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哈薩克動亂黑天鵝?俄國聯軍入境「武裝維穩」與殲滅式清場

2022/01/07 轉角24小時

以俄羅斯軍隊為主力「集體安全條約組織」(CSTO)派出的多國快速反應聯合軍,周四...
以俄羅斯軍隊為主力「集體安全條約組織」(CSTO)派出的多國快速反應聯合軍,周四晚間已大舉空降進入哈薩克。

【2022. 1. 7 哈薩克/俄羅斯】

哈薩克動亂黑天鵝?俄國聯軍入境「武裝維穩」與殲滅式清場

▌新聞更新:當地時間1月7日下午14:50左右,哈薩克政府已下令軍警「可以不示警,直接向民眾開火」。

「上街的都是暴徒與恐怖份子,不立刻投降者...殺無赦。」因為民生燃料價格翻倍飆漲而引發全國大動亂、抗爭強度近乎於群眾革命的中亞能源大國哈薩克,6日進入了政府氣勢逆轉的血腥武力鎮壓。以俄羅斯軍隊為主力「集體安全條約組織」(CSTO)派出的多國快速反應聯合軍,周四晚間已大舉空降進入哈薩克;因俄軍助陣而扛住了士氣的哈薩克政府軍警,6日下午亦針對抗爭熱點——第一大城阿拉木圖——發動武裝清場,成功肅清一度被示威者攻佔的阿拉木圖國際機場與城市中心,除了逮捕3,000示威者,軍民衝突的累積傷亡恐已超過100死。

截至1月7日清晨為止,CSTO的成員六國中,除了求助的當事國哈薩克、與受限於國內反彈與法律限制不能直接發兵的吉爾吉斯以外,俄國、白俄羅斯、亞美尼亞、塔吉克都已派兵進入哈薩克,儘管前鋒部隊數量粗估只有1,000兵力,但卻已是CSTO成立30年來的「第一次聯合軍事行動」。

雖然俄軍與CSTO的其他成員,大多強調聯軍部隊目前只會用於守護重要的軍事、能源、與關鍵戰略設施,「不會直接維穩鎮壓哈薩克人。」但除了軍隊血腥清場的阿拉木圖之外,引燃本回動亂的「起義火源」——哈薩克西部掌握全國石油與天然氣資源,但卻因為傳統政治結構而長期遭到差別打壓的小玉茲區(Junior zhuz)——民眾的怒火反而越燒越旺。儘管哈薩克總統托卡耶夫(Kassym-Jomart Tokayev)已把話說絕、將反政府示威定調為「恐怖主義行動」,甚至威脅要「摧毀、殲滅、殺無赦」還在街頭抵擋軍警清場的「所有反抗者」。

但這場突如其來的重大動盪,究竟有誰得利?這是誰的陰謀策畫?還是不可知所引爆的國際動亂「黑天鵝」?

▌前情提要:〈哈薩克緊急狀態:漲價天然氣為何引爆民怨衝突?〉

 圖/路透社
圖/路透社

 圖/路透社
圖/路透社

哈薩克的新年動亂,始於2022年1月2日。觸發人民怒火的不滿因子,是哈薩克自元旦開始的燃料調漲,由於國際天然氣與石油價格的持續走高,本國民生用的液化天然氣從1月1日起突然暴漲100%以上。過度劇烈的價格調漲,伴隨著全球性的物價通膨、隆冬用量高峰與哈薩克本國經濟的蕭條低迷,一時造成的累積民怨與長期恨意,就在「毫無預警」的狀況下,乾柴烈火似地突變成燎原抗爭。

哈薩克民眾的「反漲價抗爭」一開始只被中央政府敷衍摸頭——傳統上當局一方面會透過政府補貼的方式緩解漲幅,但同時也會派出國安警察「搜捕不滿聚眾者」——誰知本回的民怨烈火卻來得又快又急,在完全沒有政治人物與意見領袖的組織下,成千上萬的民眾開始自發性的糾眾示威,全案也很快從「反漲價」的經濟不滿,急速變成了「反專制」的反政府大規模抗爭。

