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邀請俄軍入關維穩之後:哈薩克「借刀宮鬥」的血腥代價

2022/01/10 The Glocal

由哈薩克民眾抗議液化石油氣價格飆升,演變為總統引外國軍隊入關鎮壓「恐怖分子」及奪...
由哈薩克民眾抗議液化石油氣價格飆升,演變為總統引外國軍隊入關鎮壓「恐怖分子」及奪權戲碼。積壓多時的民怨,無預警地一觸即發。圖為哈薩克的抗爭民眾將市政府縱火焚燒。 圖/Twitter

文/孫超群(The Glocal研究員)

2022 年開首一星期,鮮有成為國際焦點的中亞國家哈薩克爆發了「黑天鵝事件」,迅速引起全球關注——由哈薩克民眾抗議液化石油氣價格飆升,演變為總統引外國軍隊入關鎮壓「恐怖分子」及奪權戲碼。

積壓多時的民怨,無預警地一觸即發。然而,與示威爆發同樣讓人震驚的,是哈薩克總統托卡耶夫(Kassym-Jomart Tokayev)借今次示威,將垂簾聽政的首任總統納扎爾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yev)家族一鍋翹起,變相奪權。更讓人疑惑的是,為何托卡耶夫在這場全國局布性失控的示威爆發僅幾天,就向俄羅斯主導的集安組織(CSTO)借兵平亂,而後者更一摒過往保守作風,果斷通過緊急決議,派兵到哈薩克鎮壓「恐怖分子」?

以上戲劇性發展,難免令人產生陰謀論的想法——托卡耶夫借普丁之手踢走「太上皇」,不借一切保住政權。誠然,姑勿論托卡耶夫背後動機為何,對哈薩克整體國家利益來說,以上賭博的代價實在很大,前朝建立的遺產付諸東流,對哈薩克日後發展留下禍根,給予俄羅斯擴大中亞影響力的契機。

哈薩克的示威規模與白羅斯相比仍有一段距離,這不禁讓人思考,究竟是安全部隊太弱抑或...
哈薩克的示威規模與白羅斯相比仍有一段距離,這不禁讓人思考,究竟是安全部隊太弱抑或是示威者過於強勢,才要對外借兵? 圖/歐新社

▌托卡耶夫的「黑暗兵法」—— 借兵另有目的?

哈薩克示威始於國家西部油氣產業重鎮曼吉斯套州扎瑙津(Zhanaozen)及阿克套(Aktau)等城市,其後燃燒至南部最大城市阿拉木圖(Almaty)及希姆肯特(Shymkent)等地,然而國家北部及首都努爾蘇丹(Nur-Sultan)等主要權力核心地帶並未被波及

哈薩克的示威規模與白俄羅斯相比,仍有一段距離,這不禁讓人思考,究竟是安全部隊太弱抑或是示威者過於強勢,才要對外借兵。的確,地區軍警似乎缺乏戰意,例如阿克套軍警就和示威者打成一片,而阿拉木圖亦有政府建築物甚至是機場曾被佔領。但以這種示威規模來說,不少分析質疑,若當局有心鎮壓的話未必需要走到向外力借兵此步。

另外有一個合理的說法,就是這場示威混雜了托卡耶夫與納扎爾巴耶夫家族之間的權鬥,甚至混雜了幫派鬥爭。

1月5日,總統為了平息示威軟硬兼施,除了頒布為期兩星期的局部性緊急狀態,更先後撤換及清算納扎爾巴耶夫家族及其親信勢力,解散總理馬明(Askar Mamin)內閣、接替納扎爾巴耶夫擔當國家安全會議主席一職(但根據國家法律,納扎爾巴耶夫應該終身擔任此職)以及解除國家安全委員會(KNB)主席馬西莫夫(Karim Massimov)的職務(其後遭以《叛國罪》被捕〉。

