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Bundestag指南:德國大選的觀戰手冊

2017/09/22 轉角說

德國大選,選什麼? 圖/路透社
德國大選,選什麼? 圖/路透社

▌德國大選,選的是什麼?

雖然從台灣到各大外媒,都將焦點放在梅克爾身上,但採聯邦制議會的德國,選的當然不只有總理大位。

與美國跟法國的「總統大選」不同,德國雖然也有總統,但該角色多為儀式性質;真正掌握德國政制動脈的首腦,是聯邦總理(der Bundeskanzler)以及位於柏林的聯邦議會(Bundestag),而今年9月24日的「德國大選」,正是四年一度的聯邦議會選舉。

德國人將在投票日當天,透過議員與政黨的重組與汰舊換新,選出未來四年的總理與政府。

但聯邦總理非由直選產生,而是依據政黨在議會內的席次多寡決定,並由最多數黨推派的總理候選人上位。最多數黨若成功於議會中獲得過半席次,將成為「絕對多數」的執政黨;但若未能過半,則須與其他黨派協商籌組「聯合政府」。

過去德國,只有在1957-1961年間,發生過一次由基民黨(CDU)取勝的「絕對多數執政」,其餘皆由二至三個黨派共組政府。

因此,德國大選決定的不只是總理一職,更重要的是議會的組成——哪些政黨能夠進入議會、哪些政黨能參與執政。

上排為基民黨與社民黨總理候選人:梅克爾、舒爾茲;下排左起為自民黨第一候選人林德納...
上排為基民黨與社民黨總理候選人:梅克爾、舒爾茲;下排左起為自民黨第一候選人林德納(Christian Lindner)、綠黨第一候選人戈林-埃卡特(Katrin Göring-Eckardt)、左翼黨第一候選人瓦根克內西特(Sahra Wagenknecht)、德國另類選擇黨第一候選人懷德(Alice Weidel)。 圖/路透社

此外,也由於德國憲法並未限制總理任期次數,所以只要身體健康、覺得自己心願未了、義務未盡、政治本錢還夠,就算像是梅克爾已經當了12年的總理,還是能夠繼續角逐大位。

在選舉日當天,德國選民會獲得兩張票,第一張投「人」(der Erststimme),第二張投「黨」(die Zweitstimme):前者為區域議員,由選民直選,選區內最高票候選人「保送」聯邦議會,;後者為政黨票,進入議會門檻為5%得票率,席次量按得票比例分配。

5%得票率門檻,是二戰後德國為預防威瑪共和受極端小黨顛覆的歷史再現,而設計的過濾機制;過去主要阻擋的對象,是極右的新納粹政黨——德國國家黨(NDP)——但在2013年的大選中,亦曾淘汰中右老牌的自由民主黨(FDP)。

不過在今次大選的民調都已預測,因難民問題與疑歐思潮而崛起的排外政黨——德國另類選擇黨(AfD)——將會首次突破5%門檻,擠進聯邦議會之餘,更有望直逼國會第三大黨的地位!

德國另類選擇黨(AfD)不僅將會首次突破5%門檻,擠進聯邦議會,更有望取得國會第...
德國另類選擇黨(AfD)不僅將會首次突破5%門檻,擠進聯邦議會,更有望取得國會第三大黨的位置。 圖/路透社

▌梅克爾大勢底定,接下來要看什麼?

聯合政府!

今年2月德國公共電視台向選民提問,「如果你可以直選總理的話,你會投給誰?」,當時社民黨的候選人舒爾茲(Martin Schulz),一度以50%的支持率打爆梅克爾(34%)。但在那之後,社民黨的選情每況愈下,始終以15百分點落後基民黨。在選舉最後的當下,德國公共電視台(ARD)所作的民調顯示,依然無人能挑戰梅克爾:

基民黨,37%

社民黨,20%

自民黨,9.5%

綠黨,7.5%

左翼黨,9%

德國另類選擇黨,12%

不太可能爆冷的選舉情勢,幾乎篤定由梅克爾連任,德國媒體也在選前最後兩個月,把焦點轉向「聯合政府」的組成。

過去德國出現過不同組合的聯合政府,從兩大黨基民黨與社民黨組成的「大聯合政府」(Grand coalition)、社民黨與綠黨的「紅綠聯合政府」、社民黨配上綠黨與自民黨的「紅綠燈」,到基民黨配上綠黨與自民黨的「牙買加聯合政府」(三黨代表顏色加起來剛好是牙買加國旗的黑綠黃三色),每一款聯合政府都有自己獨特的稱呼。

但不論稱謂與顏色為何,聯合政府的組成——哪些黨、哪些政策、哪樣的價值與政治元素——直接攸關德國未來四年的政治與政策輪廓,這也是德國選舉的關鍵。

選前梅克爾已明確表態,「不考慮與極右的AfD或左派的左翼黨合作」,可行路線於是剩下兩種:基民黨與社民的的「大聯合政府」再續前緣;或由基民黨、綠黨與自民黨的「牙買加聯合政府」(黃綠黑執政)。