從2日開始遍地開花的哈薩克全國示威,最早先是由哈薩克西部、傳統政治版圖裡的「小玉茲」地區開始——此一地段也是哈薩克石油與天然氣礦產的開發重鎮,幾乎全國的化石能源都集中在此區;但由於現代哈薩克的統治菁英,傳統上都以東部「大玉茲」地區的權貴家族所壟斷,因此哈薩克西部的石油與天然氣礦產雖然支撐起了全國經濟,但小玉茲地方的基礎建設、資源分配與政治空間,卻仍被中央政府歧視性地強力剝削與壓制。

西部人累積的長期不平與恨意,很快地聚集了大量示威者,接著地方政府反射性暴力鎮壓,又刺激民怨情緒「全國放大」。接著受到物價衝擊最嚴重的全國第一大城——阿拉木圖——亦出現了大規模群眾抗爭,他們與首都警備隊發生街頭衝突,接著以壓倒性的數量佔領了首都中心的「共和廣場」,並攻陷了廣場旁的阿拉木圖市政府,並在大肆洗劫、破壞後,一把火掉了市府大樓。

在阿拉木圖街頭大亂的同時,哈薩克總統托卡耶夫也緊急開除內閣總理,並承諾將推動一系列平穩物價的特殊補貼與政治改革計劃。但由於政治結構複雜的哈薩克,內閣總理並無政治實權,而托卡耶夫此前也曾多次喊話「我會改革」,因此這種唱高調的摸頭手段也完全不被群眾理會,越發憤怒的人民也將矛頭針對托卡耶夫總統、與他背後實質控權的「前總統」納札爾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yev),全國街頭的抗爭口號亦凝聚為:

「老頭們,滾開!」

大規模群眾抗爭,他們與首都警備隊發生街頭衝突,接著以壓倒性的數量佔領了首都中心的...
大規模群眾抗爭,他們與首都警備隊發生街頭衝突,接著以壓倒性的數量佔領了首都中心的「共和廣場」。 圖/路透社

廣場旁的阿拉木圖市政府被攻陷,並在大肆洗劫、破壞後,一把火掉了市府大樓。 圖/路...
廣場旁的阿拉木圖市政府被攻陷,並在大肆洗劫、破壞後,一把火掉了市府大樓。 圖/路透社

「在哈薩克發生的事,是典型的『黑天鵝事件』——黑天鵝不可知的現身飛來,然後徹底打亂了傳統局勢。」

卡內基莫斯科中心的中亞戰略專家杜布諾夫(Arkady Dubnov)如此表示:儘管在當前的意外發展中,許多外部意見以為哈薩克局勢是「美國-中國的戰略角力副作用」。但從在地角度來看,本次抗爭爆發存在著極大的隨機與不可預測性,「這場抗爭至今並沒有任何政治訴求與運動領袖...從哈薩克到俄羅斯,也都沒有任何專家預測到累積的基層民怨,會在此刻一發不可收拾。」

在短短72小時內,哈薩克的局勢就從風平浪靜突變成全國動亂。但1月5日,哈薩克總統托卡耶夫卻透過「集體安全條約組織」,懇求俄羅斯「出兵維穩」——出乎意料的是,俄國政府表面上雖然對哈薩克局勢保持低調,但CSTO卻馬上通過緊急決議,

「史上第一次同意派出『CSTO聯合軍』馳援盟邦。」

CSTO的出兵決策,表面上雖然是由擔任輪值主席的亞美尼亞組織號召,但實際上派出部隊、後勤支援其他國家部隊空運的絕對主力,卻還是俄羅斯軍隊——像是俄國國防部6日下午就命令俄國空降軍的「98近衛空降師」從伊萬諾沃的駐地出發(莫斯科東北260公里,距哈薩克邊境1,300公里),精銳的「31近衛空降突擊旅」也從烏里揚諾夫斯克(距哈薩克860公里)出動,首波的空降軍前鋒也在6日晚間抵達哈薩克,並隨即展開「維和聯防」的軍事行動。