雖然政府較早前拘捕遭解除職務的 KNB 第一副主席、納扎爾巴耶夫侄兒阿比什(Samat Abish),但其後卻撤回消息,依時間線來看,估計納扎爾巴耶夫家族以馬西莫夫用作為「交換人質」。到完筆之際,納扎爾巴耶夫本人多次傳出下落未明,後來其新聞秘書指他仍在首都,但是否自由就不得而知。

哈薩克示威始於國家西部油氣產業重鎮曼吉斯套州扎瑙津(Zhanaozen)及阿克套...
哈薩克示威始於國家西部油氣產業重鎮曼吉斯套州扎瑙津(Zhanaozen)及阿克套(Aktau)等城市,其後燃燒至南部最大城市阿拉木圖(Almaty)及希姆肯特(Shymkent)等地,然而國家北部及首都努爾蘇丹(Nur-Sultan)等主要權力核心地帶並未被波及。 圖/歐新社

阿拉木圖亦有政府建築物甚至是機場曾被佔領。但以這種示威規模來說,不少分析質疑,若...
阿拉木圖亦有政府建築物甚至是機場曾被佔領。但以這種示威規模來說,不少分析質疑,若當局有心鎮壓的話未必需要走到向外力借兵此步。 圖/美聯社

以上發展,似乎由民眾示威演變成權鬥及黑幫騷亂。流亡奧地利的哈薩克 KNB 前主席穆塞耶夫(Alnur Mussayev)接受俄媒訪問時指出,親納扎爾巴耶夫的 KNB 一直不是保障國家安全,而是保障其家族的安全,其親信掌管的 KNB 亦經常與犯罪組織接觸,甚至在南部地區擁有一支「私人軍隊」

現任總統托卡耶夫本身是職業外交官出身,納扎爾巴耶夫或許看準了他易於控制、沒有強大派系支持這點,才讓他擔任總統。《金融時報》相關報導也有描述,托卡耶夫控制不了 KNB,後者只會服從納扎爾巴耶夫幫派。

對托卡耶夫來說,這是一個很嚴重的威脅。在示威之東風起時,他欲借這場示威清理門戶。他革除納扎爾巴耶夫親信的舉動,觸怒了其家族,令整場示威混雜了由 KNB 及犯罪組織發起的武裝衝突。在示威爆發時,KNB 收到不參與鎮壓阿拉木圖示威的命令,以對抗托卡耶夫。KNB 亦動員犯罪組織暗中搞局,號召「流氓」在南部傳統政權根據地的阿拉木圖和希姆肯特生事,這可解釋為何這些城市的戰況異常激烈,發生不少搶劫,「示威者」也有精良裝備。

若以上事情脈絡成立,托卡耶夫借兵似乎是迫不得已的一步,這可從借兵的時機觀察。在解除納扎爾巴耶夫國家安全會議主席職務當日,他就主動向普丁領導的集安組織發出借兵求助,更迅速地獲通過 —— 為免夜長夢多,托卡耶夫巧妙地借外力的肯定,「止暴制亂」之餘,亦鞏固自身管治國家的正當性。只要有外國軍隊以維穩理由進駐哈薩克,他就不用擔心有任何潛在「反宮廷政變」威脅自己。更重要是,集安組織秘書長扎斯(Stanislav Zas)稱維和部隊在哈薩克停留時間,將取決於局勢和該國領導人的決定,這讓托卡耶夫方面掌壓局勢作出調整。

《費爾干納新聞》(Fergana News)總編輯基斯洛夫(Danil Kislov)亦推測,目前在哈薩克由俄羅斯主導的集安組織進行的「反恐行動」,似乎超出了「鎮壓示威」,看來是鎮壓托卡耶夫無法駕馭、由納扎爾巴耶夫親信發起的幫派攻擊——這就可以解釋,托卡耶夫為何願意冒險「引清兵入關」。

為免夜長夢多,托卡耶夫巧妙地借外力的肯定,「止暴制亂」之餘,亦鞏固自身管治國家的...
為免夜長夢多,托卡耶夫巧妙地借外力的肯定,「止暴制亂」之餘,亦鞏固自身管治國家的正當性。 圖/美聯社

▌俄羅斯為何覬覦哈薩克?