舒爾茲的社民黨(SPD),還願意與梅克爾的基民黨再組「大聯合政府」嗎? 圖/路透...
舒爾茲的社民黨(SPD),還願意與梅克爾的基民黨再組「大聯合政府」嗎? 圖/路透社

綠黨在2013年的選舉中,曾因協商失敗拒絕加入梅克爾的聯合政府,這次還有機會嗎?...
綠黨在2013年的選舉中,曾因協商失敗拒絕加入梅克爾的聯合政府,這次還有機會嗎? 圖/路透社

德國政治史上,曾有過三次大聯合政府的經驗。而政壇兩大政黨的攜手合作,雖然為執政帶來穩定性,亦符合偏好穩定的德國大眾,但所付出的代價遠比預期來的劇烈。兩大黨在長年的合作與妥協下,缺乏火花,彼此在政策與意識型態的差異卻逐漸稀釋,不僅選民難以辨識,在政策究責上,更讓過去四年共同身為執政黨的社民黨,難以找到反擊梅克爾的施力點。

此外,在梅克爾的光環與精明的政治操作下,社民黨被蠶食鯨吞、面臨政策被收割的困境。種種恩怨,不僅令社民黨在此次大選中黯然失色,未來四年再與基民黨合作的機會渺茫。

然而,根據《Politico EU》報導判斷,儘管超越基民黨的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但倘若得票率能超過現在民調顯示的23%,社民黨或將重新說服自己的支持者,應當再次挑戰執政大位。

在社民黨意願猶疑的情況下,「牙買加」組合也成為梅克爾當前的首選。只不過自民黨與綠黨的分屬政治光譜的右左兩側,雖然綠黨鬆口表示願意「協商試試看」,但向右的攻擊力道卻不曾鬆懈。畢竟對綠黨而言,推崇市場經濟自由的自民黨,不僅在經濟政策上與其對立,在環保議題上,更是兩極。

面對綠黨的不斷質疑,自民黨黨魁林德納(Christian Lindner)對《柏林人報》表示:

已不再相信『牙買加』!

綠黨與自民黨彼此能否找到最大共識,成為梅克爾是否能推出聯合政府的關鍵之一。

你以為這是VOGUE雜誌的封面嗎?錯!這是自民黨(FDP)的競選文宣。摩登的時尚...
你以為這是VOGUE雜誌的封面嗎?錯!這是自民黨(FDP)的競選文宣。摩登的時尚風,除了保留代表自民黨的黃色,這次還大膽加入粉紅色,雖然創意十足,但少了FDP的logo,不留意很難讓選民察覺。 圖/FDP官方臉書粉專

▌梅克爾一定非得同時跟兩個政黨合作嗎?

倒也未必。

基民黨與自民黨的「黑黃組合」在德國政壇非新鮮事,雙方合作淵源可從二戰結束後算起。在許多政策上(經濟政策尤其)立場雷同的兩黨,其實是天生一對,但2013年選舉中曾經潰敗到連5%得票率的國會門檻,都無法過關的自民黨,這次大選中能起死回生多少席次,一直是個未知數。

基民黨與綠黨的「黑綠組合」呢?根據德媒《今日新聞》(Tagesshau)的分析,雖然基民黨的姊妹黨——基社黨(CSU)——在如農業政策等議題上對綠黨頗有微詞,且或將成為黑綠組合的組礙,但梅克爾本身彈性的立場,要與綠黨合作並不困難。雙方唯一的「恩怨」,在於2013年綠黨在協商破裂後,拒絕了與基民黨合組聯合政府的機會。認為綠黨當時是「錯失良機」的基民黨,是否能再次信任「曾經可能的合作夥伴」,則是考驗兩黨解開心結的智慧。

但是,隨著極右AfD支持度持續攀升,甚至被視為新一期國會的第三大黨,基民黨只選擇自民黨或綠黨作單一聯合政府的夥伴的機率,也越來越小。因為不論是自民黨還是綠黨,現階段的民調顯示都無法給予聯合政府強而有力的支援。

面對AfD無限進擊,唯有三個政黨聯手組成的聯合政府,有機會圍堵這隻龐大的怪獸。

理論上,新議會必須在選後一個月內召開,因此就目前民調顯示沒有任何黨派支持率過半的窘況下,梅克爾必須加緊腳步,尋找願意與之合作的聯合政府夥伴。

倘若聯合政府籌組失敗,德國將墜入另一場全新選戰。

AfD在這次的選舉中採取「挑釁」的策略,不斷挑戰德國傳統政治的紅線,而其宣傳海報...
AfD在這次的選舉中採取「挑釁」的策略,不斷挑戰德國傳統政治的紅線,而其宣傳海報也屢發爭議。這張印著「新德國人?我們自己製造!」 文案的海報,因用詞不妥(德文使用machen一詞為製造、製作),被批評影射女性是專門生小孩的機器;此外,「我們自己製造」更是赤裸裸的排外宣言。 圖/美聯社

▌小黨為何都搶當老三?

