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土耳其的震災衝擊與總統大選:厄多安拼連任,為何撕破臉?

2023/02/10 The Glocal

厄多安以實際行動向外界表明,他仍然非常戀棧土耳其總統的寶座。為求自保,厄多安對內...
厄多安以實際行動向外界表明,他仍然非常戀棧土耳其總統的寶座。為求自保,厄多安對內已接近撕破臉的地步。 圖/路透社 

文/楊庭輝、黃家豪(香港國際問題研究所研究員) 

土耳其和敍利亞邊境2月6日發生大震災,使得土國政府救災工作成為國際關注焦點,而鑑於土耳其將於2023年5月迎來總統和國會大選,地震影響隨時成為改寫選舉結果的重要因素。事實上,2023年開局不久,土耳其便因大選、以及建國一百周年,其內政外交吸引諸多國際目光。由於今年並非世界其餘主要大國的選舉年,因此擬定5月舉行的土耳其總統選舉被部分媒體稱為今年全球最重要的政治選舉。

▌延伸閱讀:〈土敘震災已超過萬人死亡:厄多安「承認缺失」、土耳其的違建漏洞〉

自俄烏戰爭爆發後,土耳其現任總統厄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一直極力藉扮演雙方中間人的角色增加自己在世界舞台的話語權;厄多安2022年未有向聯合國申請,便把土耳其的官方名稱由「Turkey」改為「Türkiye」,正象徵着他希望進一步擺脫西方定下的外交規範行事。

土耳其國內會否在2023年出現政治權力交替,將牽動着世界局勢的發展。去年一度傳出可能因健康問題退下火線的厄多安以實際行動向外界表明,他仍然非常戀棧土耳其總統的寶座。不過,厄多安對內已接近撕破最後一張臉皮的地步,外界憂慮土耳其未來數月的政治局勢會急速惡化。

土耳其現任總統厄多安極力藉俄烏戰爭增加自己在世界舞台的話語權,並希望擺脫西方定下...
土耳其現任總統厄多安極力藉俄烏戰爭增加自己在世界舞台的話語權,並希望擺脫西方定下的外交規範。 圖/歐新社 

▌外交上的左右逢源與極限施壓

其實,2022年年初,外界對土耳其的關注焦點還是集中在其大幅通膨和貨幣貶值危機。事至如今,土耳其內部經濟危機沒有任何得到改善的跡象,但自俄烏戰爭爆發後,外界對土國的關注不得不同時分散至外交層面。

厄多安亦著意藉此累積更多的外交籌碼:一方面,厄多安向烏克蘭提供武器,尤其是無人機對抗俄方,以及成功從俄烏之間斡旋,讓載運農作物的商船經土耳其護航駛離烏克蘭的港口。另一方面,厄多安沒有配合西方制裁俄國的行動,反而加強與俄國的貿易關係——倫敦政治經濟學院國際關係學系高級訪問學者伊伯度路(Gubad Ibadoghlu)指出,2022年1月至7月,俄國對土耳其的貿易出口金額逾320億美元,約佔土耳其同期入口總額的15%。

當西方對俄羅斯能源的封鎖越趨嚴厲時,土耳其卻大幅增加進口俄國的能源。根據《路透社》報導,土耳其2022年進口俄國柴油的總量超過500萬噸,較2021年的進口量升高約25%。再者,土耳其希望繼續得到俄國的支持以完成興建國內的「阿庫尤核電站」,以及與對方建立「土耳其溪管道」以削弱「北溪管道」的地位,也非甚麼秘密。另外,《經濟學人》2023年1月的特別報告也提及,土耳其在2022年對俄國的總出口額上升了約45%。

除了在俄烏衝突問題上左右逢源外,土耳其亦對敍利亞的局勢介入更深。土耳其過往曾長期投入推翻敘利亞現任總統巴沙爾·阿薩德(Bashar al-Assad)的行動,與此同時長期對付在敍利亞北部境內的庫德族武裝組織人民保護部隊(People’s Defense Units)。

2022年8月3日從烏克蘭敖德薩出發、在伊斯坦堡停泊進行檢驗的糧船Razoni,...
2022年8月3日從烏克蘭敖德薩出發、在伊斯坦堡停泊進行檢驗的糧船Razoni,載運俄烏開戰以來首批出口的烏克蘭糧食。 圖/歐新社

