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大敵當前的新年:俄國豪賭「烏克蘭危機」的戰爭理由?

2022/01/22 轉角說

眼前的「2022烏克蘭危機」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無論是長期的歷史之爭,還是眼前的歐...
眼前的「2022烏克蘭危機」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無論是長期的歷史之爭,還是眼前的歐洲戰略,拉出10萬大軍作戰爭動員的普丁,又為什麼選在「這個時候」大膽地拿歐陸大戰當戰略賭注? 圖/烏克蘭國防部

主持/編輯鎮宏、編輯慧儀

「發動戰爭可以有千萬種理由,但在天時、地利與人和中,普丁為什麼選『現在』?」

2022開年才沒多久,我們的世界就見證了新年的第一起重大國際事件——大戰風險一觸即爆的「烏克蘭危機」——就讓歐洲局勢重回冷戰以來的恐懼新高點。截至1月21日為止,俄國已在烏克蘭的北側、東側與南側邊境,佈下了至少12萬大軍。

這批以「實兵軍演」為名義大舉壓境的戰鬥部隊,被目擊最近距的兵力集結點,只離烏克蘭北部邊境不到18公里、距首都基輔都會區的直線距離也只剩180公里;換句話說,只要克林姆林宮下令開戰,壓境的俄軍機械化兵團就能在48小時、甚至更短的時間內兵臨基輔城下。

本集的轉角國際.重磅廣播,以統整的方式簡單整理:眼前的「2022烏克蘭危機」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無論是長期的歷史之爭,還是眼前的歐洲戰略,拉出10萬大軍作戰爭動員的普丁,又為什麼選在「這個時候」大膽地拿歐陸大戰當戰略賭注?

▌請點閱下方收聽

 圖/烏克蘭國防部
圖/烏克蘭國防部

▌烏東戰雲的現況:美俄繼續談,但眼前毫無「解法」

烏克蘭危機的軍事局面,可參考先前的〈普丁何時開戰?烏克蘭-俄羅斯「戰爭迷霧」的難算〉——除了俄軍已經完成的「三方包圍烏克蘭」局面不變,俄國海軍20日也宣布將於即日起至2月中旬的「全艦隊戰鬥演習」,從大西洋、北冰洋、地中海、甚至是太平洋,動員規模超過140艘戰艦與1萬水兵都要同時操兵。

除此之外,美國國防部21日也緊急宣布行動代號為「海神之擊22」(Neptune Strike 22)的海軍操演:自1月24日開始,以美軍航空母艦杜魯門號戰鬥群為首的「北約聯軍艦隊」,將在地中海東岸舉行軍演。

事實上,在2021年底公布的北約年度演習計畫表裡,並沒有準備「海神之擊」的行動預告,原本12月中旬就進入歐洲的杜魯門號戰鬥群,在結束地中海訓練後也本要朝中東前進。但因為烏克蘭的局勢惡化超乎華府想像,因此五角大廈才會臨時下令就地軍演,「以回應歐洲盟邦對烏克蘭局勢的憂心。」

在美俄大軍隔空張牙舞爪的同時,美國國務卿布林肯21日也在瑞士日內瓦與俄國外交部長拉夫羅夫「當面會談90分鐘」——此一互動,也是2022烏克蘭危機中,美俄雙方「實體交涉」的最高層級會談。

雖然拉夫羅夫與布林肯早已是熟知彼此風格的「老對手」,可21日的會談雙方卻各自強硬、絲毫沒有共識讓步的空間。雙方雖然都同意「有必要進一步對話」,甚至暗示可以安排「拜登-普丁真人見面高峰會」,但俄國並不願撤收壓境大軍、美國也完全不可能接受俄國要求「北約軍事撤出『前華沙公約』國家範圍」(包括波蘭在內的以東所有北約成員國,回到1997年以前的北約領域)的戰略要求——換言之,緊張局勢仍在升溫中。

雖然拉夫羅夫(圖右)與布林肯(圖左)早已是熟知彼此風格的「老對手」,可21日的會...
雖然拉夫羅夫(圖右)與布林肯(圖左)早已是熟知彼此風格的「老對手」,可21日的會談雙方卻各自強硬、絲毫沒有共識讓步的空間。 圖/俄羅斯外交部