選舉倒數三天,德國公共電視台(ARD)民調顯示,基民黨仍以37%大幅領先、社民黨以20%坐穩第二名;而無緣角逐總理之位的小黨們,分別是AfD(12%)、自民黨(9.5%)、左翼黨(9%)、綠黨(7.5%)

這四個小黨,雖沒機會挑戰總理大位,但都仍有機會進入梅克爾的聯合政府,且照慣例,新政府中的外長位置,通常由聯合政府中的小夥伴(Juniorpartner)推派擔任,進入聯合政府的誘人之處,不言而喻。

而國會之中,「第三大黨」的地位,代表著在基民黨與社民黨兩兩大政黨之外,德國社會中正在興起的另一種聲音。特別在主流政治潰堤的年代,第三勢力也更顯關鍵。

「第三大黨」對於德國的這四個小黨而言,還有不同的意義:對綠黨跟自民黨來說,老三地位意味著更大的機會擠進聯合政府,甚至能在內閣中爭取擔任更重要的角色;而對左翼黨或極右的AfD來說,他們由於已在選前被梅克爾否決了合作的機會,因此「第三大黨」理論上代表的是強大的在野勢力,要時能拿下一定的選民背書,這兩黨未來在政策的協商上,也將具備更大的杯葛能量。

然而據歐洲媒體《Politico EU》的報導回顧,於2013年作為第三大黨的左翼黨,卻因為基民黨與社民黨的「大聯合政府」在國會中佔據至少80%的席次,而無法正常發揮。也因此,第三大黨所賦予的反對黨優勢,能有多大效力,也取決於聯合政府的組成及其擁有的席次量。

更多關於德國選舉...點入,專題企劃:德國大選:從沸騰的壓力鍋到無聊泥沼

左翼黨雖是德國政壇具備實力的小黨,但政治光譜上與基民黨相違,不可能共組聯合政府。...
左翼黨雖是德國政壇具備實力的小黨,但政治光譜上與基民黨相違,不可能共組聯合政府。左為該黨第一候選人瓦根克內西特是,右為黨魁卡提亞·基平(Katja Kipping)。 圖/路透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梅克爾戰術:一場讓人忘記選舉的德國選戰

廣播裡的德國大選:為什麼這次大選這麼冷?

4分鐘,德國人帶你去投票!

德國大選的真正怪獸:AfD來了,新納粹的「另類選擇」?

轉角說

轉角國際編輯台:「在國際新聞之後,讀懂新聞;世界趨勢之前,掌握趨勢。」

作者文章

「注定成為體制的一部分,或是還有細微改變的可能?」當中國越來越多高學歷青年選擇成...

中國基層公務的混水摸魚生存術:注定成為官僚主義的形狀?

2021/01/23
「為什麼中國越來越多高學歷青年,選擇走入基層公務體系?」中國在2020年的一起新...

中國「街道辦」政治浮生:被體制吸納的有為青年們?《端傳媒》來福手記

2021/01/23
2018年,拼多多就於美國納斯達克上市,展現驚人商業潛力,其當時的總市值達240...

中國「拼多多」血汗死亡事件簿:企業撒幣員工拼命的電商宿命?

2021/01/16
N號房事件,至今已滿一周年。從2019年末爆發、去年3月舉國關注、到了11月,脅...

南韓「N號房事件」殘酷一年後?屠殺靈魂的現場直播間

2021/01/11
「鬼滅熱有玩沒完?....啊所以你是看了沒?」日本的鬼滅現象延燒,又反映出日本哪...

「你怎麼沒看鬼滅?」日本流行禁句大賞&有完沒完的社會同步率壓力

2021/01/09
圖/路透社

大馬手套工廠染疫啟示:當移工感染後...生存困境與仇恨言論的雙重夾攻

2021/01/02

最新文章

在雷根時代的前期,美國海軍的裝備與卡特時代沒有太大差別,但僅僅是戰略態度的轉變,...

從海上擊敗蘇聯?雷根海權論...敗部復活的冷戰「攻勢大艦隊」

2021/01/18
所以美國的「總統特赦權」是怎麼一回事?圖為每年感恩節川普的火雞特赦。 圖/路透社

一直赦不累嗎?川普能否赦自己?論美國的總統特赦權

2021/01/15
2018年10月,梅克爾宣布將於今年卸任總理職位。在後梅克爾時代的基督教民主黨,...

德國老媽要退休:「後梅克爾時代」三男路線選擇題?

2021/01/13
調查病毒源頭一事終於塵埃落定。根據《衛報》報導,WHO調查團隊將在來臨的1月14...

武漢無肺炎:遲到一年的「WHO中國疫情調查團」還剩啥可查?

2021/01/12
中國對新疆一系列高壓與懷柔並施的控制手段,從脫貧幫扶政策、送往再教育營、再到近期...

讓維吾爾人養豬?(下)狂奔脫貧必須「解散故鄉」

2021/01/08
2020 年末,《半島電視台》報導中共正積極於新疆發展「生豬養殖產業」、《BBC...

讓維吾爾人養豬?(上)以 「反恐扶貧」為名的新疆生豬戰略

2021/01/08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