俄國除了出動兩支空降部隊外,也從其他空降軍與特種部隊抽調兵力,準備待命增援;同時,白俄羅斯也透過「俄國空軍的支援運輸」,向哈薩克派出了一個連的百餘兵力,亞美尼亞與塔吉克也都各自派出了先導部隊。但與大動作空降的俄軍相比,其他CSTO成員國的派遣兵力都不超過100人,因此本次出兵是由莫斯科絕對主導、且感到十分焦急的局勢,也非常清楚與明顯。

 圖/路透社
圖/路透社

 圖/路透社
圖/路透社

事實上,俄國帶著CSTO聯軍的維穩出兵,其巨大卻尷尬的戰略反應,也讓國際社會頗感意外——這是因為成立30年的CSTO,過去不僅從來沒有成功號召過任何「聯合軍事行動」,成員國之間更對「聯軍助兵維穩」背後所暗藏的「內政介入威脅」感到無比忌憚。

CSTO在1992年成立之後,其原本的宗旨目的是要「共同抵禦外國威脅」,其基本概念類似區域性小型的北約。但由於這幾個前蘇聯國家之間的彼此猜忌,各國對於重新崛起的俄羅斯也存在一定的戒心,因此CSTO一直以來都有些流於形式,並沒能構成實質有力的戰略組織。

根據俄國獨立媒體《梅杜莎》的報導,包含本次「哈薩克聯軍維穩」在內,CSTO成立30年來只有4次討論過「派出聯軍」,但除了目前這次真的派兵以外,其他的3次討論全都失敗、或被俄國藉故否決。

像是CSTO第一次討論聯合出兵的時機,即是「2010年吉爾吉斯革命」,在時任總統巴基耶夫(Kurmanbek Bakiyev)即將被人民起義推翻政府之際,四面楚歌的巴基耶夫曾透過白俄獨裁者盧卡申科(Alexander Lukashenko)請求CSTO出兵援助——但CSTO還來不及作出有效反應,巴基耶夫就已逃亡下台,大感憤怒的盧卡申科也為此與普丁加深心結。

幾個月後,新組成的吉爾吉斯新政府,也因為境內的吉爾吉斯族-烏茲別克族種族騷亂,而正式請求CSTO出兵鎮壓。但對此,俄國政府卻強調:「CSTO的出兵機制是『抵禦外侮』而非『干涉成員國內政』...吉爾吉斯遭遇的騷亂明顯是內政問題,因此CSTO沒有辦法發兵。」自此,CSTO的協防機制也進入了半凍結、不被成員國所期待的不動狀態。

《梅杜莎》表示,在2020年亞美尼亞與亞塞拜然爆發的「納卡戰爭」中,亞美尼亞政府也曾私下請求普丁:「是否能動用CSTO協防機制來協助亞美尼亞打仗?」但對此,左思右想的俄國卻決定駁回亞美尼亞的出兵請求,於表面上是認為「納卡爭議主權區本來就不是亞美尼亞的既定領土,不屬於CSTO自動保障的協防範圍」,但於實際上則是俄國「不想被拖入雙亞混戰」的藉口而已。

 圖/路透社
圖/路透社

 圖/法新社
圖/法新社

在過往的經驗中,CSTO並不是具有足夠動能的戰略組織,可在2022哈薩克全國抗爭騷動中,哈薩克總統托卡耶夫的「緊急請求」,卻接近是「馬上被克林姆林宮同意派兵」——儘管在公開場面上,負責替CSTO大聲嚷嚷的是輪值主席國亞美尼亞,但真正的派兵主力與調度指揮者,卻能清楚地展示出「普丁出手的意志」。

與此相比的是美國、北約與歐盟的集體看傻眼。這是因為在幾天之前,俄國還在烏克蘭邊境開戰武嚇,但現在自家戰略後院的腹地軟肋卻陷入火海;再者也是因為在阿富汗戰爭撤軍之後,美國與北約在中亞已經沒有明確的戰略橋頭堡,除了觀望與聲援之外,西方世界暫時沒有跟進反應的必要能量與動機。