但托卡耶夫本人不可能不知道此「黑暗兵法」的後果。這次哈薩克中門大開,向普丁投懷送抱,對俄羅斯而言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克里姆林宮於當地時間 1 月 6 日正式宣布,應托卡耶夫的求助,並鑑於外部干涉等因素對哈薩克的國安和主權構成威脅,集安組織向其派遣集安組織維和部隊,打擊「接受外國嚴格訓練的恐怖分子」。雖然維和部隊組成上包括所有成員國軍隊,例如俄羅斯、白俄羅斯、亞美尼亞、吉爾吉斯、塔吉克,但俄羅斯派遣多達 3,000 名士兵,比其他成員國士兵的總和多出兩倍,因此集安組織根本就是由俄軍主導。

過去半年,當大家的目光注視在白俄羅斯或是烏克蘭頓巴斯地區的衝突時,根本沒想到俄羅斯首先出兵的地方會是中亞;大家更可能沒想到的是,集安組織在成立 30 年以來首次動用第4條條款,出兵助成員國「止暴制亂」。過往吉爾吉斯在 2010 年示威及種族衝突,或是 2020 年亞美尼亞與亞塞拜然的納卡戰爭,成員國均向集安組織提出援助請求,但都沒有獲得像哈薩克這次的優厚待遇。

可見,哈薩克在俄羅斯心目中的重要位置。蘇聯解體後,不少前蘇聯國家難離俄羅斯的政經影響力,哈薩克雖然與俄羅斯關係密切,惟國力相對其他國家強盛,外交上相對自主獨立。然而,哈薩克總統卻這是借示威及奪權,主動引清兵入關,讓俄羅斯出師有名、有機可乘,迫使這一強大的前蘇聯國家臣服。

克里姆林宮於當地時間1月6日正式宣布,應托卡耶夫的求助,並鑑於外部干涉等因素對哈...
克里姆林宮於當地時間1月6日正式宣布,應托卡耶夫的求助,並鑑於外部干涉等因素對哈薩克的國安和主權構成威脅,集安組織向其派遣集安組織維和部隊,打擊「接受外國嚴格訓練的恐怖分子」。 圖/歐新社

俄羅斯派遣多達 3,000 名士兵,比其他成員國士兵的總和多出兩倍,因此集安組織...
俄羅斯派遣多達 3,000 名士兵,比其他成員國士兵的總和多出兩倍,因此集安組織根本就是由俄軍主導。 圖/美聯社

其實,哈薩克爆發示威,就算沒被邀請,也有不少理由讓俄羅斯出兵。2014年克里米亞危機爆發時,克里姆林宮曾揚言會保護俄裔及俄語人口地區,此番言論引起納扎爾巴耶夫的警惕,因為哈薩克北部某些省份,擁有超過四成俄裔人口,同時普丁亦會擔心示威之火燃燒到俄羅斯境內。此外,俄羅斯亦租用哈薩克土地作戰略用途,如普里奧焦爾斯克(Priozersk)反彈道飛彈靶場及拜科努爾(Baikonur)太空發射站。俄羅斯和哈薩克的經貿往來也絕不比中國少,所以前者在後者擁有龐大的利益。

善用歐亞衝突作外交投機,一向是俄羅斯的外交政策。要了解俄羅斯背後的戰略思維,必先要了解影響其外交政策的「新歐亞主義」(Neo-Eurasianism)意識形態——俄羅斯作為歐亞主義者(Eurasianist)領袖,背起團結歐亞國家的責任,建立多極體系(Multipolar system)的國際秩序,抗衡以西方為主的大西洋主義者。

