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軍中虐死或殺人?南韓「真男人」背後的部隊霸凌地獄

2021/10/15 吳文哲

圖左為《D.P》劇照,圖右為韓國電視台KBS節目內容,其中針對尹勝柱事件所進行的...
圖左為《D.P》劇照,圖右為韓國電視台KBS節目內容,其中針對尹勝柱事件所進行的軍中霸凌調查模擬圖。 圖/《D.P:逃兵追緝令》、KBS《追蹤60分》

「《D.P:逃兵追緝令》並不是要告發誰,而是對於我自己曾經旁觀、放任暴力陋習延續的懺悔錄。」

2021年可說是韓劇在影音平台Netflix再創高峰的一年,不只有延續去年熱潮的《機智醫生生活2》(슬기로운 의사생활2),接棒的《魷魚遊戲》(오징어 게임)更是在全球獲得廣大迴響。然而,除了這兩部人氣巨作之外,還有另一部韓劇同樣也這段時間引發討論,甚至成為了第一部以軍隊為主題登上全球影音平台的作品,不過對於韓國軍方而言,它其實更接近於負面宣傳。

改編自網漫作品《D.P.:狗之日》(D.P.: 개의 날),由丁海寅(저해인)、金成均(김성균)主演的影集《D.P:逃兵追緝令》(디피),主要以描述韓國軍方的負責追緝逃兵的特殊組織「D.P.」(縮寫自「Deserter Pursuit」),及韓國軍隊文化作為劇情主軸。

除了揭露「D.P.」追緝逃兵的過程,由於生動描述韓國軍中的霸凌行徑及「旁觀」陋習,在影集播出後也讓韓國社會大為震驚。儘管軍方隨即澄清相關情節都已是過去式,但從種種跡象看來,不論是在維護人權或性別平權方面,韓國軍方都還有一段不短的路要走。

改編自網漫作品《D.P.:狗之日》,由丁海寅(저해인)主演的影集《D.P:逃兵追...
改編自網漫作品《D.P.:狗之日》,由丁海寅(저해인)主演的影集《D.P:逃兵追緝令》主要以描述韓國軍方的負責追緝逃兵的特殊組織「D.P.」(縮寫自「Deserter Pursuit」),及韓國軍隊文化作為劇情主軸。 圖/《D.P:逃兵追緝令》劇照

▌「苛酷行為」:當軍紀與服從成為施暴的幫凶

對於韓國男性而言,「入伍」到底有多可怕?或許從韓劇中時常描繪「接到一通入伍電話由喜轉悲」、「營區大門前的生離死別」,就可以略知一二。雖然是憲法規定的義務,但除了認為浪費時間、訓練很辛苦,惡名昭彰的軍中霸凌,更是讓人聞「(兵)單」色變的主因。

根據一份在2021年針對後備軍人的問卷調查指出,有70%的受訪者表示曾在軍中目擊過霸凌事件,至於親身受到霸凌的比例,則接近60%。雖然隨著服役年度越晚,被霸凌的比例也越來越低,但就算是2016年後才入伍,被霸凌的比例還是高達42%。

在施暴的類型中,語言暴力佔94.6%最高,其次則是毆打(58.2%),再來則利用位階關係進行不合理的要求佔55.2%(韓文為「가혹행위」,直譯為「苛酷行為」),而性暴力的比例則是6.7%。

對於韓國男性而言,「入伍」到底有多可怕?雖然是憲法規定的義務,但除了認為浪費時間...
對於韓國男性而言,「入伍」到底有多可怕?雖然是憲法規定的義務,但除了認為浪費時間、訓練很辛苦,惡名昭彰的軍中霸凌,更是讓人聞「(兵)單」色變的主因。 圖/《D.P:逃兵追緝令》劇照

根據2021年針對後備軍人的問卷調查指出,有70%的受訪者表示曾在軍中目擊過霸凌...
根據2021年針對後備軍人的問卷調查指出,有70%的受訪者表示曾在軍中目擊過霸凌事件,至於親身受到霸凌的比例,則接近60%。雖然隨著服役年度越晚,被霸凌的比例也越來越低,但就算是2016年後才入伍,被霸凌的比例還是高達42%。 圖/《D.P:逃兵追緝令》劇照

