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側欄選單

格達費陰魂:法國前總統薩科奇的「利比亞黑金案」

2018/03/29 張鎮宏

這是一篇關於「拿錢不辦事,還趁亂宰了你一家滅口」的國際政治驚悚劇。 圖/法新社
這是一篇關於「拿錢不辦事,還趁亂宰了你一家滅口」的國際政治驚悚劇。 圖/法新社

薩科奇你這個跳樑小丑,趕快把貪污拿的錢,吐還給利比亞!

——賽義夫-伊斯蘭.格達費
2011年3月16日...北約介入利比亞內戰前的72小時

  

這是一篇關於「拿錢不辦事,還趁亂宰了你一家滅口」的國際政治驚悚劇。涉嫌黑吃黑的故事主角,是作風強勢剽悍、素來以浮誇爭議聞名的法國前總統,尼古拉.薩科奇(Nicolas Sarkozy)。

2018年3月19日清早,淡出政治圈的薩科奇,突然遭到法國警方拘留。雖然檢警強調「拘留只是問案」,但48小時後,檢方卻以「被動收賄」、「不法操作選舉經費」、「侵吞利比亞公共基金」等不法情事,正式將薩克奇列為「犯罪嫌疑人」。

法國檢方懷疑,自2006年起,時任的內政部長薩科奇,就從利比亞獨裁者——穆安瑪爾.格達費(Muammar Gaddafi)——手中收取非法獻金。其中,在2007年總統大選期間,格達費就給參選的薩科奇,秘密地送上了500萬歐元現鈔。直到2011年法軍介入利比亞內戰、格達費兵敗身死之前,薩科奇團隊的不當獲利,可能超過5,000萬歐元。

自從2012年總統連任敗選,作為「前總統」的薩科奇,就一直在退隱江湖與重返政壇間反覆掙扎。而早已死去的格達費,與那起12年前的國際黑金案,卻總是像怨靈一樣,陰魂不散地糾纏著薩科奇的野望。

但薩科奇是如何和惡名昭彰的格達費搭上了線?利比亞的獨裁者,又為什麼要「送錢」,給這位以狡詐聞名的法國政治家呢?

利比亞的獨裁者,又為什麼要「送錢」,給這位以狡詐聞名的法國政治家呢? 圖/路透社
利比亞的獨裁者,又為什麼要「送錢」,給這位以狡詐聞名的法國政治家呢? 圖/路透社

▌前情提要:「最高革命領袖」格達費

透過1969年軍事政變、建立一人獨裁的格達費,任內總稱自己是「最高革命領袖」。對內,他推動一系列的黨國政治實驗;對外,「最高革命領袖」慷慨地解囊油元,向世界各地、不分政治傾向的反政府武裝提供資金。

格達費的「全球革命」,不僅金援巴勒斯坦解放組織,在70至80年代,利比亞的資源也支持著巴人旗下的武裝分支,於歐美中東發動劫機、甚至是恐怖攻擊;同時,除了阿拉伯世界,包括北愛爾蘭的愛爾蘭共和軍、巴斯克分離主義的埃塔、土耳其東境的庫德工人黨、甚至是遠及印尼的自由亞齊運動,都是格達費贊助的對象。

金援革命雖然讓格達費的特工觸手遍及全球,但利比亞也列名於「支持恐怖主義的國家名單」。在80年代的冷戰高峰,格達費政權更是多次涉入重大國際恐怖攻擊,像是:贊助1985年12月27日的羅馬與維也納國際機場掃射攻擊(19死);1985年4月5日的西柏林美軍舞廳炸彈案(3死,觸發美軍轟炸利比亞)、1988年12月21日的「洛克比空難」泛美航空103號班機爆炸事件(270死)、1989年9月19日的法國聯合航空772號班機空難(170死)...等。