與各大國保持良好關係(如沙烏地阿拉伯、以色列、土耳其)、介入戰爭作調停角色(敘利亞戰爭)、捍衛周邊地區不受外力入侵(拒讓烏克蘭入北約),以及恢復蘇聯昔日的勢力範圍,這些具體操作例子比比皆是。今次出兵哈薩克,顯然是最後者,而集安組織則是工具之一。

托卡耶夫(圖右)不可能不知道此「黑暗兵法」的後果。這次哈薩克中門大開,向普丁投懷...
托卡耶夫(圖右)不可能不知道此「黑暗兵法」的後果。這次哈薩克中門大開,向普丁投懷送抱,對俄羅斯而言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圖/歐新社

哈薩克總統卻這是借示威及奪權,主動引清兵入關,讓俄羅斯出師有名、有機可乘,迫使這...
哈薩克總統卻這是借示威及奪權,主動引清兵入關,讓俄羅斯出師有名、有機可乘,迫使這一強大的前蘇聯國家臣服。圖為哈薩克抗爭中死亡的民眾。 圖/美聯社

▌引狼入室:加劇民族撕裂及摧毀多邊外交?

基於哈薩克境內不少俄裔人口,加上在蘇聯時期俄裔以外來者身份管治的歷史因素,納扎爾巴耶夫一直很小心處理國內民族問題,又同時著手全方位推動哈薩克民族主義及身份認同。即使他專政了接近 30 年,人權紀錄惡劣,但在塑造國族主義上功不可沒。最大政績工程之一,就是推動哈薩克文由西里爾字母轉換拉丁字母,循序漸進在 2023 至 2031 年期間完成。

另一邊廂,令他最引以為傲的政策,應該是立國而來一直奉行的「多邊外交」(Multi-Vector Diplomacy)。前年通過的《2020-2030 年哈薩克外交政策概念》法令中,定立「多邊、務實、主動」的外交政策是六大外交原則之一。哈薩克與俄羅斯、中國、美國及歐盟建立平衡的良好關係,積極參與大國推動的區域組織,推行開放的經濟政策,透過引入多元化外資達到多邊外交的目標。

面對俄羅斯,哈薩克在經貿合作的基礎上向中國靠攏,積極參與「一帶一路」倡議,致力抗衡莫斯科在中亞區域的影響力,形成勢力均衡、互相制衡的權力結構。同時,縱使哈薩克加入不少俄羅斯主導的區域組織,例如歐亞盟(EAEU)、集安組織及獨聯體(CIS)等等,當遇到有爭議的國際事件時,它不會與俄羅斯步伐一致,盡量保持距離。哈薩克十分抗拒俄羅斯利用歐亞盟推動政治統一,例如前者在去年 6月,曾表態反對把經濟性質的歐亞盟政治化,不會與俄反制西方國家制裁。這些行為體現出哈薩克的外交自主,絕不是俄羅斯的附庸。

基於哈薩克境內不少俄裔人口,加上在蘇聯時期俄裔以外來者身份管治的歷史因素,納扎爾...
基於哈薩克境內不少俄裔人口,加上在蘇聯時期俄裔以外來者身份管治的歷史因素,納扎爾巴耶夫一直很小心處理國內民族問題,又同時著手全方位推動哈薩克民族主義及身份認同。圖為參加哈薩克抗爭的民眾, 圖/歐新社

然而,經過這次托卡耶夫推翻「太上皇」及引狼入室後,為俄羅斯干預哈薩克政治提供良好機會,而此舉勢必破懷前朝多年以來建立的國內民族平衡,更打破區域大國互相制衡的權力結構,加劇哈薩克民族撕裂,摧毀多邊外交。

35年前,哈薩克民眾就是因為反俄而導致1986年的「阿拉木圖事件」悲劇——當時蘇聯中央辭退了哈裔第一書記,另外空降俄裔書記,進而導致民眾憤怒示威、政府出動鎮壓而死傷無數——如今托卡耶夫毫無底線地親近俄羅斯,怎會不播下民族撕裂的種子?就算托卡耶夫成功鎮壓今次動亂,讓一切返回正軌,其遺臭萬年的事跡,必然影響他日後的管治合法性。