近乎虐待的體罰、蓄意傷害,甚至是將對方的性慾當成餘興節目的「高射砲」(要求對方在自己面前自慰),《D.P:逃兵追緝令》對於苛酷行為赤裸裸的描寫,可說是劇中最直擊人心的情節。然而,這些其實只是冰山一角,實際上發生過的「花樣」,甚至豐富到可以用字母分類排列。

包含要求一群下屬在地上搭肩,並且像地毯般捲起來的「滾飯捲」;要求對方扮演狗等動物,模擬馴獸的「動物操演」;在浴室或廁所,以排泄物潑灑受害者的「黃金澡」;用水、火等讓對方感到肉體上的痛苦,甚至是要求對方看著鏡子痛罵自己。藉由軍中位階帶來的權力,讓這些荒謬的情境成為現實,而軍紀與服從更成為了合理化苛酷行為的最大幫手。

在這樣的環境下,不只導致韓國國軍直到2019年前,每年都有上百逃兵,因為霸凌引發的死亡、自殺事件,更是層出不窮。其中,被認為是《D.P:逃兵追緝令》故事原型的「尹一兵事件」「林兵長事件」,更是在2014年將韓國國軍推上輿論的浪頭。

在這樣的環境下,不只導致韓國國軍直到2019年前,每年都有上百逃兵,因為霸凌引發...
在這樣的環境下,不只導致韓國國軍直到2019年前,每年都有上百逃兵,因為霸凌引發的死亡、自殺事件,更是層出不窮。 圖/《D.P:逃兵追緝令》劇照

原漫畫作者也表示:「《D.P:逃兵追緝令》並不是要告發誰,而是對於我自己曾經旁觀...
原漫畫作者也表示:「《D.P:逃兵追緝令》並不是要告發誰,而是對於我自己曾經旁觀、放任暴力陋習延續的懺悔錄。」 圖/《D.P:逃兵追緝令》劇照

「如果忍受的話,就會變成『尹一兵』;不忍的話,就會變成『林兵長』。在這樣的現實下,要怎麼讓我們安心把孩子送進軍隊?」

「尹一兵事件」又稱為「第28步兵師團義務役殺人事件」,時間發生在2014年4月7日,本名尹勝柱(윤승주,音譯)的義務役,在和4名前輩一起吃點心時發生衝突,並且被毆打致死。一開始調查團對外表示是偶發性致死意外,直到4個月後在民間團體召開記者會,表示該事件內有隱情,才讓這起時間長達1個月的霸凌行徑得以曝光。

除了毆打與言語暴力,加害者還會要求被害者蹲馬步超過2小時、不准睡覺、吃掉吐在地上的痰等,而原本應該制止的幹部,也同樣加入施暴的一方。過程中,若是尹一兵暈倒,還會被強制掛點滴,等到起來後再繼續挨打;在死亡之前,被害者甚至已經被連續施暴長達31小時。

一開始,韓國軍方還為加害者辯解,表示「無法判斷他們想要殺死被害人」,甚至企圖以窒息致死結案,直到輿論壓力下,才重啟調查,主嫌最後則被判處40年有期徒刑。

「如果忍受的話,就會變成『尹一兵』;不忍的話,就會變成『林兵長』。在這樣的現實下...
「如果忍受的話,就會變成『尹一兵』;不忍的話,就會變成『林兵長』。在這樣的現實下,要怎麼讓我們安心把孩子送進軍隊?」圖為尹勝柱生前照片。 圖/截取自KBS《追蹤60分》

至於「林兵長事件」則發生在尹一兵死亡2個月後。2014年6月21日,本名林道斌(임도빈,音譯)的林兵長在向同袍投擲手榴彈,並且以槍枝掃射後逃離軍營,導致5人死亡、8人受傷。因為林兵長攜槍離營,過程中韓國軍方不只發佈了「一級珍島犬警戒」,雙方甚至還發生交火。儘管軍方改採溫情攻勢,林兵長的父母也出面勸降,但因為擔心必須面臨死刑,林兵長依舊寫下遺書後企圖舉槍自盡,最終經過三個小時的急救後才脫離險境。

而在被捕後,林兵長表示自己被部隊長期排擠,事發當日則是因為同僚再度出言侮辱,才會犯下罪行。由於林兵長當時已經是老兵,距離退伍只剩不到3個月,這起事件也格外引人注目:到底林兵長在軍中受到多大的壓力與折磨,才會讓人選擇在退伍前夕再也忍耐不了、犯下如此罪行?