多起重大恐攻慘案,不僅讓利比亞遭遇強烈的國際譴責,接踵而來的外交制裁、經濟封鎖,也使格達費政權陷入長期孤立。

直到1991年蘇聯解體、冷戰正式結束,眼見世界確實走入美國的單極獨霸,格達費才轉向與西方和解,甚至主動向柯林頓政府提出「終止利比亞核武計畫」,以交換解除國際制裁的外交方案。之後,2001年911事件爆發,全球進入「反恐戰爭」的不穩時代,驚悚於美軍接連攻入阿富汗、伊拉克的格達費,這才加速核武放棄與恐攻賠償進程。

最終,歐盟與美國才在2004年各自解除對利比亞的制裁與軍售禁令,大和解的劇情自此完遂;但格達費的金手指,卻從金援革命,轉向了「黑金外交」。

金援革命雖然讓格達費的特工觸手遍及全球,但利比亞也列名於「支持恐怖主義的國家名單...
金援革命雖然讓格達費的特工觸手遍及全球,但利比亞也列名於「支持恐怖主義的國家名單」。圖為1986年的格達費。 圖/路透社

造成270死的洛克比空難,是格達費政權最令人髮指的恐攻事件。 圖/路透社
造成270死的洛克比空難,是格達費政權最令人髮指的恐攻事件。 圖/路透社

▌有錢能使鬼推磨:格達費為什麼要送錢?

在2001年世界風向震動、到2004年利比亞解禁的這段期間,仍被國際封鎖的格達費政權,要如何對外「釋出善意」呢?答案是透過跨國掮客,以及格達費的好朋友——以性醜聞聞名的義大利前總理,貝魯斯柯尼(Silvio Berlusconi)。

當時利比亞透過一系列的石油優惠,擴大了與貝魯斯柯尼政府的經貿合作。而在格達費宣布「放棄核武開發」後,貝魯斯柯尼更是搶頭香、成為第一個訪問利比亞的西方領袖。兩人一見如故,日後糾纏貝總的「Bunga Bunga」(飯後性愛雜交晚宴)醜聞風暴,據說也來自格達費的「傳授」。

透過義大利,格達費家族砸下重金、大舉海外投資,利比亞政府更開出大筆的軍購支票,要求貝魯斯柯尼轉向布魯塞爾施壓,加速促成歐盟制裁的解禁。

利比亞的大獻殷勤,很快地在地中海對岸掀起注意,歐洲的另一巨頭——時任法國總統席哈克(Jacques Chirac)——也秘密派出親信商人向格達費接頭,並在2004年11月、歐盟解禁制裁的前夕,成功安排了席哈克歷史性的利比亞訪問。

兩人一見如故,日後糾纏貝總的「Bunga Bunga」(飯後性愛雜交晚宴)醜聞風...
兩人一見如故,日後糾纏貝總的「Bunga Bunga」(飯後性愛雜交晚宴)醜聞風暴,據說也來自格達費的「傳授」。圖為2002年兩人初見面。 圖/路透社

利比亞的大獻殷勤,很快地在地中海對岸掀起注意。 圖/路透社
利比亞的大獻殷勤,很快地在地中海對岸掀起注意。 圖/路透社

對亟欲重返國際社會的利比亞,席哈克的來訪無疑是記「重磅背書」;給足格達費面子後,利比亞也爽快地簽下了超過20億歐元的12架空中巴士新客機與鉅額的軍購訂單——而這一切,都按照著掮客劇本上演。

根據法國《世界報》的深入追查,席哈克的利比亞行,分別是由黎巴嫩裔商人塔奇亞丁(Ziad Takieddine),與綽號「亞歷山大先生」的法國黑市掮客裘里(Alexandre Djouhri)穿針引線。

阿拉伯裔的裘里,早年遊走在夜巴黎的地下世界,敢言、敢要、唬爛不打草稿的他,憑著一張嘴奔走黑白兩道,代人「喬事」,最後在1995年法國總統大選期間,被席哈克幕僚團的「大內總管」羅辛(Michel Roussin)推薦,一舉成為席哈克的「御用白手套」之一。