CSTO對外表示,聯軍之所以選擇「助兵哈薩克」,是因為托卡耶夫的求救申請裡,特別主張了「哈薩克目前的動亂...是由境外訓練的『恐怖組織』所煽動挑起」,儘管托卡耶夫的說法根本沒有任何切確證據,但不願中亞最大國家在背後著火的普丁,卻仍決定派兵護航哈薩克政權——這一方面是哈薩克對俄國的重要戰略位置;二方面則是俄國下個星期還要與美國談判「烏克蘭危機問題」,絕不能在此時示軟漏氣。

「CSTO的維和部隊,主要是要守護重要的戰略與軍事設施,我們是維穩的『從旁援助者』...就目前的指令,還不會直接負責『鎮壓街頭暴徒』。」

在派出先鋒部隊後,CSTO各國也紛紛如此解釋。但所謂的「重要戰略設施」是僅限於軍事基地?還是包括重要政府機關?甚至是位於本波衝突熱點的哈薩克西部石油產區、一度被示威者攻陷的阿拉木圖國際機場?除了戰略與政治上的「鎮壓助陣」以外,CSTO的確切守備範圍與任務責任都沒有對外講清。

總統托卡耶夫原本對街頭示威者的安撫姿態,也在CSTO承諾派兵後「急遽轉硬」。 圖...
總統托卡耶夫原本對街頭示威者的安撫姿態,也在CSTO承諾派兵後「急遽轉硬」。 圖/路透社

但光是「鎮壓助陣」的俄軍出現,就已足以逆轉哈薩克中央政府一度瀕臨垮台的崩潰危機。因為從CSTO承諾出兵之後,自5日起哈薩克軍警就重新集結並「實彈開火」,以阿拉木圖為主要戰場,發動反擊式的全國性暴力鎮壓。

與此同時,總統托卡耶夫原本對街頭示威者的安撫姿態,也在CSTO承諾派兵後「急遽轉硬」——中央政府對街頭抗爭的敘述從「示威者」,變成「暴徒」,最後定調為「恐佈份子」,在6日軍警對阿拉木圖發動武力清場的同時,托卡耶夫更切斷了全國網路、電話通信,並用政府單方面的全民簡訊廣播,警告所有街上的群眾「即刻回家」,

「否則政府將毫不留情地『殲滅』所有搗亂滋事者!」

於是,6日下午開始,阿拉木圖市區就陷入激烈巷戰。示威群眾在聽聞「俄軍要來了!」以後,反而再度包圍並攻陷阿拉木圖國際機場,這不僅迫使往來哈薩克的國際航班全面中斷,憤怒的群眾更在機場大肆破壞、甚至一度衝入停機坪,一直到入夜之後才自行散去。

至於阿拉木圖的「一級戰區」共和廣場周邊,抗爭群眾與武裝軍警的暴力對抗,也以阿拉木圖市府大樓為軸心不斷交手。根據哈薩克中央政府的說法,截至6日深夜,負責鎮壓民眾的安全部隊已至少有18人死亡——但官方並沒有公布示威者的死傷數據,僅有《法新社》或《梅杜莎》等境外媒體報導「示威者可能有超過100人死亡....各地醫院都通報有『大量傷患收治』的駭人慘況」。

在哈薩克軍警的強硬鎮壓下,阿拉木圖的清場行動,也在6日深夜~7日清晨,以「軍警全面收復廣場」而結束;但在抗爭軸心的哈薩克西部地區,各地城鎮的示威集會與不滿情緒,卻仍越發高漲,唯因全國戒嚴並實施宵禁,在哈薩克網路全斷的狀態下,各地鄉村與次級城市的反政府聲勢到底動態為何?國際社會與在地媒體,都很難有效把基層消息傳達出去。

在哈薩克軍警的強硬鎮壓下,阿拉木圖的清場行動,也在6日深夜~7日清晨,以「軍警全...
在哈薩克軍警的強硬鎮壓下,阿拉木圖的清場行動,也在6日深夜~7日清晨,以「軍警全面收復廣場」而結束。 圖/法新社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卡內基莫斯科中心的中亞戰略專家杜布諾夫與《金融時報》的分析都認為,哈薩克當前的「無預警動亂」主因,還是國內長期累積的經濟與政治不平等怨恨。其街頭局勢雖然類似阿拉伯之春的「無領袖風格」,但動亂的擴張卻也觸發了意想不到的「趁亂得利者」。

