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她-他風暴:新加坡教育部威脅「跨性別診療」干預事件

2021/02/03 萬宗綸

1月26日,五位聲援者到新加坡教育部前面舉牌抗議,要求教育部停止歧視跨性別者,然...
1月26日,五位聲援者到新加坡教育部前面舉牌抗議,要求教育部停止歧視跨性別者,然而這群抗爭者隨後卻遭到警方逮捕,引起輿論譁然。圖為示意圖,為新加坡Pink Dot集會上的參與民眾。 圖/路透社

新加坡教育部在1月中,被控訴干預一位跨性別高中生的荷爾蒙治療。事情爆發後,教育部在聲明中以「性別錯稱」(misgendering)的方式,使用 “he”(男性的「他」)而非此學生使用的 “she”(女性的「她」)指稱當事人,並否認一切指控,引發爭議。

1月26日,有五位聲援者到教育部前面舉牌抗議,要求新加坡教育部停止歧視跨性別者的種種作為、並在體制內提供跨性別學生更好的支持,然而,這群抗爭者隨後卻遭到警方逮捕,引起輿論譁然。

▌延伸閱讀:〈同志的孕味:代孕爭議的新加坡「家庭價值」〉

▌事件經過:當跨性別學生遭到校方歧視

1月中,一位正就讀初級學院(約等同台灣的「高中職」)的18歲跨性別學生艾希莉(Ashlee)在Reddit論壇上控訴新加坡教育部干預她的荷爾蒙治療。這位跨性別女性在文中指出,她在小學就讀男校時,便因為陰柔氣質時常遭到霸凌,並清楚地認知到自己實際上是一位女性。

經歷了「人生最黑暗的時期」(worst period of my life)後,這位學生終於在中學時進到一所男女混校的學校,也對自己的性別認同有更多的認識。2019年,在升上初級學院前,她到新加坡心理衛生學院(Institute of Mental Health)求診,得到了「性別不安」(gender dysphoria)的診斷。

艾希莉將醫生診斷交給了她的學校(初級學院),教育部隨後也透過學校瞭解了她的狀況,起初新加坡教育部的反應還算友善,指出「這是一個很新的議題,我們希望能與你一起學習」。在這篇Reddit的貼文中,艾希莉指出其實她的同學和各科老師都很支持她,經過了一年多的醫生評估後,她的精神科醫生認為她應該要在18歲開始,進到荷爾蒙治療的階段。

1月26日聲援者於芳林公園抗議。 圖/取自記者韓俐穎推特
1月26日聲援者於芳林公園抗議。 圖/取自記者韓俐穎推特

幾位聲援艾希莉的抗議者,隨後遭到警方關切。 圖/取自記者韓俐穎推特
幾位聲援艾希莉的抗議者,隨後遭到警方關切。 圖/取自記者韓俐穎推特

然而就在去年8月,當艾希莉回去找她的醫生時,醫師卻說教育部打電話給他,跟他開了會,要求他在知會教育部之前,不可以幫這位學生寫診斷證明或是轉介她去做荷爾蒙治療。換言之,對於教育部而言,他們在實務上應該要擁有這件事情的最後決定權。因此這位醫師不得不終止荷爾蒙治療的轉介,造成她極大的心理壓力與創傷。

10月,學校高層要求艾希莉與她的父親到校,告訴他們,如果艾希莉執意要接受荷爾蒙治療,劑量必須減少,否則一旦艾希莉在生理外觀上的轉變使得她再也無法穿下男生制服,她就會被退學。一個月後,艾希莉又在上課時被叫出去訓斥她的頭髮長度,要她剪短髮,否則不得到學校上課。艾希莉隨後向學校申請在家自學,學校馬上駁回她的請求。

艾希莉指出,自從1月新學期開學後,她至今還沒到學校上過課。她指出,如果事情無法獲得圓滿解決,她只能轉學到對儀容沒有這麼多限制的技職體系,然而這完全不在她原本的生涯規劃裡。

學校高層要求艾希莉與她的父親到校,告訴他們,如果艾希莉執意要接受荷爾蒙治療,劑量...
學校高層要求艾希莉與她的父親到校,告訴他們,如果艾希莉執意要接受荷爾蒙治療,劑量必須減少,否則一旦艾希莉在生理外觀上的轉變使得她再也無法穿下男生制服,她就會被退學。圖為示意圖。 圖/美聯社

▌教育部回應:一切純屬誤會

由於這篇 Reddit 貼文引發熱烈討論,新加坡教育部發出聲明指出一切指控子虛烏有,聲明中寫道:「我們邀請這位學生聯繫學校以釐清事情經過,並討論學校可以怎麼要支持他(his)的學業」。教育部並指出,有關於是否進行荷爾蒙治療的決定,一切由學生與家人決定,教育部並沒有要干預的意思。

