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絕命紅綠燈:死傷萬人的日本「交通戰爭」

2018/08/07 陳威臣

日本是全世界交通秩序最良好的國家之一,但近年老舊交通號誌更新不力、成為事故發生的...
日本是全世界交通秩序最良好的國家之一,但近年老舊交通號誌更新不力、成為事故發生的潛在危險,過去造成萬人死傷的「交通戰爭」將會重演? 圖/flickr@MIKI Yoshihito

日本是全世界交通秩序最良好的國家之一,人民十分守法,因此交通事故不但少,一年因交通事故死亡的人數,僅有3,694人(2017年),與台灣近3,000人的數字相較之下,人口事故比例相差5倍之多。

能夠有如此的優良交通環境,除了有高水準的國民素質,與良好的公民教育之外,完善的號誌設備,保障交通的安全與順暢,也是功不可沒。日本的交通號誌機密度堪稱世界第一,其密度為英國的5倍、美國的16倍,由於日本是「行人絕對優先制」,因此設置大量交通號誌機,以保障行人與用路人的安全。

然而近年來卻發生多起事故,並非用路人不遵守交通規則,而是交通號誌機故障所導致,讓人傻眼。這些故障的其實多屬老舊號誌機,由於已過更新年限,所以出現各種突發的故障,例如綠燈與黃燈同時亮燈、十字路口的號誌機全部亮綠燈,還有原本紅燈,亮綠燈後馬上又變成紅燈,結果導致對撞事故等狀況。

日本的交通號誌機密度堪稱世界第一,其密度為英國的5倍、美國的16倍。 圖/陳威臣...
日本的交通號誌機密度堪稱世界第一,其密度為英國的5倍、美國的16倍。 圖/陳威臣攝影提供

目前日本全國的交通號誌機,大約有21萬座左右,但其中有20%(約4萬5千座)已超過必須更換的期限,由於一部交通號誌機,最容易故障的就是控制器,一但故障,就會發生號誌異常,或是無法正常作動的狀況。而這些老舊號誌機,控制器的晶片與主機板經年累月的使用,早已老化,因而隨時有可能出現狀況,導致事故發生。

日本的交通號誌機,警察廳規定的更新期限是19年,但根據警察廳的統計,目前已過更新期限的號誌機,數量最多的是愛知縣4,415座,第二則是北海道有4,001座,第三是大阪府有2,888座。之所以還有這麼多老舊號誌機尚未更新,是因為設置一座交通號誌機,需要價110萬日圓(約新台幣30萬)。

以愛知縣來說,全縣境內共有1萬3千座號誌機,是除了東京都之外號誌機最多的縣,但卻有高達34%的號誌機,已過更新期限。如果要全面更新號誌機的話,總共得要耗資42億日圓(約新台幣11億),雖然年年都有編列預算更新,但卻跟不上老舊過期的號誌數量。

目前日本全國的交通號誌機約有21萬座,但其中有20%(約4萬5千座)已超過必須更...
目前日本全國的交通號誌機約有21萬座,但其中有20%(約4萬5千座)已超過必須更換的期限。 圖/路透社

會有這樣的狀況,是因為1960年代開始,日本邁入高度經濟成長期,不管是工作用車輛,或是一般私家轎車,因日本人所得大幅增加,而成為人人買得起的代步工具,也讓日本的汽車數量高度成長。然而隨著車輛增多、一般道路的服務水準卻沒有跟著提升,在缺乏號誌導引與交通規制下,交通事故年年增加,也造成因交通意外死亡的人數暴增。

1970年全年,因交通事故死亡人數,達到1萬6,765人的新高,甚至於超過甲午戰爭時,日軍戰死的人數(1萬3,311人)還多,所以被稱為「交通戰爭」。

為了保護人命安全,當時的日本政府除了嚴格執行交通法規、制定嚴格的罰則之外,也自1960年代末期開始,大量設置交通號誌,用以規制行車秩序,並保障行人的安全。然而這些號誌因為在同一時期大量設置,所以面臨淘汰的時程也就十分相近。

但同時間面臨大量交通號誌必須更新,製造與人力成本均暴漲的今日,政府單位卻沒有錢能夠應付,因此只得逐年陸續汰換,以過於老舊與故障者優先替換。也因此,造成了現今仍有4萬多座老舊號誌,仍繼續使用的窘境了。

《映畫社中日系列:交通戰爭》

60年代後隨著車輛增多、一般道路的服務水準卻沒有跟著提升,在缺乏號誌導引與交通規...
60年代後隨著車輛增多、一般道路的服務水準卻沒有跟著提升,在缺乏號誌導引與交通規制下,交通事故年年增加。 圖/美聯社

目前愛知縣境內,仍有1971年製造的現役交通號誌機,已經使用超過47年,且愛知縣一直是日本駕駛習慣最差的地區,因此交通事故居高不下。根據統計,當地已連續3年死亡人數都超過200人,是日本各都道府縣人數最高的行政區,如今面臨需編列高額預算,進行老舊號誌機的更新,也讓愛知縣警方頭痛不已。

目前愛知縣警設置了專門處理老舊號誌的部門,並且請民眾提供相關訊息,遇到較常出現狀況的老舊號誌機,優先進行更換。不過,雖然號誌機在妥善保養的狀況下,仍能撐一段時間,但支撐號誌機的支架,一般來說使用壽命大概是40年,而且由於材質多為金屬,會因為逐漸鏽蝕,無法支撐而倒壞,不但造成交通困擾,也可能砸傷行人。

