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解讀土耳其地方選舉:反對派大勝,扳倒強人厄多安的契機來臨?

2024/04/03 楊庭輝

伊斯坦堡街頭的厄多安橫幅。厄多安選前曾聲稱,2024年土耳其地方選舉將是他參與的...
伊斯坦堡街頭的厄多安橫幅。厄多安選前曾聲稱,2024年土耳其地方選舉將是他參與的最後一次選舉。 圖/路透社 

2024年3月31日,土耳其舉行新一屆地方選舉。選舉結果出爐後,外媒紛紛解讀為土耳其反對派取得重大勝利。然而,早在2019年的土耳其地方選舉後,外媒已迫不及待預言反對派的勝利有望翻轉2023年土耳其總統選舉,但結果令它們大失所望。這一次的地方選舉結果,對土耳其政壇的意義應該如何解讀?與2019年地方選舉後的發展趨勢相比,目前土耳其的局勢又與當時有什麼異同之處?

2023年土耳其總統選舉,原被外界視為反對派最有望扳倒已執政超過20年的強人總統厄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的一次,但隨着厄多安勝選繼續連任,西方世界顯得有點不知所措。固然,有些外媒評論強調,西方不能空對土耳其總統選舉結果沮喪,而不設法與厄多安維持一定的交易合作關係。然而,整體而言,外媒對土耳其政局的關注熱情明顯因土耳其總統選舉結果不似預期而有所下降。此次土耳其舉行地方選舉前,外媒大多不再明言表示對土耳其反對派勝選感樂觀。但無論如何,亦有評論將這次土耳其地方選舉視為下屆總統選舉的前哨戰。

厄多安選前聲稱,2024年土耳其地方選舉將是他參與的最後一次選舉。事實上,近年已多次傳出厄多安健康狀況欠佳的消息。此次厄多安表明退出政壇的意願,難免有揣測認為與他的身體欠佳有關。不過,厄多安只是在跟土耳其青年基金會(Turkish Youth Foundation)的會議期間提及這一點,而非透過任何的正式的官方管道作出這項陳述。以共和人民黨為首的反對派則強調,厄多安宣稱退下火線,只是他在選前催票的技倆。本次土耳其地方選舉,又被比喻為全國民眾對厄多安連任總統約一年後的民意公投。

2024年3月31日,土耳其舉行新一屆地方選舉,圖為伊斯坦堡一處投票站的一張投給...
2024年3月31日,土耳其舉行新一屆地方選舉,圖為伊斯坦堡一處投票站的一張投給反對黨「共和人民黨」(CHP)的選票。 圖/美聯社 

華盛頓近東政策研究所土耳其研究項目總監恰普塔伊(Soner Cagaptay)在選舉前分析,若然厄多安繼2023年總統和國會選舉後,再帶領正義與發展黨勝出地方選舉,那麼土耳其反對派將不再有任何政治人物對他構成政治威脅。然而,若然正義與發展黨在這次的土耳其地方選舉中失利——尤其共和人民黨的伊馬姆奧盧(Ekrem İmamoğlu)勝選連任伊斯坦堡市長——那便意味着正義與發展黨缺乏有潛力接棒厄多安的政治新星,厄多安將面臨2028年總統選舉全面失勢之虞。

平心而論,類似的觀點沒甚麼新意可言。早有大量評論強調,伊斯坦堡市長選舉是土耳其地區選舉的重中之重;2019年之前,正義與發展黨曾壟斷伊斯坦堡市長席位長達25年——厄多安正是在1994年勝出伊斯坦堡市長選舉,然後輾轉攀升至現今的高位。厄多安在2017年亦曾向支持者喊話︰「若然我們失去伊斯坦堡,我們將會失去土耳其。」2019年地方選舉後,土耳其三大城市伊斯坦堡、安卡拉和伊茲密爾的市長職位均落入反對派手上,但厄多安並沒有像部分預測那樣迅速全面失勢。

