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阿富汗變天一年後(上)塔利班無解的血鬥輪迴?

2022/08/16 The Glocal

塔利班閃電奪取喀布爾政權已經一年?一年過後,到底阿富汗有多大變化?20年後再次掌...
塔利班閃電奪取喀布爾政權已經一年?一年過後,到底阿富汗有多大變化?20年後再次掌權的塔利班讓阿富汗瀕臨崩漬邊緣,內外危機四伏,更成為恐怖組織的庇護所。2022年4月,喀布爾一間清真寺發生爆炸,造成10人死亡,圖為當時一位血跡斑斑的信徒離開清真寺。 圖/美聯社

文/孫超群(The Glocal研究員)

時日太快,塔利班閃電奪取喀布爾政權已經一年。去年8月,阿富汗變天成為了鋪天蓋地的國際新聞,全球嘩然,然而現在已是俄烏戰爭、台海「危機」的天下。瞬息萬變的世界,使阿富汗淡出鎂光燈,當初呼天搶地和恐慌失控的「世界末日」早成為新常態,此情此境確實令人不勝唏噓。

一年過後,到底阿富汗有多大變化?國民生活有否改善?人權是否得到保障?是否如某些「在戰地打滾多年」的傳媒人及學者大膽預言,塔利班已脫胎換骨,不再是二十年前的塔利班?和國際社會互動後,塔利班已成功自我改革,慢慢把阿富汗的大門打開,並嘗試與恐怖主義組織割席?

事實證明,20年後再次掌權的塔利班是新瓶舊酒,其管治讓阿富汗瀕臨崩漬邊緣,內外危機四伏,更成為恐怖組織的庇護所。有見及此,筆者欲借塔利班奪權一周年,為讀者分析塔利班有沒有履行承諾,和阿富汗現時所面對的問題,尤其是最迫切的安全危機。

2021年9月1日——塔利班奪權半個月後——一架掛著塔利班旗幟的直升機飛躍上空,...
2021年9月1日——塔利班奪權半個月後——一架掛著塔利班旗幟的直升機飛躍上空,慶祝美國撤軍。 圖/法新社

2022年8月15日,在首都喀布爾歡慶取得政權一周年的塔利班戰士。 圖/美聯社
2022年8月15日,在首都喀布爾歡慶取得政權一周年的塔利班戰士。 圖/美聯社

▌境內難以撲滅的恐怖主義

塔利班成功奪取阿富汗政權後,國際社會一直期望塔利班能夠「確保阿富汗境內安全」、「阿富汗領土不能被用作威脅鄰國安全」、「與恐怖分子割席」,但似乎到目前為止,以上目標全部落空。

即使塔利班聲稱已有效打擊恐怖主義,其實該國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發生自殺式炸彈恐襲,而這些恐襲,主要是由境內遜尼派極端恐怖組織伊斯蘭國呼羅珊省(ISIS-K,下稱伊斯蘭國)策動。相關恐襲主要針對「異端分子」(什葉派、蘇菲派穆斯林)和塔利班成員,數量多不勝數。

有些恐襲事件值得大家留意。例如,去年10月塔利班上台之初,位於阿富汗北部昆都士省(Kunduz)的什葉派Gozar-e-Sayed Abad清真寺在午禱時間,遭自殺式炸彈襲擊,造成超過100人死傷,伊斯蘭國隨後承認責任,聲稱襲擊造成300人死傷,並稱施襲者是維吾爾族穆斯林成員,襲擊對象是什葉派教徒和塔利班成員,故於後者願意驅逐維吾爾人,以滿足中國的要求。此外,在這場恐襲一星期後,阿富汗南部城市坎大哈(Kandahar)一座什葉派清真寺發生自殺式炸彈襲擊,造成35人死亡,68人受傷。這是塔利班8月控制阿富汗以來,該國爆發最慘重的連環恐襲。