截至1月21日為止,俄國已在烏克蘭的北側、東側與南側邊境,佈下了至少12萬大軍。...
截至1月21日為止,俄國已在烏克蘭的北側、東側與南側邊境,佈下了至少12萬大軍。被目擊最近距的兵力集結點,只離烏克蘭北部邊境不到18公里、距首都基輔都會區的直線距離也只剩180公里。 圖/路透社

▌俄國選擇戰機的「遠因動機」:普丁的歷史小論文

烏克蘭局勢持續惡化的同時,無論是西方輿論還是俄國傳媒,對於「俄國為什麼選擇此刻升高局勢?」,仍存在著眾說紛紜、摸不著頭緒、且完全沒有人知道克林姆林宮在打什麼算盤的特殊狀況。

像是《經濟學人》的俄國線編輯奧斯特羅夫斯基(Arkady Ostrovsky)就特別提到:在烏克蘭邊境危機逐漸升溫的同時,俄國官媒卻沒有採取對應的「愛國動員大內宣」——此一徵兆,曾經在2008年喬治亞戰爭、2014年烏東頓巴斯戰爭與克里米亞半島危機時出現,假若莫斯科已決心採取軍事行動,官媒大多會積極地展開愛國宣傳並不斷動員「俄國有義務守護某些重要利益」的大義名份。

但在2022年的現在,俄國官媒的對內態度卻反而低調,對於西面重兵集結的軍事動態並沒有太多說法,在烏克蘭局勢方面也只是反覆強調俄國的國家利益,以及普丁總統目前「尚沒有決定」要採取怎樣手段。

對於普丁本人而言,烏克蘭從頭到尾「就不該是個獨立國家」,像是2008年他就曾對美國總統小布希當面說過:「嘿!喬治,烏克蘭才不算是一個真正的國家。」特別是2021年夏天,普丁更透過克林姆林宮發表了一篇名為〈俄羅斯人與烏克蘭人的歷史統一〉,內容直接講明:

「現代的俄羅斯人、烏克蘭人與白俄羅,全都是古時『羅斯民族』(Rus)的後代...我們曾是歐洲最大的國家,並以統一的語言(古代俄語)、同樣的經濟聯繫、同屬於留里克王朝的大公統治,然後羅斯人受洗,接受了基督的東正教會信仰。由聖佛拉基米爾——他當時不僅是諾夫哥羅德親王,也是基輔大親王——作出接受信仰的決定後(留里克王朝的羅斯基督教化),我們這些後人的民族羈絆就一直延續至今。」

普丁在這篇充滿攻擊性的論文裡,明白地指控烏克蘭的領導階層,「為了捏造自己國家的獨立法理性,故意否認自己的民族歷史。」並控訴現在的烏克蘭政權,正無所不用其極地用編造「人工獨立的民族偽神話」,包括從歷史課本裡否定「羅斯人本是同根生」的真相、於社會各層面推動「去俄羅斯化洗腦」,甚至把俄羅斯帝國與蘇聯時代的「烏俄民族團結」稱作是「俄國殖民佔領」,而這些行為在普丁的認知裡,「全都是烏克蘭新納粹的竊史陰謀。」

論文中,普丁不斷強調烏克蘭政府對俄國的敵意與仇恨,都是當政權貴與少部分極端主義者為了自身利益的人工洗腦——之中,冷戰結束後的「北約東擴」,明顯助長這種「血親反目」的關鍵因素——這兩者惡意結合的步步進逼,不僅撕裂了烏克蘭自己的傳統認同,更讓俄羅斯感到刀抵咽喉的威脅關鍵。

普丁的烏克蘭論文雖然雄辯有才、似有民族史詩之勢,但對非俄羅斯民族主義者而言,卻像...
普丁的烏克蘭論文雖然雄辯有才、似有民族史詩之勢,但對非俄羅斯民族主義者而言,卻像是為了征服烏克蘭而寫的單方面檄文。 圖/歐新社

烏克蘭局勢持續惡化的同時,無論是西方輿論還是俄國傳媒,對於「俄國為什麼選擇此刻升...
烏克蘭局勢持續惡化的同時,無論是西方輿論還是俄國傳媒,對於「俄國為什麼選擇此刻升高局勢?」,仍存在著眾說紛紜、摸不著頭緒、且完全沒有人知道克林姆林宮在打什麼算盤的特殊狀況。 圖/俄羅斯國防部