厄多安的支持者集會。 圖/歐新社 
厄多安的支持者集會。 圖/歐新社 

厄多安一直咬定這個組織是顛覆土耳其政府的「庫德斯坦工人黨」(Kurdish Workers Party)的附屬組織,美國則一方面把庫德工人黨定性為恐怖組織,另一方面仍保留少量地面部隊駐守在人民保護部隊於敍利亞的控制範圍。有分析指出,厄多安長期單獨採取行動血洗庫德族,既顯示他介入敍利亞的野心,亦反映他希望突顯自己「不用任何西方國家同意,便可行動」的形象。

主力評論中東及北非事務的美國外交關係協會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高級研究員庫克(Steven A. Cook)2022年11月30日更在《外交政策》發表文章聲稱,美國表現得越是支持庫德族,厄多安的選情便越有利,原因是土耳其有不少質疑美國和庫德族的民族主義選民。

庫克以厄多安鼓動民族主義選民事件爲例——2015年厄多安先是未能帶領執政黨「正義與發展黨」贏取國會多數議席,之後籌組聯合政府觸礁,因此決定把下屆國會選舉提早至同年11月舉行;他更成功利用接下來土耳其境內發生連串炸彈爆炸案,把矛頭指向庫德族背景的人民民主黨(Peoples’ Democratic Party),從而動員大批具民族主義傾向的選民的支持,讓正義與發展黨重奪國會的過半數議席,藉此獲得議會基礎,繼而在2017年通過修憲公投把土耳其由議會制轉為總統制,擴大厄多安的憲制權力。

早前土耳其境內爆發數宗傷及平民的炸彈襲擊案件,庫克認為厄多安會故技重施,為其競選連任造勢。

值得一提的是,土耳其的最大反對黨「共和人民黨」(Republican People's Party),為在2023年土耳其總統大選把厄多安趕下台,主導籌組「六黨聯盟」,並沒有正式招攬人民民主黨加入;而厄多安越是挑起庫德族的激烈反應,六黨聯盟就越難與庫德族背景的政黨合作,原因是土裔的反對黨也須顧忌其國內的民族主義情緒,其次亦是害怕厄多安以反對黨與庫德族「恐怖分子」有聯繋為由,施加更多打壓。

2023年1月,土耳其駐瑞典大使館附近發生焚燒《古蘭經》的示威,引起穆斯林世界的強烈反彈,穆斯林保守主義背景濃厚的厄多安誓言瑞典不用指望在加入北約一事得到土耳其的支持。

不過,在相關示威發生前,厄多安早已向瑞典和芬蘭開出苛刻的加入北約附帶條件,除了放開軍售限制以外,亦要求引渡得到瑞、芬兩國政治庇護的庫德族異見者回土耳其受審,可見厄多安早已想藉北歐兩國加入北約之事,多加刁難西方國家,在大選前取得更多政治資本。

如今厄多安高調強硬回應瑞典境內出現焚燒《古蘭經》的示威,卻沒有回應瑞典傳媒披露焚燒《古蘭經》的示威者,收受俄羅斯大外宣機構「今日俄羅斯」(RT)前記者弗雷克(Chang Frank)資助的消息。厄多安明顯也有趁選舉臨近,加強動員土耳其國內民族主義和宗教保守陣營支持的因素。

還有,土耳其多年來也跟其北約盟友希臘,就塞浦路斯勘探石油和天然氣的問題存有分歧,厄多安更指控希臘把愛琴海的島嶼「軍事化」,因此不排除轟炸對方。儘管一般預料土耳其攻打希臘的經濟和國際政治代價,將龐大至它在實際上難以付諸實踐的地步,但綜合各種事態發展而言,厄多安明顯希望透過各種極限施壓的手段增加自己的政治聲勢。

在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舉辦的支持瑞典加入北約、反對厄多安示威中,一名參與者跳上厄多...
在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舉辦的支持瑞典加入北約、反對厄多安示威中,一名參與者跳上厄多安的照片。 圖/歐新社 

由人民民主黨、土耳其工人黨和左翼組成的「勞工與自由聯盟」在伊斯坦堡遊行示威。 圖...
由人民民主黨、土耳其工人黨和左翼組成的「勞工與自由聯盟」在伊斯坦堡遊行示威。 圖/路透社 

▌普丁樂見的「土耳其—西方」關係緊張

有分析表示,雖然厄多安沒有明確親俄,但他與普丁現時在某程度上也同坐一船。首先,土耳其的通貨膨脹程度本已非常嚴重,若然它跟隨西方制裁俄國,其國內能源價格的升幅恐怕會加劇通膨率。