兩起事件的接連發生,不只導致當時的韓國陸軍參謀總長​​權五晟(권오성)在同年8月引咎辭職,韓國社會也出現「忍住就變成『尹一兵』,忍不住就變成『林兵長』」的批評,認為韓國軍隊中的霸凌已經是不能再輕忽的問題。

然而,儘管在事發後韓國國會對於設置軍人人權保護官就已經有了共識,韓國國防部卻遲遲不願意給予隨時進入軍營訪視的權限,讓相關法令至今依舊處於擱置階段。

2014年6月21日,本名林道斌(임도빈,音譯)的林兵長在向同袍投擲手榴彈,並且...
2014年6月21日,本名林道斌(임도빈,音譯)的林兵長在向同袍投擲手榴彈,並且以槍枝掃射後逃離軍營,導致5人死亡、8人受傷。槍擊事件發生後,林兵長也攜帶槍枝彈藥逃離了現場,圖為韓國軍方在22日於高城郡附近展開全面搜索。 圖/美聯社

然而,儘管事發後韓國國會對於設置軍人人權保護官就已經有了共識,國防部卻遲遲不願意...
然而,儘管事發後韓國國會對於設置軍人人權保護官就已經有了共識,國防部卻遲遲不願意給予隨時進入軍營訪視的權限,讓相關法令至今依舊擱置。圖為一名遭到林兵長攻擊負傷的士兵被抬上救護車。 圖/美聯社

▌韓國防部稱「軍營環境已大幅改善」但實際真相是?

隨著《D.P:逃兵追緝令》獲得迴響,不只劇中影射的事件再度成為話題,韓國軍中的現況也成為外界關注的焦點。對此,韓國國防部也透過發言人回覆:「除了劇中的環境與現在已經相去甚遠,在軍營開放使用手機後,當遇到苛酷行為,軍人能夠及時申訴的管道也已經越來越多元。」此外,近幾年韓國逃兵也有明顯減少的趨勢,尤其在2019年開放使用手機後,隔年更是首度降至兩位數,而軍人自殺事件確實也正在逐年降低。

然而,這就代表軍中環境已經改變了嗎?根據韓媒《聯合新聞》報導,儘管人數下降,但自殺仍舊在軍中死亡事件中,佔有壓倒性的多數,而比例甚至還在逐年增加,發生頻率也比其他國明顯高上許多。2019年人權團體經過問卷調查後更發現,當時仍有8%的服役軍人表示,自己曾經受過「非人對待」,其中同樣是以言語暴力為多數。

此外,就在國防部發表聲明的隔天,韓國海軍就發生軍人因為苛酷行為輕生的消息,也狠狠打了國防部一巴掌。事後更傳出被害人生前雖然有提出申訴,卻被軍人權組織回覆「因為在軍艦上無法與加害者分離,就和他和解吧」,明明應該提供幫助卻造成二次傷害,也引發外界譁然。

當苛酷行為遇上性別,情況似乎也會變得更加艱鉅。2021年5月,韓國空軍發生女士官遭上司性騷擾,雖然多次申訴,卻無法獲得幫助,不僅被部隊的人勸說、就連同部隊的男友也受到威脅。除此之外,轉調後她曾遭性騷擾的消息又在新部隊傳開,造成二度傷害,最後只能選擇輕生;同年8月,另一名海軍士官,也同樣因為類似原因,被發現自殺身亡。短期間「被性騷擾 > 申訴 > 轉調 > 自殺」的悲劇接續上演,不只顯示韓國國軍內部的處理機制存在問題,同時在維護性別平權方面,也完全不及格。

在京畿道城南市的國軍首都醫院的女士官遺照。 圖/YTN news
在京畿道城南市的國軍首都醫院的女士官遺照。 圖/YTN news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我希望透過《D.P:逃兵追緝令》,讓大家了解並不是看不見就代表沒發生,而『現在已經好很多了』也不應該被歸結為『那麼這樣就夠了』。」

——《D.P:逃兵追緝令》編劇金普通(김보통)

輕則增重,更有甚者則是不惜轉換國籍,甚至有人一逃就逃了18年,至今還是下落不明,韓國男性對於當兵恐懼與厭惡,尤其在每年遇到大型運動賽事就會討論的「免役」話題中,更是明顯。但就如同《D.P:逃兵追緝令》劇中與原作家所說,除了階層關係與制度外,大多數人明明看見卻選擇「旁觀」的心態,或許才是苛酷行為得以恣意橫行、軍中改革牛步的主因。