就算去到今年,伊斯蘭國的威脅也未停止過,而且主要集中在伊斯蘭教最重要的節日,或在星期五禮拜日發生。在齋戒月(Ramadan)結束之前,就爆發了多宗恐襲。4月22日,昆都士一所蘇菲派清真寺發生爆炸,造成33人死亡;4月28日,北部城市馬扎里沙里夫(Mazar-i-Sharif)發生炸彈襲擊,造成至少9人死亡;4月29日,喀布爾西部的Khalifa Sahib清真寺發生爆炸,超過50人死亡,有報道認為,該清真寺受襲是因為當地正在進行Zikr儀式(即是蘇菲教派的誦經及冥想活動),此舉被極端遜尼派認為是異端。

此外,在什葉派重要節日阿舒拉節(Ashura)前一星期,伊斯蘭國同樣對他們發動恐襲。8月3日,伊斯蘭國成員突襲首都一棟公寓,並向身處當地的塔利班安全小隊開火;8月5日,首都亦發生針對什葉派教徒的炸彈恐襲,造成了8人死亡,20人受傷;8月6日,首都再次發生恐襲,事件造成至少8人死亡,22人受傷。恐襲針對塔利班安全官員和當地什葉派長老之間的會議,該會議旨在討論阿舒拉節前的安全問題。

2021年10月8日,阿富汗北部昆都士省的什葉派Gozar-e-Sayed Ab...
2021年10月8日,阿富汗北部昆都士省的什葉派Gozar-e-Sayed Abad清真寺在午禱時間,遭自殺式炸彈襲擊,造成超過100人死傷。 圖/美聯社

2021年11月2日,喀布爾一家軍事醫院發生爆炸造成人命傷亡,一位塔利班戰士當時...
2021年11月2日,喀布爾一家軍事醫院發生爆炸造成人命傷亡,一位塔利班戰士當時在街道上驅散人民。 圖/美聯社

更諷刺的是,塔利班掌權一周年之時,一位塔利班具影響力的教士慘遭伊斯蘭國下毒手。塔利班知名教長拉希穆拉(Sheikh Rahimullah Haqqani)於8月11日在阿富汗首都喀布爾一所伊斯蘭神學院內,遭伊斯蘭國成員以自殺式炸彈襲擊殺害。他是塔利班內著名的理論家,多年來向很多塔利班成員傳授宗教知識,屬具影響力的人物。

伊斯蘭國不只威脅內部,他們亦會借阿富汗作為基地攻擊鄰國。4月18日,伊斯蘭國首次從阿富汗本土對烏茲別克南部城市泰爾梅茲(Termiz)的軍營發射火箭彈襲擊,並在7月5日第二次向該國發射5枚火箭彈到該國邊境地區。除了襲擊烏茲別克之外,伊斯蘭國亦在5月發射火箭炮攻擊塔吉克南部城市庫洛布(Kulob)附近地區。

即使伊斯蘭國對鄰國的攻擊火力不大,未有造成人員傷亡,但他們的行為已令宣稱盡力打擊國內恐怖主義的塔利班政權,陷入十分尷尬的境地。

最後,事實也證明了塔利班未能「與恐怖分子割席」。美國總統拜登在8月初表示,美國中情局7月31日利用無人機擊斃了身在阿富汗首都的蓋達組織領導人扎瓦希里(Ayman al-Zawahiri)。扎瓦希里是拉登(Osama bin Laden)的繼承者,曾策動911事件,被美國列為頭號通緝犯。

雖然,塔利班發表聲明聲稱「不知道扎瓦希里在該國首都」,然而扎瓦希里死時身處的民居,被揭發是阿富汗代理內政部長、「哈卡尼網絡」負責人西拉傑丁(Sirajuddin Haqqani)的物業。因此,美國此舉揭開了塔利班「與恐怖分子割席」的謊言,實質是在包庇「恐怖分子」。

圖為蓋達組織領導人扎瓦希里被美國無人機擊斃的所在建築物。 圖/法新社
圖為蓋達組織領導人扎瓦希里被美國無人機擊斃的所在建築物。 圖/法新社

▌還沒示弱的「潘傑希爾雄獅之子」

此外,阿富汗當地至今仍然有零星抵抗活動,特別是在反對勢力「民族抵抗陣線」(National Resistance Front,又稱潘傑希爾反抗軍,簡稱反抗軍)首領小馬蘇德(Ahmad Masoud)的根據地——潘傑希爾山谷(Panjshir Valley)。