也由於日本的號誌機過多,造成後續的維修困難,因此日本政府也開始著手研究,有何方案能夠減少號誌機的數量,但又能維持現有的交通指揮與保護行人的效果。其中最讓交通單位感興趣的,就是舊有的「圓環式路口」。

圓環式路口是歐洲十分常見的路口設計,過去日本在明治維新之後,也學習歐洲的都市計畫,設置許多圓環,但戰後由於車輛暴增,圓環造成道路壅塞,因而拆除設置大量交通號誌。

老舊號誌機會因為逐漸鏽蝕,無法支撐而倒壞,不但造成交通困擾,也可能砸傷行人。 圖...
老舊號誌機會因為逐漸鏽蝕,無法支撐而倒壞,不但造成交通困擾,也可能砸傷行人。 圖/法新社

圓環式路口是歐美常見的路口設計,過去日本在明治維新之後,也參照設置了許多圓環。圖...
圓環式路口是歐美常見的路口設計,過去日本在明治維新之後,也參照設置了許多圓環。圖為美國紐約的哥倫布廣場圓環。 圖/美聯社

不僅是日本,許多國家包括台灣、韓國,甚至於歐洲各國,許多圓環都被拆除,但目前的最新研究卻發現,設置圓環其實有助於駕駛人更謹慎使用道路,像是荷蘭試驗性的將幾個路口改設置圓環,結果車禍肇事率降低90%。

此外,荷蘭的德拉赫滕(Drachten),人口約4萬5千人,還在2007年進行一項實驗,就是將市區大部分的交通號誌機撤除,結果車輛通過路口的時間,平均縮短了20秒,原本4年發生36件交通事故,這項實驗實施之後,一年之間只發生2件交通事故。這樣的結果,讓歐洲各國也開始研究撤除號誌機的實驗,目前大約有400個市鎮展開這項計畫,這些實驗結果,都提供日本相當重要的參考。

此外,日本有部分的號誌機,當年設置時,主要是為了提醒用路人「該處有十字路口,應減速慢行並注意通過」。但這些所謂的「一燈式」號誌機,所設置的地點都是交通量低的路口,加上年代老舊,因此日本警方也研議,拆除這些號誌機,改設置新式反光標誌,不但有同樣效果,也可減少號誌。

當然日本政府仍然維持行人優先的制度,希望能以各種方式,保護行人的安全。但現階段,日本政府仍要傷腦筋,畢竟4萬多座老舊號誌機,得要花上近500億日圓啊!

日本政府仍然維持行人優先的制度,希望能以各種方式,保護行人的安全。 圖/法新社
日本政府仍然維持行人優先的制度,希望能以各種方式,保護行人的安全。 圖/法新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日本新幹線殺人事件:希望265號,最終列車的悲劇

陳威臣

媒體工作者,資深政治幕僚,專長天上飛的、地上跑的、水中游的,喜歡透過鏡頭看世界,現居日本東京當家庭煮夫,順便觀察日本政經及文化史地。

作者文章

4月23日的知床觀光船事故,是近年來日本最慘重的船難事故。截至5月12日,海保小...

無人應答的SOS:日本「知床觀光船事故」人禍為何發生?

2022/05/12
中銀膠囊塔大樓佔地430平方公尺,分別由11層樓與13層樓兩棟所組成,除了1、2...

日本「中銀膠囊塔」美與失落:東京拆除的昭和珍建築

2022/04/22
近年來每逢秋冬,日本各大都市的車站、商業區或公園都有許多大規模的夜間裝飾照明,成...

日本「電光物語」:夢幻的冬夜歲末點燈大戰

2021/12/24
「發展綠能的世界趨勢下,為何日本無法放棄燃煤發電?」圖為日本藝術家矢延憲司的大型...

日本絕不放棄的燃煤?「超超臨界發電」的減碳淨煤術

2021/12/13
2021眾院選投票率為55.93%,比上一屆2017年的53.68%微幅提升,但...

小輸無敵的自民黨?日本大選的「岸田絕對安定」時代

2021/11/01
岸田相當著迷於池田勇人,熱愛一部描寫池田的漫畫——《疾風の勇人》——這是漫畫家大...

疾風的文雄?日本自民黨為何選擇「低存在感」的岸田文雄

2021/09/30

最新文章

一個高大西方男子突然從浴池底部冒出,與周圍正在洗澡的日本歐吉桑們面面相覷,這是《...

超時空巡湯記:《新羅馬浴場》與日本「錢湯文化」

2022/05/20
日本發生於2019年的女童失蹤事件,當時7歲的小倉美咲(右圖)與家人在山中露營遊...

謎樣的山中遺骨:日本女童「小倉美咲失蹤事件」

2022/05/20
穿過了冷戰終結、西方民主自由價值宣告勝利的時代,再到如今後冷戰國際秩序逐漸崩解的...

凝視人類的屠殺輪迴:納粹與蘇聯恐懼鋪成的「血色大地」

2022/05/19
左圖為宋代中國倉船復原模型,右圖為1907年繪製的維京人傳說圖像。 圖/維基共享

《西元一千年》天下航路:宋代中國與維京人的四海競航

2022/05/16
高畑勲儘管已離開人世,但其經典作品對後人依舊有著傳世的價值,2019年7月2日,...

高畑勲「感動原點」:回望吉卜力動畫大師的創作魂

2022/05/13
圖/911 Living Memorial

Life Loves On:選讀2022普立茲的特寫生命故事

2022/05/13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