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日本「電光物語」:夢幻的冬夜歲末點燈大戰

2021/12/24 陳威臣

近年來每逢秋冬,日本各大都市的車站、商業區或公園都有許多大規模的夜間裝飾照明,成...
近年來每逢秋冬,日本各大都市的車站、商業區或公園都有許多大規模的夜間裝飾照明,成為觀光新景點與約會聖地,改變了日本蕭瑟的冬夜,吸引大批遊客前來。圖為東京六本木的冬日點燈夜景,常常是當地民眾的歲末參訪景點之一。 圖/Roppongi Hills

每年11月底,東京住處附近的車站前就會出現不少工人,在那幾棵葉子掉得差不多的行道樹爬上爬下,好不熱鬧。數天後,晚間6點起,佈置好的夜間裝飾照明燈整個亮起,在蕭瑟的夜裡增添不少美麗的光景,而這一幕也就代表著寒冷的冬天即將到來了。

夜間裝飾照明,英文為illumination,日文則是直譯英文イルミネーション,是利用燈泡、LED發光二極體等,在夜間創造出美麗絢爛的夢幻景象,因此日文又稱為「電飾」(でんしょく,意指為利用電燈作為裝飾),它所呈現出的美景,承載著人們的期盼與夢想。

近年來,每逢秋冬,日本各大都市的車站、商業區或公園都有許多大規模的夜間裝飾照明,成為觀光新景點與約會聖地,改變了日本蕭瑟的冬夜,吸引大批遊客前來。冬夜點燈的傳統,最廣為人知的莫過於耶誕樹上的那些閃爍的點燈了。據說最早的聖誕樹點燈,是16世紀的德國神學家馬丁路德,有一次在聖誕夜彌撒結束返家時,走在路上突然看到樹林間隙出現一閃一閃的星星,當下受到感動,回家弄了一棵聖誕樹,把許多小蠟燭掛在樹上,就成為我們現在所看到的聖誕樹點燈了。

雖然東京的冬夜,有許多夜間裝飾照明,不過其實東京本身,就是一座美麗的大型裝飾照明...
雖然東京的冬夜,有許多夜間裝飾照明,不過其實東京本身,就是一座美麗的大型裝飾照明。 圖/作者陳威臣攝影

日本聖誕夜的裝飾照明點燈活動,是吸引非常多情侶的流行景點。 圖/作者陳威臣攝影
日本聖誕夜的裝飾照明點燈活動,是吸引非常多情侶的流行景點。 圖/作者陳威臣攝影

至於擴展為都市的公共裝飾照明,則源於法國的里昂。1643年,歐洲發生黑死病,但里昂卻沒有受到鼠疫的侵襲,當時城內的行政官員、市議員以及貴族們認為是聖母瑪利亞救了他們,所以便在12月8日這一天,家家戶戶都擺上許多蠟燭,照亮整個都市,之後進一步發展為里昂燈光節,並成為都市夜間公共裝飾照明的濫觴。

後來,這個習慣就遍及歐洲各地,甚至跨海傳到美國,時序上也不限定只有在聖誕節前後。

19世紀美國發明家愛迪生發明了白熾燈泡後,人類的照明邁入了一個新的時代,其亮度與持久性都不是過去的蠟燭與煤油燈所能比的,紐約曼哈頓的大樓群,便率先使用大量的白熾燈泡,在夜晚展現美麗的都會景象,成為最早利用燈泡展現裝飾照明的城市。

日本最早開始利用裝飾照明的,始於1900年帝國海軍聯合艦隊,為了展現軍威,在神戶外海舉辦觀艦式時,將大量燈泡裝置在參演的艦艇上,到了晚上將所有的燈光打開,一時間神戶外海燈火通明,觀看的日本民眾嘖嘖稱奇,也讓日本成為夜間裝置照明的濫觴。此後,東京與大阪等地舉辦的產業博覽會,也以大量燈泡展現裝飾照明,吸引民眾參觀,1904年東京專門販售舶來品的明治屋在銀座開店,並且在店外佈置裝飾照明,還吸引媒體採訪,成為當時流行業界的話題,也開啟了日本各地裝飾照明的風潮。

現在日本流行的夜間裝飾照明吸引相當多遊客,像是澀谷的青色洞窟,以藍色LED為主打...
現在日本流行的夜間裝飾照明吸引相當多遊客,像是澀谷的青色洞窟,以藍色LED為主打,創造出與眾不同的特色。 圖/作者陳威臣攝影

除了現代感十足的夜間裝飾照明,京都的佛寺也會在紅葉期間,規劃燈光秀,呈現出與眾不...
除了現代感十足的夜間裝飾照明,京都的佛寺也會在紅葉期間,規劃燈光秀,呈現出與眾不同的美感。 圖/作者陳威臣攝影