▌趁你病要你命的「近因動機」:俄國看準北約的嫌隙分裂

普丁的烏克蘭論文雖然雄辯有才、似有民族史詩之勢,但對非俄羅斯民族主義者而言,卻像是為了征服烏克蘭而寫的單方面檄文,雖然有理解其動機的特殊脈絡,但仍無法說服現代讓國際社會接受接受普丁的「個人意見」。

此外,就算普丁再堅信自己的「對於大羅斯民族的歷史使命」,要掀起大型衝突、豪賭這種世界大戰級別的戰爭籌碼,仍必須考量有利的出手時機——

普丁對烏克蘭有野心是長期事實,但為什麼會選在此時此刻的2022年1月?

就俄國的說法來講,北約東擴與烏克蘭的「去俄羅斯化」、不履行明斯克和平協議尊重烏克蘭親俄地區的政治自治主權,都是俄國之所以強勢施壓的原因。但就國際政治的背景來看,此時的出手其實也是針對美國與歐州盟邦之間近年累積的「北約嫌隙」。

美國與歐洲盟軍之間的貌合神離,早從川普總統上任前後,就因反恐投資與北約軍費支出等問題出現爭端,美國認為歐洲盟國一方面搭著美軍保護的順風車、卻不願在重大國際戰略上支持美方立場;而以法國、德國為首的歐洲代表,亦對於美國的國防支出施壓與情緒勒索感到不耐。這些累積的種種盟邦衝突,特別在2021年8月的「阿富汗大撤退」、以及後來的AUKUS潛艦事件撕破了臉,歐陸各國對於美國戰略的自行其事極有牢騷,原本就因組織僵化與內部政治問題而更為分裂的北約內部,也自此讓莫斯科嗅到可趁之機。

就國際政治的背景來看,俄羅斯此時的出手其實也是針對美國與歐州盟邦之間近年累積的「...
就國際政治的背景來看,俄羅斯此時的出手其實也是針對美國與歐州盟邦之間近年累積的「北約嫌隙」。 圖/俄羅斯國防部

在2021年8月的「阿富汗大撤退」、以及後來的AUKUS潛艦事件撕破了臉,歐陸各...
在2021年8月的「阿富汗大撤退」、以及後來的AUKUS潛艦事件撕破了臉,歐陸各國對於美國戰略的自行其事極有牢騷,原本就因組織僵化與內部政治問題而更為分裂的北約內部,也自此讓莫斯科嗅到可趁之機。 圖/俄羅斯國防部

對於克林姆林宮而言,2021年的冬天於實際上是一個「適合試探對手」的增壓機會,一方面是因為國際社會尚沒走出疫情衝擊、歐美各國對於「後疫情時代的經濟復甦」無不小心翼翼、投鼠忌器,再加上今年冬天北半球特別寒冷、全球供應鍊大亂導致的物價飆漲,亦對俄羅斯動輒中斷輸氣運油的「天然氣-石油戰略操弄」特別有利,

除此之外,在各國國情政治中,美國總統拜登仍苦與本國施政的欲振乏力,於時間上也沒有餘裕修補因阿富汗撤軍、AUKUS事件所傷害的美歐信任感;而在歐盟要角,同時也是俄國對歐能源戰略的施力點——德國——在9月大選過後,柏林一直等到12月才終於確定了「接班梅克爾的政黨輪替」,無論是本國疫情爆炸、還是內閣上路信任度不足所致,在當前的烏克蘭危機中,德國聯邦政府都明顯出現了戰略失能、外交動能不足、軍事決策猶豫的混亂狀態。

在西方媒體的恐懼之眼裡,普丁的大軍壓境已是未戰先贏,除了焦頭爛額的美國、手足無措的德國、只會出一張嘴說要開啟「歐盟第三路線自行與俄國交涉」的法國之外,北約成員中最積極援助烏克蘭的,反而是同對俄國保持極大戒心的波羅的海三國。