更甚者,如巴納德學院政治學教授、中亞權威 Alexander Cooley 所言,即使現階段俄羅斯不太可能要求托卡耶夫立即處處讓步,但無疑已在哈薩克獲得強大的政治影響力,讓哈薩克此前避免向美俄任何一方傾斜的努力付諸東流,隨時失去外交自主。世上沒有免費午餐,受益於俄羅斯之力穩定政權,普丁必定期望獲得好處。俄羅斯國內右翼已開始虛張聲勢,哈薩克在兩國關係中處於下風,將來在爭議議題的談判上會否更親俄,值得我們觀察,例如歐亞盟一體化、正式承認克里米亞、叫停廢除使用西里爾字母等等。

經過這次托卡耶夫推翻「太上皇」及引狼入室後,為俄羅斯干預哈薩克政治提供良好機會,...
經過這次托卡耶夫推翻「太上皇」及引狼入室後,為俄羅斯干預哈薩克政治提供良好機會,而此舉勢必破懷前朝多年以來建立的國內民族平衡。圖為哈薩克軍警鎮壓抗爭。 圖/歐新社

哈薩克當地時間1月7日下午14:50左右,哈薩克政府已下令軍警「可以不示警,直接...
哈薩克當地時間1月7日下午14:50左右,哈薩克政府已下令軍警「可以不示警,直接向民眾開火」。圖為阿拉木圖街頭撿拾到的軍警用子彈。 圖/法新社

如今托卡耶夫毫無底線地親近俄羅斯,怎會不播下民族撕裂的種子?就算托卡耶夫成功鎮壓...
如今托卡耶夫毫無底線地親近俄羅斯,怎會不播下民族撕裂的種子?就算托卡耶夫成功鎮壓今次動亂,讓一切返回正軌,其遺臭萬年的事跡,必然影響他日後的管治合法性。圖為阿拉木圖街頭鎮壓肅清後殘留的血跡。 圖/美聯社

▌黑暗兵法,後患無窮

普丁在出兵哈薩克一事上,顯得無懈可擊,可謂是最大贏家。中國方面,托卡耶夫直接尋求俄羅斯主導的集安組織,而不是中國主導的上合組織(SCO)協助。上合組織標榜自己協助成員國打擊「三股勢力」,而托卡耶夫定性「示威者」(或犯罪集團)為「恐怖分子」,但上合組織卻在這段時間保持沉默,或多或少奠定俄羅斯才是真正的領導人的事實,相反中國的角色十分被動。正面來說,中國不用付出就獲得莫斯科在中亞的安全保證,中俄在中亞軍事及安全兩大範疇完美分工;但負面來說,中亞是中國的戰略能源供應重地,擁有連接兩地的石油及天然條管道,俄羅斯在中亞的政治影響力過大,長遠或損害中國的議價能力。

此外,歐美世界對俄羅斯出兵哈薩克一事的反應不算激烈,外交言詞中,比較強調各方保持克制,以非暴力方法解決衝突等流於公文式的回應。當然,不排除歐美情報機關認為這場示威的性質極具爭議,才採觀望態度,但其實哈薩克地理位置相對較遠,歐美國家未必會如對烏克蘭或白俄羅斯般重視今次事件,或會容忍俄羅斯。而歐美國家的企業長年投資哈薩克油氣產業,著名的有荷蘭殼牌美國雪佛龍。利益作崇,示威對投資當地的歐美油企來就弊多於利,它們支持哈薩克政府撥亂反正才不意外。諷刺的是,哈薩克示威者也有抗議油氣產業剝削工人、腐敗嚴重,在哈薩克民眾眼中,歐美油企都是幫兇。