不過這篇聲明中因為「性別錯稱」了艾希莉,引發了強烈的爭議。對於一個已經自我認同為女性的跨性別者,在必定經過審閱才刊出的官方新聞稿中,故意使用對方已經不使用的性別代名詞,這是極具侵略性的歧視性行為。就連報導這篇新聞稿的《海峽時報》記者也小心地在報導中指出,新加坡教育部使用了艾希莉不使用的代名詞。

再者,「一切由學生與家人決定」的說法,無視了艾希利對學校的歧視性作為所做的指控,作為學校機構的主管機關,教育部非但沒有任何作為,甚至還有在背後支持如此恐跨舉動的嫌疑。

1月19日,新加坡多個性別倡議團體,在艾希莉的授權下,發表了一篇聯合聲明。聲明中抨擊艾希莉就讀的學校剝奪了她的隱私權、健康權,還有接受教育的機會,比如「降低荷爾蒙劑量」如此的醫療專業行為,學校並無權主動提出這樣的指導。聲明並指出,如果新加坡教育部真如同他們聲明中所說的那般清白與支持跨性別學生,那麼他們就應該端出制度性的政策來保障跨性別學生的權利。

教育部並指出,有關於艾希莉是否進行荷爾蒙治療的決定,一切由學生與家人決定,教育部...
教育部並指出,有關於艾希莉是否進行荷爾蒙治療的決定,一切由學生與家人決定,教育部並沒有要干預的意思。圖為示意圖。 圖/歐新社

為了驗明正身,新加坡教育部在兩天後再次與艾希莉就診的心理衛生學院發表聯合聲明,指出「學校已經承諾會與該生以及心理衛生學院的專業人員持續合作,以支持該生的教育生涯以及身心健康」,教育部進一步希望「社會各界尊重學生家人的隱私,讓家長能夠有空間做出對孩子最好的決定」。

這一系列來自新加坡教育部的回應,似乎都在在暗示,艾希莉荷爾蒙療程的干預,是為了讓他的家長能夠有知情同意權,而艾希莉則成了一位不顧家人意見而尋求性別身份改變的自私小孩。

不過,姑且不論已經成年的跨性別者到底需不需要家人行使同意權才能進行荷爾蒙治療,從頭到尾,艾希莉未曾指出家人反對她的荷爾蒙治療,反而是學校經常聯繫艾希莉的父親,威脅要將艾希莉退學。那麼,如果艾希莉的家人最後因此反對了艾希莉的荷爾蒙療程,不知到底是家人做了決定、還是教育部或學校替家人做了決定。

 如果艾希莉的家人最後因此反對了艾希莉的荷爾蒙療程,不知到底是家人做了決定?還是...
如果艾希莉的家人最後因此反對了艾希莉的荷爾蒙療程,不知到底是家人做了決定?還是教育部或學校替家人做了決定?圖為2017年一名父親抱著女兒參與在新加坡舉辦的「粉紅點」集會(Pink Dot SG)。Pink Dot集會自2009年開始舉行,聲援LGBT人士。 圖/美聯社

▌新加坡政府矛盾的性別治理

其實亞洲的第一例性別重置手術是發生在新加坡(1971年),1973年,新加坡政府更允許經過性別重置手術者更換法律上的性別。

曾有一位婦產科醫師S. Shan Ratnam以性別重置手術聞名。1975年,他在國立大學醫院設立了性別身份門診與性別重置手術門診,在他的領導下,新加坡一度是性別重置手術的重鎮之一,執行了超過500次的性別重置手術,當中甚至有超過一半是外國人慕名而至。

然而,儘管新加坡政府合法化性別重置手術,卻似乎不喜歡新加坡以此為名,在Ratnam醫師過世前,便時常施壓要使他的性別門診關閉,並在他2001年過世後,馬上關閉他生前經營有成的性別門診。不過在當地跨性別團體的陳情下,在2003年再次開啟門診。

儘管新加坡政府合法化性別重置手術,卻似乎不喜歡新加坡以此為名。圖為1950至19...
儘管新加坡政府合法化性別重置手術,卻似乎不喜歡新加坡以此為名。圖為1950至1980年代中期,新加坡的武吉士(Bugis)是跨性別社群(通常是男性跨女性)活躍之地,為武吉士街增添獨特的文化風情。 圖/Wikia.org

文化研究學者Audrey Yue就注意到新加坡政府治理中的矛盾,一方面在法律上保持開放,鼓勵經歷性別不安的人在醫療協助下得到想要的身體,一方面卻又保持低調,不想鼓勵性別多元主義。