而來自黎巴嫩的塔奇亞丁,出身自黎國的德魯茲豪族,像是知名人權律師阿瑪爾.克隆尼(原姓阿拉穆丁,後來與影星喬治.克隆尼結婚),就是塔奇亞丁的旁系甥女。塔奇亞丁曾經營娛樂事業,透過自己在阿爾卑斯山的滑雪山莊,成功打入法國政商菁英社交圈,並與當時的內政部幕僚長——薩科奇的親信愛將——蓋昂(Claude Guéant),過從甚密。

席哈克的利比亞行,分別是由黎巴嫩裔商人塔奇亞丁(右),與綽號「亞歷山大先生」的法...
席哈克的利比亞行,分別是由黎巴嫩裔商人塔奇亞丁(右),與綽號「亞歷山大先生」的法國黑市掮客裘里(左)穿針引線。

▌與魔鬼交易:薩科奇的「秘密金庫」?

法國總統與格達費的初體驗,為政商界打通了後門,野心勃勃的薩科奇,也透過了蓋昂與塔奇亞丁的斡旋,於2006年10月首度訪問利比亞。

當時的薩科奇,不僅統轄著法國內政部,同時還擔任著執政黨——人民運動聯盟——的黨魁,是接班席哈克、問鼎2007年總統大選的最大熱門。因此,接待他的格達費也份外慎重。

「薩格會」一開始,格達費就用「未來統治者」的對等設定,與薩科奇大談「利比亞能協助法國完美地管控著非洲偷渡客」;對於薩科奇為了制衡德國主導的歐盟東擴,而大肆鼓吹的「地中海聯盟」倡議,格達費更是大感興趣。

根據法國調查媒體《Mediapart》日後取得的機密資料——〈利比亞文件〉——薩科奇在會談中,透過塔奇亞丁明確地向格達費「索取競選金援」,而格達費也提出對打條件:擴大軍售,或是協助解除法國對自己妹婿塞努西(Abdullah Senussi)的國際通緝令。

席哈克與格達費的初體驗,為法國-利比亞政商界,打通了黑金後門。 圖/路透社
席哈克與格達費的初體驗,為法國-利比亞政商界,打通了黑金後門。 圖/路透社

野心勃勃的薩科奇,也透過了蓋昂與塔奇亞丁的斡旋,於2006年10月首度訪問利比亞...
野心勃勃的薩科奇,也透過了蓋昂與塔奇亞丁的斡旋,於2006年10月首度訪問利比亞。 圖/路透社

法國司法單位認為,身為利比亞情報總長的塞努西,曾於80年代為了報復法國插手利比亞-查德戰爭,而一手策劃了1989的法國聯合航空772號班機的爆炸事件。直到29年後今天,法國政府都還在對塞努西發佈著國際通緝令。

雖然謹慎的薩科奇,並沒有正面接受格達費的交換條件,但返國後,卻囑咐幕僚長蓋昂「與利比亞情報長官穆薩.庫薩(Moussa Koussa)保持聯絡」,雙方還選定了塔克亞丁為「車手」——根據塔克亞丁日後的自白,他在2006年底、2007年之間,曾三度親自往返的黎波里與巴黎,從塞努西與格達費的次子接班人賽義夫-伊斯蘭手中,接過「革命最高領袖的心意」,

...那就是給薩科奇送上三個裝滿現鈔、總值超過500萬歐元的格達費手提箱。

塔克亞丁表示,這些錢他全「親手交給了薩科奇與蓋昂」,選戰期間,這些來自外國、未申報的非法獻金,也被蓋昂藏在法國巴黎銀行的保險箱裡,成為薩科奇問鼎艾麗榭宮的秘密銀彈。

謹慎的薩科奇(右),並沒有正面接受格達費(中)的交換條件,但返國後,卻囑咐幕僚長...
謹慎的薩科奇(右),並沒有正面接受格達費(中)的交換條件,但返國後,卻囑咐幕僚長蓋昂(左)「與利比亞情報長官穆薩.庫薩保持聯絡」。 圖/路透社