順帶一提的是,土耳其由1987年正式申請加入歐盟至今仍未成功。面對西方國家對烏克蘭在戰爭後加入歐盟的開放性態度,土耳其自然會覺得烏克蘭藉俄烏戰爭捷足先登,難免會有不滿。

從土國的角度而言,假使它在制裁俄國的立場上與歐盟一致,卻也不能正式享有歐盟成員國的利益,還要同時承受制裁俄國的龐大副作用。相反,土耳其保持如今的左右逢源情勢,可以大量購入俄國大幅折價的能源,即使出現能源過剩的現象,也大可把購入的俄國能源轉售往其他國家圖利,賺取外匯舒緩通膨——此舉的潛在回報相當可觀。

與此同時,土耳其作爲俄國富豪的熱門旅遊地點,也不欲放棄俄國富豪尋找避風港和俄國遊客帶來的商機。

其次,儘管土、俄兩國過往曾因利比亞和敘利亞問題上的利益分歧,爆發小型武裝衝突,但雙方要徹底剷除對方的影響力也難於登天,因此厄多安和普丁彼此也有意鬥而不破,求同存異,甚至互相利用。

尤有甚者,普丁樂見近年厄多安鐵腕統治下的土耳其與西方關係愈趨轉差。比方說,土耳其購買俄製S-400防空導彈系統,美國則因此連同土耳其國內的人權問題,對土耳其施以局部制裁,以及擱置售賣F-35戰機予對方的交易。又例如,西方在2021年10月向厄多安施壓要求釋放伊斯坦堡非營利藝術和文化組織「阿納多盧文化基金會」創始人和董事會主席卡瓦拉(Osman Kavala),厄多安一度以驅逐西方十國的大使作回應。

還有,由於瑞典國內出現焚燒出現焚燒《古蘭經》的示威,土耳其以容許國內示威者在伊斯坦堡瑞典領事館前焚燒瑞典國旗作回應,因此西方與土耳其的緊張關係再次升溫,歐美多國對土耳其發布旅行警告或者關閉當地外交使領館。若然土耳其的反對派成功在2023年把厄多安趕下台,土耳其或會改採較親烏方而疏遠俄方的外交政策,因此不少分析也相信,普丁會密切注意土耳其的政局發展。

普丁(右)樂見近年厄多安(左)鐵腕統治下的土耳其與西方關係愈趨轉差。 圖/歐新社...
普丁(右)樂見近年厄多安(左)鐵腕統治下的土耳其與西方關係愈趨轉差。 圖/歐新社 

瑞典極右翼領袖帕魯丹 (Rasmus Paludan),2023年1月21日在土...
瑞典極右翼領袖帕魯丹 (Rasmus Paludan),2023年1月21日在土耳其駐瑞典大使館外示威時,焚燒《古蘭經》,引起土耳其強烈不滿,但厄多安卻沒有回應瑞典傳媒披露此事涉及俄羅斯大外宣機構RT前記者的消息。 圖/路透社

▌土耳其對西方「有恃無恐」

西方對近年土耳其的內政外交發展存有諸多不滿,但坊間評論對西方對土耳其的回應行動持不同的意見。

有評論批評道,西方不應那麼容易便綏靖示弱。首先,土耳其在經濟上有求於西方。況且,厄多安與西方屢鬧不和,無非是渴求西方正面回應他的部分訴求;若然他選擇與西方徹底撕破臉,也對自己沒好大好處。換句話說,厄多安連串的舉動,主要目的是試探西方的底線,假若西方輕易作出讓步,厄多安便會更有恃無恐

但亦有些分析認為,西方礙於現實限制,恐怕難以作出更強硬的回應。首先,雖然歐盟是土耳其的最大貿易夥伴,但其對土耳其的影響力每況愈下:土耳其加入歐盟的進程停滯不前,歐盟亦有求於土耳其收留近四百萬的敍利亞難民;過往土耳其不時威脅開放邊境默許國內的敍利亞難民湧入歐盟國家境內。此外,西方國家過往須倚靠土耳其對付伊斯蘭國(IS),同時阻止俄羅斯在中東擴大影響力,但土耳其卻同時以此作為血洗敍利亞附近一帶的庫德族人的藉口,而西方各國對此無力阻止。