不過,這次土耳其地方選舉與2019年最大不同之處,是正義與發展黨自2002年以來首次在全國的得票總數不及反對派。《金融時報》引述位於土耳其首都安卡拉的國營新聞機構《Anadolu Agency》的消息指,正義與發展黨在本次地方選舉的總得票率只有約36%,不及共和人民黨的約38%;作為對比,2019年地方選舉中,正義與發展黨的得票率約44%,共和人民黨僅得約30%。

除此之外,厄多安在2024年土耳其舉行地方選舉前揚言會奪回土耳其三大城市政權,然而,正義與發展黨在土耳其五大城市伊斯坦堡、安卡拉、伊茲密爾、布爾薩阿達納的選舉中悉數落敗。

本次土耳其地方選舉,又被比喻為全國民眾對厄多安連任總統約一年後的民意公投。圖為土...
本次土耳其地方選舉,又被比喻為全國民眾對厄多安連任總統約一年後的民意公投。圖為土耳其總統厄多安與執政黨「正義與發展黨」(AKP)提名的伊斯坦堡市長候選人庫魯姆(Murat Kurum)的選舉橫幅,橫幅前為土耳其國父凱末爾銅像。 圖/路透社 

▌通膨不斷積民怨 賑災不善火上加油

大部分對最新土耳其地方選舉結果的解讀,也把厄多安的選舉失利與土耳其過往一年嚴重的貨幣貶值、物價通膨情況扯上關係。其實,早在2023年土耳其首輪總統選舉後,已有分析指出厄多安連任勢必令土耳其的經濟情況惡化下去。

首先,市場可能對厄多安繼續掌權下去的土耳其經濟前景表示憂慮,因而加速撤資的速度。其次,土耳其可能已錯過了壓抑通膨的最好時機——土耳其在2018年開始已蘊釀着貨幣貶值和債務危機。按市場經濟學的基本邏輯,央行加息會增加個人和企業向銀行借貸的成本,市場上流動的錢會因借貸需求減少而下降,從而達到壓抑通膨的效果。但厄多安譴責指,遊說土耳其加息的人大多不懷好意,當中或含有西方破壞土耳其經濟發展的陰謀,厄多安更在2023年前炒掉所有跟他意見相左的土耳其央行官員。

2021年3月至2023年2月期間,土耳其央行把利率由19%下調至8.5%。厄多安堅稱降息有助刺激土耳其的投資,反之加息會造成經濟通縮的悲劇。由於厄多安在土耳其出現經濟危機的情況下堅持減息,結果土耳其里拉毫不令人意外地急速貶值。在全球通膨的背景下,土耳其的通膨速度進一步加劇——2022年10月,土耳其單月的通膨率飆高到85.51%。其後土耳其的通膨速度稍微緩和,但直至2023年3月,土耳其每個月的通膨率仍超過五成。

2023年土耳其總統選舉前,厄多安曾下令用土耳其央行的外匯儲備購買土耳其里拉,試圖穩住土耳其里拉貶值的跌勢。然而,這種做法的代價高昂,只會虛耗土耳其國庫的外匯儲備,難以持續。儘管厄多安2023年當選後,停止了相關匪夷所思的政策,並分別選用了梅赫邁特.希姆塞克(Mehmet Simsek)擔任土耳其國庫與財政部長和艾爾康(Hafize Gaye Erkan)擔任土耳其央行行長;土耳其亦一改過往頑固的低息政策,但土耳其里拉的貶值走勢仍然持續。也就是說,土耳其的加息幅度仍追不上通膨的幅度,因此無法有效壓抑通膨率。

▌延伸閱讀:〈利息政策雲霄飛車:土耳其政府為何放棄「低利救經濟」?〉

早在2023年土耳其首輪總統選舉後,已有分析指出厄多安連任勢必令土耳其的經濟情況...
早在2023年土耳其首輪總統選舉後,已有分析指出厄多安連任勢必令土耳其的經濟情況惡化下去。圖為伊斯坦堡一角。 圖/美聯社 