▌贖罪的資格:最高領袖遊巴黎

在「各方」的鼎力助陣下,2007年5月6日,薩科奇成功地當選總統。兩個月後,當時的總統夫人瑟西莉雅(Cécilia Attias,沒幾個月就離婚了)也二度突訪的黎波里,還「令世界訝異地」說服格達費釋放多名冤枉入獄的外籍醫護。

雖然薩科奇上任後,並未遵照格達費的請求,「疏通」塞努西的通緝令,但兩國的關係確實已極高的效率,步向關係正常化。

像是2007年底,薩科奇就微妙地選在了12月10日——聯合國國際人權日——這一天,邀請格達費訪法。這是2004年利比亞解禁後,格達費第一次被西方國家以「元首規格」款待,喜不自勝的他,甚至還把「帳篷行宮」硬是搬到了巴黎、極端高調地在艾麗榭宮外紮營。

「格達費上校要明白,無論他是一國之尊,還是恐怖分子,法國可不是你的擦鞋墊,讓你輕鬆過水、抹去腳下犯罪血跡的地方!」格達費的高調訪法,讓薩科奇政府極端分裂,像是外交人權國務秘書亞德(Rama Yada),就公開投書媒體,聲稱「法國不應該接受利比亞的死亡之吻」;法國外長庫希內(Bernard Kouchner)更是藉故迴避,明白地表態「自己不想與格達費晚餐」。

對此,薩科奇團隊則不以為然地回擊:

難道利比亞沒有『改過自新』的資格嗎?

但薩科奇沒說的是,格達費在巴黎玩得開心,雙方除了當場再敲定多筆軍購外,法國也順勢爭取到了為利比亞蓋核電廠、海水淨化系統的天價訂單。之中,作為白手套的兩名地下功臣——裘里與塔克亞丁——更「分別」從兩國政府手中,秘密但違法地收到了上千萬歐元的回扣與傭金。

「難道利比亞沒有『改過自新』的資格嗎?」 圖/歐新社
「難道利比亞沒有『改過自新』的資格嗎?」 圖/歐新社

▌行動代號哈瑪丹風:急轉直下的滅口決策?

從2006至2010年間,利比亞政府私下撥給的薩科奇團隊的「黑金」,總值據稱超過5,000萬歐元。但薩科奇與格達費的默契關係,卻因為阿拉伯之春」的爆發而急轉直下。

2010年12月17,突尼西亞因青年菜販布瓦吉吉的自焚,觸發了「茉莉花革命」。但當突尼西亞民眾開始走上街頭時,薩科奇的外交部長阿利奧-瑪麗(Michèle Alliot-Marie),卻在突國歡快地「慶祝著耶誕假期」。

阿利奧-瑪麗的渡假行程,不僅是突尼西亞獨裁者本.阿里(Zine El Abidine Ben Ali)家族的「私人招待」,隨著示威規模的擴大,法國外長甚至「伸出援手」,主動表達願意提供情資和鎮暴裝備,協助突國軍警協助「平亂」——但在2011年初,擋不住壓力的本.阿里卻協同一族逃亡沙烏地阿拉伯,阿利奧-瑪麗的「好意」隨後更不意曝光。

霎時被發現站在民主對面的薩科奇政府,最後只能極為難堪地迫使阿利奧-瑪麗主動請辭。但本.阿里走後,革命之火也在2月15日燒進利比亞,起義民眾迅速地在東部大城班加西成立「利比亞全國過渡委員會」,而格達費父子也調動精銳部隊東進平叛,利比亞內戰自此全面引爆。

革命之火也在2月15日燒進利比亞,起義民眾迅速地在東部大城班加西成立「利比亞全國...
革命之火也在2月15日燒進利比亞,起義民眾迅速地在東部大城班加西成立「利比亞全國過渡委員會」,而格達費父子也調動精銳部隊東進平叛,利比亞內戰自此全面引爆。 圖/美聯社

