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穿越臺海,重返印太:法國領軍的「歐盟軍事復興」?

2019/08/13 The Glocal

一向被嘲笑、但戰力仍是一流強國的法軍,真要強勢重返印度-太平洋了?資料圖片:曾經...
一向被嘲笑、但戰力仍是一流強國的法軍,真要強勢重返印度-太平洋了?資料圖片:曾經訪問香港的法國海軍「葡月號」巡防艦。 圖/中新社

今年4月,法國軍艦「葡月號」(Vendémiaire)以「行使航行自由權利」為由,橫越臺灣海峽,激起千層浪。法軍該行為本身,可視為表態維護《聯合國海洋法公約》(UNCLOS);但在這背後,其實帶出了法國、乃至歐盟在印太地區的戰略困境。

歐盟和印太地區多個主要經濟體(新加坡、澳洲、日本、越南)簽有自貿協議,在亞洲的商貿利益極其龐大,「維持印太區域的和平穩定,保障歐盟利益」亦是歐盟尋求的目標。然而在英國脫歐之後,歐盟唯有法國擁有在遠東地區執行防衛任務的能力,這對於當前僅能透過維持國際法秩序,保護自身利益的歐盟來說,顯然極爲不足。

這一次的航行後,中國國防部發言人任國強指,解放軍曾以「合法保衛中國主權」警告葡月號離開該海域;然而根據UNCLOS,法國海軍通過的海域實際上根本不屬於中國屬海,而是國際水域,北京的抗議不過彰顯了中國希望將南海劃入自家後院的野心。

「聽黨指揮,能打勝仗?作風優良?」根據UNCLOS,法國海軍通過的海域實際上根本...
「聽黨指揮,能打勝仗?作風優良?」根據UNCLOS,法國海軍通過的海域實際上根本不屬於中國屬海,而是國際水域,北京的抗議不過彰顯了中國希望將南海劃入自家後院的野心。 圖/路透社

在事件發生後的6月份,法國海軍在新加坡參加英國智庫「國際戰略研究所」(IISS)的「香格里拉對話」年度論壇時,更大張旗鼓帶上了自世紀之交,便不曾到訪印太地區的航空母艦戴高樂號。這艘率領著另外四艘艦艇,以及一艘潛艇組成的印太特遣戰鬥群,儼然標誌著法軍重返該海域。

法國海軍的高調,背後卻是頗大的無奈:儘管法國在地區有長期盟友印度,法國總統馬克宏亦積極拉攏日本,但要應對中國在南海不斷擴張的勢力,在缺乏歐盟支持下,影響力依然有限。

而北京期望將南海劃入自家後院除了是針對臺灣,亦是「一帶一路」和「海上絲綢之路」等戰略的關鍵一步。面對這些勢必侵蝕歐洲利益的佈局,由法國帶頭的「歐盟軍事復興」不過是剛剛開始起步,目前連捍衛自身利益都還力有未逮。

以戴高樂號航空母艦(圖)為首的「印太特遣戰鬥群」,是馬克宏重返印太的重要宣示。 ...
以戴高樂號航空母艦(圖)為首的「印太特遣戰鬥群」,是馬克宏重返印太的重要宣示。 圖/法新社

▌法國對印太地區的步步試探

法國本身欲維護在印太地區的利益毋庸置疑。由於過去殖民歷史,法國在該地區至今仍保有留尼汪(La Réunion)及新喀里多尼亞(Nouvelle-Calédonie)等海外屬地,亦擁有多達900萬平方公里的經濟海域(EEZ),同時有約5,000名法國士兵常駐。故此,法國海軍在印太地區執行任務一點不奇怪。

在4月的葡月號事件時,北京曾指責法軍「非法入侵中國海域」,但有法國海軍官員向英國《金融時報》透露:其實法軍每年都會航經同樣的海域,不過過去一直沒有引起任何衝突。

實際上,如果根據UNCLOS公約(北京政府亦參與其中,並且最終同意),由於法國海軍通過的海域並不屬於中國離岸12海里範圍内——亦即公約内定明的實際屬海——法國海軍甚至有權利在該處海域執行軍事偵察任務。

結合近年來中國解放軍在南海海域——如南沙群島(Spratly Islands,和越南鄰近)和西沙群島(Paracel Islands)等地——違背國際法、建設人造島嶼、興建防禦設施的行爲,以及美國海軍在該區的「自由航行行動」(FONOP),不難看出中法雙方在葡月號事件背後各自的考量。

法國在南太平洋地區,至今仍擁有包含留尼汪及新喀里多尼亞等海外屬地,亦擁有多達90...
法國在南太平洋地區,至今仍擁有包含留尼汪及新喀里多尼亞等海外屬地,亦擁有多達900萬平方公里的經濟海域,同時有約5,000名法國士兵常駐。 圖/法新社