《外交政策》2022年12月9日便剖析,美國應就敍利亞庫德族問題,與土耳其商討有條件的妥協讓步,避免出現更大的流血衝突事件。

更何況,西方在2021年10月向厄多安施壓要求釋放異見人士卡瓦拉時,俄烏戰爭尚未爆發,如今西方卻要倚賴土耳其以北約成員國身分在俄烏戰事上不完全偏袒俄方,因此在立場上難以再對土耳其施加壓力。2022年12月28日,土耳其上訴法院維持卡瓦拉終身監禁的判刑,可以説是在歐美國家對土耳其的施壓失敗之餘,亦反映了土耳其現在有「我行我素」的資本。

因應土耳其容許示威者焚燒瑞典國旗的事態發展,西方回應土耳其的強硬程度固然有所回升,但那些行動並不足以令厄多安放棄清算異見人士。

2023年1月,土耳其駐瑞典大使館附近發生焚燒《古蘭經》的示威,引起穆斯林世界的...
2023年1月,土耳其駐瑞典大使館附近發生焚燒《古蘭經》的示威,引起穆斯林世界的強烈反彈,土耳其以容許國內示威者在伊斯坦堡瑞典領事館前焚燒瑞典國旗作回應。 圖/歐新社 

圖為2023年1月,巴基斯坦舉行反對瑞典的抗議活動,一名婦女聯盟黨的支持者手持《...
圖為2023年1月,巴基斯坦舉行反對瑞典的抗議活動,一名婦女聯盟黨的支持者手持《古蘭經》。 圖/路透社

▌土耳其大選「終極一戰」氣氛濃

為免出現厄多安為求自保不擇手段的局面,華盛頓近東政策研究所高級研究員恰普塔伊(Soner Cagaptay)2022年1月在《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撰文提議,土耳其反對派不妨向厄多安保證,即使對方在新一屆總統選舉中落敗,也能獲得司法起訴豁免的厚待,好讓政權能和平交接。

恰普塔伊承認,要土耳其反對派接受類似特赦厄多安的安排非常困難,厄多安亦不會輕易示弱接受反對派拋出的橄欖枝。不過,恰普塔伊憂慮,倘若厄多安無法體面退場,他只會在選前無所不用其極地打壓土耳其的反對派、甚至可能在敗選後訴諸武力鎮壓。

事實上,恰普塔伊的部分預言已經應驗。例如,厄多安政府2022年10月頒布《反假新聞法令》加強媒體言論管制,讓政府擁有權力以空泛、缺乏明確法律定義的「假新聞」為由拘捕記者,移除報導甚至關閉媒體。

又例如,2022年12月14日,共和人民黨的伊斯坦堡市長伊馬姆奧盧(Ekrem İmamoğlu)就2019年批評前土耳其最高選舉委員會是「蠢蛋」一事,被充斥着厄多安派系人馬的土耳其法院判刑兩年零七個月監禁,以及剝奪參政權。雖然伊馬姆奧盧在理論上仍可上訴,但被譽為厄多安競逐連任總統的最大競爭對手的他,已宣布不會參加2023年的土耳其總統大選,逼使反對陣營要另外再推選一名共主,變相可能再生爭執。

還有2023年1月5日,人民民主黨被土耳其法院以與可能「恐怖分子有聯繋」爲由凍結銀行戶口,直至其被控「非法勾結恐怖組織庫德斯坦工人黨」的官司完結為止。厄多安政府採取一連串擺明打壓反對派的行動後,還宣布把原定在6月18日舉行的大選提早至5月14日舉行。

直至現在,土耳其反對派陣營仍未就協調總統候選人一事達成共識。厄多安提早舉行大選的舉動,可進一步減少各主要反對派進行協調、以及規劃選舉安排的時間,爲自己創造更多優勢。值得強調的是,儘管土耳其在2月6日爆發規模達7.8級的大地震後傷亡慘重,但厄多安仍堅持在今年5月舉行選舉,可見他認為這個安排對自己是有利的。

西方在2021年10月向厄多安施壓要求釋放異議人士卡瓦拉(Osman Kaval...
西方在2021年10月向厄多安施壓要求釋放異議人士卡瓦拉(Osman Kavala),厄多安一度以驅逐西方十國的大使作回應;2022年12月28日,土耳其上訴法院維持卡瓦拉終身監禁的判刑。圖為一名藝術家在土耳其街頭高舉卡瓦拉照片。 圖/斯德哥爾摩自由中心 

厄多安在土耳其國會。 圖/法新社 
厄多安在土耳其國會。 圖/法新社 

簡言之,由於政治對抗愈形激烈、以及執政權力在厄多安任內的擴張程度,不論對厄多安還是對土耳其反對派而言,2023年土耳其總統大選都是許勝不許敗。落敗的一方將極有可能落得任人宰割的厄運,更會隨厄多安進一步擴權而受到更嚴厲的打壓,甚至遭受人身自由的風險。