甚至,有塔利班軍官在與反抗軍對峙中被殺。今年5月,阿富汗本地媒體《哈什特 — 伊索日報》(Hasht-e Subh Daily)報道,塔利班特種部隊「巴德里313營」副指揮官加法爾(Mullah Abdul Ghafar)在潘傑希爾省(Panjshir)的一場衝突中遭反抗軍擊斃。反抗軍對外關係負責人納扎里(Ali Maisam Nazary)5月中在個人Twitter上證實了此消息。此外,今年6月,反抗軍新聞秘書Sibgatullah Ahmadi在其Twitter上公布,該組織戰士在潘傑希爾山谷成功擊毀了塔利班玫權的Mi-17軍用直升機,直升機上四名塔利班成員被生擒。

現時潘傑希爾山谷是雙方主要對峙地點,但小馬蘇德的真實去向其實未明,有一說是他已經流亡去鄰國塔吉克,也可能是繼續留在潘傑希爾山谷,與塔利班進行持久的遊擊戰。2021年年底,塔吉克傳媒引述阿富汗駐當地大使館(仍屬於舊政權)的消息,稱反抗軍在首都杜尚別開設了官方辦事處。

2021年8月,與塔利班抗爭的潘傑希爾反抗軍參加演習。 圖/美聯社
2021年8月,與塔利班抗爭的潘傑希爾反抗軍參加演習。 圖/美聯社

▌塔利班內部的民族分裂

無論是90年代或是現時的內閣,塔利班大多數成員都屬阿富汗第一大族普什圖族(Pashtun)。雖然,相同的民族不等於有利內部和諧,塔利班內部長期以來「親疏有別」,部落山頭勢力林立,但民族差異(或語言差異)對權力分布的確有很大關係。

在阿富汗,普什圖族佔4成人口,塔吉克族(Tajiks)佔2成5,其他民族如哈札拉(Hazaras)、烏茲別克族(Uzbeks)也各佔1成。因此,塔利班成員有非普什圖族裔,乃十分平常,但是在不同民族背景的地區領導層之間,卻有可見的衝突。

自塔利班上台後,最先爆發的重大民族對峙,就是在國家北部法里亞布省(Faryab)烏茲別克族和普什圖人之間的衝突。今年1月,由於內部之間的分歧,塔利班的普什圖武裝分子在該省份逮捕了烏茲別克族塔利班指揮官阿萊姆(Makhdum Alem),他在族群中極具影響力。據了解,該逮捕是塔利班副國防部長馬茲盧姆(Mullah Fazel Mazloom)的命令。

2022年8月15日,塔利班高層出席在喀布爾舉行的一周年儀式。 圖/路透社
2022年8月15日,塔利班高層出席在喀布爾舉行的一周年儀式。 圖/路透社

在阿萊姆被補之後,人口主要是烏茲別克族的當地人舉行抗議,後演變成一場騷亂,他們毆打普什圖塔利班武裝分子,並搶走他們的武器。塔利班政權中央設法派兵到當地增援控制局勢。直到今年4月中,阿萊姆在塔利班烏茲別克族高層指揮官、農業部副部長阿尤比(Salakhuddin Ayyubi)的調解下,得以獲釋。然而,事件結束並不意味着北部烏茲別克族人和普什圖人之間的緊張狀態消失。

除了與烏茲別克族對抗之外,普什圖族亦與死對頭哈扎拉族爆衝突。今年6月,塔利班政府試圖革除阿富汗北部薩爾普勒省(Sari Pul)巴爾卡區(Balkhab)的哈扎拉族指揮官穆賈希德(Mahdi Mujahid)。然而,穆賈希德拒服從命令並發起叛亂,塔利班便派出武裝部隊鎮壓,穆賈希德動員他的地區軍隊加以抵抗。值得注意的是,塔利班中央本身欲動員鄰近省份的烏茲別克族武裝分子,但他們拒絕參與鎮壓。目前穆賈希德多次擊退塔利班中央軍隊,據說他的軍隊有約500名哈扎拉族人與他站在同一陣線。