2016年《海峽時報》報導指出,在接受問卷調查的41位跨性別女性中,有將近一半的人曾經有過自殺念頭,更有15%的人,在填寫調查的過去那一年自殺未成功。而78%的人有憂鬱傾向。

教育部一方面在公開聲明中貌似支持艾希莉尋求醫療協助,一方面卻又在私底下耍小手段,要艾希莉安靜聽話,不要顛覆了新加坡政府維持的社會秩序——他們到底是希望艾希莉因性別不安衍生的焦慮能因為尋求醫療協助而得到舒緩,或者是希望艾希莉因為荷爾蒙治療受阻而出現更嚴重的焦慮情況呢?

新加坡武吉士街原為跨性別社群活躍之地,但因政府在1985年開始大規模發展,武吉士...
新加坡武吉士街原為跨性別社群活躍之地,但因政府在1985年開始大規模發展,武吉士搖身一變成了現代購物中心,城市化的發展漸漸讓獨特的跨性別文化從此消逝於公眾眼前。 圖/Wikia.org

▌聲援者抗議:「該修補的是學校,不是學生」

如同關閉Ratnam診所的事件重演。新加坡教育部對艾希莉這個案例的施壓,引爆了一連串性少數團體長期以來對新加坡政府保守政策的不滿。1月26日,有5位抗議者在教育部外舉牌抗議,他們以「該修補的是學校,不是學生」(Fix schools not students)作為主要訴求,反對教育系統裡的恐跨歧視(transphobia)。這個抗議成功得到多家媒體與網友的關注。其中一位學生抗議者指出

「長久以來,有太多跨性別學生在教育部轄下的學校裡遭到制度的暴力對待,我也是其中一員,包括要求我們的髮型、穿特定性別的制服、不讓我們得到醫療協助、避免跨性別校友返校等等歧視性行為。我希望可以見到有跨性別或酷兒學生代表與教育部坐下來談教育政策,如此教育部才能真的照顧到跨性別與酷兒學生的需求。」

根據2009年實行的《公共秩序法》(Public Order Act),在沒有獲得警方許可的情況下,新加坡只允許民眾在芳林公園抗議,然而芳林公園目前因為疫情緣故,並沒有對抗議活動開放。

這場在教育部外的抗議行動很快引來警察的關注,警方要求抗議者使用「其他管道」表達意見,然而抗議者指出,多少年來,性少數團體已經用過各式各樣的方式表達過多少意見,也未見有所改變。由於抗議者不願意離開,而遭到警方逮捕。經過現場,僅是拍照的人也在隨後遭到警方傳喚。

圖為2019年在新加坡芳林公園的Pink Dot 集會上,遊行者訴求政府撤銷第3...
圖為2019年在新加坡芳林公園的Pink Dot 集會上,遊行者訴求政府撤銷第377條A條文。該條文承襲自英殖民時期的法律,將男性無論在公共或私人場所的性行為視為犯罪,違法者最高將面臨2年刑期。 圖/路透社

每一年的Pink Dot集會上,參與則都會身著粉紅色,支持有愛無類(Freedo...
每一年的Pink Dot集會上,參與則都會身著粉紅色,支持有愛無類(Freedom to love)。 圖/路透社

工人黨議員Raeesah Khan曾在今年1月5日質詢內政部,要求他們說明自從2009年以來,有多少人申請過在芳林公園以外的地方進行公共集會,並說明當中有多少申請遭到拒絕,拒絕原因為何。內政部長在書面回覆中指出,警方在這11年來收到共11,269件集會申請,核准了8,545件。然而,在這場抗議現場觀察的社運人士與記者韓俐穎指出,根據社運界的經驗,很多集會行動是不會被核准的,比如The Online Citizen的主編Terry Xu曾經希望進行時長10分鐘的個人無聲抗議,反對政府撲殺流浪狗,結果集會申請遭到拒絕。

不過,僅管警方並沒有整理核准或拒絕原因,如果警方認為集會「可能製造公共混亂」、「造成新加坡不同群體間的敵意」等等,便可以拒絕集會申請。一人抗議也包含在集會的範疇內。

毫不意外地,在2月1日的國會質詢時,工人黨議員何廷儒質詢教育部長黃循財,目前教育部到底推出了哪些有關方針與政策來協助跨性別學生、學校面對此議題有多少自治權等等,黃循財給出了新加坡式的政府答覆:「性別身份的議題已經造成了嚴重的社會對立,這種西方國家的(性別身份)文化戰爭,不該被帶進來新加坡,我們也不該允許性別身份的議題導致社會分化。」