像是杜布諾夫就認為,本次動亂的最大贏家,就目前看來即是現任總統托卡耶夫——托卡耶夫之所以能在2019年當上總統,其實是因為「哈薩克獨立國父」納札爾巴耶夫的主動退休。但納札爾巴耶夫退休後,卻還是擔當哈薩克的國家安全委員會主席,並持續以「最高領袖」地下身分,實質宰制著哈薩克的國家政治。

事實上,托卡耶夫當年的上台,也時常被外界視為「墊檔的過渡人選」,納札爾巴耶夫的真正目的仍是要安排子女繼承接班。因此托卡耶夫雖然貴為國家領導人,但政府內的大老幹部卻都是納札爾巴耶夫安排的「大玉茲親信權貴」。整個國家一直處在尷尬的「兩頭政治狀態」,並由老總統壟斷大部分的實權。

為了解釋這種尷尬的地下階級,杜布諾夫就舉了去年12月底,在俄國聖彼得堡舉行的獨立國協國家元首非正式峰會,當時哈薩克雖然以「現任總統」托卡耶夫出席,但不甘寂寞的「老總統」納札爾巴耶夫卻也同台出訪,造成哈薩克「兩個太陽」同時出場的難堪狀態——但在聖彼得堡的峰會中,俄國總統普丁卻選擇「冷落現任總統托卡耶夫」,只單獨會晤納札爾巴耶夫,儘管克林姆林宮強調是時間有限的行程安排、托卡耶夫1月會再來與普丁見面,

「但『誰才是哈薩克的老大?』普丁的認知判斷卻顯而易見。」

「誰才是哈薩克的老大?」普丁的認知判斷顯而易見。 圖/路透社
「誰才是哈薩克的老大?」普丁的認知判斷顯而易見。 圖/路透社

一向強硬的納札爾巴耶夫不僅異常沉默,他原本卡在國安委員會的主席地位,也在1月5日...
一向強硬的納札爾巴耶夫不僅異常沉默,他原本卡在國安委員會的主席地位,也在1月5日突然被現任總統托卡耶夫「拔官取代」。 圖/路透社

微妙的是,在1月2日的哈薩克抗爭裡,儘管所有的民怨恨意都指向納札爾巴耶夫於他的統治集團,但主導政府應對的面孔卻都是托卡耶夫——一向強硬的納札爾巴耶夫不僅異常沉默,他原本卡在國安委員會的主席地位,也在1月5日突然被現任總統托卡耶夫「拔官取代」。

換言之,在托卡耶夫下令軍警「武力鎮壓」的同時,哈薩克政府很可能也忙於宮廷清算?至少就目前局勢看來,托卡耶夫透過動亂與俄軍的助兵背書,已成功奪取了原本聚集在老總統手上的實質權力,但哈薩克政府的統治集團仍以納札爾巴耶夫的裙帶網路為主,究竟這是會成為改朝換代的「下一代強人」開始?還是菁英權貴的內亂展開?當前的局勢仍難以辨識得清。

除此之外,在阿拉木圖街頭索回傳的「街頭戰場畫面」,也顯示出令人驚駭與難以理解的高度暴力場面。因為在軍警的無差別開火格殺市民以外,街頭與各大交通幹道之間,也出現了「大批軍警裝甲車被擊破摧毀」的準戰爭場面——這是否代表部分示威者已經奪取高威力的制式軍火?還是真如托卡耶夫所說,真的有「數量眾多且火力精良的境外勢力」攻擊哈薩克?但更可能的狀況,也不能排除是一開始消極驅離城市示威者的軍警內部「存在倒戈派系」?