不過普丁的大膽冒險,真的賭對了嗎?對此,俄國自家的媒體輿論則有不同的解讀。像是許多被抽調到烏克蘭前線的俄國遠東部隊,就透過社群網路與軍眷訪談對外暗示:俄國大軍雖然數量龐大,但在隆冬下的裝備妥善率卻低得可憐,「軍車能上鐵路板車但卻拋錨下不來的狀況很常見,前面能動的裝甲車輛可能不到50%。」

除此之外,俄國最富威望的獨立媒體《新報》(其編輯是2021諾貝爾和平獎的共同得主)21日出刊的長篇分析,亦回應了上文所提到的俄軍外強中乾的戰爭恫嚇,仍有很大可能只是為了「服務外交談判的唬人手法」,

「與進入哈薩克緊急維和的戰鬥兵團不同,往俄國『民間目擊』的備戰動員影片裡,西進烏克蘭前線的大量軍力都只有『車輛裝備』而沒有足夠的士兵人數入鏡現身——這是故佈疑陣嗎?還是武嚇演得非常逼真的戰爭表演?」

「俄羅斯是故佈疑陣嗎?還是武嚇演得非常逼真的戰爭表演?」 圖/俄羅斯國防部
「俄羅斯是故佈疑陣嗎?還是武嚇演得非常逼真的戰爭表演?」 圖/俄羅斯國防部

▌轉角編輯台每周的深度國際閒聊

• 用 Spotify 收聽:https://goo.gl/48CruJ

• 用 iTunes 收聽: https://goo.gl/o06EBG

• 用SoundCloud收聽:https://goo.gl/WSho3A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普丁何時開戰?烏克蘭-俄羅斯「戰爭迷霧」的難算

俄國即將出征烏克蘭?拜登的錯亂警告與北約的旁觀者不救

轉角說

轉角國際編輯台:「在國際新聞之後,讀懂新聞;世界趨勢之前,掌握趨勢。」

作者文章

2009年11月15日,在馬來西亞吉隆坡尊孔獨立中學舉行的孔子像揭幕儀式上,學生...

大馬華人中文好?近代「大馬華教」的辦學救國情懷

2022/06/27
「他鄉風寒露更濃,勸君早晚要保重,期待他日再相逢共度白首......」編輯佳琦離...

編輯插播/從零開始的國際新聞生活:編輯佳琦告別心得集

2022/06/24
圖為中國安徽合肥的一名收藏者展示他所收藏的毛澤東徽章。 圖/路透社

感覺毛毛的:「毛主義」激化全球極左的暴力紅太陽?

2022/06/24
19、20世紀時,法國藝術家和作家聚集巴黎,許多妓女成為他們的靈感謬思。 圖/《...

歡場女孩的靈肉買賣:近代法國性產業如何打造交際花?

2022/06/20
「全世界有五大情報機構,美國CIA、英國MI6、蘇聯KGB、以色列MOSSAD,...

中國BJCYQZ:北京「朝陽群眾」全民監視的都市傳說

2022/06/17
1933年錄廣播的川島芳子。 圖/維基共享

追尋川島芳子之謎:「男裝麗人」八卦害死的時代悲歌?

2022/06/13

最新文章

2018年在首爾舉行的濟州四三事件70週年紀念活動,向亡者致意。 圖/歐新社

無可描述之痛:《朝鮮半島現代史》屠殺與民主的治癒之路

2022/06/30
一名坐在成堆小麥旁的印度男子。 圖/路透社

印度禁止小麥出口:莫迪的「天下糧倉」之計怎圖利?

2022/06/21
至今,許多民眾認為李顯龍執政時期,仍然沒有走出他父親李光耀的影子,因此上任後的黃...

掰掰李顯龍!新加坡新任總理能否走出「李光耀影子」?

2022/06/14
根據日本政府的規劃,從6月10日開始,將開放旅行團赴日觀光,並且有限度發給旅行團...

終於可以去日本:疫情開放赴日旅遊「觀光與風險須知」

2022/06/08
嚴格來說,《新疆警察檔案》沒有告訴我們更多新的事情,但它像是一批 2018 年的...

解讀《新疆警察檔案》:拘留營「快捕快訴」監獄化控制

2022/06/07
西班牙查核組織〈Maldita.es〉查核編輯麥凱勒(左圖)主責全球協作計畫#U...

#UkraineFacts100天:西班牙查核組織的「烏俄假訊息戰」

2022/06/06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