與對待茉莉花革命的怠慢相反,利比亞全國過度委員會才剛成立10天,薩科奇總統就高調地代法國承認反抗軍的地位(世上第一快)。此外,他更積極協同英國首相卡麥隆,遊說聯合國安理會授權介入,法軍並在2011年3月19日發起「哈瑪丹風行動」,協同北約聯軍正式介入利比亞與格達費開戰。

「法國應該站在歷史潮流的同側!」在下令發兵的前夕,薩科奇氣魄地表示;但感到「背叛」的格達費家族,卻透過次子賽義夫-伊斯蘭憤怒地指控法國總統「收錢不辦事」:

薩科奇還錢!利比亞給了他大把銀子去打選戰,我們給他錢、手中都還有所有的細節與資料,隨時都可以拆穿他的真面目...他拿錢本該是要幫助利比亞人,但這個小丑卻令我們失望:快把錢還來!

小格達費的指控,是薩科奇收受「利比亞黑金事件」的首度曝光;但相關言論還來不及發酵,法軍的轟炸就在賽義夫-伊斯蘭爆料的48小時內襲來。格達費的軍隊開始潰退,戰局迅速逆轉,反抗軍由東向西反擊,格達費的親信紛紛變節,一族眾要不戰死、要不遁入撒哈拉沙漠逃進尼日或阿爾及利亞。

最終,2011年10月20日,格達費在故鄉蘇爾特被反抗軍追捕擊斃,「最高領袖」的42年統治悲涼落幕,死時69歲。

「法國應該站在歷史潮流的同側!」在下令發兵的前夕,薩科奇氣魄地表示。 圖/路透社
「法國應該站在歷史潮流的同側!」在下令發兵的前夕,薩科奇氣魄地表示。 圖/路透社

2011年10月20日,格達費在故鄉蘇爾特被反抗軍追捕擊斃,「最高領袖」的42年...
2011年10月20日,格達費在故鄉蘇爾特被反抗軍追捕擊斃,「最高領袖」的42年統治悲涼落幕,死時69歲。 圖/路透社

▌醜聞連環爆:Mediapart的真相揭露?

格達費死後,利比亞內戰進入下一階段,進入選戰季節的法國,也迎來2012年總統大選。但格達費的怨靈,卻開始糾纏薩科奇。

在法國準備對格達費用兵的前夕,黑金案的白手套之一塔奇亞丁,卻在2011年3月5日(格達費爆料前11天;法國發兵前15天),於的黎波里飛回巴黎的途中,因「非申報挾帶150萬歐元現金」,而遭法國海關以洗錢為名逮捕。

與此同時,感知到風向不對的裘里,也開始積極布局後路,除了動用掮客關係救出了黑金案的對口——被反抗軍俘虜的格達費帳務總管,巴席爾.薩勒(Bashir Saleh)——裘里也偕同蓋昂開始銷毀對帳證據。

但在2011年4月28日——法國總統大選第二階段投票的倒數前7天——取得大量格達費親信文件、白手套帳本的《Mediapart》,卻突然以〈利比亞文件〉為名,公開指控薩科奇「確實在2007年大選中吞了格達費的黑錢」。

2011年4月28日——法國總統大選第二階段投票的倒數前7天——取得大量格達費親...
2011年4月28日——法國總統大選第二階段投票的倒數前7天——取得大量格達費親信文件、白手套帳本的《Mediapart》,卻突然公布了〈利比亞文件〉。 圖/法新社

在第一回合投票中,只小輸對手歐蘭德(François Hollande)1.4%的薩科奇,原本集結準備逆轉勝的能量,瞬時被醜聞報導給打散。但除了控告《Mediapart》抹黑,大罵媒體操弄選情、造假新聞外,薩科奇的跳腳反而加深了選民的負面觀感,來不及動員的選情最後也在第二回合的投票中,以3%的些微差距連任失敗。