《梅杜莎》報導指出,哈薩克中央政目前以對街頭反抗者下達了「殲滅命令」,由國安單位所成立的特殊搜部隊也已準備開始「後續追查」,要用〈暴動罪〉或〈恐怖主義罪〉來究責各地在逃、或在阿拉木圖被軍警逮捕的3,000多名示威者,「最輕的罪名是8年徒刑,最重是無期徒刑。」

不過除了鎮壓之外,哈薩克政府目前也苦於「找不到人安撫對話」,因為各地的示威抗爭都是去中心化的「無大台式起義」,除了應收盡收、全面捕抓之外,根本沒有辦法保證結構性瓦解示威群眾——特別是在西部的小玉茲地區,據傳仍還出現「各大鄉鎮持續起義」的激烈情緒。

此外,原本因為國際油價與通膨壓力而暴漲的哈薩克國內燃料價格,也可能因為本國戒嚴與動亂而更為惡化。儘管哈薩克政府承諾將「凍漲燃料價格」,但哈薩克目前全國戒嚴、東西交通斷線,鐵公路的本國物資運輸已全面癱瘓,因此就算燃料價格凍漲,各地也還是陸續出現斷油荒而讓黑市物價無限飆漲。

最諷刺的是,哈薩克其實是世界第15大的天然氣生產國、第12大石油生產國,照理來講應該因豐沛化石資源而社會富饒,「誰知生活在寶山的百姓,卻因權貴貪婪與政治不公義,而為了燃料與怨恨而上街拼命。」

 圖/歐新社
圖/歐新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Kazakh protests mark end of Nazarbayev era

Russia sends troops to put down Kazakhstan uprising as fresh violence erupts

Kazakhstan internet shutdown deals blow to global bitcoin mining operation

Kazakhstan’s Border With Russia Is Suddenly an Open Question Again

作者文章

「人為朋友捨命,人的愛心沒有比這個大的。」圖為在南加州槍擊事件中不幸喪命的台裔醫...

追悼美國南加州教堂槍擊案:捨命救人的鄭達志醫師故事

2022/05/18
3月27日,救援人員在東航事故現場哀悼。
 圖/法新社

轉角Daily/人為蓄意墜機?《華爾街日報》MU5735空難報導說了什麼

2022/05/18
從亞速鋼鐵廠抵達新亞速斯克鎮的烏軍。 圖/路透社

轉角Daily/「烏克蘭需要英雄」:馬立波守軍撤離鋼鐵廠

2022/05/17
烏克蘭的卡路什樂團在2022年歐洲歌唱大賽奪冠。 圖/美聯社

母親請為我唱一首搖籃曲...烏克蘭奪冠歐洲歌唱大賽的戰火之歌

2022/05/16
右圖為犯案槍手甘德倫(Payton Gendron)。 圖/路透社、美聯社

轉角Daily/紐約水牛城槍擊案調查:10死悲劇的白人至上仇恨犯罪

2022/05/16
俄軍士兵行兇及洗劫的整個過程都被監視器拍下,包括他們的長相都被拍得一清二楚,直到...

槍口下的雷尼德:俄軍殘殺烏克蘭人的暴行錄影

2022/05/13

最新文章

「人為朋友捨命,人的愛心沒有比這個大的。」圖為在南加州槍擊事件中不幸喪命的台裔醫...

追悼美國南加州教堂槍擊案:捨命救人的鄭達志醫師故事

2022/05/18
3月27日,救援人員在東航事故現場哀悼。
 圖/法新社

轉角Daily/人為蓄意墜機?《華爾街日報》MU5735空難報導說了什麼

2022/05/18
從亞速鋼鐵廠抵達新亞速斯克鎮的烏軍。 圖/路透社

轉角Daily/「烏克蘭需要英雄」:馬立波守軍撤離鋼鐵廠

2022/05/17
烏克蘭的卡路什樂團在2022年歐洲歌唱大賽奪冠。 圖/美聯社

母親請為我唱一首搖籃曲...烏克蘭奪冠歐洲歌唱大賽的戰火之歌

2022/05/16
右圖為犯案槍手甘德倫(Payton Gendron)。 圖/路透社、美聯社

轉角Daily/紐約水牛城槍擊案調查:10死悲劇的白人至上仇恨犯罪

2022/05/16
俄軍士兵行兇及洗劫的整個過程都被監視器拍下,包括他們的長相都被拍得一清二楚,直到...

槍口下的雷尼德:俄軍殘殺烏克蘭人的暴行錄影

2022/05/13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