演變至今,入冬之後在日本各大都市,就出現各種公共裝飾照明,而且各地還會舉辦點燈活動,除了希望造成話題,也吸引觀光客前來,像是北海道札幌市的大通公園,從1981年開始,每年在舉辦雪祭之前,都會舉辦裝飾照明點燈活動,至今已持續36年,是目前日本歷史最悠久的裝飾照明活動了。

由於札幌點燈活動獲得成功,日本各大都市紛紛仿效,像是仙台市自1986年、新潟市和高松市也在1987年開始舉辦夜間裝飾照明的點燈活動。至於東京最早舉辦大規模點燈活動的則是1991年開始的表參道聖誕點燈。

時尚之街的表參道,一直都是日本年輕人追求流行的先鋒,每到聖誕節前,當地商店街組織就會利用明治神宮前,青山通上長達一公里的櫸木行道樹,開始佈置裝飾照明,照亮整個青山通。一開始當地的商店街還曾至仙台市視察,了解仙台當地是如何舉辦冬季點燈活動,後來兩地便開始進行裝飾照明的交流,2011年3月11日發生東日本大地震,當時放置在仙台港倉庫的LED燈泡,遭到海嘯的襲擊而全部毀損,結果表參道的商店街還支援了六萬盞LED燈泡,成為一段佳話。

圖為日本紀念311震災的祈福點燈活動。 圖/法新社
圖為日本紀念311震災的祈福點燈活動。 圖/法新社

另一個令人感動的故事,則是1995年開始的「神戶Luminarie」裝飾照明點燈活動了,當年的1月17日發生神戶大地震,人口150萬的神戶市遭受毀滅性打擊,為了追悼因地震死去的人們,以及傳達神戶復興的期望,所以1995年12月, 由神戶出身的活動企劃製作人今岡寬和與義大利藝術總監佛萊歐‧費斯提(Valerio Festi), 共同籌劃製作的大型裝飾照明。

兩人利用數以萬計的燈泡,建構出綿延不絕的迴廊,並且透過造型設計,展現出絢爛的風情,由於是當時日本最大規模的裝飾照明活動,因此很快地就吸引大量遊客前來參觀,而成為神戶復興的重要象徵。由於神戶Luminarie活動的成功,最多一年吸引了五百多萬觀光客到場,因此今岡與佛萊歐兩人,於1999年轉移陣地,在東京舉辦「東京MILLENARIO」的聖誕與新年裝飾照明活動。

當時正逢千禧年,而MILLENARIO就是義大利語當中的千禧年,所以這個活動在關東也同樣受到重視,直到2006年,因為東京車站以及前方的廣場將展開大規模整修與改建,這個活動才劃下休止符。2012年,東京車站紅煉瓦驛舍整修完成,因此丸之內點燈活動重新展開,也成為東京都內最重要的聖誕節點燈活動。

雖然這些美麗的夜間裝飾照明美不勝收,但不少環保人士相當反對這樣的活動, 除了光害、可能影響動植物的生長,主要的原因還是浪費能源。夜間裝飾照明運用大量燈泡,造成的能源耗損其實相當大,2011年東日本大地震發生,進而引發福島核災,造成日本的核能發電廠大量停擺後,日本電力供應不足的狀況下,這類消耗大量能源的活動便遭到非議,曾一度被迫取消。

1995年開始的「神戶Luminarie」,原本是因應當時1月17日發生神戶大地...
1995年開始的「神戶Luminarie」,原本是因應當時1月17日發生神戶大地震,為了追悼因地震死去的人們,以及傳達神戶復興的期望所創立的點燈活動。 圖/法新社

「神戶Luminarie」利用數以萬計的燈泡,建構出綿延不絕的迴廊,並且透過造型...
「神戶Luminarie」利用數以萬計的燈泡,建構出綿延不絕的迴廊,並且透過造型設計,展現出絢爛的風情,由於是當時日本最大規模的裝飾照明活動,因此很快地就吸引大量遊客前來參觀,而成為神戶復興的重要象徵。 圖/法新社

不過日本人所開發出來的藍光LED,卻成了救世主,由於日本科學家赤崎勇與天野浩師徒以及中村修二等人研發出藍光LED,使得LED擁有三原色,可混合出各種顏色與白色,讓人類的照明邁入一個新的紀元,當然這三位日本科學家,也在2014年獲得諾貝爾物理獎的榮譽。而LED低耗能的特性,應用在裝飾照明上,不但不耗能源,也令日本的裝飾照明活動規模越來越大。日本各大都市的相關活動,多在這段時期蓬勃發展,甚至還成立了日本夜間裝飾照明振興協會(日本イルミネーション振興協会),協助各地點燈活動策劃、支援照明設備與照明設計相關業務。