氣餒的薩科奇卸任之後,原本宣布就此「引退」,但任內的各種黑金醜聞與司法調查卻接二連三地襲來。

除了利比亞黑金案之外,薩科奇團隊也涉嫌詐騙、誘拐法國女首富——萊雅集團的繼承人莉莉安.貝登古——提供非法政治獻金;薩科奇本人,也因提供貝登古案檢察官「升官機會」,試圖探取檢方調查的內線進度,而在2014年7月遭到警方拘留——這也是法國進入第五共和以來,警方第一次拘留「前總統」。

此外,包括蓋昂等親信幹部,也紛紛因貪污與洗錢案件而官司纏身,並連帶牽扯出薩科奇在2012年總統大選期間,威逼公關公司「製造假發票」,以作假自己選戰經費超出法定上限(2,300萬歐元)一倍的違法事實。

面對十多起貪腐訴訟案,薩科奇雖然總是強調自己「無辜」、「不知情」、「都是幕僚與我無關」,但長年纏訟,卻也真的沒有任何一案能「定罪薩柯奇」。

面對十多起貪腐訴訟案,薩科奇雖然總是強調自己「無辜」、「不知情」、「都是幕僚與我...
面對十多起貪腐訴訟案,薩科奇雖然總是強調自己「無辜」、「不知情」、「都是幕僚與我無關」,但長年纏訟,卻也真的沒有任何一案能「定罪薩柯奇」。 圖/路透社

▌死人的復仇?格達費案的黑金詛咒

2012年4月29日,在《Mediapart》初次公布〈利比亞文件〉的隔天,曾涉入格達費黑金布局的前利比亞石油部長加尼姆(Shukri Ghanem),在流亡維也納數月後,突然因「心臟病發」而成為多瑙河中的一具浮屍。

儘管奧地利檢方對外宣布,「加尼姆是自然死亡」,但根據2016年維基解密曝光的希拉蕊國務卿電郵資料,無論是美國政府、利比亞政壇或奧地利檢方,私下都極度懷疑「本案涉及洗錢與政治陰謀的暗殺」。

加尼姆雖然身死,但他記錄薩科奇黑金帳目的關鍵筆記本,卻因緣際會又被《Mediapart》所取得;同時,當初與塔奇亞丁接頭的格達費妹婿——塞努西——也在被利比亞反抗軍逮捕後,於法庭上供出黑金故事。接連的多項證據,最終迫使法國檢方在2013年4月,正式啟動對利比亞黑金案的司法調查。

「這些案件都是對我本人的政治追殺!」雖然官司纏身,但2014年法國右翼的政治內亂,卻又拱出了薩科奇重返政壇。在這段期間,他一面應付官司,一面累積能量,最終更在2016年宣布自己「為了救法國」打算再戰2017年的法國總大選——沒想到格達費黑金案的陰影,此時又再度重現。

2016年11月15日——距離法國右翼總統候選人初選的倒數5天——《Mediapart》突然刊出了塔克亞丁驚人的「犯罪自白」。在專訪影片中,這名有案在身的紅頂商人,親口坦承了「自己就是薩科奇與格達費的黑金錢駝」,細述了自己是如何在2007年選戰中,為薩科奇、蓋昂送上現金手提箱的故事。

「為了救法國」打算再戰2017年法國總大選的薩科奇。 圖/歐透社
「為了救法國」打算再戰2017年法國總大選的薩科奇。 圖/歐透社

塔克亞丁(中)親口坦承了「自己就是薩科奇與格達費的黑金錢駝」。 圖/法新社
塔克亞丁(中)親口坦承了「自己就是薩科奇與格達費的黑金錢駝」。 圖/法新社

重磅的爆料,再一次讓選民回憶起了薩科奇的諸多爭議,就算他強烈回擊,也無法挽回崩盤聲勢。最後的初選節果,薩科奇只能屈居第三,尷尬地連第二回合的投票決勝圈都擠不進去,心灰意冷的薩科奇於是再一次宣布退出政壇「自此不問政治」。