在4月的葡月號事件時,北京曾指責法軍「非法入侵中國海域」,但有法國卻認為:其實法...
在4月的葡月號事件時,北京曾指責法軍「非法入侵中國海域」,但有法國卻認為:其實法軍艦隊每年都會航經同樣的海域,不過過去一直沒有引起任何衝突。圖為出現在南海的中國轟6戰略轟炸機。 圖/美聯社

首先對於北京來説,雖然根據「美國國際與戰略研究中心」(CSIS)的亞洲資深顧問葛來儀(Bonnie Glaser),中國政府之後又把任國強將整個(八十海里寬)臺灣海峽,視作中國領海的發言,從官方記錄中摘除了,但葛也強調這「並不一定代表中國官方立場轉變」。中國此番發言對於法國海軍「非法通過中國領海」的警告意義明顯,實際上是中方對於南海主權的宣示,威嚇意味濃厚。

對於法國來説,葡月號此次的航程實際上遠比不上美國海軍之前(16-17年總共五次)在西沙和南沙群島的FONOP般高調直接,加上往年也都航經此道;但今年卻在美國官員匿名向《路透社》特意洩密之下,引發關注;外界多解讀——這不只是巴黎政府宣示重返印太地區的決心,也為歐盟往後以「維護UNCLOS框架」爲由,參與區域事務開創了先例。

換句話講,法國海軍是藉著這次的「航行公開」,在印太區域「投石問路」。在歐盟整體真正預備好維護UNCLOS所需的防衛力量之前,法國這樣的表態是必要的。

法國海軍是藉著這次的「航行公開」,在印太區域「投石問路」。在歐盟整體真正預備好維...
法國海軍是藉著這次的「航行公開」,在印太區域「投石問路」。在歐盟整體真正預備好維護UNCLOS所需的防衛力量之前,法國這樣的表態是必要的。圖為戴高樂號上的疾風戰鬥機。 圖/法國海軍

▌歐盟必須加强整合應對北京挑戰

前比利時外長艾斯肯(Mark Eyskens)在波斯灣戰爭、歐洲各國全無能力統籌防衛時,曾氣憤講道:

「歐盟是經濟上的巨人,政治上的侏儒,軍事上的蟲子。」

在波斯灣戰爭有一定機率直接影響歐盟周邊國家的情況下,他的氣憤不難理解。

1990年伊拉克入侵科威特後,當時除了英國緊隨聯合國派出3萬5,000名英軍參戰,法國密特朗政府指揮的1萬法軍卻表示:「除非戰事擴展到科威特境外,法國才會參戰」,德國甚至拒絕向北約盟友土耳其運輸戰機。20多年後,歐盟的整合當然進步良多,但在面對隨時準備利用武力威嚇、達到商業利益的中國政府,歐盟仍然是束手無策。

1990年伊拉克入侵科威特後,當時除了英國緊隨聯合國派出3萬5,000名英軍參戰...
1990年伊拉克入侵科威特後,當時除了英國緊隨聯合國派出3萬5,000名英軍參戰,法國密特朗政府指揮的1萬法軍卻表示:「除非戰事擴展到科威特境外,法國才會參戰。」 圖/法國陸軍

20多年後,歐盟的整合當然進步良多,但在面對隨時準備利用武力威嚇、達到商業利益的...
20多年後,歐盟的整合當然進步良多,但在面對隨時準備利用武力威嚇、達到商業利益的中國政府,歐盟仍然是束手無策。圖為在巴黎迎接習近平(右)的容克、馬克宏、梅克爾。 圖/路透社

縱使在2016年的南海仲裁案中已經裁定:中方對於該海域毫無主權(極爲誇張的九段線幾乎將整個南海覆蓋),中方仍然無動於衷。2017年夏天,西班牙國家石油公司(Repsol)和越南國家油氣集團(PetroVietnam)合資,在越南經濟海域東南部的「136-06區」建設離岸鑽探基地,就遭中國明確地以武力恐嚇越南政府停工,並許諾永不在該海域鑽探

該項目最終在18年3月徹底停工,根據《BBC》的報導,投資者損失高達20億美元。在歐盟已經無法仰賴美國維持區域秩序時,歐盟在軍事上的整合依然緩慢,尤其是在亞太地區,整體方針只以「維持國際法秩序」此一低標準作爲目標,亦未見有任何真正戰略性保護歐盟在地利益的能力。

雖然歐盟已經在2018年底通過了「永久合作架構」(PESCO),以及歐洲防禦基金(European Defensive Fund)等歐洲共同防衛的基礎政策;法國在總統馬克宏的領導下,亦在PESCO的框架之下,和9個歐盟成員國(含即將脫歐的英國)組成了軍事協作計畫「歐洲干預倡議」(E2I),以針對性地反制外力對歐盟鄰近地區的竄擾,以及對海外利益的侵害,但明顯地在印太地區,這些工作都並不足夠。