哈薩克示威是2022年開年對國際政治投下的震憾彈。過往中亞地區並不常被媒體報道,但俄羅斯竟然先對哈薩克用兵,而非近年鬧得熱騰騰的烏克蘭,令國際社會跌破眼鏡。對普丁來說,托卡耶夫應記一功;但對哈薩克愛國者來說,他或會成為千古罪人。托卡耶夫也許走投無路,但無可否認他已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破壞民族團結及多邊外交,後患無窮。

托卡耶夫也許走投無路,但無可否認他已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破壞民族團結及多邊外交...
托卡耶夫也許走投無路,但無可否認他已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破壞民族團結及多邊外交,後患無窮。 圖/歐新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哈薩克動亂黑天鵝?俄國聯軍入境「武裝維穩」與殲滅式清場

哈薩克的「大總統市」(上):努爾蘇丹的強人權力地景

哈薩克的「大總統市」(下):歷史政治互戰的隱型城界

The Glocal

以國際研究回應時局,以學術角度思考出路。香港國際問題研究所(GSI)為你帶來世界不同國際關係學者的研究及分析。相關研究及評論載於GSI的網上資訊平台「The Glocal」

作者文章

克里姆林宮於當地時間1月6日正式宣布,應托卡耶夫的求助,並鑑於外部干涉等因素對哈...

邀請俄軍入關維穩之後:哈薩克「借刀宮鬥」的血腥代價

2022/01/10
當示威者無視基督教民兵的警告踏進基督教派的勢力範圍後,身分不明的狙擊手便向示威者...

國家為何一再失敗?黎巴嫩斷油、毒梟與內戰的「三重危機」

2021/11/19
圖為今年3月3日,軍隊在仰光逮捕上街抗議的示威者。根據《美聯社》報導,軍方在全國...

亞細亞的暴虐孤兒:緬甸遭遇「東協減一」暴政放逐令?

2021/11/09
當全世界開始默默接受塔利班作為「阿富汗合法政權」之際,仍有一個國家打算與神學士們...

世界唯一的「反塔利班」之國?塔吉克獨裁者與阿富汗變天之戰

2021/10/12
2020年8月4日爆發的貝魯特大爆炸慘劇至今約一年多的時間,如今的黎巴嫩正面臨什...

貝魯特大爆炸的絕望殘骸:黎巴嫩政經災禍的永劫深淵?

2021/10/06
東協在4月達成「五點共識」,包括成立主席特使團促進對話。經過3個月半的時間,東協...

妥協誕生的「尷尬特使」:東協能助緬甸重返和平嗎?

2021/09/09

最新文章

眼前的「2022烏克蘭危機」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無論是長期的歷史之爭,還是眼前的歐...

大敵當前的新年:俄國豪賭「烏克蘭危機」的戰爭理由?

2022/01/22
馬來西亞在2021年12月爆發大水災,當時網友在社交媒體上也發出各種求助訊息。隨...

誰讓洪水淹死了馬來西亞?洪災「百年一遇」人禍記

2022/01/20
「從現在開始,俄國隨時都有可能發動大戰。」從2021年秋末開始的烏克蘭-俄羅斯戰...

普丁何時開戰?烏克蘭-俄羅斯「戰爭迷霧」的難算

2022/01/19
「當里拉暴跌、通膨失控,厄多安怎麼『一夜救里拉』?」圖片為1月3日,站在伊斯坦堡...

殺人式通膨怎麼活?土耳其「搶救里拉」的貨幣警世錄

2022/01/11
克里姆林宮於當地時間1月6日正式宣布,應托卡耶夫的求助,並鑑於外部干涉等因素對哈...

邀請俄軍入關維穩之後:哈薩克「借刀宮鬥」的血腥代價

2022/01/10
柬埔寨在2020年10月推出了自己的電子錢包app「巴孔」,這是柬埔寨國家銀行(...

如果央行發行數位貨幣?柬埔寨「巴孔革命」的美元大戰

2022/01/04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