土耳其里拉極可能已陷入不斷貶值的惡性循環,即是:土耳其里拉愈趨貶值後,民眾對持有里拉愈趨不感興趣,他們急於把土耳其里拉兌換成其他貨幣保值,然後市場對土耳其里拉的需求進一步下降,導致土耳其里拉繼續貶值下去。再者,土耳其目前是入口總值高於出口總值的入超國家,這對穩住土耳其里拉的價值十分不利。更甚的是,土耳其是龐大的能源進口國,而過往2年全球油價因戰亂而大幅飆升,土耳其里拉的貶值情況因此大幅惡化。

諷刺的是,厄多安2023年11月逆土耳其財長希姆塞克和土耳其央行行長艾爾康的意見,強行把土耳其公務員的最低工資調升49%。《轉角國際》另一作者陳琬喻2024年1月便發表文章指出,「受益」民眾絲毫感受不到喜悅,原因是土耳其里拉的貶值和通膨幅度,使他們實際上的薪酬不升反跌。

更何況,厄多安政府貿然以有形之手提高最低工資,只會令土耳其通膨的問題進一步惡化。另值一提的是,艾爾康2024年2月更辭去土耳其央行行長一職。外界對她的辭職有不同的揣測,但可以肯定的是,她在任期間竭盡全力也無法挽救土耳其的經濟;她的離任,難免令人更加猜想土耳其的經濟狀況已病入膏肓。

2023年2月大震災雖然未能成為扳倒厄多安的最後一根稻草,但它對土耳其巨大的經濟遺害,幾乎路人皆知。大震災一周年前夕,英國伯明罕大學助理教授貝貝克(Ufuk Gunes Bebek)在《The Conversation》發表文章強調,受大震災影響的地區原本佔土耳其總就業率的13.3%,但大震災讓約22萬個工作場作無法使用,導致土耳其的工作時數下降了16%。文章同時提及到,逾23萬受大震災影響的民眾在2023年嘗試申請失業救濟福利,但只有不足四成符合厄多安政府設下的申請資格。

此外,厄多安政府過往1年因賑災不善而遭受詬病。雖然厄多安不斷批評反對派政治抹黑,但土耳其災區重建步伐遲緩,確實令土耳其全國經濟雪上加霜。再者,《The Conversation》另一篇文章聲稱,土耳其災後重建工作亦有輕率的嫌疑,這或為日後土耳其再爆發大型人禍埋下伏筆。

2023年2月大震災雖然未能成為扳倒厄多安的最後一根稻草,但它對土耳其巨大的經濟...
2023年2月大震災雖然未能成為扳倒厄多安的最後一根稻草,但它對土耳其巨大的經濟遺害,幾乎路人皆知。圖為災區哈塔伊省的倖存居民,在倒塌的房屋前跪地祈禱。 圖/歐新社 

▌厄多安總統餘下任期長 反對派未能安枕

不過,土耳其反對派勝出最新的地方選舉後仍面對不少隱憂。2019年伊斯坦堡市長選舉,厄多安在其帶領的正義與發展黨首次落敗後,一度透過司法上訴成功推翻選舉結果,後來伊馬姆奧盧才在重選中再次勝出。不過,厄多安沒有放軟對付反對派的手段——伊馬姆奧盧原本是反對派中民望最高的總統候選人之一,但厄多安在2022年12月以司法手段剝奪了他的總統參選權。

筆者2023年分析土耳其總統選舉結果時指出,厄多安在選舉前已藉政治、行政和司法手段把總統選舉的規則修改得對自己非常有利,加上他壟斷國內主流媒體多時,因此即使這次土耳其反對派再次取得地區選舉的勝利,卻仍需面對厄多安設下的各種不公選舉規則、行政程序和司法制度。

值得強調的是,恰普塔伊早在2022年便在《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發表文章指出,即使厄多安在總統選舉中落敗,他仍可訴諸司法和政治暴力手段恫嚇反對派和不承認選舉落敗的結果。由於厄多安最終連任總統,因此相關推測無從得以證實。不過,厄多安對付政敵心狠手辣的程度早已不是什麼秘密。如今他遭逢可能危及他日後安危的地方選舉失利,他在餘下四年多總統任期先下手為強剷除反對派政敵的機會不容小覤。

恰普塔伊在選前亦預計,若然厄多安在地方選舉中失利,他將在國內和國際上加倍推行民粹主義政策,務求阻止反對派繼續崛起。如此一來,土耳其的前景將面臨更大的不確定性。

2023年是土耳其共和國成立100周年。早有觀察者指出,歷任土耳其共和國的掌權者皆未能得以善終。厄多安最終的命運,又會是如何呢?