在印度太平洋地區,歐盟的軍事協同機制仍明顯不足。圖為2018年5月份,因遭遇惡劣...
在印度太平洋地區,歐盟的軍事協同機制仍明顯不足。圖為2018年5月份,因遭遇惡劣天候,而迫降在印尼機場的法國海軍疾風戰鬥機。 圖/法新社

法國固然對此心知肚明。故此,巴黎政府近年來不但和傳統盟友印度繼續深交,去年馬克宏訪問澳洲的時候亦提出過所謂的「巴黎–德里–坎培拉軸心」 作爲印太地區安全的保證,以期在任何場合被中國視爲具同等份量的「同儕」, 而非可頤指氣使的「跟班」。

此外,巴黎政府與日本的軍事協作也發展神速。今年5月,戴高樂號爲首的法國特遣群就和日本、澳洲以及美國軍艦舉行了首次聯合軍演 ——恐怕也沒有多少個政府比東京更逼切地感受到中國的存在感。

歐盟從戰後初始到近年的茁壯,都是建基於由美國軍事所維護、以規條為本的國際秩序。然而,當這個秩序的保護者美國不再可靠,而新崛起的中國又每時每刻尋找侵蝕這個秩序的機會,歐盟各國要保障自己利益,就必須開始尋找新的答案。

當這個秩序的保護者美國不再可靠,而新崛起的中國又每時每刻尋找侵蝕這個秩序的機會,...
當這個秩序的保護者美國不再可靠,而新崛起的中國又每時每刻尋找侵蝕這個秩序的機會,歐盟各國要保障自己利益,就必須開始尋找新的答案。 圖/法國海軍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推薦閱讀

南海爭霸:從海洋戰略看另一場美中衝突的開始

修昔底德的南海陷阱:霸權恐懼還是政治猴戲?

The Glocal

以國際研究回應時局,以學術角度思考出路。香港國際問題研究所(GSI)為你帶來世界不同國際關係學者的研究及分析。相關研究及評論載於GSI的網上資訊平台「The Glocal」

作者文章

緬甸政變持續至今,軍、民之間的衝突已經走進白熱化的階段。無論是民間的「公民不合作...

見死不救的決斷:阻止「緬甸內戰化」東協怎麼解?

2021/04/01
今年2月,與加泰大選近乎同時發生的是,出身加泰隆尼亞的饒舌歌手哈塞爾(Pablo...

疫後分離主義:歐盟能否「共存安撫」加泰隆尼亞獨派?

2021/03/09
中國的對外擴張,在西邊的歐亞大陸,仍有俄羅斯這個「笑面虎」般的強勁對手。圖為解方...

熊與龍的惡棍同盟?新絲綢之路上「中俄暗戰」的鬼胎合縱

2021/03/05
從目前所得的資訊中,可以如何理解軍政府在奪權以後的執政計劃?圖為緬甸2月1日政變...

翁山蘇姬的垮台?緬甸政變「軍政府2.0」重返下一步

2021/02/08
圖為1966年7月16日,著名的「毛澤東暢遊長江」(最下方的頭是毛澤東),當時毛...

在人與非人之間的暴君們:《獨裁者養成之路:二十世紀的造神運動》

2021/01/20
2018年10月,梅克爾宣布將於今年卸任總理職位。在後梅克爾時代的基督教民主黨,...

德國老媽要退休:「後梅克爾時代」三男路線選擇題?

2021/01/13

最新文章

「各方應展開建設性對話」,峰會結束至今緬甸軍方仍然繼續鎮壓示威的民眾,傷亡人數持...

外交鋪成的地獄之路:東協「緬甸和平方案」為何注定血腥?

2021/05/06
不斷爭取,但屢屢遭到自己人惡搞背叛的蘇格蘭獨立運動示意圖。

 圖/電影《英...

獨派愛相殺:「第二次」蘇格蘭獨立公投的倒數進行式?

2021/05/01
「軍隊濫殺無辜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後一次。」圖為2007年緬甸反軍政府示威,日本...

屠夫國防軍?緬甸軍政府如何養成濫殺百姓的「死忠士兵」

2021/04/19
全球疫情持續升溫,在這場和病毒的競速中,疫苗的解方為何?圖為印度藝術家在街上畫的...

混在一起苗苗苗?「疫苗更新戰」的病毒太快我太慢

2021/04/15
南韓首爾、釜山的「兩都大選」,最終在民調不意外的狀態下,以文在寅政權的「壓倒性大...

選票的報復:首爾兵敗如山倒終結的「文在寅不敗神話」

2021/04/08
主打改革的共同民主黨,本該追求更進步的社會價值,但光是尊重女性、回應南韓#MeT...

首爾大敗之後...南韓的「豬哥政治」總是學不乖?

2021/04/08

回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