從2016年的軍隊實境節目「真正的男人」,到2021年的「鋼鐵部隊」,藉由讓名人進入營區體驗部隊,甚至是特種部隊訓練生活的軍旅綜藝,近年來在韓國越來越受到歡迎,藉由綜藝似乎也軟化了外界對於紀律與階層關係的恐懼。然而,此時出現的《D.P:逃兵追緝令》,就如同當頭棒喝。

直到目前,韓國軍方仍有不到100名「D.P.」隊員,負責追緝逃兵,但韓國國防部也在日前宣佈,將會在明年8月廢除相關組織,並將業務移交給軍事警察部。然而,韓國的逃兵問題始終源自於軍營的環境,而防止下一個「尹一兵」或「林兵長」出現,也不只是依靠軍方與國防部就能解決,而是所有人都必須負起的集體責任。

韓國的逃兵問題始終源自於軍營的環境,而防止下一個「尹一兵」或「林兵長」出現,也不...
韓國的逃兵問題始終源自於軍營的環境,而防止下一個「尹一兵」或「林兵長」出現,也不只是依靠軍方與國防部就能解決,而是所有人都必須負起的集體責任。 圖/《D.P:逃兵追緝令》劇照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南韓軍中的「變性戰士」(下):強迫退伍!跨性別就是身障?

南韓軍中的「變性戰士」(上):現役軍人能不能接受跨性別手術?

「何不試試募兵制?」 南韓熱議的軍隊革新論

吳文哲

就讀新聞系時誤打誤撞進入韓文世界,認為韓國在經濟發展、歷史等方面,均和台灣有許多相似之處。希望藉由文字,讓更多人了解韓國,並為台灣找到未來的發展方向。

作者文章

根據國際法,不論是南北韓的特務們、或是遭綁架者,本來都應該在戰爭狀態結束後各自返...

南北諜報家家酒?遣返「北韓間諜」的韓國人道難關

2022/05/11
圖左為象徵日本殖民時期慰安婦的韓國少女胸像、圖右為2021年,一群韓國小學生畫的...

好想贏日本?《後現代韓國》崇日與反日的愛恨情意結

2022/04/21
圖為由孔曉振主演的驚悚片《鎖命危機》,描述南韓的獨居女性即使非常「保護自己」,進...

跟蹤騷擾鎖命危機(上)南韓不能保護被害人的《跟騷法》?

2022/03/29
圖/《鎖命危機》劇照

跟蹤騷擾鎖命危機(下)報案5次仍遇害的金炳燦殺人案

2022/03/29
「恐懼會使人脫離邪惡......?」2021年11月的韓劇《地獄公使》描繪韓國的...

南韓真地獄公使(上)誰給「假宗教」寄生的空間?

2021/12/22
「您了解『道』嗎...?」從獨立運動到民主化的歷程,縱使無信仰者佔大多數,但宗教...

南韓真地獄公使(下)從靈獸崇拜殺人到干預國政?

2021/12/22

最新文章

左圖為宋代中國倉船復原模型,右圖為1907年繪製的維京人傳說圖像。 圖/維基共享

《西元一千年》天下航路:宋代中國與維京人的四海競航

2022/05/16
高畑勲儘管已離開人世,但其經典作品對後人依舊有著傳世的價值,2019年7月2日,...

高畑勲「感動原點」:回望吉卜力動畫大師的創作魂

2022/05/13
圖/911 Living Memorial

Life Loves On:選讀2022普立茲的特寫生命故事

2022/05/13
許多人可能誤以為在女性也能受高等教育並投入職場的年代,「家務分工」已經是半個世紀...

假如當年沒離職帶小孩?菁英媽媽想上班的育兒困境

2022/05/06
後呂良子(中央持傘者)和地鐵歐巴桑的「抗爭歌舞伎」。 圖/紀錄片《地鐵藍領勞工》

地鐵阿嬤在大聲什麼?專訪日本「女鬪勞俱樂部」抗爭歐巴桑

2022/04/29
「母親和我相差34歲,有時我覺得,她和我像是活在不同的世界。」我想起一部我非常喜...

你媽在害怕什麼?歷史學家的「情感國度」田野踏查

2022/04/27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