措施,保護國民健康。」看來率領歐盟進行數位革命的科技小國愛沙尼亞,也即將成為歐盟共同酒品政策的重要推手。

《愛沙尼亞的歐盟酒品政策宣傳》

※ 提醒您:禁止酒駕 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延伸閱讀

陳品諭/地方的小鎮需要同志影展:愛沙尼亞的「彩虹洗腦」?

陳品諭/為獨裁者平反?愛沙尼亞面對的「領袖銅像」

陳品諭

倫敦大學學院斯拉夫與東歐研究所博士生,自愛沙尼亞揚帆啟程,向西漂流,觀察名為波羅的海/東海/西海的這片水域,如何緊密連結環海各國的政治歷史與文化。

作者文章

免費大眾運輸的「塔林經驗」推廣全國? 圖/Flickr@Tauno Tõhk /...

全國公車不收錢?反對愛沙尼亞免費政策的理由

2018/06/26
嘗到甜頭的塔林市民已經回不去了。 圖/Visit Tallinn Faceboo...

零元請上車?愛沙尼亞首都不虧本的「免費大眾運輸」

2018/06/25
今天就算非洲男性和芬蘭女性多子多孫,提高生育率,這樣也不被歡迎。問題就是出在另一...

異族通婚都有罪?起死回生的「極右派優生學」

2018/05/18
不被認為是「真.歐洲人」這點,對19世紀末風起雲湧的芬蘭民族運動而言,不愧為一大...

芬蘭人不算「歐洲人」?種族科學的科學不中立

2018/05/11
人種真有優劣之分嗎?還是造成不平等的,正是歧視性的政策,還有我們帶有歧視的有色眼...

納粹的滅絕共謀?北歐強制絕育的「劣種」悲歌

2018/05/04
納粹的猶太滅絕政策也依靠佔領地的當地居民密告、動用私刑、反猶暴動、還有與納粹政權...

猶太人不是我殺的:波蘭國族史的灰色地帶

2018/02/22

最新文章

記住她的名字——亞歷山卓亞.歐加修-寇蒂茲——因為她可能是美國政黨政治的新開端?...

從打工仔到眾議員:衝撞政壇老男的「紐約奇蹟」?

2018/07/10
美國開始站在歐盟利益的對立面。 圖/路透社

曲終人散的戰略:在「德美同盟」出現裂痕後

2018/07/09
誰不喜歡警察呢? 圖/歐新社

警察國家的陰影:德國擴權警察法爭議

2018/07/04
圖/路透社

重磅廣播/ 水資源爭奪戰:新馬水供協定談判再啟?

2018/06/30
土耳其的民生經濟問題,成為選戰中在野黨攻擊的目標。圖為土耳其漁市。 圖/法新社

土耳其「里拉噩夢」:厄多安如何收割經濟危機?

2018/06/29
2018年6月初,成千上萬的越南民眾走上街頭抗議,原因在於越南政府通過了幾項爭議...

不全然「反中」:越南人民為何再戰街頭?

2018/06/28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