新加坡Pink Dot集會的理念隨後散播到世界各地,包括台灣、香港都曾舉辦類似的...
新加坡Pink Dot集會的理念隨後散播到世界各地,包括台灣、香港都曾舉辦類似的活動。 圖/路透社

除了可以見到星國政府慣用的「東方/西方價值對立」修辭之外,長期以來,新加坡政府善於使用「造成新加坡不同群體間的敵意」此類修辭去限制許多議題的討論,比如新加坡刑法仍然將同性性行為入罪

儘管包含李顯龍在內的政府領導人都曾公開發言不反對同志族群,但為了維持新加坡各群體之間的和諧,政府不會修法。有趣的是,少數群體似乎不在「各群體」的定義之內,少數群體實際感受到的制度性與社會性歧視,似乎不被認為與「和諧」矛盾。

儘管政府態度保守,目前已有超過300位新加坡教師、社工與心理諮商師連署,要求教育部制定更清楚的政策以支持跨性別學生的性別轉銜。Today新聞網發現,當中有部分連署者因為害怕丟掉工作,所以不敢使用全名連署,其中一位受訪教師指出:

「我的工作就是要支持我的學生們在教育這條旅程上所經歷的種種,也要照顧他們在身心還有情緒上的健康,而艾希莉的案例,似乎違反了這一切的一切。」

除了可以見到星國政府慣用「東方/西方價值對立」修辭之外,長期以來,政府也善於使用...
除了可以見到星國政府慣用「東方/西方價值對立」修辭之外,長期以來,政府也善於使用「造成新加坡不同群體間的敵意」此類修辭去限制許多議題的討論。 圖/歐新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天黑請閉嘴:新加坡的附庸式「新聞自由」

傷害華人情感?新加坡國會選戰的「棕色臉孔」歧視之亂

萬宗綸

苗栗卓蘭滿月,新北土城長大,臺灣大學地理系薰陶四年後,在赤道附近拿到新加坡國立大學語言學碩士,認為學科沒有界限。著有《安娣,給我一份摻摻!透視進擊的小國新加坡》。 ▎FB:萬小弟在星嘎坡啦(Mr. WAN in Singapura)

作者文章

1月26日,五位聲援者到新加坡教育部前面舉牌抗議,要求教育部停止歧視跨性別者,然...

她-他風暴:新加坡教育部威脅「跨性別診療」干預事件

2021/02/03
年僅26歲就成為新加坡最大反對黨「工人黨」最年輕的國會議員候選人,Raeesah...

傷害華人情感?新加坡國會選戰的「棕色臉孔」歧視之亂

2020/07/08
「Kill the Indian in him, and save the ma...

風語者的絕種(下):「印第安白人化」的尊嚴清洗

2019/04/24
「說族語的人被毆打、被虐待、被告訴應該要忘記他們的語言,讓語言慢慢死去。幸好,還...

風語者的絕種(上):蘇族人的語言算不算「美國話」?

2019/04/24
「凱爾特」很大程度上是個文化概念,七成人口都住在低地的、使用英語的蘇格蘭人,也就...

凱爾特人一家親?蘇格蘭的「愛爾蘭歧視」

2019/03/15
從蘇格蘭王室成員改變說話方式開始,經過了四百多年,蘇格蘭語遭降格為一種英語方言。...

蘇格蘭靠「嘴」獨立(下):「土話」從羞恥到驕傲?

2018/12/13

最新文章

圖/中華郵政

口袋裡的家國:郵票定格的「華人認同」變遷史?

2021/03/01
看似荒謬的「吃不吃肉大亂鬥」,背後又有怎樣的食糧論戰呢? 圖/法新社

校園不吃肉?法國的亂鬥「無肉營養午餐」與學生素食風波

2021/02/27
中國23歲女子車莎莎使用「貨拉拉」的叫車搬家服務,卻在本人跟上車之後,發生了「跳...

中國「貨拉拉跳車命案」:叫車搬家的亡命悲劇之謎?

2021/02/26
1988年日本有名的拳法漫畫《拳兒》(圖右),除了有對中國武術的描繪之外,也有對...

中華五千年秘拳?日本的「中國拳法」奇幻再發明

2021/02/24
「真心相愛的兩人,依然是健保上的陌生人...」南韓的一對同志伴侶金勇敏(右)與蘇...

讓我養你吧(上)南韓同婚家庭「健保上的陌生人」訴訟

2021/02/22
反而暴露自身對性少數者處境的無知與不關心,並成為主流的制式回應,如何突破這層枷鎖...

讓我養你吧(下)首爾市長補選與「同志遊行泡泡」風波

2021/02/22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