現在除了都市內的點燈活動,許多市郊的大型遊樂園,例如九州的豪斯登堡、關東的讀賣樂園德國村足利花卉公園等,都有超大規模的裝飾照明,數百萬盞以上的LED,配合光雕投影,都企圖吸引大量人潮前往。這幾年光是東京都,就有超過130個地點進行裝飾照明的活動,看來之後只會越來越多吧。

記得以前來日本觀光旅遊時,沒有那麼多夜間點燈活動,不過這幾年的裝飾照明已相當具可看性。身處夢幻與絢爛的世界,讓人無法忘懷,年末年始的冬夜,也有了不同的面貌,看到自家附近的夜間點燈,心中這才猛然驚醒:原來即將要迎接新年了。

▌本文摘自《我在日本的24hr:街頭巷尾的常民生活日誌》(釀出版,2021)

身處夢幻與絢爛的世界,讓人無法忘懷,年末年始的日本冬夜,也有了不同的面貌。 圖/...
身處夢幻與絢爛的世界,讓人無法忘懷,年末年始的日本冬夜,也有了不同的面貌。 圖/路透社


《我在日本的24hr:街頭巷尾的常民生活日誌》

作者:陳威臣

出版社:釀出版

出版日期:2021/12/09

內容簡介:旅居日本多年的記者陳威臣以台灣人的角度深刻觀察,從歷史、文化等面向切入當代日本社會,書分三輯,輯一以一天的24小時展開:吃早餐、擠電車上班、主婦的超市採買、倒垃圾、午餐、防災演習、傍晚的社區報時樂音,一路說到下班後的應酬與晚餐;輯二介紹日本人平時的休閒娛樂,包含情色夜生活、審美追求、能樂、寶塚、歌舞伎、相撲、當代藝文場館的展演活動、職棒、職足等體育賽事,甚至是彩券、麻將、柏青哥、競馬、賽車、競輪與獨特的競艇;輯三細數日本一年四季的特色節慶,諸如過新年、春日賞櫻、冬日點燈、七五三、女兒節與端午節、鐵男根祭等各地的民間祭典,以及一年之中許多個與「天皇」相關的節日由來。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失控的怪獸都市或不死鳥之城?東京「城市進化論」

日本「新.觀光立國」,襲來的遊客商機或泡沫化危機?

陳威臣

媒體工作者,資深政治幕僚,專長天上飛的、地上跑的、水中游的,喜歡透過鏡頭看世界,現居日本東京當家庭煮夫,順便觀察日本政經及文化史地。

作者文章

近年來每逢秋冬,日本各大都市的車站、商業區或公園都有許多大規模的夜間裝飾照明,成...

日本「電光物語」:夢幻的冬夜歲末點燈大戰

2021/12/24
「發展綠能的世界趨勢下,為何日本無法放棄燃煤發電?」圖為日本藝術家矢延憲司的大型...

日本絕不放棄的燃煤?「超超臨界發電」的減碳淨煤術

2021/12/13
2021眾院選投票率為55.93%,比上一屆2017年的53.68%微幅提升,但...

小輸無敵的自民黨?日本大選的「岸田絕對安定」時代

2021/11/01
岸田相當著迷於池田勇人,熱愛一部描寫池田的漫畫——《疾風の勇人》——這是漫畫家大...

疾風的文雄?日本自民黨為何選擇「低存在感」的岸田文雄

2021/09/30
河野太郎堪稱自民黨內的「異端兒」——行事作風有別於過往保守派的政治家,雖顯得突兀...

進擊的河野太郎:問鼎日本首相的「政治異端兒」?

2021/09/16
大阪附屬池田小學事件發生於2001年6月8日,兇手宅間守闖入校園進行無差別殺傷,...

校園無差別殺人的20年教訓:日本附屬池田小學事件警世錄

2021/09/03

最新文章

圖左為越戰美軍從直升機上被擊落的士兵、圖右為一行禪師。 圖/美聯社、梅村禪修中心

越戰燒殺的心田:一行禪師與被救贖的「地獄大兵」

2022/01/24
圖為2011倫敦大暴動。 圖/美聯社

無用的最經典「英國紅色電話亭」 , P for Phone Box

2022/01/21
1945年,奧斯威辛集中營被蘇聯紅軍解放後,紅軍軍醫在體檢一名集中營的奧地利猶太...

你踩著誰的屍體活下來?奧斯威辛集中營的「滅頂與生還」

2022/01/18
德蕾莎修女創辦的仁愛傳教修女會在2021年底突然遭印度政府的針對,拒絕換發更新修...

德蕾莎修女是壞人嗎?印度政府封殺「仁愛傳教修女會」風暴

2022/01/14
江歌案在2017年日本宣判,殺害江歌的兇手陳世峰判刑20年。但事件卻在中國掀起另...

你逃命害死了我女兒?中國留學生「江歌命案」的非常母親風暴

2022/01/13
圖/電影劇照

那個不能說出名字的人:哈利波特20年與JK羅琳的被魔王化?

2022/01/07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