人在江湖,必留痕跡。就算薩科奇再三強調自己已經「金盆洗手」,但司法纏訟卻遠未結束。2018年3月,媒體與檢調累積的證據,更還納入了在倫敦被捕的裘里、在南非提出貪污市政的格達費帳房巴席爾.薩勒、以及剛受到特赦而在利比亞重獲自由的格達費次子賽義夫-伊斯蘭,都紛紛表示願意指認。薩科奇的黑金案,這才正式被檢調列入「犯罪嫌疑人」。

雖然被列為嫌疑人,但在多年調查之後,法國檢方究竟能不能如願起訴薩科奇?媒體與輿論仍相當懷疑。而目前交保仍保有自由之身的薩柯奇,日前也透過媒體放話,除了將所有涉案情事,全推給了蓋昂之外,薩科奇也不忘攻擊塔克亞辛與賽義夫-伊斯蘭「有病」、「他們全都是滿口謊言的格達費流氓!」

自從2011年抹黑謠傳開始後,我的名譽、我的人生,都身心俱疲,活像是在地獄...但我絕不會放過害我的你們!

憤怒的薩科奇如此表示。但作為第五共和至今最震撼性的黑金調查案,格達費的報復黯影,恐怕不會輕易散去。

「自從2011年抹黑謠傳開始後,我的名譽、我的人生,都身心俱疲,活像是在地獄.....
「自從2011年抹黑謠傳開始後,我的名譽、我的人生,都身心俱疲,活像是在地獄...但我絕不會放過害我的你們!」 圖/路透社


收看更多文章,請訂閱轉角國際facebook專頁:

張鎮宏

台北、突尼斯、英國東北;政治大學阿拉伯語系、英國杜倫大學國關所中東組;現為鍵盤筆耕者,也是這個網站的編輯。

作者文章

在今年的俄羅斯,五屆金球獎得主梅西與C羅早早回家;19歲的「追風少年」姆巴佩(K...

量產姆巴佩?法國國家足球學院的光與影

2018/07/14
阿根廷比賽期間,牢房裡外是聽得到戰況的...但在受難者之間,該不該為國家隊喝采,...

阿根廷的冠軍瘡疤(下):黑牢裡的「愛國決賽」

2018/06/15
「當年用白色恐怖灌溉的勝利,究竟算不算『榮耀』?整個社會在轉型正義的過程中,又該...

阿根廷的冠軍瘡疤(上):世界盃交換的「骯髒戰爭」

2018/06/15
讓《VOGUE》滿頭包的爭議專題...。 圖/《Vogue Arabia》201...

沙烏地的公主們:浮華宮廷的「血色童話」

2018/06/07
追逐夢想應當是每一個孩子的權利,但還原真人真事的小說《別說你害怕》,說的則是另一...

《別說你害怕》:32秒16,索馬利亞的追夢200米

2018/05/11
哈立德的故事,其實反射出了在《中東心臟》一書中,作者凱倫.豪斯以筆說明的「沙烏地...

沙烏地式扭曲:導讀《中東心臟》與王國的未來

2018/04/06

最新文章

墨西哥的毒品暴力年代,一切如何開始?圖為格雷羅州的巡警。 圖/法新社

墨西哥毒品戰爭:政黨輪替失治的暴力全開

2018/07/20
在選舉前,文在寅(中)就將青年就業、居住、成家,與弱勢的補助與福利問題,當成重要...

南韓「薪事」矛盾(下):擴大政府支出的軟著陸冒險

2018/07/20
看似眾人皆可受惠的美好數字背後,勞資雙方都存在高度不滿;而南韓經濟,無論現況與前...

南韓「薪事」矛盾(上):無人滿意的最低薪資調漲?

2018/07/20
記住她的名字——亞歷山卓亞.歐加修-寇蒂茲——因為她可能是美國政黨政治的新開端?...

從打工仔到眾議員:衝撞政壇老男的「紐約奇蹟」?

2018/07/10
美國開始站在歐盟利益的對立面。 圖/路透社

曲終人散的戰略:在「德美同盟」出現裂痕後

2018/07/09
誰不喜歡警察呢? 圖/歐新社

警察國家的陰影:德國擴權警察法爭議

2018/07/04

回應

Top