共和人民黨的伊馬姆奧盧(Ekrem İmamoğlu)在本次地方大選勝選連任伊斯...
共和人民黨的伊馬姆奧盧(Ekrem İmamoğlu)在本次地方大選勝選連任伊斯坦堡市長;伊馬姆奧盧原本是反對派中民望最高的總統候選人之一,但厄多安在2022年12月以司法手段剝奪了他的總統參選權。圖為2024年3月30日在伊斯坦堡舉行的競選集會上揮舞旗幟的伊馬姆奧盧支持者。 圖/歐新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土耳其基本工資漲49%:加薪救經濟,但為何民眾不買單?

利息政策雲霄飛車:土耳其政府為何放棄「低利救經濟」?

票在手,跟我走(上):土耳其厄多安如何打造穩贏不輸的選制?

票在手,跟我走(下):土耳其「政媒一體」,讓選民變成順民?

土耳其的震災衝擊與總統大選:厄多安拼連任,為何撕破臉?

楊庭輝

前香港國際問題研究所研究員。

作者文章

伊斯坦堡街頭的厄多安橫幅。厄多安選前曾聲稱,2024年土耳其地方選舉將是他參與的...

解讀土耳其地方選舉:反對派大勝,扳倒強人厄多安的契機來臨?

2024/04/03
2023 年 12 月 11 日,在與緬甸軍方於撣邦北部發生衝突之際,曼德勒人民...

緬甸政變三週年:革命之火,可否燎原?扳倒暴政的崎嶇一哩路

2024/02/01
緬甸政變至今已經兩年半,本文作者楊庭輝以系列文章:上篇談國際制裁(本篇)、中篇談...

打擊魔鬼的方法論:國際制裁緬甸軍政府,該寬鬆或收緊?

2023/10/25
緬甸政變至今已經兩年半,本文作者楊庭輝以系列文章:上篇談國際制裁、中篇談內戰問題...

游擊抗爭仍在繼續:緬甸軍政府消滅不了反抗勢力,陷入內戰輪迴

2023/10/25
緬甸政變至今已經兩年半,本文作者楊庭輝以系列文章:上篇談國際制裁、中篇談內戰問題...

只旁觀他人之痛苦:東協對緬甸軍政府消極,人道危機怎解?

2023/10/25

最新文章

示意圖,非泰國預購之潛艦。圖為中國2018年南海軍演,人民解放軍海軍的09-IV...

一波三折的泰國購艦案:買下中製潛艦背後,泰美關係漸行漸遠?

2024/06/20
英國保守黨執政14年,兩大錯誤方向令滿意度跌至創黨史上最低。 圖/法新社

英國保守黨的激情苦果:失控的好鬥派與撙節政策,大選未選先輸?

2024/06/18
美軍驅逐艦威廉·P·羅倫斯號(DDG-110)穿越太平洋。 圖/路透社 

美軍會否協防台灣?(上):解讀美國對台戰略的重新定位

2024/06/18
美國總統拜登20224年5月下旬在美國《時代》雜誌的訪問中,第5次發表他對台灣議...

美軍會否協防台灣?(下):台媒對拜登談話的誤讀與「疑美論」

2024/06/18
德國一名男子在另類選擇黨宣傳車前面拍影片,標語寫著「和平的政黨」。 圖/法新社

德國歐洲議會選舉觀察:極右派選舉三寶——脫歐、移民與TikTok

2024/06/14
被外界稱為「七夕決戰」的東京都知事選舉,將在6月20日公告起跑,7月7日進行投票...

2024東京都知事選:小池百合子 vs 蓮舫的「七夕決戰」

2024/06/14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