面對烏茲別克族和哈扎拉族的不服從之外,塔利班亦同時面對國家東部反抗的塔吉克族群。今年6月底,駐北部薩爾普勒省的塔吉克裔指揮官穆紮法里(Zarif Muzaffari)離開了塔利班中央,此前他曾被懷疑遭塔利班設置的炸彈炸傷。現時他下落不明,有當地傳媒稱他正在秘密招兵買馬,在塔利班中央之外雄據一方。

▎下篇接續:阿富汗變天一年後(下)塔利班騙殺國際的女性與安全承諾

2022年8月15日,一位塔利班戰士手持武器在美國駐喀布爾大使館前慶祝阿富汗變天...
2022年8月15日,一位塔利班戰士手持武器在美國駐喀布爾大使館前慶祝阿富汗變天一周年。 圖/美聯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鏡頭前的「戰地共鳴」:專訪普立茲攝影獎得主Marcus Yam

女戰神的悲劇:報弒親血仇,阿富汗少女「擊殺塔利班」被詛咒的英雄故事

歡迎投資塔利班2.0?中國深入阿富汗真空的「空虛大博弈」

The Glocal

以國際研究回應時局,以學術角度思考出路。香港國際問題研究所(GSI)為你帶來世界不同國際關係學者的研究及分析。相關研究及評論載於GSI的網上資訊平台「The Glocal」

作者文章

緬甸政變已經一年半,當初被視為可以與軍方調停的東協,如今在各種軟硬兼施的方式下,...

誰管得了失控緬甸?東協「黑白臉」的衝突策略

2022/08/23
塔利班閃電奪取喀布爾政權已經一年?一年過後,到底阿富汗有多大變化?20年後再次掌...

阿富汗變天一年後(上)塔利班無解的血鬥輪迴?

2022/08/16
當初塔利班上台,大家都關注阿富汗的人權未來何去何從?塔利班曾答應恢復女性接受全面...

阿富汗變天一年後(下)塔利班騙殺國際的女性與安全承諾

2022/08/16
「戰爭開打,印尼國民美食Indomie漲價、民眾上街抗議...」印尼總統佐科威在...

印尼「泡麵調解員」?烏俄戰爭的Indomie通膨壓力

2022/08/03
2022年5月,一名無家可歸的婦女坐在貝魯特街頭的國會大選競選海報前。 圖/美聯...

破滅之國黎巴嫩:國會大選也救不了的無望改革?

2022/07/28
穆罕默德‧沙爾曼迎接拜登時,兩人用碰拳代替握手,這一幕被沙烏地阿拉伯媒體作為新聞...

與兇手王儲碰拳,然後呢?拜登「顆粒無收」的沙烏地之行

2022/07/21

最新文章

安倍的新大戰略的故事告訴我們,其實它並不全新,因為亞洲地理特性以及國際政治結構的...

安倍不在以後?《安倍晉三大戰略》的海洋民主國

2022/09/26
圖/路透社

安倍國葬的理由?日本「國葬反對」與「弔問外交」

2022/09/23
本文接續前篇的「敗者無一死」,下篇以「將來富如山」為題旨,在吉田茂重經濟、輕武裝...

將來富如山:吉田茂「戰後日本復興」的政治遺產

2022/09/22
這位喜歡穿著羽織袴腳著白襪、抽著葉捲菸草的首相,政治思想核心是「重經濟」與「輕武...

敗者無一死:大宰相吉田茂...戰後日本的總設計師

2022/09/21
普丁祭出「反制裁」後,歐洲各國可能將面臨內部分裂,讓普丁政權有了談判籌碼。 圖/...

西方制裁能有多痛?普丁「能源武器化」的喘息籌碼

2022/09/20
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8日辭世,長子查爾斯三世繼位成為國王,英國再掀起廢皇討論,甚...

不要王冠好不好?#NotMyKing 的英國王室存廢論

2022/09/16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