過往幾個月,土耳其國內民調支持度欠佳的厄多安已按捺不住率先出招,務求在內政外交方面爭得競選籌碼。未來數個月,他在內政外交上可能還有連番大動作,為即將來臨的土耳其大選增添「終極一戰」的氣氛。

2月6日土耳其和敍利亞不幸爆發傷亡慘重的規模7.8大地震,令本已滿城風雨的土耳其再添緊張氣氛。災難面前,人道主義理應高於一切,不過土耳其政治選舉愈趨迫近。

考量受害最嚴重的地區大多是反對聯盟在上次選舉有優勢的地區,執政黨正義與發展黨在那些地區的選舉頂多也只有小勝紀錄,此時值得觀察的是,土耳其政府救災表現有無可能直接改寫選舉結果?而正在進行的救災善後工作,又會不會被厄多安高度政治化?

土耳其政府救災表現有無可能直接改寫選舉結果?而正在進行的救災善後工作,又會不會被...
土耳其政府救災表現有無可能直接改寫選舉結果?而正在進行的救災善後工作,又會不會被厄多安高度政治化?圖為厄多安在地震災區視察。 圖/歐新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殺人式通膨怎麼活?土耳其「搶救里拉」的貨幣警世錄

土敘震災已超過萬人死亡:厄多安「承認缺失」、土耳其的違建漏洞

The Glocal

以國際研究回應時局,以學術角度思考出路。香港國際問題研究所(GSI)為你帶來世界不同國際關係學者的研究及分析。相關研究及評論載於GSI的網上資訊平台「The Glocal」

作者文章

北韓領導人金正恩9月10日搭乘火車前往俄羅斯,12日證實抵達俄國邊境,預計同日會...

金正恩突訪俄羅斯:普丁向北韓求軍援,烏俄戰爭版的軸心國連線?

2023/09/12
新加坡賽馬工宣布將會在 2024 年結束賽馬活動,不僅僅是新加坡,全球賽馬活動早...

誰還在看賽馬?新加坡終結百年賽馬傳統的錯愕與掙扎

2023/09/01
印尼向上迸發的過程中,等待在前路的,是中等收入陷阱或是晉身發達國家之列? 圖/美...

佐科威的印尼模式:經濟爬天梯,可以閃避「中等收入陷阱」嗎?

2023/08/29
荷蘭首相呂特因難民政策無法達成政府共識,而在7月上旬宣布內閣總辭,以及自己退出政...

The Glocal 週報/難民政策擊垮荷蘭首相:呂特退出政壇,右翼政黨趁勢興起?

2023/07/28
綜觀的車臣軍隊在整場烏俄戰爭的表現,可說其經營社群媒體形象,要遠遠大過實質的戰場...

The Glocal 週報/普丁第一忠臣?打嘴砲沒戰功的車臣「抖音兵團」

2023/07/07
中國幾經考量之後,希望在俄羅斯與西方(尤其是歐洲)兩邊保持彈性、左右逢源,不願為...

The Glocal 週報/「西伯利亞力量2號」天然氣管線暫停建設:中國在歐俄左右逢源的盤算?

2023/06/29

最新文章

在唐寧街10號外發表首次演說的英國新任首相施凱爾。 圖/歐新社 

說服選民「政治不是一樣爛」:英國新首相施凱爾與工黨重建信任之路

2024/07/12
英格蘭西南部薩默塞特郡,一幅呼籲民眾在即將到來的大選投票的橫幅。 圖/歐新社 

贏取信任的選區精算師:英國工黨如何靠著「不被討厭」贏得游離選民?

2024/07/12
俄國總統普丁6月出訪北韓,兩人同乘一輛俄製Aurus轎車。 圖/路透社

冷戰再現?俄國與北韓再成「鐵血戰友」,中韓美會怎麼做?

2024/07/09
小池成功三連任,但這一次得票數僅有291萬8,015票,得票率42.8%並未過半...

小池百合子三連任達成:東京都選戰的勝負關鍵與政界影響?

2024/07/08
圖/記者楊虔豪

N號房之後,南韓沒有記取教訓?猖狂的數位性犯罪,荒謬遲緩的國家機器

2024/07/06
一名沖繩美軍嘉手納基地的士兵性侵未成年少女,案件遭到日本政府和美軍聯手隱匿半年之...

日本與美國政府聯手隱瞞:沖繩美軍性侵未成年少女事件

2024/07/05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